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绝代武神 > 第77章 077、凝气有十重
  第77章 077、凝气有十重

  苍穹大陆上一直有关于凝气境的传说,那是数百万年前的事情,因为年代实在太过久远,数百万年的跨度,就是神都活不了这么久,所以一直都没有得到证实。

  传说凝气境并非只有九重,应当有第十重,不过数百万年前的那一场大战,无数武神陨落,珍贵战器,战技被毁,关于修炼的功法也都被毁掉了,后世虽然重接了修炼之道,但凝气第十重再也没有出现在任何的修炼功法上。

  凝气第十重从修炼之道上消失,造成现在的凝气武者很难突破蝉凡境,因为凝气第十重在传说中乃是突破蝉凡境的过度境界。

  “葬神经乃是神级法门,与现在的天地玄黄等修炼功法不同,难道是我能踏入凝气第十重?”洛尘眼中一亮,如果真的能够进入凝气第十重,先不说可以突破蝉凡境,光是对战力的提升就有着种种好处,更能完善自身修炼之道,对未来成神也有帮助。

  凝气第十重之所消失还有另外一个原因,现在的武者连结成金丹都是个问题,更别说走到成神之前,所以凝气第十重虽然缺失,却一直无人去完善,久而久之便成为了一个传说。

  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葬神经里有突破凝气十重的经文,但洛尘查看之后并无半点高兴,比较之后发现,他突破凝气十重的难度比一般武者突破蝉凡境要高很多倍。

  “凝气十重从天地间消失,估计还有其他原因,可能是某些强大存在不希望这个境界存在。”洛尘心念一动,发觉自己好像无意间洞悉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情。

  修炼之道完整才能成神,修炼之道不完善,自身会出现缺陷,随着修为境界的不断提升,这个缺陷会越来越大,就算挣扎着到了成神门槛前,也无法完成终极一跃。

  “既然这个境界被抹掉了,我要突破那就是逆天而行,如此.”洛尘心中不禁担心了起来,但已经修炼了葬神经,不突破凝气十重,就别想突破蝉凡境。

  良久,洛尘脸上出现坚定。

  “既然我已经踏上了修炼之路,就应该勇往直前,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也不能让我却步。”

  打定主意的洛尘开始参悟葬神经上关于突破凝气十重的经文,根据葬神经记载,凝气十重是一个非常玄妙的境界,既不属于凝气境,也不属于蝉凡境,而是同时具有两者的特性。

  凝气十重就好比夹在凝气境和蝉凡境之间的桥梁,建造桥梁无比艰难,耗时耗力,可一旦建好,那就能轻松无比的抵达蝉凡境。

  举个例子,一般武者凝气九重时开始冲击蝉凡境,相当于从凝气境跳到蝉凡境那边,有的人实力强大,跳的比较远,就可以成为蝉凡武者;有的人实力偏弱,跳不过去,就会跌入万丈深渊,突破不成还丢掉了性命。

  凝气十重是一座桥梁,如果有了这座桥梁,那就可以一步步走过去,成为蝉凡武者。

  这就是凝气境有无凝气十重的区别,洛尘明悟了这些,更加坚定修炼凝气十重的想法。

  为了参悟凝气十重,洛尘盘坐在玄黄太昊塔第七层,一动不动,足足三十多天时间,最后还是一头雾水。

  “总是差那么一点。”洛尘很是懊悔,随后也想明白了,突破凝气十重需要一个契机,这个契机不来,他就是苦修一百年也不可能突破。

  洛尘索性将心思放在了修炼撕天剑法上,撕天剑法是黄级中品剑术,威力强大,几乎相当于一些比较弱小的黄级上品法术了。

  一般武者修炼法术非常困难,而且凝气武者是不可能掌握黄级中品法术的,但这些对洛尘来说却不算什么,只要运转大墓,加上灵石,就可以在瞬息之间学会一门法术。

  撕天剑法是黄级中品剑术,修炼起来非常的耗费灵石,练成之后洛尘从玲珑仙子那里得来的一万灵石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撕天剑术共有九招,洛尘不仅完全掌握了,还借助大墓的力量推算出了第十招,将前面的九招融合为一招,一剑出,相当于九剑爆发,配合他身上的剑气,一般蝉凡武者都不是对手。

  修为顺利突破凝气九重巅峰,撕天剑法也练成,洛尘进入了原力战场空间,他要开始收割之前的布局了。

  距离上一次进入原力战场空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一看积分,洛尘自己都吓了一大跳,竟然突破了五十万分大关。

  外院建立以来,潜龙榜诞生至今,最高积分拥有者也不过才十八万,五十多万的积分从来就没出现过。

  “同意比斗邀请!”洛尘散开意念,立刻就被原力天珠捕捉到了。

  “弟子洛尘,对你发出的比斗邀请一共有六千七百八十场,请问你选择哪一场?”原力天珠传递出意念。

  “六千七百八十场!竟然有这么多想占我便宜的人。”洛尘冷冷一笑。“全部同意!”

  “正在为你接入战斗。”这一次并不是一道光芒刷下来,六千七百八十场的战斗似乎原力天珠处理起来都有着难办。

  等待了许久,一道光芒刷下,洛尘来到了擂台上,站在对面的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矮小弟子。

  “拜见洛尘师兄!”矮小弟子拱手,一脸的桀骜,并不是真心行礼,而是反向讽刺。

  “洛尘师兄这么久才接受比斗邀请,看来真的是伤的不轻。”

  “来吧!”洛尘懒得废话,将玄武重剑取了出来,虽然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但他还是想借此机会好好磨练一样剑法,说不定契机一到,就领悟剑之玄奥了。

  “哼,受了重伤竟然还这么狂妄,真是胆大妄为。”矮小男子冷哼一声,挥拳砸向洛尘。

  撕拉!

  一道剑光闪过,矮小男子的拳劲应声破碎,剑光继续向前,将对方横劈成了两半。

  “第二场!”洛尘收起玄武重剑,对着擂台上空大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