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绝代武神 > 第411章 411、血池
  第411章 411、血池

  天罗王被真空家乡的金丹老祖抓住,显得非常惊恐,英俊的脸上满是狰狞,愤怒,目中满是恐惧,显然也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同时还掺杂着大量的不甘心。

  “真空家乡,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哥是当今秦王,你们如此对我,就不怕死无葬身之地?”天罗王连连怒吼,希望真空家乡看在皇室,秦王面子上,放了自己。

  这些话可能对其他人有用,但对真空家乡,尤其还是金丹老祖,明显是没什么用的。

  “废话真多!”血池深处的金丹老祖冷哼一声。“什么皇室,什么秦王,在我真空家乡眼中,全部都是土鸡瓦狗,你这个荒僻之地的野蛮人,怎么会知道我真空家乡的伟大?”

  金丹老祖大笑了起来,将不断挣扎的天罗王扔进了血池中。

  砰!

  本来平静的血池在天罗王进入后突然沸腾了起来,无数气息纵横,沸腾无比,随后,天罗王发出惨叫,凄厉无比,作为腾空武者的坚固肉身开始融化,灵魂在分解,即将被血池吞噬。

  “真空家乡,你们不得好死,杀了我,皇室不会放过你们的。”天罗王还是怒吼,不过很快声音就被无穷无尽的血海淹没了。

  咕噜!咕噜!

  血池中的鲜血蠕动,天罗王也成为了其中一部分,一个强大的腾空武者就这么没了。

  边上的干瘦男子等人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这样的画面,但还是显得非常的畏惧,至于和天罗王一样被抓过的十几个武者就更恐怖了。

  “放了我们!”

  “你们这群魔鬼!”

  “饶命!”

  “不要杀我!”

  “....”

  十几个武者有的求饶,有的怒骂,但结局已经注定,没有人救得了他们,包括洛尘。

  目睹天罗王死亡全过程,洛尘心中也是一动,血池的能量已经凝聚到了一个极点,内部空神意念复苏,幸亏自己来得早,不然一切都要前功尽弃。

  “你们,将这些低贱的武者送进来!”真空家乡的金丹老祖显然不屑对剩下的十几个凝气境,蝉凡境武者动手,吩咐一声就消失了。

  “是!”干瘦男子等人躬身一拜,然后逼着十几个武者进入血池。

  前有天罗王的惨烈下场,十几个武者自然不愿意就这么白白被杀死,同时反抗,但很快就被镇压了,其中三人被直接击杀,尸体仍入了血池,剩下的人被重伤,也都被扔了进去。

  “哼!”干瘦男子冷哼一声,随后恭维着那个腾空长老离开了血池,自始至终,没有人发现人群中少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洛尘。

  在之前十几个武者反抗,混乱的时候,他就偷偷潜入了血池中,对其他武者来说,血池是绞杀之地,是无边地狱,但对修炼了血魔洞虚真经和神魔圣体的洛尘来说,这里是绝佳的修炼之地,可以快速提升血魔洞虚真经的修炼速度,还有让神魔圣体直接小成。

  上古之时,魔之始祖为了练成血魔洞虚真经,不知道杀了多少强大武者,其中不乏破窍境,甚至是大能,仙,相比于魔之始祖,真空家乡的局面还是小了一点。

  神魔圣体的前身是神魔霸体,想要将神魔霸体修炼至大成,需要吸收大量血气力量,魔之始祖当年都是直接寻找神灵战斗,沐浴神灵之血,修炼神魔霸体。

  洛尘本以为自己很难找到血气力量,没想到眼前就有这么一个血池。

  一进入血池,洛尘就催动起了血魔洞虚真经和神魔圣体,然后看到了刚刚被推下来的十几个武者,每个人都是表情狰狞,张口怒吼,但在无穷无尽的血气力量攻击下,很快就溶解了,与血池融为一体。

  “好深的怨气!”为了不被真空家乡的金丹老祖发现,洛尘开始向血池深处潜去,而随着深入,身周出现了大量怨气。

  一开始还好,只是一些片段,怒吼,悲鸣,而当深入的距离足够深的时候,已经出现了许多虚影,是一些蝉凡九重巅峰和腾空武者死之前的怨念,有武者的,也有妖兽的。

  嗖!

  一道黑影出现在洛尘身边,竟然是之前被杀死的天罗王,此刻的对方满脸血光,下半身已经没了,双臂也断了一条,看上去非常狰狞,凶恶。

  “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天罗王对着洛尘咆哮,接着开始攻击洛尘,怨恨洛尘。

  “找死!”洛尘可不是什么善茬,何况他和皇室的关系本来就很微妙。

  砰!

  天罗王的攻击还没击中洛尘,就已经先一步被洛尘的攻击扫中,魂飞魄散了。

  天罗王之后,大量蝉凡境武者的怨念飞了过来,都是要拉洛尘一起死的。

  “哼!”洛尘冷哼一声,直接催动血魔洞虚真经内的秘法,幽冥之光。

  血魔洞虚真经乃是魔之始祖创造的无上经文,魔之始祖作为魔道祖师,其中自然有很多歹毒秘法,威力也非常强大,其中一个叫做‘幽冥之光’。

  嗡!

  幽冥之光一出,千万道怨念瞬间被融化,剩下的一些也不敢在靠近洛尘。

  头顶幽冥之光,洛尘继续下潜,这里还是处于危险地带,真空家乡金丹老祖的意念可以很轻松的探查到这里。

  就在洛尘离开后不久,果然有一道强横至极的气息扫了过来,正是之前击杀天罗王的那个真空家乡金丹老祖。

  对方的气息停留了很久,显然是在好奇,为什么之前感知到的波动,突然就消失了。

  与此同时的血池深处,凌空盘坐着几道身影,每一个都强横无比,全部都是金丹级别,散开气息的那个金丹老祖赫然就在其中,不过身体笼罩在宽宽的黑袍下,看不太清楚。

  “刚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怨念减弱了许多?”有金丹老祖发问。

  “不清楚!”收回气息的金丹老祖摇了摇头,表示也不清楚。

  “老祖意念已经苏醒了一部分,接下来是关键时期,必须加倍小心。”第三个金丹老祖开口了,声音非常柔和,是个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