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 第518章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你想做什么?”红妆问道。

  对方的强大,让红妆心中很是忌惮。

  秋广宣没有回答红妆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这小侍女,我救了你,你怎么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呢?”

  红妆蹙眉,看着秋广宣那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说道,“你要我感谢什么?”

  秋广宣正了正神色,“我可是救了你的小命呢,要不然你以身相许好了。”

  面前这个小侍女真的是美到了极致!

  关键是她还是有自己的肉身!

  秋广宣表示,他心动了。

  红妆用一种莫不是有病的眼神看着秋广宣,然后转身就走。

  但是却被秋广宣给拦住了,“你这样就不地道了,好歹我也救了你呢!”

  红妆不耐烦的道,“我好好地在思妆殿待着,你将我劫持出来,你还说是我的救命恩人,你的脑子莫不是有问题吧?”

  秋广宣目瞪口呆,这女人真敢说啊!

  “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秋广宣说道。

  红妆蹙眉思索,有些不确定的道,“总归不会是地狱王吧。”

  秋广宣嘴角一抽,这个回答很强大,他竟然无言以对。

  “我虽然不是地狱王,但是我……”

  秋广宣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红妆打断,“我只对地狱王感兴趣。”

  这话扎心了。

  听到自己心动的女人说,对别的男人感兴趣,这无疑是对一个男人的挑衅。

  秋广宣眼神沉了沉,“你潜进思妆殿就是为了地狱王?”

  一想到这个可能,秋广宣的心有些不是滋味。

  “我是思妆殿的侍女,我光明正大进去的,不是潜进去。”红妆虽然不知道面前的男人是什么样的人,但是看到他在说起地狱王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敬畏,反而多了一丝亲近,便知道眼前的男人地位必定不低。

  所以,虽然不耐烦,还是小小的解释了下。

  “哈哈哈!”秋广宣都被气笑了好吗?

  整个王宫,谁不知道,思妆殿是不允许女人进入的?

  “我怎么不知道思妆殿有侍女?”秋广宣的眼神有些冷,看向红妆的目光多了一丝审视。

  “我是今天刚被调过来的。”红妆说道,她本能的察觉到了不对劲,多问了一句,“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去了!”秋广宣冷笑,“整个王宫都知道,思妆殿不允许女人靠近,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红妆顿时懵了。

  谁能知道,思妆殿还有这样的规定?

  没有人告诉她啊!

  她眼神沉了沉,那个混蛋内侍!什么仇什么怨?

  看到红妆的面色,秋广宣脸上的冷意消散了一些,难道这个女人真的不知道?

  不过,王宫之中,突然出现一个人,还是这么关键的时刻!

  之前秋广宣太过激动,没有想那么多,但是现在平静下来,反而想的太多了。

  “我确实不知道。”既然思妆殿真有这样的规定,那么这个人说救了自己一命,倒不是无的放矢了。

  红妆并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知道自己误会了人家,便一脸诚恳的说道,“谢谢你,我是今天刚进宫的秀女,没有人跟我说过这个规矩,我是被那个内侍给阴了。”

  听到红妆的解释,秋广宣不但没有释怀,反而看向红妆的眼神更加复杂了,“你是赫连家的?”

  红妆想了下,她被赫连家的送进宫的事情,并没有刻意隐瞒,那些秀女都知道,所以是瞒不过眼前之人的,既然如此,那就不能说谎了。

  “是赫连家送我进来的。”红妆承认道。

  秋广宣脸色大变,他一下上前,掐住红妆的脖子,冷笑道,“赫连家倒是有能耐,还能在地狱中找到有肉身的女人,不过可惜了,地狱王可不是喜好女色之人,你们的如意算盘算是打错了!”

  红妆被掐的喘不过气来,更加可怕的是,秋广宣身上的威压,让她动都不能动。

  若不是没有感受到秋广宣的杀意,她早就召唤麒麟了。

  对上红妆平静无波的眼神,秋广宣气息一滞,微微松开自己的手,让红妆能够喘气,“赫连家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要帮着赫连家?”

  看着秋广宣的反应,红妆便知道,这个男人与赫连辰家的关系并不好。

  想到赫连辰想要抓莱儿的事情,红妆心中便有了一些数。

  她试探性的说道,“是赫连家送我进宫的,但是我并不是赫连家的人。”

  秋广宣眯眼,眼中的神光,仿佛能将红妆看透似的。

  不过红妆并不心虚,所以任由秋广宣打量,只是这种好似被人看透的目光,让她并不舒服。

  不知是不是相信了她的话,秋广宣慢慢的松开了掐着她脖子的手。

  “你利用赫连家进入王宫有什么目的?”秋广宣问道,他的心中却是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红妆眨了眨眼,想了下,说道,“有事求见地狱之王。”

  “你和赫连家做了交易?”秋广宣凝眸。

  “互相利用罢了。”红妆撇嘴。

  “赫连家让你做什么?”秋广宣问道。

  “不知道。”

  秋广宣:“……”

  “你能帮我见到地狱之王吗?”红妆问道,本来不该有这种急攻进切的举动的。

  但是,她总觉得有些不安。

  “说出你的目的,我可以考虑。”秋广宣说道。

  红妆目光直直的射入秋广宣的眸中,良久,她拿出莱儿给她的令牌,问道,“这块令牌你认识吗?”

  秋广宣瞳孔微微一缩,眼神立刻变了,“你怎么会有这么令牌!”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红妆淡淡的道,却是不再继续说下去。

  “他人呢?怎么不亲自来?”秋广宣问道,脸上带了一丝担忧。

  看到这丝担忧,红妆的心定了定,看来是友不是敌。

  但是事关重大,她也不会轻易交底。

  “等我见到地狱王,自然会跟他解释。”红妆说道,言下之意是,秋广宣还不够格听。

  秋广宣气笑了,“没有我,你见得到地狱王吗?”

  红妆神色一冷,“你可以试试。”

  秋广宣真没有想到这个侍女这般有趣,那么浅薄的修为,还这么大的胆子!

  他真是对她越来越感兴趣了,她可千万不要让他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