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章 幸福从此刻开始
  周筱现在的脑子里还想着再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重活了回来。

  看着牵着自己的周天,周筱想了想,又一次把牵着自己的周天的那只手放到嘴边,照着手背“啊呜”就是一口。

  “啊,唔……干嘛咬我呀妹妹,看看,都要出血了,疼死了!咝……咝……”周天带着哭腔喊道。

  “疼了吗哥哥?真的疼了!哈哈哈……哈哈哈……是真的,不是在作梦,真的不是梦!啊……哈哈……啊……哈哈哈……”看着周天被咬的深深的透着红色的牙印,周筱兴奋的手舞足蹈,这下可以确定了,不是在做梦,自己是真的重生了,并且重生回到了小的时候。周筱觉得全身每个细胞高兴得都想要歌唱!

  周天被周筱的行为弄得一愣一愣的,“妈唔……”刚想叫刘玉凤进屋来看看妹妹是怎么了,“妈妈”两字还没完全叫出来就被周筱捂住了嘴,“哥哥,我没事,别叫妈妈,我就是高兴,就是高兴,哈哈哈……”

  周天忍着手上的痛意,把另一只手抚在周筱的额头上,摇头晃脑的装作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也不烧呀!”

  周筱忍俊不禁,周天这个样子要是放在二十年后,看起来还算正常,但现在放在一个小正太的身上,就太有喜感了。“对了,还没弄清楚现在究竟是哪一年,自己现在应该是两三岁的样子,也就是说现在的时间应该是七九或八零年左右,只有从哥哥那里探究形势了!”周筱现在急于想知道答案。

  “哥哥,你的手还疼吗?对不起,我刚才是一时兴奋,没忍住就咬了你,你不要生气,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咦,小小,你今天怎么怪怪的,以前也没听你说过这么长的话呀!”周天觉得今天的妹妹有些不同以往,说不出来的怪异。

  “哥哥是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了吗?没关系,他现在还小,以自己近四十岁的灵魂还搞不定一个小鬼!”周筱自信满满。

  “哥哥,我能说很多很长的话呢!你每天都忙着上学,哪还有时间来关心我。哼!我不想和哥哥好了,哥哥都不关心我!”周筱用自己都觉得麻兮兮的语调模仿着小孩子的口气。

  “哥哥错了,是哥哥的错,都没发现妹妹又长大了,哥哥以后一定多关心妹妹!”周天这个典型的妹控,被周筱几句话就忽悠得忘记了初衷。

  “那好,那我就考考你,对我是不是真正的关心。”周筱继续诱导着周天。

  “我今年几岁了?”

  “切!这个哥哥怎么会不知道,妹妹比我小六岁,哥哥九岁,妹妹今年三岁!”

  “那今年是公元哪一年呀?”

  “是一九八零年啊,怎么你连公元多少年都懂了?谁教你的?”周天又有疑问了。

  “我是听爸爸和别人聊天的时候记住的!”周筱张嘴就来。

  “嗯,还是我妹妹最聪明,老张家的小华比你大三岁都没你懂得多,成天就知道打架欺负别的比她小的孩子,你以后离小华也远点儿,别让她欺负了!对了,我得跟红军说一下,别让他妹妹欺负了我妹妹,不然我可饶不了他!”周天碎碎念。

  周筱不记得哥哥还是一个小话唠,不过却让她深深的感动!周筱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哥哥,这一世,换我来守护你!”

  半上午的时间,在周筱不着痕迹的旁敲侧击和周天毫无查觉的回答下很快过去,周筱已经确定的是自己重回到了三岁的时候,也就是一九八零年的六月八号。和上一世一样,这一年周海正三十三岁,是村中学的校长;刘玉凤三十二岁,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周天九岁,正在读二年级,下个学期就要升三年级了;至于周筱,还是个小豆丁的阶段,用周天的话来说,就是个“粘人虫”!当然首先粘的就是父亲,然后是母亲,最后一个才是周天。周筱分明在周天描述的过程中看出了一些愤愤不平,不觉又是一阵莞尔。

  与长期以来中国传统观念的不同,更是和这个时代乡村的许多人重男轻女的观念不同,周家是少有的重女轻男,用后世的话形容也许更贴切一点就是:周海正是个典型的女儿控,与对儿子的严肃教育不同,对于女儿,周海正几乎是宠到了骨子里的。刘玉凤是因为女儿小时候的一场大病,差点没抢救回来,所以对这个来之不易的瘦弱的女儿无形中就多疼惜了几分。周天是受了父母的影响,从妹妹出生的那天开始,就被灌输了要以照顾妹妹、保护妹妹为己任的概念,所以对于妹妹对父亲比对自己还要亲近几分的态度不免有时会显得有些失落。

  直到刘玉凤将午饭做好并端上桌,看见周天和周筱兄妹俩还在一边不知叽叽咕咕着些什么,不禁觉得好笑,同时也倍感欣慰。这兄妹俩从小感情就要好,从不吵架,而且还懂得互相谦让,周筱这个做妹妹的有时甚至会让着哥哥周天更多一些,这让做父母的省了不少的心的同时,当然对如此懂事的周筱的怜爱就更多了一层。

  “你们俩还在嘀咕什么呢,吃饭了!”刘玉凤把碗筷放在桌上,又冲屋外喊了一声:“老周,洗手吃饭了!”

  因为m省位于中国的北方,四季气候分明,到了冬季比较寒冷,所以农村的每家每户都是盘的火炕,为了暖和,吃饭时就在火炕上放一个矮腿的桌子,俗称炕桌,一家人就都围坐在炕桌上吃饭。

  方形的饭桌上放着一大盘的绿豆芽炒韭菜,一碟酱黄瓜咸菜,一盆苞米面贴饼子。不同的是,在一盆有成人手掌大小,泛着金黄颜色的帖饼子堆里,夹杂着两个如婴儿拳头般大小的小饼,黄中透着白色,一看就是加了白面的。桌下靠着炕沿的一端还放着半盆的小米粥。

  周筱是知道的,在这个年代这个地区的这个时节里,大部分的青菜都还没到成熟期,母亲再怎么努力,能端上来的也只能是这么一道没肉少油的素菜而已。

  刘玉凤先是将一个加了白面的小饼放在了周筱的碗里,然后再分别给周海正、周天和自己每人夹了一个纯玉米面的饼子,就招呼大家赶紧趁热吃了。

  周筱看着父母尤其是哥哥毫不在意的样子,就知道是习以为常了。前世只是大概的记得,从小好像全家把大部分稀少的好吃的都要留给自己,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点滴在心里已不留什么痕迹,今天这一幕又重现在自己身边,此时的周筱内心满是融融的酸意。经历了一世的轮回,方知有太多的东西值得今生好好来珍惜!

  “小小多吃点,吃胖点爸爸会更喜欢!”紧接着周筱的碗里多了一筷子的菜。周海正看周筱好半天才咬了口饼子,也不知道夹菜,又开始心疼了。这个女儿唯一让人担心的就是打小饭吃的太少,三岁的孩子,还没人家两岁的孩子重。

  “妹妹,哥哥也给你夹菜,吃胖了哥哥也喜欢!”

  “噗!”周海正和刘玉凤同时笑出了声。这个周天总是要和周海正在周筱面前争存在感,周筱也被逗得直乐。

  在不忙的季节,午饭过后是全家例行的午觉时间。周天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周筱被周海正脱掉鞋子抱上炕,放在自己与刘玉凤之间轻轻拍哄着入睡。周筱心里还在兴奋着,哪里睡得着,此刻正闭着眼睛静静的等待。

  终于等到父亲的手慢慢停下来,再一会儿,听到了两个人轻微的鼾声。睁开眼睛,咕噜咕噜的左右扫了几下,确认父母已经睡着。

  周筱不敢拿开父亲放在自己身上的大手,只能从手臂下一点一点的往下缩。几经努力,终于从父亲的的怀里缩了出来,周筱不禁长嘘了一口气。慢慢的从炕上溜下来,找到自己的鞋子穿上,悄悄的打开屋门,走到屋外。

  站在院子里,先是深深的呼吸了一大口清爽的带着暖阳气息的空气,再四处打量着这个自己前世曾住了将近二十年的家,慢慢的,与记忆中的景象开始一点一点的重合。

  院子正中是一排座北朝南的三间泥土房,周筱记得,这种房屋是七八十年代北方农村的标准格局,由于还没施行计划生育政策,大部分人家的孩子都很多,所以东、西两间都会被作为卧室,每个卧室都要盘一个大火炕,孩子多的人家,一铺炕得要睡上七、八个人。

  中间的一间作厨房,东、西靠墙的两侧会被砌上两个大土灶,土灶的烟道直通火炕,做饭时一烧火,炕就会慢慢的热起来。到了冬天,火炕一烧,基本上整间屋子的取暖问题就解决了。

  院内的西侧是两间厢房,一间装粮食,一间用来放杂物。挨着厢房的南侧是一个二十平米左右的鸡圈,鸡圈里面有二三十只鸡在悠闲的踱步。靠着鸡圈的是猪圈,有一头大约六七十斤的黑毛猪正卧在墙根底下大睡。

  这时的农村基本上每家的住宅占地面积都是很大的,周家就是如此。除了留下房前正中的上千平米和靠东侧一条宽约五米直通南面院门的一条过道做院子外,前面剩余的将近两亩地的面积,都用土墙圈起来作了菜园子。院子中间靠近院墙的附近有一口架着辘轳的水井,为了安全和卫生,井口处还装着一个木制的井盖。

  菜园里种了茄子、辣椒、芹菜、韭菜、菠菜、黄瓜、豆角、小葱等时令的菜蔬。时值六月,北方气温还有些偏低,所以只有小葱、菠菜、和韭菜可以采摘,其它的只长到半尺多高。

  房子后面的园子更大,有两亩多的大小,由于浇水不便,只在靠了后墙的地方并排种了四棵杨树,其余的地方被压平压实做了晒谷场。据周父说这四棵杨树还是他们建房时栽种的,过了十年的光景,树干已长到如今三岁的周筱双臂合抱的粗细了。厕所建到了后园的西北角,用简易的土墙围了起来。

  院子和菜园都被打理得整齐有序,在农村,这可是体现一个家庭的女主人是否勤劳、持家的一个标准。由此可见,刘玉凤实在称得上一个非常合格的女主人了!

  一切的景物都与幼时的记忆别无二致,周筱心里不由的一阵紧缩,周家的恶运是周筱十四岁时从父亲的病故开始的,如今生命重来,其它的一切会不会重演呢?周筱按捺住突然狂跳的心脏,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冷静,一定要冷静,既然上天让自己重新来过,那是不是就是要给自己机会来改变命运呢?是的,一定是这样的!决不能放弃,一定不要放弃!这一世,一定不能再让父亲患病早逝,不让母亲遭遇车祸而精神失常,要让哥哥幸福美满,自己也不要再重复上一世的悲剧!”

  周筱握拳,“周筱,加油!要让幸福从此刻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