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五章 父亲讲的故事
  第五章父亲讲的故事

  “小小,小小,你跑到哪儿去了?”午睡醒来见炕上的周筱不见了,周海正急忙到处找女儿。

  “哎,爸爸,我在菜园里!”

  “怎么不睡午觉,跑到菜园子里干什么呢?”

  “爸爸,我做梦梦到我们家园子里有好多、好多,多到吃不完的大苹果,咬一口特别特别的甜,所以醒了就到园子里来找大苹果了!”周筱怕父亲也像周天一样听出自己说话的异样,故意装着有些语无伦次的,但刚好又能表达出自己意思的语调和父亲解释。

  “小竹子这是想苹果吃了!可惜现在才六月份,还不到苹果的成熟季节,等到秋天有苹果卖了的时候,爸爸马上去给你买回来!”

  “爸爸,我们家吃苹果为什么要去买呀?”

  “傻孩子,因为我们家没有苹果树,要吃的话只能到外面去买了呀!”

  “那我们家为什么不能有苹果树呢?要是有了苹果树,小小就可以吃很多很多的苹果,哥哥也可以吃,爸爸、妈妈就都可以吃了!”

  “好吧,等到了秋天的时候,爸爸去弄两棵苹果树回来栽上,过上几年结了苹果,就能让我们的小小吃个够了!”

  “不止要栽两棵,而是要栽很多很多棵才行!”

  “好,爸爸答应你!”

  这“女儿控”真不是盖的!

  “耶,成功!”周筱内心的小人儿跳起了舞!

  简单的晚饭过后,一家人围坐在煤油灯前,周海正翻看着一本已经毛了边的《本草纲目》;刘玉凤给周天衲着鞋底;周天捧着一本《七侠五义》看的津津有味;周筱手里也被周海正塞了一本发了黄的小人书,周筱一看,汗——《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其实周海正真可以称得上是这个贫穷落后又封闭的村庄里一个少有的才子了。不但博学而且还爱好广泛,并且多才多艺。不仅有一副好嗓子,会拉二胡、吹笛子、弹脚踏琴,还能写出一手过硬的书法,并且还略懂些简单的医理、烹饪技术也是相当的了得……

  周家的藏书在这个偏远的山村里绝对能称得上是非常可观的!种类繁杂——名著类、文学类、武侠类、医学类、烹饪类等等等等,都被周海正仔细的归类,放在周天房间的一个简易的书架上,几乎占满了一面墙壁。而周天兄妹自小就被教育的爱好广泛,并非常懂得爱惜书籍。

  一家四口同坐在一铺温暖的火炕上,多少年,连梦里都几乎已经不见的一家人在一起的温馨场景,如今全部重新归来。此刻,周筱好像开始有些释怀——“前生往事,要不然就这样放下吧!上天眷顾,让自己又重新拥有了曾经最宝贵也最怀念的真实的一切,自己又何必对一切不公的过往而耿耿于怀呢,最最重要的,好像是应该珍惜现在才对!”

  煤油灯昏黄的光晕淡淡的打在每个人的身上,温馨中蕴含着幸福的味道,周筱的眼睛在每一人身上扫过,垂下头,怕让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人发现,此刻的她,已是泪水滂沱!

  周海正知道,光线太暗下衲鞋底和看书都对视力不好,所以只半个小时就同往常一样招呼一家人上床休息。周天现在是单独一个人住西面的屋子,由于周筱才三岁,有时夜里起来上厕所还需要人照顾,所以一直是和周海正夫妇两人一起睡在东面的屋子。前世的三岁是真的需要人照顾的小孩子,而今对于一个灵魂将近四十岁,比现在周海正和刘玉凤的年龄都要大上好几岁的人来说,要是再和父母睡在一起,周筱觉得实在是别扭之极。不过,二十几年不曾享受过的怀抱,周筱想要重新再感受一晚。

  躺在周海正和刘玉凤中间,先是滚到刘玉凤的怀里搂着她的脖子腻歪,一会儿又滚到周海正的怀里,捏捏周海正的脸,拉拉他的耳朵……当然,这些动作在前世周筱也是经常做的!

  “小小,今天怎么这么兴奋,爸爸拍拍,快睡了,不然明天又要懒床不起了!”

  “爸爸,我今天再跟妈妈和您睡一晚,明天开始就和哥哥一起去睡了!”

  “为什么?”

  “因为小小长大了,而且小小想和哥哥一起睡!”

  “不行啊小小,你还小,夜里上厕所怎么办?哥哥还照顾不了你。再说万一你晚上蹬被子着了凉怎么办?爸爸不放心!”

  “小小不许胡闹,再过两年才能和哥哥去西屋睡,现在不行!”

  周海正和刘玉凤两种完全不同的教育方式。

  “爸爸,爸爸,您就答应我吧,爸爸最好了。哥哥能照顾我的,不信您问哥哥。爸爸,您就答应了吧!”

  周筱知道,以周天那个妹控,肯定会求知不得。

  周筱用小手抓住周海正的大手,不停的来回晃。

  在母亲那里行不通的事,在父亲这里只要一撒娇耍赖肯定能通过。

  “好吧,好吧,那明天试试吧!可别到了夜里又起来哭着找爸爸妈妈。”周海正投降。

  “你就惯着孩子吧!”刘玉凤嗔怪中已经向丈夫做了妥协。

  “没事,不行就还回来和我们一起睡,孩子能早点学着独立是好事!”

  作为一名教师的周海正,更懂得用什么方式来培养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

  “爸爸!”

  “嗯?”

  “您再给我讲一个故事吧!”

  “好啊,爸爸今天给你讲个老师和学生的故事吧!”

  “一天,老师给学生布置了作业,就是回家把《三字经》的前两句‘人之初,性本善’背下来,结果有一名同学回家光顾着玩儿就忘记背了。偏巧的是第二天上课老师第一个就考问到了他的头上,他一想,糟了,自己忘记背了!现在只记得‘人之初’三个字,剩下的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只好站那里挠着头苦想,一边想嘴里一边嘟囔着:‘人之初,嗯,人之初,嗯……’老师一听非常生气,怎么就这么两句都记不住,就严厉的说:‘接下去的是什么,初……初什么初,怎么不往下背?告诉你,今天你要是回答不上来就得挨板子!’这位同学一听说自己要挨板子,立刻就着急了,一着急脑子里突然就有了东西,张口就来了一句:‘人知初,初……初……初生牛犊不怕虎!’老师这个气呀,瞪着眼睛看着他,学生一想,这是没说对呀,没说对那就接着往下顺吧!于是接着说:‘人之初;初,初生牛犊不怕虎;虎,虎拦路;路,路转人稀;西,西天如来;来,来者不善;善,善者被人欺;齐,齐天大圣;圣,圣者为王败者贼;贼,贼头贼脑;脑,脑者劈斧泰不良;梁,梁山泊;泊,泊浪滔天;天,天下太平;平,平安无事;事,事事如意;异,异人异性;性,性本善。’嗯,想起来了!

  老师最后什么都没说,也没让他挨板子,让他坐了下来!”

  周海正讲的绘声绘色,连刘玉凤都静静的听得入了神。

  周筱闭着眼睛,陶醉在周海正略带磁性的声音里。她清楚的记得,上一世父亲曾讲过这个故事给她听,那是自己几岁的时候她不记得了,只记得父亲讲过一遍后,她就能一字不错的清楚的把整个故事复述下来,直惊喜得父亲对着母亲自豪的夸奖自家的女儿是个天才!

  躺在父母温暖的怀抱里,闻着熟悉的味道,虽然二十几年已没睡过的火炕觉得有些硌人,却没有任何一刻能像此刻这样让人觉得踏实。

  周筱香甜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