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八章 找到黄芪
  坐在虽然有些颠簸却让周筱感到十分亲切的马车上,沐浴在薄雾濛濛的晨光里,呼吸着伴有泥土和青草芳香的空气;还有那漫山遍野的绿色,是除了农田外绿草满布的连绵起浮的丘陵,远远看去就像一块大到没有边际的大绿毡子铺陈开来。这个前世曾在生活中存在了几十年的壮美景色,直到这一刻才被尽收眼底,同时也震撼到心灵的无限深处……

  刘玉凤还在一遍又一遍的叮嘱着:“她毕大叔,麻烦你到时抽空儿帮我看一眼这俩孩子,小小这孩子,不让来就哭闹个不停,真是让人没办法,倒让你跟着费心了!”

  “没事的嫂子,你不用和我客气,小孩子嘛,可不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你家的小小和我们家的那些个淘小子比起来,已经是非常听话的乖孩子了,放心吧,我会看着点儿她们的!”毕大叔憨笑着答应。

  “小华,你比小小大,你看着小小点儿,中午回家到婶子家吃白面大馒头!”

  “我知道了,婶子!”小华大嗓门欢快的回应道。

  “小小……”

  周筱心里直对自己翻白眼,“我容易吗我,为了能达到目的,假装又哭又嚎,就差撒泼打滚了(当然,周筱凭借对自己母亲的了解,也就敢那么想想,以刘玉凤那火爆的脾气,即便再怎么疼女儿也会有自己的一定底线,真要敢撒泼打滚儿的话,定会痛快的让周筱吃上一顿竹笋炒肉!周筱决不会以四十岁的灵魂,去做那以身试法的傻事),”知道若是提出只是自己一个人到山上来,再怎么耍闹也绝对不会被允许,拉上一个小挡箭牌小华事情就变得容易多了!“唉,儿童的世界也不好混呀!”周筱连连感慨。

  其实周筱真正的目的不是什么挖野菜,而是药材!

  前世就在周海正去世的第二年,不知是谁突然间在山上发现了野生的黄芪,由于价格可观,引来了全村人甚至大批的外地人都过来采挖,当时由于家里的经济太过于窘迫,周家母子三人也曾加入到采挖大军的行列。由于黄芪的药用价值是在根部,被眼前的利益熏黑了头脑的人们,只顾到疯狂的采挖,却没任何人想到或去关心一下物种的繁衍和生态的平衡这一系列应该重视的问题。过度的采挖几乎把每个山头都翻了一遍,不到两年的时间,不但黄芪被挖绝了种,连其它植被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整个山村被肆虐的千疮百孔,再不复往日的生机,直到周筱重生前都没能恢复过来!那时周筱每次回来看到故乡的这副景象,都忍不住心里发酸,都说“物是人非”,可这个生养她的地方反过来却“人”是,“物”却非了!“人”还是那么的贫困,而“山”却不再是从前的那座“山”了!

  虽然是十几年后才会发生的事情,但既然知道了事情的走向,周筱想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挽救这片土地,当然,自家也能从中早得到些收益,这也算是自己重生后为家庭创收的第一步;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黄芪有保肝的功效,可以让父亲炮制后泡水喝,不管起不起作用,总归是聊胜于无。

  “毕大叔,我和小华就在旁边的小山坡上玩儿可以吗?您一抬头就能看见我们!”终于盼到母亲消失的背影,周筱乖巧的和毕大叔打着商量。

  “好的,小小真聪明,这么小就这么会说话了!去吧,小心别摔跤啊!”有着五个儿子而没有一个女儿的毕大叔,向来对周筱不能免疫,总是一看到周筱就会不由得生出将其抱回自己家去养的想法,对着周筱用软糯的声音提出的合理要求,又怎会不答应。

  “走喽!”周筱欢呼一声,挎着小筐拎着小锄头,拉着小华就往山上冲去。

  “我们不是要在田里挖野菜的吗,去山上干什么?”天真的孩子牢记着挖野菜的初衷呢!

  “山上有更好玩儿的东西,等我们玩儿够了,我再陪你挖野菜,到时候挖到的野菜全部都归你!”周筱对着憨直的小华开始扮演狼外婆。

  “真的,太好了,那我们先去山上吧!”看来还是玩儿的诱惑更大一些,小华立即没了原则。

  “这孩子真好骗!”周筱小小的得意了一下。

  其实周筱拉上小华还有一个目的,自己那一点点小力气想要挖一颗黄芪实在是有些费劲,小华必竟长了自己现在这个小身子三岁,而且又长得身高体胖,比同龄的孩子力气也大了不少,有了她的帮助就容易了好多,最关键的是挖出黄芪来对着她也好掩饰。周筱其实也是深为自己的行径而感到不耻,“以后对小华好一点吧,尽量阻止她再嫁给前世的那个人渣!”这是后话,且以后再说。

  所谓的小山坡,不过是一些小丘陵罢了。还不到半山腰就让周筱发现了目标,尽管此时小短腿已经酸软无力,周筱却难掩内心的激动。“倒卵形黄色的花冠,椭圆形的小叶子呈羽毛互生状,整个植株外面都覆盖着一层小绒毛。”托前世挖过黄芪的经验,周筱很容易就找到了一片已经开了花的黄芪植株。

  赶忙拿出小锄头,周筱挑了一颗看起来根茎应该比较粗壮的黄芪挖了起来。

  “小小,你在挖什么?”

  “我就是挖着玩儿的,小华,你也来和我一起挖吧,很好玩儿的!”

  “好呀,好呀,我来和你一起挖个大坑,嘻嘻……真好玩儿!”

  于是在毕大叔某次扭过头来的时候,就看见半山坡上,两个小人儿厥着屁股在刨土!

  “驾!”毕大叔一甩鞭子,笑了!

  “小小,你看有棵根茎露出来了!”

  “是呀,小华你轻点,别把它挖坏了,我想把这棵根茎全挖出来看有多大!”

  太阳一点点升高,两个人挖得满头大汗,好在土质还比较松软。渐渐的,一根直径大约有三厘米,长度大约八十厘米左右的根茎被完整的挖了出来,一看就是已经长了两三年的样子。

  周筱小心的抖掉根茎上的土,没有去掉上面的茎叶,而是稍稍将它盘了一下放在自己带的小筐里,再从旁边随意摘了几把开着花的野草盖在上面,让外表看起来像是采了一筐野花的样子,又和小华两个人合力把挖出来的大坑添好。

  “好了,小华,我们去挖野菜吧!”周筱忍住兴奋得狂乱蹦跳的心脏,用有些颤抖的小手拉住小华,往自家的田里跑去。

  时间都耗在了挖黄芪上,等到中午要回家的时候,两个人合力也就挖了堪堪一小筐底的野菜,小华的小嘴儿不满的撅了起来!好在有中午的大白馒头的诱哄,比小碗还要大上一圈的两个馒头挫下去,让小华瞬间忘却了不满,在拎着小筐回家前还约周筱下一次挖野菜的时间!

  毕竟还是小孩儿的身体,周筱刚吃过午饭,就被疲倦席卷得一歪头睡了过去,醒来已是暮色时分。周海正和周天都已经回到家来,刘玉凤也已经做好了饭菜,等着毕大叔一下工就开饭。周筱一骨碌的爬起来,慌忙的去找自己装黄芪的小筐,中午回来时周筱特意把它藏了起来,看了看,还好好的放在那儿,不禁舒了一口气。

  好不容易挨到毕大叔吃过饭告辞后,一家人又聚在煤油灯下。周筱把小筐拎到炕上,准备把里面的黄芪拿出来,非常爱干净的刘玉凤一看周筱把她弄回来的草要往炕上倒,立刻叫了起来:“小小,你怎么把草往炕上倒,会有土的,多脏呀,快扔了去!”

  “爸爸、妈妈,你们看,这有一棵长着好长好长的一个大根的怪草!”周筱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什么怪草,你快给我扔了去,要是有虫子爬出来就麻烦了!”刘玉凤已经到了发火的边缘。

  “爸爸,爸爸,您看一眼这棵怪草!”周筱的真正目标是略懂医术的父亲。

  周海正终于从书里抬起头来,敷衍的看了一下周筱举到自己眼前的“怪草”,低下头想继续看书,“咦!”感觉到什么似的又抬起头来,从周筱手里接过来仔细的看了起来。

  “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嗯,看着好像有点像黄芪!周天,去西屋把那本《本草纲目》给我拿过来!”

  接过周天递过来的《本草纲目》,周海正迅速翻找了起来,找到描述黄芪的那页,拿着实物对照书上画的简图认真的对比着,又看了一下文字的描述——“黄芪,释名,亦名戴糁、戴椹、草、百本、王孙(“芪”原作为“耆”)。气味根甘、微温、无毒。主治:一、小便不通。用黄芪二钱,加水二碗,煎成一碗,温服。小儿减半。二、酒疸黄疾(醉后感寒,身上发赤、黑、黄斑)。用黄芪二两、木兰一两,共研细。每服少许,一天服三次,酒送下。三、白浊。用盐炒黄芪半两、茯苓一两,共研细。每服一钱。四、萎黄焦渴(每与痈疽发作,先后伴随)……

  “是黄芪,真的是黄芪!小小,快告诉爸爸,你从哪儿找到这棵黄芪,不是,是怪草,你在哪儿找到怪草的?你怎么就想着把它挖回家来的?”周海正兴奋中又带着疑惑。

  “就是在我今天上午去的那座山上,我就是和小华挖着玩儿的,结果就挖出来一个大长根,觉得好玩儿就拿回家来了,不过那里还有好多好多呢!”

  “我家的神童还是福星呢,太好了,玉凤,这黄芪是一味非常好的中药,还很值钱呢,到了九月份我们就去山上采挖,肯定能卖上不少钱,应该会比我们家一年的收入还要高!”周海正高兴的难以自抑,觉得家里最近好像好事一件接着一件。

  “真的!竟然能这么挣钱,那为什么要等到九月份,小小今天挖回来的不就长得很大了吗,现在也能挖了呀!”勤劳的刘玉凤已经迫不及待。

  “不行,要等它的种子落了后再挖,要是现在挖的话,会把它挖绝了种,我们不能这么做!”周海正非常坚定自己的主张。

  此时周海正在周筱心里原本就高大无比的形像瞬间又镀了层闪闪耀眼的金光!周筱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仍能这样坚持着本心,这是多么难得的宝贵品质!

  周筱此刻能更深的体会——前世的自己正是受到父亲的言传身教,才在后来无论多少诱惑面前,都能保持一颗不变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