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章 周家神童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间,妹控周天终于如愿以偿的盼到了妹妹的到来。

  “爸爸、妈妈你们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妹妹,不让她蹬被子,夜里也会起来陪她上厕所,你们回你们那屋吧,回吧、回吧、回去吧,肯定没问题!”周天挥舞着不太大的双手,兴奋的信誓旦旦的做着保证。

  周筱听着周天装着一副大人的样子,在那信誓旦旦的保证,简直哭笑不得,心说:“你才蹬被子呢,我一快四十岁的人要是还蹬被子,岂不会被笑掉了大牙!”但心里却是酸酸暖暖的。上一世其实哥哥也是很疼自己的,只不过后来所发生的一切苦难,着实超出了一个山村书生所能承受的范围,其实周筱分明能看出对于自己后来辍学外出打工,哥哥是心存无限愧疚的,以至很多年都不能释怀。但这一世不会了,周筱觉得老天既然选择让自己重生,一切就有可能会被改变,而改变这一切的就是自己的努力。

  “小小,真的和哥哥一起了,不回爸爸妈妈那屋了?不用爸爸给你讲故事了?”周海正仍旧不死心,继续哄劝着周筱。

  “真的不回去,我要和哥哥一起!爸爸,您回去吧,爸爸妈妈明天见!”周筱趴在自己的被窝里,同父亲和母亲挥了挥手。

  “妹妹,晚上有什么事要记得叫哥哥,哥哥现在拍你睡觉觉!”

  周筱囧!

  周筱的学习计划于次日开始。

  周天把自己一年级和二年级用过的但仍保存得仍相当完整和干净的课本都找了出来。周海正原本计划是他和周天每天各用一小时的时间,自己教会周筱两个汉语拼音字母,让周天每天教会两个阿拉伯数字,每个月再让周筱背诵一首古诗,这样的安排对于一个三岁的孩子来说,应该是可以接受的!然而事实却证明,周海正大大低估了自己宝贝女儿的超强大脑。

  周筱实在无法忍受这种蜗牛爬行一样的学习速度,如果让她用两年的时间装作一个无知的幼童,来学习一年级小屁孩儿要学的诸如一、二、三、四这一类的“知识”,就好比拿钝刀来拉她的肉,比死还难受。所以豁出去,周筱情愿做妖孽了,但她知道她敬爱的父亲大人只会把她当做神童!

  所以,当周筱在一个小时内相继掌握了周海正所教的二十六个汉语拼音字母和一首古诗时,周海正眼睛里的光彩一次比一次耀眼,嘴巴张得一次比一次大!一贯以严肃、稳重、儒雅、温朗示人的周老师、周校长,竟高兴得手舞足蹈:“天啊,我们家居然出了个神童,玉凤,我们家出了个神童,神童啊!”紧接着一把把周筱揽过来,向上高高的抛起,然后接住,然后再抛起再接住,无法形容的狂喜蔓延全身!

  周筱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有过如此失态的情形,失神间感觉自己像球儿一样的呈抛物线形状突然从空中急速下坠,仓皇间不禁“啊!”的一声尖叫,如此几次反复的高速运转后,结束时世界已处在不停眩晕的旋转中……

  “别吓着孩子,你这做爸爸的怎么这么人来疯儿!”刘玉凤在一旁轻轻的拍了一下周海正的后背。

  “噢,妹妹是神童,妹妹是神童,噢,噢……”在周海正面前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周天,看见父亲此时的疯狂,也一个高儿蹿起来!

  一时间,伴着周海正爽朗的笑声、刘玉凤的嗔怪声、周天的欢呼声和周筱偶尔的尖叫声,在这个乡村的小屋里回荡,这一刻幸福的画面,深深刻在周家每一个人的心里,多年不曾忘怀!

  做为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能够发现一名过目不忘的神童,而且这名神童还是自己的女儿,周海正此时内心的感受无法铭状。他觉得自己的胸膛咚咚作响,里面正一擂一擂的敲着一面大鼓,整颗心脏都兴奋的像要跳出来!他要立刻重新调整学习计划。

  对于刘玉凤来说,周海正凡是有关学问方面的任何举措,她绝对都是无条件的给予支持,有时甚至到了盲从的程度。刘玉凤也曾不止一次的在儿女们面前表达过自己对于没能读过多少书的遗憾,而这些遗憾,做为一位母亲,她不想再一次重复在自己的孩子身上。所以对于孩子们的学习,刘玉凤也是非常的重视。如今周筱表现出来的不同凡响的超能力,刘玉凤的兴奋绝对不亚于周海正,当即表示全力支持周海正针对周筱所制定的一系列学习计划。

  重新调整过的计划,不再是按照原来每天由周海正制定好的一定量的方案来学习,而是根据周筱的接受量和兴趣度来自由掌控。当然,这个度周筱掌握的很谨慎,尤其是在写字上,上一世周筱的字写的很是不错,现在是要用刚学写字的下笔方式来写,难度就增加了不少。不过周筱深知,再是神童也不能太过于逆天,不然就真的是妖了,周海正再怎么宠女儿也不会盲目到白痴的程度!所以,再难必须也得坚持。

  一切都按照周筱暗自拟定的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周的时间很快滑过,中间多了周海正无数次震惊的赞叹和刘玉凤难掩的自豪,当然还有少不得要提的是,周天短暂的兴奋后,被妹妹周筱这种变态的聪慧打击到了,最后在周海正的淳淳善诱下,才得以恢复自信。本来就很上进的孩子,现在变得更加刻苦了,看着周天那一副快成了小书呆子的模样,让周筱一度觉得自己有摧残少年儿童健康成长之嫌,好有犯罪感!

  一场畅快淋漓的大雨,浇透了已经有些干涸的土地。对于农民来说,只要粮食不收到仓里,他们就永远有忙不完的活计。

  庄稼已经长到快到成人的腰部的高度,多才多艺的周海正也有他不擅长的东西,对于蹚地这这项不光得需要有力气而且还得需要有技巧的男人来完成的这种项目来说,周海正却是无论如何也掌握不了这一技术。周海正的父母早逝,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刘玉凤有一个姐姐,但是两家地处相隔非常遥远的不同两地,交通又不方便,几年都难见上一面,所以没有什么亲戚可以帮忙做这项农活。

  刘玉凤没有一丝埋怨,像往年一样请人来帮忙。周家的人缘在村里还是比较好的,之前讲过,周海正、刘玉凤都是比较热心肠的人,因为周海正比光靠种田为生的农民多了点工资可以拿,所以生活上相对还算宽松一些。夫妻二人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偶尔也会在经济上帮助一些村里面有紧急需要的人家,所以,在周家有需要的时候,那些曾受到过帮助的淳朴的村民也都会不求回报的来帮忙。这一点是让周筱十分感动的,因为后来随着时代的进步、经济的发展,曾经非常淳朴的农民,大多数在本质上也都发生了些变化,变得不如以前那么的淳朴和单纯。

  这一次帮忙的是和周家同住一条街的被周筱称呼为毕大叔的人。在农村,全村的人不管有没有亲戚关系,都要攀上一个称呼的,这是对一个人的最基本的礼貌。这个时候的村子里的农民对所谓的农业机械化的概念,还只是从村里偶而一次放映的科教电影里看到过,现实是想都不敢想的,每家靠的还是牛马来拉犁。

  一大早,天光还没大亮,周家就已经早早吃了早饭。毕大叔坐在车辕上赶着马车,车上放着蹚地要用到的犁等工具,旁边还坐着周筱和比周筱大三岁的玩伴——隔壁邻居张家的小华。

  舍不得周筱跟着风吹日晒,每次刘玉凤忙农活的时候,周筱都是被周海正带到学校去的,本来今天周筱不用起得这么早,只要能赶上周海正的上班时间就行,可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孩子一大早没用人叫就自己爬起来,非闹着要和妈妈一起下田,不让去就又哭又闹。因为周筱一直都是属于那种比较乖巧的孩子,很少会因为某件不合心意的事情而闹脾气,就因为今天这“偶尔”的一次,刘玉凤马上就做了妥协。

  周筱临跟着下地前又和刘玉凤要了一个小筐和一个小锄头,说要和张家的小华去挖野菜。刘玉凤虽然知道这么小的孩子不可能会挖什么野菜,但为了让周筱玩儿的高兴就满足了她的这个小要求,也觉得有小华在周筱能有个伴儿,就又去隔壁把小华叫上。张家倒不像周家对孩子这么紧张,小华的出行没受任何的阻力,其实这个时候的农村,每家的孩子都不少,基本上都是散养,没几个娇气的。由于前一天受周筱的鼓动,小华一个六岁的孩子,被忽悠的早就对今天的外出期待不已了。

  毕大叔是一个庄稼好把式,蹚地自己一个人就能轻松驾驭,刘玉凤只要把毕大叔带到田里就可以回家了。

  骑了一辆二八自行车跟在马车一侧的刘玉凤,不断嘱咐着周筱不要乱跑,让两个人就在自家田里玩儿,热了就找个荫凉的地方躲起来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