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九章 种菜
  “爸爸,这个能卖钱吗,能卖很多的钱吗?”周筱继续一步步引导着周海正。

  “是的,这个能卖钱,小小真是太棒了,能帮家里挣到很多钱呢!”周海正没因周筱只是个三岁的孩子而敷衍。

  “那就会有很多的人去挖来卖钱喽?要是被别人全挖走了,那我们家就挖不到了该怎么办!”

  “小小的话提醒了我,玉凤,我们现在还不能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如果让村里人知道了黄芪的事,全村的人肯定就会全部出动去大量的采挖,到时候没人会顾忌那么多,只怕会一直挖到绝种为止。黄芪是要生长两三年再采挖才最好,而且只有让它落完种子明年才有可能再生,不然不但黄芪被挖绝了种,恐怕连整座山都得给翻过来,到那时恐怕连其它的植被都得跟着遭殃,整个永兴村也就给毁了!”知识渊博的周海正深知保护生态的重要性。

  “好,我听你的,但是如果有一天被别人知道了这件事,还不同样得是这种情况!”刘玉凤在遇到家庭决策方面的问题时,基本上都是以周海正的意见为主旨。

  “真要到了那么一天,我就去找村长,看能不能让村委会给全村补习一下生态环境知识,让大家能提高些自觉性,保证物种的生殖繁衍,但恐怕会很难啊!”周海正面色有些沉重。

  “那我们就九月份以后再挖吧,那时候田里的活儿也忙得差不多了,我每天去挖点儿,到了星期天的时候你同周天也和我一起去挖,要是有人问起就说我们去挖知母或者是去打猪草。”刘玉凤想的这个办法很好,因为每到七、八月份,趁着农闲的时候,永兴村里都会有许多妇女带着孩子到山上挖药材,而大家认识和挖到的也只有两种——一种是知母,另一种是远志。但到了九月份的时候,基本上能挖的就都已经被挖光,就很少有人再上山了。如果这时候上山,也很少会碰上其他的人,这一点对保密工作会更加有利。

  “好,就按你说的办!但是到时候一定要选择生长了两、三年的去挖,生长一年的太小,挖下来可惜了;长过了三年的会有黑心儿,挖出来也没什么用,还不如让它长着结种子。”周海正再一次用他所学到的知识普及给刘玉凤。

  刘玉凤连连点头:“周天,小小,你们俩听好了,不许对任何人说我们去挖药材的事,到时挖到药材卖了钱给你们做新衣服穿!”

  周天和周筱连忙点头答应,保证守住秘密。

  “耶,成功喽!生活越来越美好了!”周筱在心里握拳歌唱。

  周筱不觉得自己一家人自私,实在是再崇高的纯朴和善良,在贪婪的人性面前也会让路。周筱更不想因为自己,使得这个生她养她的山村变得满目疮痍,这会让她觉得自己是一个罪人。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会重复上一世的悲剧的话,周筱相信会尽量通过自己的努力去阻止,如果实在阻止不了,那就只能心痛的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一时贪欲的人们自食恶果了。尽管无奈,尽管这是周筱最最不愿看到的,但这并不是靠一己之力就能解决的,只希望做到无愧于心就好。

  毕大叔的确是出了名的好把式,只用了三天时间就把周筱家的十五亩地全部蹚好。为了感谢毕大叔的帮忙,刘玉凤特意打了二斤白酒,秤了三斤白面给毕大叔家送了过去。在人情往来上面,刘玉凤一直是让人挑不出理的。

  接下来一直到秋收,田里基本上就没什么活儿了。周筱看到刘玉凤在打理家务和菜园的同时,悄悄的把要挖黄芪所用的工具——轻便的小镐和铁锹全部准备了齐全,还备下了许多的大麻袋。

  周筱的学习计划飞速的进行着,周海正由原来的目瞪口呆到惊喜若狂,再到现在还算淡定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用一个月的时间学完了一年级的课程、会写了五百多个生字、背会了三十多首唐诗,并附带学会查字典。周海正甚至已经在考虑女儿的学将来要如何上的问题。

  周筱还没顾得上想那么多,她会时常在梦里被前世的画面惊醒,每次醒来都觉得胆颤心惊,汗湿了后背。虽然能重新来过,可她怕未来会重复上一世的走势,更害怕自己不能掌控,虽说离十四岁还有十一年的时间,可时间太匆匆,不得不迫使自己加快脚步,有些问题只能等到有了会读书认字的理由才能解决,所以,不得以的,只有把自己逼成一个在外人眼中所谓的“神童”!也只有这唯一的办法才能让她尽快的对原来所设想的计划得以实施,对于现在的周筱来说,没有什么比她的亲人更重要。

  农谚上讲“头伏萝卜,二伏菜”,到了要种白菜的时节,刘玉凤开始准备育种。

  “妈妈,我们家要种多少白菜呀?”周筱适时的提出问题。她记得周家每年种的白菜并不是很多,因为一家人都不怎么爱吃大白菜,所以种出的白菜除了一大部分要腌制成酸菜外,要留做储存的鲜白菜就不会剩下多少。由于地域特点决定了这个地方的人们到了冬天都是以食用腌菜为主,此时的人们还不懂得吃多了腌菜是对身体有害处的。

  周筱想要尽量的从生活中的每个细节来入手,虽然知道不是问题最终的决定性因素,但始终相信只要累积下来就一定会有大作用。

  “还像每年一样,种六席。”刘玉凤认真的挑着菜种。

  “我们能不能多种点,书上说,多吃萝卜和大白菜对身体好!”

  “真的,是你从书上看来的吗,那些字你全都能认识吗?”刘玉凤满脸的笑意中带着一丝逗弄。

  “是真的,不信您问爸爸,书上真是这么写的,那些字我都认识,书上说要少吃腌菜,吃多了腌菜对身体不好。得要多吃萝卜、胡萝卜和白菜还有圆白菜,那样才不容易得病呢!”周筱了解自己的母亲,只要说是书上写的,对母亲的说服力就会强上许多。

  刘玉凤自从对自己的女儿有了“神童”这个认知后,就对她时不时冒出成人式的语言不再表示怀疑,只不过在看到这么一个小豆丁两手插腰,一本正井的装着大人的样子讲话的时候就有些忍俊不禁。

  “老周,老周!”刘玉凤喊在西屋指导周天功课的周海正。

  “你女儿说书上写的多吃萝卜白菜对身体好,能减少生病是真的吗?”

  “没错,是有书上这么记载,不过我从来不太注意这些问题,想不到被我们的小小注意到了,小小真聪明,还知道对身体好的东西!”周海正教育孩子有一个优点,就是适时的会给孩子予鼓励。

  “那行,我们今年就多种点白菜、萝卜什么的,不过我们家的人都不怎么爱吃大白菜怎么办?”

  “没事,我到时看看烹饪的书,多学几种大白菜的作法就行了。”周海正对烹饪这方面也显得自信满满,以前刘玉凤没提出过这方面的要求,自己也就没有往这方面想要怎样选择烹饪方法的问题。

  刘玉凤言出必行,马上加大了育种量,面积足有两亩多的菜园,今年的白菜、萝卜等的种植量都翻了一番。

  周筱现在想出了一个非常可行的办法,以后就用“从书上学来”的这个理由,基本上在母亲这儿就能做到畅通无阻。

  随着暑热的到来,周海正所在的中学和周天所读书的小学两所学校都放了暑假。北方大部分学校的寒、暑假期时间都比较长,寒假基本是从元月的上旬放到三月一号,暑期是从七月的上旬一直放到九月一号。

  周海正在假期开始后,用了两天的时间到自家的田里查看了一下,没发现有虫害和影响庄稼生长的野草。刘玉凤曾说过,看每家的田地打理的干不干净,就知道田地的主人勤劳不勤劳,这是一家人的门面,所以周家的田地一直都被要强的刘玉凤打理的非常好。

  又用了一天的时间,周海正借了辆驴车,转了村外的几片山头,带回来的消息令一家人都兴奋无比——发现有大片大片的黄芪遍布许多个山头,只等落了种,就可以上山采挖了!

  周海正通过前面一个多月的观察和测试,看周筱学得轻松自在,就又增加了周筱的学习量,同时还有对周天的辅导。因为周天这个熊孩子,不知是通过怎样的思维计算出来的结果,说自己的妹妹会有那么一天能跳升到和自己一个班级,这样会令他很没面子,所以他决定要在这个暑假冲刺,开学后不升三年级,要直接跳升到四年级。

  周海正和刘玉凤因儿子的上进深感老怀欣慰!周筱听后直觉内心抽搐:“老哥哟,妹要是使出真招儿来,你得怎么跳这个级呀,坐火箭追吗!”

  周筱能做的,也只是适当的把周天从屋里拉出来换换脑子。只有九岁的孩子,因为前世发展到后来经常会有因学习压力过大,小学生跳楼或选择用其它极端的方式自杀等各种情况发生,周筱真怕会把周天给压坏了!还好,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周筱发觉周天还是身心比较健康的一个孩子,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也要感谢这个时代单纯的环境,小孩子只要能让他填饱肚子,能让他上房、爬树、活泥巴,他就觉得一切都是美好和快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