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十一章 挖黄芪喽
  进入了八月份后,周海正不时的要到山上看一看,终于在距离开学的前一周,周海正宣布有些黄芪已经落完了种,可以采挖了!

  在天还带着几颗星星的时候,周海正和刘玉凤就早早起床做准备——周海正负责喂猪喂鸡,并给它们多加了可以吃到中午的食料;刘玉凤负责做早饭,并连同一家人的午饭也做出来。

  在薄雾濛濛中,一家人锁好门,兴冲冲的带齐刘玉凤早已准备好的工具,依然赶着借来的小毛驴车出了家门。因为不是农忙季,这么早还没什么人往山上去,所以一路上只有小毛驴四蹄的嘚嗒、嘚嗒声和车辙发出的咯吱声。

  周筱偎在刘玉凤的怀里,还显的睡意朦胧,周天却显得精神十足。

  “小小和哥哥在家玩儿多好,非要跟着一起来,要起这么个大早能不困才怪!”刘玉凤搂着周筱心疼的嗔怪着。

  “你看她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从前两天就开始惦记着,非要上山帮着找药材,你要不让她来还不定怎么闹别扭呢,来就来吧,来一次后可能下次她自己就不想再来了,让周天带着点她就行!”周海正想让女儿能多睡一会儿,一边赶车一边和刘玉凤小声的交谈着。

  周海正特意选的是离村和村里的田地较远的南面的山坡,也是他前面多次考察过的地方,这边的黄芪长得相对的也比较密集。将毛驴安置在山脚下一个青草比较茂盛的地方,便带领着一家人,拿着工具直奔目的地。

  很快发现可以采挖的黄芪,刘玉凤手执工具,一刻也不耽误,马上开挖。周天、周筱先被周海正指点了一番,就去先找一部分能挖的,然后由周天先用小锄头在旁边挖一点土做上记号,等到周海正或刘玉凤每挖出一棵,周天和周筱就负责把挖出来的土填回去,并把它踩实。由于周海正要求所选的黄芪都是生长了两三年的,大的几乎已经长到有一米长,所以挖一棵所用的时间并不短。而每挖到一棵大的,周天和周筱都会跑过来惊呼一下。

  因为这个地方称之为“山”的其实不过是一些高高低低丘陵,山上没什么石头,土质也比较松软,周海正和刘玉凤都正当年,挖起来还比较容易,加上一家人配合默契,刚到中午时分,挖了就得有七八十棵的样子。

  为了节省时间和避免被村里人看见,刘玉凤把午饭也带到了山上。她在前一天晚上破例蒸了玉米面夹白面两掺的馒头,把它们装在一个干净的布袋里,外面再用一个小棉被裹起来。八月底的天,早晚气温已经低起来,这样包裹着,馒头还有那么一丝热气儿。焖的扁豆装在一个铝制的饭盒里,是和馒头一起包在被子里的,另外还带了一暖瓶的开水。

  各自用刘玉凤带的另外一个大白桶里的水简单的冲了冲手,刘玉凤把一条麻袋铺在地上,把吃的都放在上面,一家人围坐开来,就着白开水,吃得津津有味。

  “这就是实实在在的野炊呀,天高、云淡、风轻,迎着暖阳,呼吸着最清新的空气,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幸福又温暖!当然,如果忽略周天的一张花猫脸的话!”周筱在心里感叹着,却又觉得自己有些煞风景。

  毕竟还是一副小孩子的身体,午饭一过,周筱就已经困的睁不开眼睛,被刘玉凤安排和周天一道在车厢上睡了一觉,醒来大概已是下午三点多钟的样子,周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了身边。因为车是放在山脚下的,一抬头就能看见周海正他们所在的位置,周筱揉了揉眼睛,又觉得神清气爽。

  傍晚选择在天擦黑时才回来,把挖到的黄芪都抖干净土,装到大麻袋里,足足装了有两麻袋。麻袋上面覆盖上一层周天扯来的猪草,遇到村里的人很容易就搪塞过去。

  一到家,刘玉凤就先忙着做饭,周海正赶紧喂已经饿得嗷嗷叫的猪鸡。简单吃过晚饭,周海正就开始一边给家人讲解并作着示范怎样清理黄芪:“要趁着黄芪还新鲜,用刀切去芦头,修去须根。要等它晒至半干,再堆放上一到两天,使其回潮,然后再摊开晾晒……如此需要反复晾晒几次,直到完全干了为止,再将根理顺理直,扎成小捆就可以了!”

  因为只有后园的墙高,又不会有什么外人进去,周海正选择把处理好的黄芪都晾晒到后园的房沿底下。

  一家人一直忙碌到八月三十一号,明天周海正和周天就到了开学的日子,今天一家人干了大半天就收了工。虽然只有将近一个星期的忙碌,但由于一直都是起早贪晚的要避开众人的视线,而且劳动强度又比较大,就连周天周筱兄妹俩一天都没落下,一家人不仅黑了一层,也都瘦了一圈儿,周筱叹息的却是这一个多月的淘米水洗脸算是白费了!只是看到已经晾晒好,并被整齐的码到杂物间的整整十大麻袋的黄芪,当然这还不算后园还在晾晒着的两麻袋,每个人都觉得无限的满足。

  周筱算了一下,如果一麻袋按八十斤来算的话,十二麻袋加起来就是近一千斤的重量,虽然还不知道黄芪现在的收购价格,但肯定不会太低就是了,这应该算是改变这个家庭的第一桶金了!

  周天在开学后经过测试果然跳级到了四年级,这件事成为整个学校甚至整个村里的大新闻。封闭的村落实在缺少谈资,有这么个可以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大家肯定不会放过,于是周天在村里人的眼中就成了神童,甚至上升到文曲星下凡的范畴,周海正和刘玉凤也被誉为了全村最会教育子女的典范。

  一时之间,周家在村里几乎夸张的成为了万众瞩目的明星家庭。刘玉凤却有些苦不堪言,因为她还要每天去挖黄芪,不想时刻被大家注意好不好!这件事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只得每天起得更早,而回来的又得更晚才行。周筱也是被折磨得直发蔫儿,本来周海正是要带周筱一起去学校的,可是周筱实在是心疼母亲,想着虽然自己人小,但多少还能帮到一些小忙,就坚持着每天还是陪着刘玉凤一起上山。刘玉凤虽舍不得女儿跟着受苦,但已经慢慢领悟到女儿的执拗,也只好随了她去,心中却因女儿的懂事感动不已,于是在车上多加了一个小被子,给女儿中午补眠时盖上。

  秋季马上来临,周筱不忘自家种果树的事。周海正也没有令女儿失望,托人在县城买到了十一棵苹果树苗、两棵梨树苗、甚至还有两棵葡萄秧苗,这在当时是多么的难得可想而知,周筱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苹果树和梨树两三年内是没什么指望的,但是葡萄苗如果养的好的话,明年就有可能会结果,周筱感觉似乎要有口水淌下来!

  周海正利用午休和下午放学的时间,用心的把苹果树和梨树的苗都栽到了后园,把葡萄秧苗栽到了前园向阳的墙根底下,周天负责把周海正事先打好的水浇上,然后就每天放学跑到果树苗前查看一番,眼巴巴的盼着它生根发芽儿。

  这一年的中秋,因为刘玉凤忙着挖黄芪根本顾不上其它的事情,只是嘱咐周海正买了几斤月饼,让周天放学后,给平常对周家有过帮助的人家送了去。而周海正就在下午下班后,烙了油饼,煎了一盘小鱼干,作了一个鸡蛋炒韭菜,算是简单的过了一个中秋节。

  到了九月底要秋收的时候,周家的杂物间里已被多达三十三麻袋的黄芪堆得满满当当。

  周海正和周天的学校都开始了为期半个月的秋天的农忙假期,刘玉凤这时停止了采挖。秋收是检查一年劳动成果最重要的时刻,也是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刻,全村基本上每家只要是有点劳动能力的成员就会全部出动,争取赶到秋雨来临之前把粮食收到仓里。

  周家又开始了全家早出晚归的生活。没有机械化的帮助,一切都要靠人力来完成。周筱上一世就深知秋收的辛苦,看到父母累的连话都要说不出来的样子,就更坚定了劝说母亲将田包出去的决心。

  周家的十五亩田在村里的人家算是少的,而周海正和刘玉凤也算是干活比较麻利的人,用了十天的时间,终于把粮食装进仓里,只等交完公粮,一年的农活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结束。全家好好的休息了两天,剩下的三天假期,又是避着人挖黄芪。这时大部分的草基本都已枯黄,这为寻找黄芪也增加了难度。至多还能挖上十天左右,气温下降,土层一上冻也就挖不了了。

  到了十月下旬,气温骤降。刘玉凤终于可以停下来歇上一歇了!周筱看到母亲皴裂的满是老茧的双手,心里酸涩的要命,为了这个家,为了一双儿女,母亲从没顾惜过自己,哪怕只是一点点!沉重的劳动到底有多么辛苦,这是靠多么精炼的语言也无法表达的一种坚忍,周筱不知道自己何能才能改变这种状况。

  周海正看到刘玉凤黑瘦的脸庞,也是一脸的疼惜,难得强势的不顾刘玉凤的反对,在接下来的这个冬天里杀了好几只老母鸡为其滋补,心疼的刘玉凤直跳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