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十三章 巨款到手
  周海正和刘玉凤早在周天刚看到汽车的影子跑来汇报时,就双双迎了出来,热情的把堂弟和司机师傅让进屋里坐到炕上。刘玉凤忙着沏茶倒水,端出前一天炒好的花生、瓜子,顾不得和久未见面的堂弟寒喧,让周海正先招乎着两个人,自己和周天立即进了厨房。

  刘玉凤知道城里人即便是冬天每天也要吃三顿饭的,所以,才将将十二点半一桌丰盛的午餐就已全部被端上饭桌——清炖鸡块、红烧肉炖干豆角丝、酸菜白肉、干煎小鱼、肉沬烧豆腐、葱花摊鸡蛋、拌白菜丝、炝炒土豆丝,刘玉凤花费了一大番的心思,尽可能利用有限的食材方凑上了这八个菜。温了一壶高梁酒,由周海正陪着两位客人坐在东屋的炕上一起边吃边聊,而刘玉凤只留了五六块的鸡肉和其它的一点点菜,和周天、周筱三个人一起在西屋里凑合着吃了一顿。当然,鸡肉刘玉凤是一块也舍不得往自己嘴里放的,硬是都塞给了一双儿女。

  三个男人边吃边聊,一顿饭直吃到下午的两点半才结束,因为考虑到可能很快就会上路,所以都没有多喝酒。这时周天进来汇报说外面围观的人群已经全部解散,街上也看不见了什么人影!堂弟因为在路上和司机师傅说了周家挖的甜草比较多,怕招村里人的口舌,所以想趁没人的时候再装车,司机师傅也表示了理解。于是在听到外面已经没有围观的人群后,几个人赶紧跳下炕来出去装车。

  司机师傅在车上接应,周海正、堂弟和刘玉凤从杂物间往车上扛。几个人干活都非常麻利,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四十七袋的黄芪连同给堂弟的一麻袋菜蔬米粮就已全部装上了车,并被严严实实的盖上了雨布。

  虽然是数九寒天、狂风凛冽,几个人却忙出了一头的大汗,又进屋喝了杯水,稍稍缓了一口气儿,司机师傅就张罗着要走了!刘玉凤感激人家的帮忙,狠了狠心,又到鸡栏里抓了四只老母鸡出来,每人两只连同鸡蛋分别给堂弟和司机师傅带上,直让司机师傅笑咪了眼。

  母子三人站在门口,看着汽车绝尘而去,开始了又一次更加热烈的期盼。

  刘玉凤这几日每到喂鸡的时候,就会暂时性的忽略掉对于即将到手的一大笔钱款的激动,总是一副肉疼的不得了的样子。看着由原来的二十几只迅减到现在的十几只的老母鸡,想到过年时请客至少还得杀上两只,不由得更是后悔当初任由着周海正非要给自己弄什么进补,搞得前后足足宰杀了四只,暗暗下定决心:“明年非得孵上它五十只不可!”

  周筱算了算,这次的黄芪应该至少能卖到两万两千块钱以上,有这么一笔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不让母亲种地了。黄芪这一项如果做的隐密,能保证个两三年的收入应该是没有问题,如果明年母亲不用种地,只有秋季最多用上两个月的时间来挖黄芪就够了,剩下的时间没什么事,商店也就可以紧跟着开起来。自己没打算上小学,会想办法到时候直接上初中或者高中,这样还可以在家里帮忙卖卖货。

  北方地区一进了腊月,家家都会蒸上大量的豆包和粘糕出来,装进一个大缸里,放在不生火的屋内或是屋外的背阴处这样一个天然的大冰箱里,不用担心它会坏掉,想吃随时拿出来蒸一下就可以,这也是为了能让忙碌了一年的人们在过年期间能够多轻闲一些。

  刘玉凤没有等着周海正回来一起,而是自己一个人借了邻居家的毛驴,去村里公用的辗子上辗了黄米面。周筱看见母亲辗完面后,手冻得就像胡萝卜一样又红又肿,内心疼惜不已。

  用了两天的时间把豆包和粘糕都蒸了出来,装在大缸里盖好,放在了粮仓内的一个角落。

  为了减少心里的焦燥,刘玉凤又有了新的行动——不再等到俗历腊月二十四扫房日这天再进行扫房,而是在腊月十六那日便开始提前行动起来。

  一吃过早饭就不顾周筱的抗议,让周天把她送到隔壁张家让其和小华一起玩儿,母子二人全副武装开始扫房。房屋内顶及各处堆积了一年的尘垢,要一次性的全部清扫出去,刘玉凤把能搬动的物品摆件全部搬到院子里,不能搬动的就找东西严实的遮盖起来……一直忙到下午的一点多,才把屋子内外打扫干净。

  刘玉凤累的胳膊都是酸的,腰也有些直不起来,只草草的熬了一锅小米粥,三口人就着咸菜凑合了一顿。饭后,周筱体贴的用自己的小脚丫子给母亲踩背,刘玉凤暖心的只觉得一身的疲惫消失殆尽,抱过周筱狠狠的亲了两口!没有周海正在跟前,精神和行为完全放松的周天也欢呼着冲上来,趴在刘玉凤的身上,三个人顿时嬉闹成一团!

  周海正是腊月十八这天下午四点多,在雪花还没变大之前进的家门。肩上披着零星的雪渣儿,满脸的胡碴子,身上一件崭新的军大衣,胸前却沾了有巴掌那么大一块的污渍,人也瘦了一圈儿。虽然满脸疲惫又憔悴,布满血丝的眼里却满是兴奋的光彩。

  把行李往炕上随便一甩,拉住急着要去做饭的刘玉凤,用嘶哑的声音让周天先去把大门锁上、屋门插好!然后急忙脱下军大衣,解开腰带,开始从裤腰内的口袋里往外一沓一沓的掏钱。周筱依然淡定,刘玉凤和周天目瞪口呆的看着周海正源源不断的掏出了二十三捆、崭新的、每张面额为十元的堆在一起的人民币小山……

  “竟然有这么多,这是两万三千块吧!”刘玉凤在保持了足有五分钟的呆滞后,才有颤抖的声音发出来。

  “不止这么多,其实总共卖了两万四千零一十八块,我给了堂弟一千块。”

  “应该的,应该的。天啊!竟然有这么多,这么多钱该怎么放呀!老周,我们家竟会有这么多的钱!”刘玉凤的眼泪流淌而下,脸也涨的通红,说话有些结结巴巴。

  “是啊,我们有钱了,一下子就成了万元户!就知道你见了这么多钱肯定会高兴成这样,开始我也是一样,你都不知道,在药材公司接过这些钱的时候,我的两腿直发软,回来这一路上用了四天的时间,我愣是什么都没敢买,连觉都不敢怎么睡,生怕被人给盯上,好不容易熬到进了家门,也终于可以让我喘口气了!”

  “我真的是做梦也没敢想过,这辈子能见到这么多钱,而且这些还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刘玉凤的眼泪有些停不下来。

  “玉凤,我们家有今天全是你的功劳,幸亏有你,你辛苦了!”周海正看到刘玉凤激动的样子,忘情的抓住她那粗糙的双手,嘶哑的声音中带着哽咽。

  坚强的刘玉凤终于忍不住小声啜泣。

  一旁的周天和周筱也跟着心酸的哭出声来。

  是啊,自重生以来,周筱更深的体会到母亲的辛苦。为了丈夫,为了儿女,为了这个家,母亲没日没夜的操劳,把好吃的、好穿的全部留给丈夫和儿女,自己连件稍新一点的衣服都没有,从来都是任劳任怨,所有的脏活累活都由自己一力承担!也正是因为母亲的起早贪黑,不顾风吹日晒、寒风雨淋,全家才会有了今天的这一大笔收入。

  刘玉凤——这个中国众多的平凡女人中的一员,虽然没读过多少书,没有多高深的文化;虽然不懂什么风花雪夜;虽然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有时会显得有些简单粗暴……但这都不影响她值得称为一个伟大的妻子、伟大的母亲!

  此时的一家人虽有些淡淡的小忧伤,但却丝毫不影响浓浓的温情。

  “好了,我们这都是怎么了,应该高兴才是!现在我们一家人都发表一下意见,这笔钱该怎么花,谁有什么心愿都可以提出来!”周海正温情的拍了拍刘玉凤的后背,声音已经平缓下来。

  “爸爸,我想要一套新版的小人书!”周天终于有了实现愿望的机会,趴在钱堆上,兴奋的大声喊着说。

  “好的,没问题!小小呢,想要什么?”

  “我想要妈妈不再那么辛苦,以后可以不用再种田!”

  “小小,妈妈的乖女儿!”刘玉凤感动的一把搂过周筱,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对,不让妈妈再那么辛苦,看妈妈的手都裂了好多的口子!”周天顺着周筱的意思再一次发表自己的意见,以补充自己也应该考虑到的问题,而这也正是周筱要的效果,有了周天的帮助,事情就会更加顺利的发展。

  “傻孩子,你们看谁家不种田,不种田我们以后吃什么!”刘玉凤可是从没想过这类的问题。

  “我们可以自己开商店呀,那样就有吃的了,还能挖药材挣钱!”周筱又开始布局了。

  “谁能让你开商店呀,国家哪里会允许,万一说我们投机倒把怎么办,再说我们去哪儿进货啊!”刘玉凤被那场十年的浩劫闹得现在还心有余悸,怎么敢想开商店的问题。

  “我这一路还真想过这个问题,你一个人种田的确是太辛苦了,我整天上班也帮不上你什么忙,把田租出去也好,我们还能腾出更多的时间来挖黄芪,这样明年挖的黄芪量就会更大一些,算起来赚得肯定比种田要多上许多。田租出去后,我们只要些吃的口粮,再要上点喂牲畜的谷秕什么的就行。现在有了钱,以后也可以多买点细粮吃。”原来周海正心里也有了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