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十五章 杀猪过年
  这一次县城之行,周海正把两万块钱存上后,和刘玉凤俩人就先去找了周海正的一个远房亲戚——县烟酒公司的经理,主要找他打听国家现在对于m省的一些相关政策,看是否已经允许发展个体经营。得到的答案很令夫妻俩振奋——政策已经有了,不过具体实施可能要等到明年下半年!这个时间对于周家来说却是正好,如果家里开商店的话,肯定得加盖一间房子,上半年把房子盖好,下半年刚好可以用上。

  家里有了钱,也有了底气。周海正强行给刘玉凤买了够做两身衣服的布料,又买了一双黑色的皮棉鞋和一双棕色的系带儿的反毛皮的单鞋;刘玉凤也给周海正买了两身衣料和一双黑色的棉皮鞋和一双黑皮的单鞋;给周天和周筱也各买了一身的衣料。只所以没买成衣而全部是布料,是因为有了钱也没有丢掉质朴本质的刘玉凤,大略算了一下觉得买成衣不划算,家里这下有了缝纫机,也在商场里看了好多流行的成衣的样式,心里有了成算,心灵手巧的刘玉凤已经完全有信心可以照着喜欢的样式自己做出精美的成品来!

  买了许多糖果、点心、冻梨,居然还买了五斤周筱心心念念了好久的苹果——正宗的国光(只有这一个品种),也是周筱一直以来最爱的一种,虽然是青色的表皮,个头也小小的有些丑陋,价钱却并不便宜,要四毛钱一斤,这个价格在这个时期足够顶上半斤猪肉的价钱了!要不是听周筱心心念念的要吃苹果,周海正是绝对不会舍得花这个钱的。

  咬上一口,酸酸甜甜的伴着浓浓的苹果香,是二十年后再也找不到的味道,让周筱再一次对自家后园的那十一棵苹果树充满了期盼!

  其它的还有三袋白面、两袋大米,另外还有冻鱼、银耳、人造肉等等,周海正还多买了许多的鞭炮。

  因为有了卖黄芪的收入,周家的生活质量有了飞一般的提升,今年终于会过个史无前历的丰盛之年了!周筱满意的看到了生活的曙光。

  周海正和刘玉凤两个人把所有东西整理好后,就立即开始为明天的杀猪做准备。今天已经到了腊月二十一,后天就是小年,周家要赶在过小年前把猪杀好,因为有好多需要在过年前忙完的活计到现在还没有干完。

  周家的猪由于喂的比较用心,所以长得膘肥体胖,喂了将够一年就已大概有了一百八九十斤的样子。

  腊月二十二一大早,会杀猪的毕大叔还有几位周海正在前一天找好的邻居们都早早的赶过来帮忙,刘玉凤和周天也提前烧好了两大锅的开水。周筱听到猪的刺耳的惨叫声吓的不敢直视,躲回了西屋捂起了耳朵,而一早就过来等着吃猪肉的小华胆子却大的很,和红军还有毕大叔家的五个儿子都挤到跟前去看热闹。

  胖的滚圆的肥猪四蹄和嘴巴都被绑好,嚎叫着被众人放躺在一张矮桌上。刘玉凤把放了荞面的大瓦盆备在一边,毕大叔用温水把猪脖子清洗干净,摸了摸找准位置,干净利落的一刀捅进去!拔出刀的一瞬对刘玉凤喊道:“可以了!”刘玉凤迅速的把瓦盆放到猪脖子的下方,猪血就喷流到盆里!刘玉凤就用一个大勺子不停的搅拌着。由于加了荞面,它便不会凝固,等把猪肉处理好,再往其中加入新鲜的五花肉丁,辅以其它的调料,而后灌到干净的肠衣里,放进开水锅里小火煮熟,这就是北方特有的美味——猪血肠了!

  村里有个习俗,就是每家杀猪都要请上亲戚和一些关系比较要好的人家过来吃猪肉,所以周家今天的客人还真是不少,光孩子就坐了满满的两大桌,大人坐了两桌。

  刘玉凤做了满满一大锅的酱焖肉,其它的菜里也是放足了肉块,让即便是自家已经杀过猪,却仍舍不得多吃一口的人们,这下终于过足了馋瘾。

  一群人吃得热火朝天,甚至大汗淋漓,直到下午四点多才渐渐散去。刘玉凤尽管已是累得腰酸背痛,仍坚持着和周海正一起把肉剔好,同样装在一个大缸里遮盖严实,和另外一个装豆包、粘糕的大缸一起并排放到粮仓里。

  今年的整头猪都被留下来以供给自家食用,而不是像往年那般,只留下猪的头、蹄、下水和猪油,其它的好肉要全部拿去卖掉。

  过了小年开始,年的气氛就越发浓了起来。周家又同往年一样开始排起了长队——村里的人自带红纸,请周海正帮忙写春联。

  其实如果不太挑剔的话,周天和周筱写个“福”字之类的也能凑数了,当然对于大多不识字的村里人来说,只要是字就行,哪里还有挑剔一说。于是就在周海正的一声令下,早就蠢蠢欲动的周天终于有了展现自我的机会,所有的福字最后都归他完成。

  只所以没让周筱写,大概周海正也是为了保护女儿,深知要藏拙的道理,即便是在农村,也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出挑儿到让人觉得不正常的程度。

  还生怕女儿会嫉妒,会觉得重视哥哥而忽略了妹妹,不过看到周筱满脸一副清明又淡然的样子,周海正一次又一次刷新着对女儿的认知!因为周海正这半年来不止一次在这个小女儿脸上发现过类似的神情,这让爱女如命的周海正不免又有些担忧,不知这样的早慧,对于女儿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更不敢往“慧极必殇”上想,这会让他觉得心惊肉跳。

  周天的表现让他刚降下去的因为跳级带来的热度再一次的被提升了起来。周天甚至觉得村里人看他的眼神,不亚于盯着一块滋滋冒着油光的肥肉,目光中甚至还泛着红,吓得更不敢随意出家门了!

  刘玉凤那边也闲不住,因为知道周家有了缝纫机,关系相熟一点人家的婶子、大嫂的,就用胳膊夹着剪裁好的布料来找刘玉凤。会用缝纫机的就自己缝,不会用的就请刘玉凤帮忙,最后害得刘玉凤连给自家人做衣服的时间都没有。

  直到过年的前一天晚上,周家才算是忙完了自家的事情,当周海正带着周天把最后一个“福”字贴好,全家人终于舒了一口气!进入腊月以来,全家忙得就象打仗一样,总算可以歇上一歇。

  年三十,周海正和刘玉凤又是早早的起床。周海正杀鸡,并将鱼放在冷水里解冻,还把其它需要泡发的食材也都一一泡好;刘玉凤就负责做早饭。年三十的早饭相对的比较简单,刘玉凤只做了两个菜——酸菜白肉和摊鸡蛋,主食是大米饭。

  不到八点,一家人就用完了早饭。

  周海正和刘玉凤接着忙中午的一餐。因为在m省,一年中最重要的一餐就是过年当天的这顿午饭,每家无论穷富,所有好吃的都会集中在这一刻被端上桌,所以,不管大人还是孩子,对这一餐都是无比的期盼。

  周家一到重要节日,肯定都是由周海正掌勺,刘玉凤只要负责主食就好。

  刘玉凤按照习俗,蒸了两大锅的白面馒头,在蒸好并晾凉后,装进放豆包的那个大缸里一并冻起来,方便随时热好了食用。

  下午两点半,伴着周天所放的挂鞭发出的一阵噼里啪啦的震耳的响声,周家的年午饭正式开始。

  由于今年的食材相比往年大大丰富了起来,周海正也因此得以大显身手——红烧鲤鱼、香酥鸡、四喜丸子、糖醋排骨、酥白肉、拔丝苹果、白菜炒猪肚、如意萝卜丝,外加一个紫菜蛋花汤。八菜一汤,取的都是吉利的数字,摆了满满的一大桌子。

  周海正取出一瓶“绿豆大曲”,给刘玉凤和自己都分别满上一杯;周天也给自己和妹妹倒上桔子汁。

  周海正举起酒杯:“来,我们都举杯,今年是我们家收获最大的一年,也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年,但这收获最主要的功臣是你们的妈妈!虽然已经说过一次,不过趁着今天的这个机会,玉凤,我还是要再对你说上一次——你辛苦了!谢谢你为我们、为这个家所付出的一切,我敬你!”

  “妈妈辛苦了,干杯!”兄妹俩也动情的和刘玉凤碰杯。

  “听听你们说的这是什么话,一家人谈什么辛苦不辛苦!”刘玉凤瞬间红了眼眶,一仰头先豪爽的干净了杯中的白酒。

  “说说吧,新的一年,大家都有些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周海正随口说到。

  一家人边慢慢品尝着美味,边随心所欲的聊着。

  “妈妈先说。”周天抢着说。

  “我的愿望首先是希望我们家的商店能够顺利的开起来,能再多挖些黄芪可以多卖点钱,然后就是能够再多养上些小鸡!”刘玉凤的愿望很平实,但所有的一切却都是围绕着这个家来考虑。

  “我新的一年的愿望是希望每次考试还能拿到双百分,然后是希望毛笔字写的再好一些,嘻……要是还能够再跳次级就更好了!”周天的脸上露出一丝害羞之色。

  “我的愿望是爸爸能够把烟戒掉,因为书上说吸烟非常有害健康,也会对周围的人产生危害,我希望我们家的每一个人都能健健康康的!”周筱提出早就应该要提的问题。

  刘玉凤借着微微的酒劲儿,不管嘴上有油没油,搂过周筱照着脸上“吧唧”就是一口:“唉呀,我的小宝贝儿哟,你怎么就这么的贴心呢!”

  周筱从兜里掏出手帕用力擦了擦脸,不禁腹诽:“老娘,您确定没高吗!”

  周海正用大手抚了抚紧挨自已坐着的女儿的小脑袋,沉思了一下:“好,爸爸答应你,把烟戒掉,以后都不再抽了!”

  “爸爸,您真是太伟大了,我太崇拜您了,您是我的偶像!”周筱高兴的上前,故意用油汪汪的嘴对着周海正的脸颊也“吧唧”的来了一口,惹得周海正对着她的脑袋又是一顿的揉搓。

  一家人哄堂大笑!

  周筱了解父亲的脾气,只要是他答应的事情,就肯定能够做到,尤其是在自己的儿女面前,更是一言九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