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十七章 准备就绪
  虽然不用再继续种田,但这一个半月的时间里还是有很多的事要忙。周海正已经请人做了新房子的门窗,材料选的都是松木,虽然比杨木稍贵了那么一点,但会更结实耐用一些,也不太容易遇潮变形。门和窗的外面还要加设档板,再用刚条穿起来,能起到一个防盗的作用。至于柜台和货架子的样式,周海正在参照供销社和城里商场的样子下,做了些改良并画了图纸出来提供给木匠师傅,不过材质上没有做什么更高的要求,选择了最便宜的杨木,只求能牢靠就好。

  刘玉凤忙着整理菜地,今年能有时间提前把菜籽播下,这样很多菜也能提早吃上。还一次性买了三个猪仔儿回来,她说不用种田还有了驴车,可以有时间多割些猪草回来,把多余的晾干存到冬天也能合着粮食一起喂猪。又分别用自己家和别人家的老母鸡孵上了三窝的鸡蛋,最后共孵出了六十五只小鸡仔。

  周海正小心翼翼的把葡萄秧的主干从土里刨出来,搭在已经搭好的木架上,又带着周天把后园里包捆在果树上的草帘解下来,给树根部松土、施肥、浇水,又把旁边已经冒芽儿的杨树修剪了一下,防止树叶长出来遮挡住果树的阳光。

  周家的毛驴不用的时候,就会放到毕大叔家去,由毕大叔帮忙喂养。本来两家关系相处的就比较好,加上周家又把田地低廉的租种给了毕家,使得两家的关系更加亲密起来。大人间的互动也带动了孩子们的交往,有周家时不时的馒头、蒸饺一类美食的诱惑,毕家的五个儿子,也开始像张家的红军和小华一样,时不时的就往周家跑。而周家的两个孩子却总不为外界所动,该看书看书,该练字还是练字。毕家的孩子也都不是爱念书的主儿,所以往往在好东西下肚没多久后,就会觉得没趣回家去了。

  春播刚结束,一场及时的春雨就痛快的泼洒下来,满山遍野都浸透出似有似无的绿色,让农民们对今年的年景有了更多的期盼。

  又晾晒了几天,刘玉凤让周天查看了《万年历》,公历五月十九号——农历四月十六,宜动土、盖屋,周家选择了这天加盖房顶。

  周海正难得请了一天的假,在这个重要的日子里担任主厨一职。

  主动来帮忙的有四十多人,这一天不怕人多,越热闹越好,还是由毕大叔帮忙主持。一串嘹亮的鞭炮声响过之后,上梁,钉板,抹泥,盖瓦……在众人的吆喝声中,一切顺利完成。村里好多闲的没事的人也围过来看热闹,都对着红砖红瓦的房子赞叹不已。

  刘玉凤为了今天这一餐也是费尽了心思。年猪肉早在前期砌房墙时就已全部吃光,让周海正趁着周日的时候和毕大叔一起赶着马车又去了一趟县城,买回了半扇的猪肉、二十斤大鲤鱼,还有三十多斤的高粱酒。

  依然少不了的大块的酱焖肉,还有鲤鱼烧豆腐、土豆鸡块、姜丝肉、蚂蚁上树、红烧人造肉、胡萝卜鸡蛋饼和醋溜白菜。八道香气四溢的菜肴被端上桌,让久未沾到荤腥的人们忍不住一口一口的直吞口水。

  主食还是两掺面的馒头和二米饭。

  大人孩子一共坐了五大桌,幸亏周家准备的充足,男人坐了四桌,喝着酒还猜起拳来;帮忙的女人和孩子们挤在了一桌。酒菜充足,大家吃得痛快!

  酒足饭饱后大家离去,只剩下毕大叔一家留下来帮忙进行收尾打扫。洗刷完毕后,让毕大叔和儿子把他家的桌子、櫈子、碗盘等放到木板车上让他们推回去,刘玉凤又割了大概有四五斤重的一条猪肉,硬是塞在了他们大儿子的手里,还把剩下的菜捡好的折到一起,盛了满满的一大盆也让毕大婶一同端了回去。

  房子终于建好,剩下的就是安装门窗、整理地面、粉刷墙壁等一些琐碎的事情。

  趁着田里的活儿还没有忙起来,毕大叔过来帮助把地面用水泥砌了起来,地面干好后,就安装上门窗。赶在周日,周海正和刘玉凤两个人用白灰把墙面也都全部粉刷完毕,把柜台和货架子也都搬进来摆放好。

  现在再看,商店已初具形态。因为所有墙体的外表都是被砌了一层红砖,里面砌的才是泥土,所以,这两间房子从外表看来就成了全村独一份的红砖红瓦的一副气派样子。

  总共一百平米的建筑面积被分成了分别为八十五平米和十五平米一大一小的两间房,靠西面的大间做为卖货的屋子,对开的大木门就安装在这间屋的正南面。所有的货架子都靠在东、西和北面的墙上,足有两米高。距离货架六十公分左右的位置摆放了一米高的柜台,顺着货架的位置成“凹”字形连成一个整体摆了三面,柜台西侧的这一端全部是木制结构,计划货来了以后摆放布匹用。剩下的两面分为上、下两层,上层是木框内镶着透明的玻璃,到时能方便大家看清货柜内排放的货物,下面一层的外部是用木板密封起来的结构,而对着柜台内的一侧则完全敞开,可以用来存放相对应上层柜台内的货物。

  在东面和北面柜台交接的拐角处,上面安装了一块可以掀起来的木板,下方安了一个可以在里面插上插销的小门,目的是为了能让卖货的人从外面进到柜台里来。这个小门正对的是东面的小间屋子,这个屋子是用来存放货物用的,只在靠着东侧的一面墙壁简单的摆放了一个架子。

  周海正和刘玉凤计算了一下盖这两间房的所有花费,周筱在一旁听了后直感慨,所有材料及吃喝加一起才花了两百八十块钱,这点钱若放在二十多年后,还抵不上三四个人在一个小餐馆吃顿家常菜的花销来的多!

  一晃已经到了六月底,硬件设施已经全部到位,只等堂弟的消息一到,就可以进货开业了。

  刘玉凤来不及盼望货物的到来,就又开始投入到新的一轮忙碌当中。让周海正把周筱带去学校,自已每天赶着毛驴车到山上割猪草,她担心商店一开张,就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忙这些事情,要趁着这个空档,现在多割一些猪草回来晾干存放起来。

  现在的周筱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利用周海正的“职务之便”,进入到这所学校的所谓“图书馆”内“博览群书”了。不过这个所谓的“校图书馆”内的存书实在少的可怜,周筱大概浏览了一下,应该不比自家的书籍多多少,不过倒是有一大部分是自家所没有的,基本上都是以一些历史、政治、自然科学类的书籍居多,不过也算聊胜于无了!

  刚开始,其他的老师只当周筱是个爱玩儿的小孩子而已,后来看她不像其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一般看到纸质的东西只会撕扯着玩儿,而是拿着一个小马扎,一个人安静的呆在图书室里,直到周海正下班来叫她才出来,就觉得惊奇不已,不过倒是没想过周筱真的能认字看书,却没想几年以后周筱真的带给了他们及全村一个令人无比震惊的传说,这是后话。

  七月初的时候堂弟来了信,周海正一放暑假就怀里揣上两千多块钱动身去了j省。

  刘玉凤在家带着两个孩子,每天依旧赶着驴车去割猪草,有时红军和小华也会跟着一起去玩儿,或是毕家最小的三个柱子。周家后园的一角已经堆了一大垛晾干的猪草,刘玉凤也会在晚上凉快下来的时候,带着一大堆的孩子去辗子上把晾干的猪草辗碎装在麻袋里。

  周海正这一次去的时间较上两次稍长,直到十天后的临近中午又是跟着一辆大汽车回来的,不同以往的是这次的大汽车拉满了货物。赶巧的是因为今天有点阴天,刘玉凤就没出去割猪草,而是在家正整理着菜园。

  车一停在商店门口,又是一大群围观的大人和孩子。

  由于司机要赶最快的时间回去,周海正就让刘玉凤先去准备饭食,让周天去找毕大叔过来帮忙卸货,自己一个人先和司机卸起货来,围观的大人也有的过来帮忙。毕大叔也是刚从田里回来,见到周天来找自己,二话没说,一家七口全部过来帮忙。

  周天去帮刘玉凤烧火了,周筱想了想,就拉着四、五柱还有小华,站在后车箱的各个关键点,帮忙看着货物。

  货物很快就被卸载完毕,全部堆放到了商店屋内的空地上。司机匆匆吃了点饭就忙着告辞离去,留下毕大叔一家和小华也吃了饭才走。下午的时间一家人都没有休息,心里有抑制不住的兴奋,都想尽快把货物摆放好,好尽早开业。

  周海正边码货边讲了进货的经过,原来堂弟早就提前托j省的朋友与m省这边打好了招呼。周海正到j省与堂弟会合后,由堂弟陪同返回了m省——直接管辖这个地区的通水市,找到了市物资供应公司的经理,由经理批条直接从物资公司进货,并雇佣物资公司的运输车把货运了回来。考虑以后进货路途问题,经理直接和县物资供应公司打了电话,让周家以后直接到县城进货就可以,进货价格不变。

  周海正本来要重谢人家一下,不过堂弟说他们相互之间经常会办这种事情,所以谈不上什么要重谢。因为比较忙,办妥事后,堂弟直接就从通水市回j省了。

  周筱拿着单子清点货物,其他三人按类别摆放。一家人直忙到日落西山,才把所有的货物清点摆放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