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十八章 商店开张
  晚上一家人虽然很累,却仍是围坐在煤油灯下。周筱照着物资公司给的建议零售价的单子念,周海正和周天在一边往自制的价签上写价格。其实供销社里卖的货品是不标价签的,只所以周家要标上价签,其实是在周筱的提示下——下午摆货的时候,周筱假装不经意的说:“爸爸,这么多品种,要是我们卖货时记不住价格怎么办呀,能不能把价格贴在每一种货品的上面呀?”

  周海正当时一拍后脑勺:“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如果贴上价格,对于买的人也会方便了很多,即使不认字,也都会认识价格的呀!”

  于是周海正琢磨了一下,找来了好多白色的硬纸片,裁成了小条儿,晚上父子几个就开始制作起价签来,做好后明天用浆糊粘在每种商品的旁边,就能一目了然了。

  第二天一家人又是早起,全部到商店内贴价签,还没贴完就已经有人闻风过来买货了。买的人觉得好奇,卖的人更是觉得新鲜,来人要买的是包火柴,周天先抢着去给人拿货收钱,周筱看着都觉得可乐。

  刘玉凤虽称不上是个迷信的人,却比较看重要选个吉利的日子。又让周天查了万年历,查到后天也就是公历的七月二十三号——农历的六月二十二,大吉、宜开市,于是就决定选在这一天开业,而这两天已经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过来买货。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过,周家的商店正式开张!没有店名,也没挂什么招牌,短短的两天时间,村里都已传遍——周家卖的货要比供销社便宜,服务态度也好,店里的货物摆放的也非常别致和漂亮,而且不用问就能知道价格……于是,在听到鞭炮声响后,大量的村民不管买不买东西,都跑过来看热闹!一时间,本来很宽敞的屋子,顿时变得拥挤不堪,周家被迫一家人全部上阵才避免了场面的混乱。

  过了最初几天的忙乱,商店的运营逐渐上了轨道。现在基本都是周天和周筱两兄妹守在商店里,一边看书学习一边卖货,周海正会每天赶着驴车去割猪草,刘玉凤则打理菜园和忙乎家务。

  村民们已经很少有人再去供销社买东西,除非在周家的商店买不到的物品才会到供销社去买。周筱觉得供销社的关门倒闭看来是要提前了!绝对不是幸灾乐祸,曾经让无数人艳羡的售货员的职业,在被他们由自我无限优越感而膨胀到目空一切,乃至对每一个顾客的服务都嗤之以鼻的时候,他们的职业生涯也走到了尽头。这也许不能只怪他们,和当时的社会制度和背景不无关系,但每个人应当做到诚恳的对待自己的位置和诚恳的对待他人才是最起码的做人标准才是。

  周海正和刘玉凤也很大方,对于带小孩儿来的人,无论买不买东西,总会塞给孩子一块两块的糖果,这种做法令村里的人对周家的评价越来越高,都夸周家两夫妇人好又大方。渐渐的,周家成为了村里地位最超然的那一家。

  不过,周家的每名成员对这些都无半点的关心。周海正曾严肃的告诫家庭中的每一个成员:“无论我们从前、现在、或是将来,如何富有和权贵,我们必需保持做原来的自己,那样我们就会永远觉得幸福。否则,还不如守着我们之前的贫穷!”

  周海正的话被每个人深刻在心底,所以周家的人仍按照原来的模式——都守着本心过着自家温馨的小日子,真诚的与他人交往着。

  周家的货品销售得极快,渐渐的有临村的人也会过来买货。周海正和刘玉凤一商量,若以这种速度售卖的话,应该进货的频率会很高,虽然可以直接从县城进货,但来回如果靠坐公共汽车的话,显然是非常不方便的,最后决定购置一辆可以驾两匹马的二胶车回来。平时不用的情况下依旧是放在毕大叔家,他家今年的田多,用起来也方便,等到进货时就让毕大叔套上他家的两匹马帮忙运回来,这样一举多得。

  周海正去找了毕大叔一起商量,毕大叔被这又一次意外的好事砸得有些发懵,等好半天反应过来后自然又是道不尽的感激,这等于算是白给了自家一辆“豪车”呀!以自家的现形状况,是无论如何的也不可能购置的起这样一套“高级装备”,毕大叔一家自此更是把周家当作了至亲一般的来对待……

  当有一天周筱跑去菜园摘黄瓜的时候,偶然抬头间竟发现不知何时已爬满木架的葡萄树上,结了密密麻麻的葡萄果实,并且有一部分已经微微泛紫。周筱不禁张大了嘴巴,随即大叫一声:“爸爸,爸爸,快来呀!有葡萄了,有葡萄了!”接着又喊:“哥哥,你快来呀,快来看葡萄!”

  周筱也解释不了为何自己这般的狂喜,唯一感觉到的就是自己开始不断的吞咽口水!

  因为周天这段时间也一直忙着做“售货员”,所以就没顾得上关心这些,直到听周筱兴奋的喊叫,才知道自家的葡萄这么快就结了果,而且是到了已经快要成熟的程度。站在葡萄架下的周天也是兴奋不已,突然间想起自己已经好久没有问津的后园的果树,口里喊着:“完了,完了!”转身就迅速的往后园跑去,周筱也紧跟其后跑到了后园。

  去年秋天栽种的果树,除了有一棵苹果树没有成活外,其它的已经是郁郁葱葱。现在,每棵树下的土壤都湿湿润润着,看来一定是周海正或是刘玉凤刚刚浇过水。

  周海正和刘玉凤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直乐:“小孩子到底还是小孩子!”

  看猪草的存量已足够接下来的一个冬天的使用量,周海正停止了打猪草的工作。刘玉凤在家忙着播种又一季萝卜、白菜的时候,周海正开始骑着自行车转遍了村外的各个山头,心里把今年要挖黄芪的地点确定了下来。周海正自己又找来了一些废木料,钉了几个矮架子放到后园的房根底下。考虑今年挖回来的黄芪量肯定要比去年还大,提前把杂物间也给收拾了出来,还把粮仓也整理了一下,确保到时所有的黄芪都能够放置妥当。

  在闲下来的时间里,周海正就指导周天、周筱两兄妹练柳公权的《玄秘塔碑》。通过一年的练习,周筱的毛笔字已经越发能体现自己的风骨,就连周海正有时拿起周筱练过的草纸看着都忍不住在心里发出赞叹:“自己的这个女儿,进步真的可以称得上是神速,照这样的速度下去,用不了几年就会超过自己这个做父亲的了!”不禁甚感老怀深慰!

  周筱要是知道亲爱的父亲大人心里的想法,肯定是要跪了:“老爹,您的女儿可是有着一个将近四十岁灵魂的伪萝莉!”

  葡萄终于熟了,一串串诱人的紫色垂挂在葱绿的叶子间。村里再没有其他人家种葡萄树,所以刘玉凤剪了大半下来,给小华家还有当初曾帮忙盖房的人家每家都送了几串过去,又剪了一大筐给毕大叔家送了去。周筱看着挂在架子上幸存下来的寥寥无几的葡萄,欲哭无泪,“我的葡萄呀,我的葡萄酒呀!老爹,您必需得给我再种上两棵才行!”

  于是在周筱的死缠烂打之下,周海正查找了相关的书箱资料,然后特意去了一趟村外的西河沿儿找来了细沙土,选了一个背阴的地方,在细沙土上扦插上了葡萄的枝条。

  刘玉凤对于周海正过度宠爱女儿的行为表示摇头!

  八月二十三的这天下午开始,一家人分工合作,刘玉凤和周天负责清点货物,周海正和周筱负责核对帐目,直忙到掌灯时分才清点完毕。周海正宣布清算结果——“第一个月,净赚了二百四十八块七毛钱!”

  “哇,这么多!”周天忍不住先叫了出来。

  刘玉凤也是一副意外的表情。

  周筱依然淡定!

  “这是我也没想到的,可能是第一个月的原因,大家觉得新奇,下个月就应该不会有这么多收入了!趁着没开学,也没开始挖黄芪,我明天去进点货回来。”周海正理性的分析。

  第二天清早四点多,周海正和毕大叔一起,驾着由周家赞助打造的二胶车去县城进货。

  二马车跑起来也不是盖的,还不到下午的两点,两个人就已经拉着满满的一车货物停到了商店门口。刘玉凤忙着做饭,周海正、周天和毕大叔卸货,先把货物堆放进了里间的库房。周海正把进货的单子给了周天,让他和周筱两个人先核对整理,自己陪着毕大叔先去吃饭。

  吃过饭,周海正把给毕大叔买的而他却没舍得吃的用来充饥的一大包油条、面包塞进了他的怀里,另外又多加了一包麻花也放在车上让他拿回去给孩子们吃,毕大叔推脱不过,憨厚的脸上显出一片羞愧的神色!这种城里人每日当作早餐、甚至被许多人不屑的廉价食物,在此时贫困的农家却被当成了让孩子们难得一见的稀有之物!让一个父亲宁肯自己饿着肚子也舍不得吃上半口,想着要全部留给自己的孩子们,能让他们享用到一个父亲所认为的人间美味!这是伟大的父爱,无论他的孩子将来能给予什么样的方式回报或者不回报予他,他却永生无悔!看到这一幕的周筱内心有着无限感动与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