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十二章 令人尊敬的周海正
  时间进入八月,周家的五棵葡萄树所结的果实真的多到了吃不完的程度。周筱初时本想着要自己试上一试,看能不能酿出葡萄酒来,过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城里已经有了红葡萄酒在售卖,想想自己酿造出来的酒毕竟糖度太高,虽然现在市面上售卖的葡萄酒在工艺上还不是很完善,但总比自己酿造的要好上太多,也就打消了这个酿酒的念头。不过却也没忘硬是不顾母亲的反对,坚持着让父亲买了几箱回来,让他和母亲每天都喝上一杯,这样不仅能够抗癌,又对心脏、脑血管等有极多的好处。

  毕大叔家的葡萄虽然结的不多,但会过日子的毕大婶却没有舍得让自家的孩子吃,想着都摘下来让毕大叔驾马车拉到县城去卖几个钱回来。刘玉凤知道后就让毕大叔把自家吃不完的葡萄也一道拉到了城里去卖。

  毕大叔带着大柱和周天驾着二胶车,车上放着周大叔家近四十斤和周家一百斤的葡萄。才凌晨的三点半,三个人就已经打着手电筒行驶在了通往县城的公路上。之所以让周天也跟着去卖葡萄,其实是周海正的主意,按周海正的话来说就是周天光知道学习和五谷还不够,还须了解更多的行业,要让他知道,生活中还有很多各行各业的人们,他们也同样在为了生活而辛苦的奔忙。

  周筱到了今世方能更加体会父亲在教育子女方面的用心良苦。

  毕大叔他们回来的时间比预想的要早上许多,还不到下午的一点钟。

  早上三个人走时刘玉凤给带了些包子,让他们在路上当早饭吃。到了中午的时候,肚子已经饿了的几个人也没舍得在城里花点钱买上些吃的东西来填肚子,捱到家的这会儿各个早就饿得狠了,和周家相处得已不再生份的毕大叔父子二人,没有推脱刘玉凤的好意,留下来爽爽的吃过刘玉凤做的凉拌面后才心满意足的回家去。

  周天从兜里掏了整整三十块钱出来:“妈妈,这是卖葡萄的钱,三毛钱一斤,一百斤总共是三十块钱!”

  “卖的钱还不少,能回来得这么早,看来是很好卖!我们家的葡萄还能摘个四五十斤,不过多少钱都不卖了,留给你们吃吧!”刘玉凤越来越大气了!

  接下来周天就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讲述了他第一次进城卖葡萄的经历——“我们进城后就直接把车赶到了菜市场,那时大概也就六点多钟的样子,正是小贩们进货的时候。看到我们拉着新鲜的葡萄,就有好多人围了上来,问我们想一起批发出去还是要自己找地方零售。要是批发的话,有两个人说他们可以合起来把我们的葡萄全包下!毕大叔问了价格,那两个人说三毛钱一斤。本来毕大叔说要是自己卖还能多卖点钱,可是那两个人又紧跟着说要是自己卖的话,这市场每个摊位都是固定的,得让我们先交十块钱出来才行,当时周围还有好几个人一起跟着起哄。毕大叔一看这些人好像不好惹,就没敢硬来,最后还是全部批发给了他们,还好他们倒是很痛快的付了钱。把我们几个都吓的不轻!”周天边说还边用手捂了捂胸口的位置。

  “这下你知道了吧,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什么样的人都有,将来你们要是走出这个村子,也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人,你们得学会怎样去应付,自己要做到不去违害他人,但也尽量要避免被别人给害到!”周海正做为一名教师,永远不会错过教育子女的每一个机会。

  周海正和周天仍在开学的前一个星期陪刘玉凤一起去挖黄芪,是因为五岁的周筱一再的拍着胸脯保证,能喂好猪鸡并照看好家里的一切后,周海正才决定带上的周天。三人就又带了午饭,开始了起贪黑的辛苦劳作。

  十五岁的大柱已经可以独立驾着马车,带着四、五柱到河边去放马割草了,所以就由二、三柱一同陪周筱在家看商店。

  午饭是刘玉凤一早就做好的,在这么热的天气里,是不用加热就可以食用的。交给周筱的任务是只要负责把猪鸡喂饱就好!周筱知道上山挖药材是有多么的辛苦,所以自愿承担起更多力所能及的家务——打扫室内卫生、清扫院子,还包括做晚饭。当然,象喂猪、喂鸡、扫院子、抱柴、烧火这一类“重体力”劳动一定是周筱指挥,由二、三柱来完成的任务!放着两个现成的劳动力不用,那绝对不是周筱的风格!

  第一日的晚饭,周筱指挥二、三柱抱柴烧火、倒掉脏水……自己先在西边的灶上蒸上一大盆的白米饭,然后站在一个小櫈子上,在东边的灶上开始做菜。

  先做了一个水煮肉片。找来了一块猪里脊肉,切成大而宽的薄片,用淀粉、盐和少量的水,再点上一点白酒,将肉抓匀,让它稍腌一下,待用;把生菜撕成大块洗净放到一边控水;葱、姜、蒜洗净分别切成末,干辣椒切段;锅内放油小火烧到七成热,放入干辣椒段和花椒,爆香后捞出;再将葱末放入锅内炒香,放入生菜,炒断生后盛出入大碗内;再重新放油将姜末炒到颜色发红,加入开水煮沸后,将腌好的肉片放入锅中,用筷子打散,再放入酱油和少许糖,煮熟后将肉片和汤汁一起倒入盛着生菜的大碗中;将事先炸好的干辣椒和花椒捣碎,一起撒在肉片上;再大火烧二十毫升左右的热油,滚开后均匀浇在肉片上,再撒上蒜末——一道香气四溢的水煮肉片就完成了!

  二、三柱闻到香味都不停的咽口水。

  “小小,你做的这叫什么菜,怎么这么香啊,我妈她从来都没做过这样的菜给我们吃!”三柱因为是第一次在周家帮忙看家,所以表现的格外卖力和活跃。

  “这叫水煮肉片,一会儿吃饭时你们就知道了,这道菜不光是闻起来香,吃起来更香!”

  周筱又做了一道西红柿炒鸡蛋,和一个凉拌黄瓜。

  刘玉凤她们又是在天完全黑透后才回来,几个人看到周筱做的饭菜后既惊奇又感动,周筱的解释仍是在烹饪书上学来的手艺。刘玉凤却觉得这么小的一个小人儿,站在一个小櫈子上做菜,万一踩翻了掉在锅里就太危险了,不论做的好吃与否,都禁止周筱以后再做此类危险的事情!最后经周筱一再的保证,说有二、三柱在,难度大的动作到时由他们哥俩帮忙来完成,而自己只要指挥一下就可以了!刘玉凤这才勉强同意。

  六个人坐在桌前,只要吃了一口水煮肉的人就不会再顾得上说话!周筱对自己的手艺是有绝对的信心的,从他们夹菜的频率就可以看得出来。

  所有的饭菜都被清扫一空,三柱撑的直打嗝,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经此一役后,刘玉凤倒是默许了周筱的做饭行为,不过又反复强调了安全的重要性。于是,也就是从这一年的这一天开始,每当周海正、刘玉凤和周天不在家的时候,做饭的任务就落到了周筱的身上。其实周筱也并不是个爱做饭的人,不过这样的行为确是为了减少父母的一些负担而已。

  九月一号,周天背上刘玉凤从县城给买回来的内衬为黑色人造革,外面为军绿色帆布面的“超时尚”单肩背书包美美的上学去了。身为校长的周海正虽然一样带班,并兼讲授代数和政治两门课程,不过带的却是初三的毕业班。

  十一岁的周天很快就成了初中的风云人物。虽然年龄是整个初中最小的一个,不过抽长的身高,超好的相貌,不俗的衣着,已经有些沉稳的气质再加上无人比拟的成绩。虽然所处的年代还没发展到那个开放的时期,还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写些小纸条儿、情书一类的东西来直接的表达爱意,但仍避不掉有许多小女生偷偷投过来的钦慕的眼神。

  而周天对此却一律无视,每天在学校都是认真读书,相交的也是固定的那么几个自己认为志同道合的同性朋友。放学后回到家里完成自己的功课后,就会陪周筱复习一遍自己每天所学的内容,之后再预习一下第二天将要学的新课程。

  周筱还是会经常不露痕迹的选择一种更好的学习方法引导着周天,周天也就是在这种潜移默化下,成绩好到连教他的老师有时都惊叹。有时周天甚至能找到一个比教案上所教授的还要更加简捷的方法来解出问题,弄得老师有时遇上解决不了的复杂问题,还要找周天来研究探讨。

  也难怪,因为这所身处偏远农村的中学,公办教师也就是周海正和教务主任两个人。而这两个人里也只有周海正一人是正规师范学校出来的毕业生,教务主任也堪堪高中毕业而已。其他的全是由民办教师组成的队伍,这些教师也不过才初中毕业的学历,这些民办教师里大部分还都是周海正教过的学生,初中毕业后经过考核或家里托上面的关系被安排进来,水平怎样当然是可以想像的。

  所以,大部分能念书到初中毕业的学生,也不过是家长想让自己的孩子能多认些字罢了。因为自从文革结束恢复高考开始,一直到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中期这一段时间,基本上每年的不管是中考还是高考,几乎都被认为成了所有念书人的未来和发展的唯一出路。的确,这个时段无论是大学毕业还是中专毕业,甚至技校毕业,国家都会给安排正式的工作,也就是大家俗称的铁饭碗!

  农村的学子,为了能早些毕业,能早点挣上钱来养家胡口,基本上是没什么人会多花上三年的时间和金钱去读高中的,都是读完初中直接考中专、师范或是技校,念上两到三年,毕业回来就能端上人人羡慕的铁饭碗了!

  所以,每年参加中考的考生就真正的成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难度是可想而知的。这种情况对于师资薄弱的一所农村的中学来说,能从这里考出去的学生实在是凤毛麟角,而这对于每一名学生的家长来说,也简直成为了一种奢望。

  周海正虽然学识渊博,但毕竟精力有限,不可能兼下初三的所有课程,只能尽量做到亲自带每年的毕业班。因为有许多孩子小学毕业后不会再继续念下去,所以到了初中后学生就少了很多,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每个班也就有四十几个学生,这四十几个学生里还包括本村没有初中的外村的学生。

  周海正也会在自习课上经常辅导一下学生除了他兼课以外的其它课程,如语文、几何等。其实自从周家条件转好后,周海正就已经开始不时的资助一些因家境困难而无力供读,但却比较知道刻苦的学生。因此,周海正得到了更多人,包括他的众多学生给予他的除了做为一名无私的优秀的人民教师以外的还有更多人格上的敬仰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