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十章 回家
  现在的县城除了政府办公场所和少数的几个商场是楼房外,其它的单位和百姓的住宅基本还是以平房和瓦房为主。候双家所在的区域是县政府给集中盖的家属房,离政府的办公楼也就不到一公里的距离——一片比较规整的大瓦房,每家都是独立的院落。周筱看了一下,每个院落也就是自家现在县城的住宅占地面积一半的大小,候双家从外表看要比其它大部分人家的房子多出来几间。

  院子外黑色的铁门刚被候双打开,程映秋就急匆匆的迎了出来:“周天和小小你们来了,等了你们半天了!来,快请进屋!”说着快步走上前来,一把抱起周筱,又是狠狠的亲了一口:“可把你给盼来了,小家伙儿!”

  周筱觉得实在抵挡不住程映秋的热情,满面冏冏的被程映秋一路抱到屋内。

  一进客厅,就看到一位中年男人从另一侧的房间里推门走了出来。

  周筱马上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传说中的副县长大人——看起来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的样子,中等身材,没有啤酒肚也没有谢顶!皮肤稍显白净,相貌不是很出众,不过气场很强大。“看来候双完全继承的是妈妈的‘美貌’!周筱暗自嘀咕。

  在心里把他和自己的父亲比较了一下,得出结论——是在气质和气场上完全不同的两类人!自己父亲给人的感觉是儒雅、亲和,一看就是典型知识分子的形像;而候中华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神情严肃、不苟言笑、官威十足,不过倒不是装腔作势令人讨厌的那一类!

  “这是你们候伯伯,你们不要拘束,到了这里就和到了你们自己家里一样,千万不要客气!”

  “候伯伯好!”周天和周筱礼貌的问好。

  “你们好,这是周天吧!是个优秀的小伙子。”候中华走上前来主动伸出手和周天握了握,并拍了拍周天的肩膀。

  “这是咱们的小小,老候你看看,可爱吧!”程映秋还把周筱抱在怀里不肯放下,往候中华跟前凑了凑,那迫切的样子好像要急于得到候中华与自己一致的认同一般。

  “没错,是挻可爱!来,让我也抱一抱!”

  “这是什么情况!”周筱有点发懵。

  周筱从没自恋到觉得自己可以到了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程度,却在迷糊间感觉自己从一个怀抱被转接到另一个怀抱中。

  “你候伯母自从见到你以后,就不停的念叨,今天总算把你给盼到家来!听说你不但中考成绩是全县第一名,还会乐器,还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是吗?小小真了不起!”

  “我和哥哥是从小被爸爸教的拉了几天二胡和简单的竹笛吹奏,但学的只是些皮毛功夫,毛笔字也写的一般般,谈不上漂亮。”周筱有些脸红的谦虚了一下,也不忘记带上周天,担心周天小男子汉的自尊心受到伤害。

  “哟,看我们小小,这么小就知道谦虚呀,你可太招人喜欢了!”程映秋对着候中华怀里的周筱脸上又是一顿喜欢不够似的揉捏。

  周筱真的想扒开程映秋蹂躏自己的魔爪!

  “那也是够了不起的,你哥哥也才十四岁,比起常规升学的高中生年龄还小了两岁,你就更不必说,八岁的年龄上高中实在是件令人罕见的事情,而且最难得的是你们能做到不骄不燥,你们的父母可以以你们为荣了!”候中华原本威严的表情,此刻开始变得有些生动。

  候中华的一席话,让原本还表现得不卑不亢的周天瞬间红了脸:“候伯伯,您过讲了!我和妹妹真的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来,都别站着了,快都坐下来先吃些水果吧!”程映秋招呼着大家。

  各种糖果、点心、苹果、橘子等,已经提前摆满了沙发前的茶几。

  周筱终于从候中华生硬的怀抱中被解放了出来,给放到了沙发上坐下,“呼!”不禁在心里暗暗的长舒了一口气。

  这时才有机会打量一下候家的内室布置,“不过看起来可没比自家的摆设高档多少!”这让周筱感到有些意外——这个时代流行的组合家俱,沙发倒是真皮的,整体感觉简洁明快,看起来布置房间的人品味倒还不错。

  “看你的父母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两家人一起聚聚认识一下好不好?”候中华没有问周天的父母从事的是什么样的职业以及家庭的状况等,而是主动提出了见面的要求。

  周筱听了这话心里不由的一怔,一时间没想明白候中华为什么会有这个要求,而且听起来又不像是客套,倒是很认真的样子。抬头看了一眼周天,周天这时也看了过来,两兄妹交流了一下眼神。

  “我家现在还在忙,我也不知道爸爸、妈妈什么时候能来,等他们来了我会把候伯伯的意思转达给他们!”周天诚恳的答道。

  午饭程映秋准备的十分丰盛,鸡、鸭、鱼、肉基本都上了个齐全。周筱挨坐在程映秋的旁边位置,被程映秋喂食的只觉得食物快到了嗓子眼儿才在候中华的阻止下结束!幸亏饭后又被程映秋牵着手参观了每一处的房间才消了点食儿。

  不过令周筱惊叹的是,候家的藏书比自家的还多、还杂,后来从程映秋的口中得知,候双的爷爷在民国时期曾任通水县,也就是现在通水市的前身的县长。优越的家庭环境使候中华得以有机会能接受良好的教育,现年四十岁的候中华就是正牌帝都r大毕业的高材生出身。周筱不禁咋舌,“真看不出来,怪不得人家能有那么高的!”

  说起程映秋也不呈多让,本省医科大学毕业,现任县医院内科主任一职,绝对女强人的代表。

  贵族的气质是经过几代培养出来的结果,周筱一直对此深信不疑。虽然候双学习成绩一般般,周筱却是从一开始就已发现了他的气质明显不同于其他同学,现在终于知道答案。“自家可还算暴发户一流呀!”周筱心里不禁又是一番感慨。

  被程映秋强搂在怀里睡了个小午觉。下午的时间几个人都是在书房里度过,周筱对着三面墙的大书架就差要口水横流了!

  “小小想看什么书就自己拿着看,够不到的让候双帮你拿,不用客气,周天也是!”候中华看到周筱满眼冒着小星星的样子觉得又可乐又可爱,同时对这个小人儿这么小就表现出如此嗜书如命的样子更是喜爱到了心坎里去。

  周筱也就不再客气,让候双帮忙抽出了一本柏拉图所著的《理想国》,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津津有味儿的看了起来,这个年代能找到这本书还真是不容易。周筱忍不住要想的问题是:“看来就是为了这些难得一见的好书,以后也定要保持住‘常来常往’不可!”

  这个想法如果被真心喜爱周筱的候中华夫妇二人知道了,心里不知道会有多失落!

  兄妹二人直到吃过了晚饭、周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拒绝了程映秋的热情留宿,并且在一定会多来看望“二老”的保证下,才由司机开车送回了家。

  转眼国庆节就要来临,一九八五年的国庆节正好是星期二,学校干脆连周日和周一一起放了三天的假。周天和周筱决定在周六下午放学后就搭车回家!两人离家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都很想念父母。安姨只知道这段时间是周家最忙碌的时间(当然,她所了解到的忙,只是以为在挖普通的药材),就主动提出来和周筱他们一起回去帮忙。

  本来候双也想跟着两人一起回永兴村,去体会一下乡下的生活,不过考虑到家里现在正是忙着挖黄芪的时候,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候双,而且这一次安姨也会跟着一起回去,自家的屋子太小,住起来也不方便。就由周天出面,委婉的劝说了候双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并承诺等明年盖好了房子,一定会特意请他到家里做客。

  候中华从候双处得知周天和周筱周六晚上要回家,知道搭车不便,就帮他们找了一个县里去乡下考察的顺风车载了他们回去。程映秋还特意准备了一大包稀罕的糖果点心和两瓶好酒以及一盒茶叶,不顾周天和周筱的推拒,让他们给周海正和刘玉凤带了回去。

  三个人进村时天已经快要黑了下来,吉普车把他们放到了商店门口后就立即调头离去。

  离开了才短短一个月的家,让周筱觉得好似离开了一年那么久。看见商店的门是锁着的,就一路蹦跳着往后院跑,跑到大门口看到大门被从里面插着,就知道父母肯定在家。于是用力的拍门,边拍边喊着:“爸爸,开门,我们回来了!妈妈,快开门呀!”

  刚喊了两声,就听里面转运门拴的声音,紧接着大门就从里面被打开,周海正的身形从门后闪出。

  “爸爸,爸爸!”重生后的周筱对于亲情的重视,是前世任何时候都无法比拟的。此刻见到一月未见的父亲,立即尖叫着扑上去,蹿到周海正的怀里。

  周海正见到几个人的到来感到有些突然,愣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对于女儿的投怀送抱显然很是受用,抱着扑上来的周筱,就像小时候一样,举起来狠狠的转了两圈。

  这时大概听到声音的刘玉凤也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儿女们回来也感到很是意外,不过这种短暂的意外瞬间便被相见的欢喜所替代。

  “妈妈,妈妈,我好想您!”周筱看到刘玉凤,马上从周海正的怀里又扑过来,被刘玉凤接住后立即搂住了刘玉凤的脖子,把头扎到她的颈间,用力的蹭了蹭。

  “小小,周天!”刘玉凤怀里搂着周筱,瞬间哽咽!

  没人知道在一双儿女不在身边的夜晚,作为一名深系一双儿女的母亲的刘玉凤,无数次从梦里惊醒,梦里都是自己的孩子被磕到或者碰到而血流不止的画面!醒后过上好久还会有心惊肉跳的感觉,紧跟着又开始担心孩子们会吃不好、睡不好,甚至会生病的种种可能……这些想法和思念的折磨再加上劳累,使得这位母亲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就瘦下去了一大圈儿!面对这种状况,周海正也有些无措,几番劝解,不过都收效甚微。

  “妈妈,您怎么瘦了这么多,是不是生病了?”虽然天色已经发暗,但周筱能清晰的感受到母亲巨大的变化。用一双白暂的小手抚摸着母亲黑瘦的面庞,不禁心里一阵阵的绞痛。

  “妈妈没事,就是想你们!”刘玉凤的话刚一落,周筱的泪就涌了出来。为了怕被人发现,只得趴在刘玉凤的肩上缓上一缓才敢抬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