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十二章 两家人相聚
  身处乡下的周海正和刘玉凤虽然嘴上说同意让周天和周筱试着锻炼独立,但从心底里始终是非常惦记且怎么也放不下这颗心来的。这不,在两人才回到县城的第一个周日,周海正就放下家里挖黄芪的大业,赶到县城来看兄妹俩了。

  周海正到的时候是上午十点多,候双昨晚回家去了,剩下的几个人正在书房里各自复习着功课。周海正看到有周天和周筱的同学住了过来,家里各处也被收拾的干净利落、米面菜蔬储备充足,学习和生活都被安排得井井有条,一颗心总算落了下来!于是吃过午饭简单的嘱咐了几句后就急匆匆的搭车往家赶去,因为现在正是挖黄芪的最好时节,周海正也想趁着农忙的假期争取有个更好的收获。

  可能是因为周海正来看过一次后,肯定了周天和周筱独立生活的能力,回家后也慰藉了放心不下的刘玉凤,接下来一直到挖黄芪结束的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周海正和刘玉凤都没有再来过县城,只是在毕大叔忙完秋收后,也就是十月中旬的时候,托他来过一次,捎了一些肉和杂粮以及两个人的棉服一类的物品过来,毕大叔也是在当天就赶了回去。

  周天和周筱兄妹俩,在多了几位同学的陪伴下,小日子过得倒也是有滋有味儿,尤其是到了周日的时候,可能家里还会再多上郭玉红、王海霞、门辉等人,那时一大帮的人在一起学习、做饭、嬉闹,显得更加热闹。

  期间程映秋也带着大包小包的来过几次,还想趁着周日把周筱接到自己家去,但是由于周筱的推辞,也的确看到还有其她的女同学在,只好不情愿的做罢,念叨着等安姨回来,家里不会有这么多人后,一定要把周筱接去多住上几天。

  没过几日,开始了全校的期中考试。这次的考试,对于这一届的高一来说却显得气氛有些迥异,因为众师生都期待的,是想看看周家兄妹,尤其是那个小不点儿能不能再续写传奇——再一次拿个全校第一出来。而事实的结果也没令一席大众失去持续惊叹的机会——周筱和周天仍奇迹般的以一分之差而甩掉第三名二十多分的差距遥遥占据了榜首。

  不理会全校师生狂热追逐的眼神,更不去看班主任在课堂上公布分数时裂开的幅度有些偏大的嘴角……兄妹二人淡定的依如继往。

  到了十一月初的时候,随着天气降温、土层上冻,周家终于暂时忙完了一年的大计,只等一少部分黄芪晾干装袋,然后被药材公司来车拉走。

  在结束采挖的第三天,一心惦记着儿女的刘玉凤就迫不急待的让安姨回了县城。周筱看到安姨好不容易养得稍许白暂了些的皮肤又恢复了黝黑的本色,只能把自己每天用的淘米水匀一部分出来让给安姨!

  自安姨回来后,徐永峰和王海军就自觉却也不舍的搬回了学校去住,但每个周日定不会落下继续过来改善伙食。候双却不管那么多,在候中华和程映秋的“纵容”下,更加随心所欲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好像真的就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个家一样。

  到了十一月下旬,周家终于把所有的黄芪晾干装好并入仓。二十四号是个周日,周海正和刘玉凤收拾齐整,坐着毕大叔驾的马车在上午八点多的时候就到了县城的家里。

  又是二十多天未见,周筱挂在周海正和刘玉凤的身上好一顿的腻歪。

  因为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应候家夫妇早前所提的要求——双方正式见上一面。

  刘玉凤准备了一大堆虽不名贵却很实在的自家特产要送给候家。如:杀好的两只鸡、一箱鸡蛋、一大包从村里收来的晒干的蘑菇、一箱自家后园产的苹果和一箱的梨子。

  由于现在的通讯非常不方便,周海正和刘玉凤来之前也没能提前和候家打好招呼,所以在到了后就让周天跑到离家不远的公用电话亭给候家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是程映秋,当得知周家夫妇已经到来,立即让候中华派司机跑一趟,接周家一家四口过来。

  其实在没来之前,周海正已经几次和刘玉凤提到和候家以后的相处问题,让刘玉凤只当一般的关系相交就可以,如果通过接触觉得是值得相交之人,那么就好好的平等相处;否则只让孩子们保持交往就好,周家还不屑于需要失掉尊严去攀附权贵来生活。

  留毕大叔和安姨在家,周家一家四口坐上了候中华派来接人的吉普车。刘玉凤坐到车里的那刻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又检查了一下自己和周海正的穿着,第三次的小声问周筱:“小小,爸爸和妈妈今天穿的衣服还合体吗?”

  现在周家全家人的衣着总是以周筱的要求为标准,所以虽然只是一个八岁大的小豆丁,但在这一方面的发言却是属于最具权威性的那个,刘玉凤这几年来已习惯于听从女儿的意见。

  “妈妈,您和爸爸今天都精神极了,特别是您,显得尤为年轻和漂亮!”周筱又给母亲吃了一颗定心丸。

  也不是周筱刻意恭维的话,周海正和刘玉凤今天的穿着绝对要优于这个时代古板又盲从的穿衣风格。

  周海正是一身改良版的黑色毛料中山装,是由周筱指导,刘玉凤亲手缝制出品——上衣是个小立领,略带修身款的样式,圆襟,只在中间收腰处钉有一个扣子,挖有三个暗兜;上衣的里面配了一件浅灰色的衬衫;裤子也略显修身的款式,裤线被熨烫的笔直;脖子上围了一条黑白格子的羊毛围巾;外罩一件及膝的灰色尼子大衣;脚上一双油光锃亮的黑色皮鞋。本就儒雅的气质再加上一身出挑的打扮,整个人显得玉树临风、温文而雅!

  刘玉凤现在的所有衣服,也都是和周筱合力精心打造出来的成果。今天里面穿的是墨绿色高领套头毛衣;外面也是和周海正一样的一身黑色毛料套装,不同的是刘玉凤所穿的是有些休闲的西服款式,上衣没有放现在流行的大厚垫肩和带有兜盖的暗兜,也是在收腰的部位钉了一个同色的大扣子,三个直接帖在外面的衣兜,衣服长度刚及胯部;裤子是一个修身的小直筒,长度到脚踝处,配上刘玉凤的大长腿,显的笔直纤细;脖子上围的是一条纯黑色的羊毛围巾,外面配了一件枣红色长度到小腿,并系有相同材质腰带的尼子大衣;脚上穿的是一双黑色的四公分高的粗跟皮鞋。顶着一头利落的乌黑短发的刘玉凤,这一身打扮起来,不但洋气漂亮,还展现出了难得一见的好身材。

  周海正和刘玉凤在乡下家里的时候,极少会做这么出挑的打扮,今天是由于场合特殊,才搞得这么隆重。

  在刚听到汽车发动机响声的时候,候家一家三口就早早的迎了出来。

  “这是周家弟妹吧,怪不得周天和周筱长得这么出色,原来是遗传了妈妈的漂亮!盼了好久,总算把你们给盼来了,快请进屋!”候中华和程映秋瞬间被周家夫妇的着装和气度惊了一下后,很快就反应过来,程映秋立即先招呼刘玉凤。

  那边候中华也和周海正友好的握手致意。

  四口人被热情的迎到客厅,双方家长相互简单的做了一下自我介绍。过了最初场面上的寒喧后,两对夫妇给彼此的感觉又提升了不少,没过多久,周海正已被候中华请到了书房,而程映秋也开始拉着刘玉凤的手不肯松开!

  候中华见多识广、阅历丰富,而周海正博览群书、多才多艺,候中华比周海正年长两岁。年龄相近,又颇具内涵的两个男人,从时局聊到政治、从政治到文学、从文学到教育……思想时不时的碰撞在一起,而且不断的引出小火花儿,畅快淋漓间,两人都有种相识恨晚的感觉!

  客厅里的两个妈妈也聊得是热火朝天,程映秋从一开始就被刘玉凤大方得体的衣着和干练的气质给惊艳到了。现在的刘玉凤已不再是五年前周筱刚重生回来时的那个刘玉凤,经过周筱这其刻意的保养,皮肤变得白皙富有弹性,与现在的程映秋比起来,只是手略显得有些粗糙而已,不过这已是周筱尽了最大努力的结果,起码不再干枯皴裂,虽然还有薄茧,但已细腻了很多。再加上周筱从穿着上给予母亲观念上的引导,如今的刘玉凤,这样打扮起来,已远不是一个农家妇女的形像,周筱甚至经常打趣母亲说其像极了村妇联主任。

  自认为一直走在时尚前沿的程映秋,当第一眼看到刘玉凤的穿着就深感自愧不如,并且马上能确定这一系列的款式从未在市面上出现过。于是两个女人就有关服装的问题开始讨论起来,当程映秋得知这些衣服全是出自刘玉凤之手,而且主要是采取的周筱的意见后,简直对刘玉凤崇拜得五体投地,对周筱更是到了无法言说的喜爱地步,心里更加坚定了之前和候中华商量好的那个决定,并发狠一定要促成此事。

  躲在候双房间里的三个孩子,看到已经十二点半还没有任何要去吃饭迹象的四个大人,终于禁不住已经咕咕叫的肚子的抗议。候双出面:“妈,十二点半了,小小饿得肚子都咕咕叫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去吃饭!”

  “你肚子没叫吗,你肚子叫得比我的都欢,为什么拿我出来说事儿,这个臭候双!”敞开的房门外,清晰的传来候双理直气壮的说话声,周筱心里在冲着候双攥拳头。

  “你看我,和你聊得太投入,连吃饭都忘在脑后了,真是不应该!”程映秋立刻从沙发上弹跳起来,不觉一阵的窘迫,又连忙走到书房去叫候中华和周海正。

  午饭是程映秋在不远处的一家饭店早就预订好了的,两家人步行不到十分钟就能到达。

  周筱看了看这家饭店的招牌“独一处”,听郭玉红说过,这是县城里现在最有名的一家饭店。

  酱汁焖鱼、霸王鸡、红烧牛肉、手把羊肉、糖醋小排骨、焦熘里脊、炒合菜,芹菜炒粉条。六个人点了八道菜——六荤两素。候中华又要了一瓶白酒,和周海正两个人慢慢对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