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十七章 满意的新房
  周筱想起装电话的事,和父亲商量了一番看有没有安装的可能性。周海正说目前还有些难度,主要是面临着得单独立杆拉线等问题,做起来会是个大工程,费钱不说,时间上也会拉得很长,而且有时候通话的效果也不好。周筱没想到装个电话居然会这么复杂,看来还得再等上几年才行。没办法,这个时代发展的就是这么一个状况,真要达到通畅便捷的程度,要再等上个二十年才行!

  因为家里有安姨在照料,周海正和刘玉凤难得的可以在县城住上一晚。候家夫妇二人一个去市里开会,一个还在医院上着班,于是刘玉凤让周天和候双赶在程映秋下班前,直接去医院把她接到这边来吃晚饭。

  近半年不曾相聚的一家人,加上毕大叔和候家母子,晚上都坐到一张饭桌前。许久不曾吃过的带有妈妈味道的饭菜让周天和周筱都食欲大增,程映秋和候双也不逞多让,六个人,份量充足的六菜一汤被扫了个干净,让刘玉凤的自我成就感瞬间爆棚!

  其实程映秋在听说周海正和刘玉凤来了后,本想在饭店招待周家一家,不过一听说是由刘玉凤亲自下厨,便立即打消了去饭店的念头,可见垂涎刘玉凤做菜手艺的不光只有周天和周筱兄妹两人。

  周筱可以说是除了候中华和候双外,最能深刻体会程映秋做菜手艺的人!一直让周筱不能理解的是,作为一名优秀的外科主任,且能把手术刀玩儿的得心应手的人,按理说应该是个高智商的再聪明不过的人才对,可这位程映秋女士做出来的饭菜却只能让人勉强入口而已,这种表现对于其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来说,实在是个难以想像的极大反差。同时也说明了一点——再优秀的人也有他所不擅长的短板存在。

  所以,每次只要有周筱在候家的时候,程映秋就会甘愿充当起一个打杂的角色——把一切准备好后,让周筱站在小凳子上掌勺。

  而每每这个时候,候中华总会用无奈的眼光看上一眼程映秋,然后摇摇头,再长叹一声,背着手,转身“悲情”的离去!

  而候天也总会适时的补上一刀:“老妈,究竟哪位慈悲的大神可以发发善心,前来拯救一下您这种足以令人神共忿的厨艺呀!”

  程映秋……

  这个暑期虽然周天和周筱没能回永兴村的家里,至少周海正和刘玉凤来县城陪他们住了一晚,多少也算缓解了一些两兄妹对父母的万分思念之情。

  在周海正、刘玉凤短暂的停留了一晚又匆忙离去后,两兄妹又回归了原来的生活轨迹——一个学舞蹈,另一个学武术的程式上来。

  暑期开学后,已经升入高二的周天和周筱以及候双,在周筱的坚持下,没有中断这项课外技能的学习,仍是利用每个周日找各自的老师去学习。

  周筱已经能体会出学习舞蹈和武术给各自带来的好处,最明显的就是觉得筋骨被拉开后,通身的舒畅程度和精气神儿的提高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而周天和候双的体格也明显强壮起来,虽然每餐的饭量加大了很多,却没有任何发胖的迹象。现在三个人每天都会自觉的比以往早起上四十分钟进行练功,就连开学后有时会住过来的徐永峰和王海军,在受到感染后也时不时的跟在周天和候双的后头,依样比划着。

  周海正和刘玉凤在八月下旬的时候又来过一次,并住了两宿,给周天和周筱送来了秋衣和冬衣,同时还有刘玉凤给候家三口人每人做的一身外衣。

  周筱得知家里所有的家俱都已打好并摆放进了新房的各个相应的位置,周海正决定月底前就会搬到新房去住。周筱对于这个一直梦想并且自己也曾参与其中的新房向往不已,唯一盼着的就是寒假早一天的到来,可以飞回新家亲身去感受那一砖一瓦所带来的喜悦!

  周海正和刘玉凤这一次回去,就意味着下一次的团聚至少得等上两个多月以后,也就是要等到家里把黄芪挖完的时候方能实现,因为这一点让周筱的情绪小小的失落了那么两天。

  时间总是会因为匆忙而变得飞快,仿佛“倏”的一下,已由盛夏跃到深秋。北方的十月底,遍目尽是迫不及待的苍黄!让这个即便是充斥着喜悦的收获季,也不免显得有些萧杀。

  程映秋正准备上门叮嘱周筱要增添一些衣物,却发现一个已经自觉把自己制作成圆滚滚的“小笼包”上门了!程映秋抱起“小笼包”狂笑不已:“我的小宝贝儿,你简直可爱死我了,怎么把自己裹成这个样子,冬天还要等一段时间才会到呢!哈哈哈……”

  “是呀小小,你穿的是有点多,你干妈刚还担心你穿少了会冻着,正要去你们那里看一下呢!看来现在应该担心的不是你会受冻的问题,而是即将受热的问题吧!”候中华抱过周筱,假装一本正经的补刀。

  “哈哈……哈哈……笑死人了!”周天和候双在听了程映秋的话后才发现周筱的穿着的确有些不合时宜,又在听了候家夫妇二人的调侃后也跟着哄笑起来。

  “您要还抱着我不放才真正是要受热了!”周筱面对一众不良的人群,噘起嘴神回复。内心不断腹诽着:“哼,谁冷谁知道!”

  “哄!”众人又是一阵狂笑。

  如果这些话从一个成人的口中说出来,可能不会觉得有这么好笑,主要是从在这些人的眼中只有九岁,又长得个头矮小的一个小豆丁的嘴里说出来,就会让大家觉得喜感十足!

  刘玉凤和安姨两个人直到了十一月初,才坐着毕大叔赶的马车来到县城。刘玉凤当天给商店补完一大车的货后,就让毕大叔驾着马车先回了永兴村。

  刘玉凤和安姨经过近两个月野外辛苦的劳作,养了一年的白皮肤又都染成了小麦色,而且还都瘦了一圈儿!这似乎已经成了这几年来的惯例——每年因着九、十两个月的紧张忙碌,都会耗掉周筱为母亲苦心积虑了一年的保养成果,如今又多了一个安姨,这让每当握着母亲粗糙双手的周筱都有忍不住要流泪的冲动。

  个中滋味与感伤,让重活一世的周筱每每在这个时候情感也显得极为的脆弱,这点不会因经济的改善而淡化,周筱时常还会在午夜里被相同场景的噩梦惊醒。梦里,是母亲顶着满头花发、佝偻着窄背、光脚行走在荒野的情景,那空洞的眼神中仿佛又包裹着无尽的恐惧,向着远方喃喃的叫着父亲的名字!

  周筱总会被在梦中想喊母亲却喊不出来,想拼命上前去拉住却怎么也够不到母亲的一丝衣角而痛苦的将要死去的感觉所窒息,醒后就是无边的恐惧和心痛……

  在周筱的内心里,前一世的母亲相对于父亲来讲,经历了更多的生离死别的痛和生活给予的伤,还有缺失的儿女所应回予的情感和陪伴。这是经历了一个生死轮回的周筱更加深刻明白的道理,如果没有这个重生的机会,周筱想自己肯定会在前世死不瞑目,因为亏欠母亲的自己连十万分之一的回报都没有完成!

  这次因为新房全部收拾妥当并已入住,黄芪也已挖完并储存起来,刘玉凤可以短期的停留上几日。周筱高兴的每晚做完功课后都会凑到母亲的房间,与母亲同睡在火炕上,这个时候噩梦也会很少光顾到周筱,而周筱也总是会在睡意朦胧间,感觉到母亲仍像以往的那样在为自己掖被角!

  虽然这半年来,几乎每天的时间都被排的满满的,因着对新家的期盼,周筱仍是觉得这是有史以来过得最慢的一个学期。感谢一九八七年的春节就在一月二十八号,所以寒假也比往年早了那么几天——从二十号开始。

  这一次候家只有候双一个人跟着周天和周筱回永兴村,候中华和程映秋还有好多工作要忙,说争取过年那天赶过来和周家一起过年。

  吉普车刚一停稳,周筱就自己拉开车门跳了下来。

  放眼望去,是用青砖围起来的一人多高的院墙,墙头还抺着泥鳅背。

  周海正打开黑色封闭式的大铁门后,周筱上前只抱了抱父亲,简单的喊了一声“爸爸!”后,就撒腿往院子里冲去。

  院内的矮墙也都用青砖砌成了小坎墙,中间部位还被砌成了梅花状。

  新建的正房位置整体往后移了有丈余宽,这样院子就比原来看着又宽敞了许多。正房两侧有东、西厢房各三间,外表上与正房的结构造型相一致。

  周筱迫不及待的拉着和安姨一同出来的刘玉凤,进到正房去参观。

  正房的建筑面积足有三百六十平米左右,内部的结构和县城的房子有些接近,更适合于北方低温气候。周海正、刘玉凤的主卧仍延续火炕的形式,其它有四个房间里都安了木床,大概实诚的周海正、刘玉凤真的把候家三口人的房间也都预备了下来。不过这四个房间只有一个房间里的是大床,其它三个房间都是一米二宽的单人床,不用说肯定是分给周天、周筱和候双的房间。

  书房是所有房间除了客厅占地面积最大的一间,倒是圆了周家父子三人、尤其是周海正一直以来的梦想。紧靠整整两面墙的大书架上已被新、旧各类书籍摆放了三分之二的位置,看来仍有空间可供爱书成狂的周海正去搜罗些时日。

  每个房间内摆放的,都是用老榆木精心打造出来的仿明式的家俱,书房里甚至还摆放了一个床榻和一张条案。

  周筱欢呼着,无法掩饰那颗无比雀跃的心。每个房间都转上几遍,一次次用手抚摸着带着古朴木绞的桌椅、床柜,一分钟都不想再离开这个温暖的巢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