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十九章 一门双状元
  有人觉得时光过于拖沓,有人却觉得是弹指一瞬,不论哪种情形,却已来到一九八八年的高考前夕。

  十一岁的周筱身高还是比同龄的孩子矮上许多,站在高三的学生堆里,仍像个偷跑进来的小学生;不过十七岁的周天倒是个头蹿得飞快,身高已经快速的蹿到了接近一米八左右的高度,唯一的缺点就是显得体格有些单薄。

  为了更好的照顾高考前夕的周天和周筱,刘玉凤本打算六月初就过来县城这边,要一直照顾到兄妹二人高考结束,不过来了后只住了一晚就被兄妹两人给劝回了永兴村。周筱知道乡下那边离不开母亲,父亲还要上班,母亲如果不在的话,商店就得关门,家里还养着一大群的猪鸡,父亲一人在家根本就顾不过来,何况县城这边安姨也把两个人照顾得很好。

  程映秋只要不加班,几乎每天都会过来看一下兄妹俩并自己的儿子候双,并不时送来一堆的滋补品给两兄妹和进入高三后就已长住在此的候双进补。

  刘玉凤听了一双儿女的劝说,也见到程映秋无时不刻对孩子们的关心,以及安姨周到细腻的照顾,尽管仍是不能完全放下心来,不过苦于永兴村那边家里的状况,只得听从了儿女们的建议。

  周海正倒是趁着一个周日坐着公共汽车赶了过来,带着周天和周筱兄妹俩在候家与候中华、程映秋夫妇商量三个孩子在考完试后要填的高考志愿。经过反复的推敲和研究、慎之又慎的考虑之后,终于商量出了众人都能达成一致的满意结果。

  周天选择的第一志愿是位于帝都的全国排名第一的都华大学的理科类的学院,第二志愿也是帝都的一所全国一类的院校。周筱与周天所填的志愿基本上相同,不同的是周筱选择的是都华大学文科类的院校。

  这些志愿也是周筱早前就做好的功课。早在高二时,周筱就与周海正谈妥了这个问题。虽然帝都这个城市对于周筱来说有着最伤痛的记忆,但毕竟已是上一世的故事,周筱不会做那种投鼠忌器的傻事。因为周筱永远也忘不了上一世面对母亲的满身鲜血,这个乡镇小医院的医生们手足无措的样子!而这一世,安姨就因自己及自己一家的帮助彻底改变了前一世的厄运!所以,周筱坚信接下来自己同样有有可能改变其它厄运的机会。

  她要在今世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让自己的家人远离一切自己所能预见的危险和痛苦,而实现这一点的首要条件,就是自己要打拼出这个实力才行。能上都华大学,就是实现这一基本目标的一个跳板。

  候中华知道候双的水平与周天和周筱的差距,帮他选了一所帝都的二类大学——帝都工业大学的法学专业,第二志愿是本省的民族大学的法学类专业。

  报考志愿的问题尘埃落定后,三个人又心无旁骛的继续投入到高考前的紧张复习当中。

  对于这次的高考,周筱尽管心里有谱儿,但仍不敢有一丝的放松,毕竟是要面对全国千千万万的考生,而且自己的目标又是全国所有考生都向往的最高学府,即使自己比别人多了许多不能匹及的优势,但方知人外有人,没有什么是可以做到万无一失的事情。

  周筱没有因着自己的忙碌而有一丝的对于周天和候双的放松指导,能携手和周天、候双,甚至徐永峰等人一起奔向帝都,是周筱心中一个非常美好的愿望。

  遗憾的是郭玉红、刘小红和门辉因觉得自己高考无望,参加完了毕业考试后就都提前回了家,已经不再到学校来上课。从前一直缠在一起的小团体内的几个女性同学,如今只剩下周筱和王海霞两个人。

  周筱内心不禁感伤。人生匆匆如梦,过客你来他往,脚步留不住,有时甚至连感情也不能留住。若干年后再见面时,身份地位有了差异,谁又敢保证不会将彼此视为陌生人来对待呢!

  经过周筱时不时心理上或是行动上的调节,周天对于即将到来的高考倒是没有一丝紧张的情绪,而那个被周筱认为一直没心没肺的候双“少爷”,压根儿就不知道“紧张”二字为何物!不过对于自己三年“调教”的成果,周筱倒是对候双的成绩充满了信心。

  县一中的校长从来没有对哪一届应考的学生有过像对周天和周筱兄妹这样大的信心。时常在自习课的时候溜达到高三一班的教室内,身材矮小却不影响身为一校之长的威严,那张被全校师生暗地里齐称的“棺材脸”,在对上周天和周筱的目光时,总会难得的变成一朵大大的****虽然还没有开放,但总会有丝丝缕缕裂开的痕迹显露出来。

  高考的时间定在七月的七、八、九号三天。刘玉凤六号来到县城,周海正由于学校正在期末考试期间走不开,就没有过来陪考。

  周筱在前世看惯了每到高考的时候考生的家长站在考场外的大太阳底下苦苦等待的情形,这其实是对考生和家长都倍受煎熬的一种折磨,周筱认为没有丝毫意义,于是婉拒了刘玉凤、程映秋和安姨要送三人进考场的好意,每人倒是各抱了一大杯浓浓的绿豆汤,一派轻松的进了考场!

  三天的考试过程,每个人倒都保持得“吃的好”、“睡的好”的绝佳状态,让眼巴巴盯着三位考生的两位妈妈和安姨放心了不少。

  九号高考结束,紧跟着十号就要填报志愿。

  填报完志愿的当天,周天和周筱以及候双就同刘玉凤一道回了永兴村。安姨留在了县城的家里,因为院子里的青菜和葡萄还需要有人打理。

  等待高考成绩的这段时间里,周天终于显露出些许紧张的神色。开始的几日总是躲在书房内抓着毛笔狂练字,后来还是经不住候双的央求,开始陪着他放驴、摸鱼、上山爬树等一通疯玩儿,渐渐的倒也放松下来。

  周筱却是卧在葡萄架下的摇椅上,看似悠哉悠哉,实则心里考虑的是自己上大学这四年内家里的一些问题。

  自己今年十一岁,离十四岁还有三年的时间,尽管自重生回来后,周筱就一直从各个角度尽最大可能的调理周海正的身体和改善他的生活习惯,但周筱怕的是有时人还是逃不过一个“命”字。日子靠十四岁那年越近,周筱越是觉得胆战心惊,想着到了帝都后多找一些好的护肝中药寄回来让父亲服用。心里也不断的安慰自己:“应该是已经起到了作用,前世父亲不是在自己六岁时得的肝炎吗!这一世却是一点事都没有,所以,也一定会躲过那致命的一次,一定会的!”

  周筱还考虑到了小华的问题,明年小华小学毕业后就会回到家里务农,要想办法让她脱离这个环境,这样才能改变以后的命运……

  还有到了帝都以后要做的一些事情。帝都的房价在十几二十年后,将疯窜到一个令全世界都叹为观止的程度,现在帝都的政策是还不允许外来户口在本市购房,不过这倒限制不了周筱这一类带着户藉进学的高才生们。周筱首先考虑的投资就是买房这一项,但若实施起来,还需等到入学后再同父母逐步的沟通才行。

  八月五号的一个清爽的上午,周筱正和父亲在葡萄架下下着象棋、周天和候双在另一侧下着军旗、刘玉凤在菜园里拔草,有两只母鸡刚下完蛋,还在鸡架里“咯咯、嗒嗒”的炫耀……

  一阵锣鼓声由远及近而来,渐渐的停在大门口处,声音更加响亮高亢,仿佛还夹杂着有人唤“小小,小小”的叫声和略有些重的敲门声。

  周天有些迟疑的放下棋子,小跑到大门处,打开门上的小窗往外看了一眼,突的“啪”的一声又关上,转身跑回到葡萄架下:“爸……爸爸,好……好像来了!”

  周海正疑惑的看了看脸色涨红、语无伦次的周天,放下棋子站了起来,往大门口走去。周筱也觉得些奇怪,跑上前去挎上父亲的胳膊跟着往外走,候双也跟了上来。刘玉凤听到动静也冲洗了一下带泥的双手从菜园里出来,对着周天不解的问:“怎么了?”

  “来……来了吧!”周天还是有些梦游的状态,随后一脚轻一脚重的也跟着刘玉凤迎出去。

  周海正已打开大门。门口处,候中华带着县一中的校长还有周筱的班主任邵友国老师,以及几副陌生的面孔笑迷迷的站在那儿,身后还停着两辆吉普车和一辆载货小汽车,而载货小汽车的车后箱里还挤着五六个人,正起劲儿的敲着锣、打着鼓、吹着唢呐!还有一个肩上扛着摄像机和另一个举着专业照像机正准备工作的两个人,外圈儿也围满了村里前来看热闹的村民……哄哄嚷嚷中,周海正立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兄弟,我们是来道喜的!”候中华掩饰不住满脸的兴奋。

  “干爸好!”周筱马上叫人。

  “哎,小小真乖,小小果然是最棒的!”候中华无限宠溺的揉了几下周筱的脑袋。

  听了候中华和周筱之间的互动,校长等人有个瞬间让人不易察觉的安静,不过很快的气氛就更加热烈起来。

  周海正赶紧大开院门,把全部的人都迎进了院子、请进屋内,让周天和候双给大家搬椅子请大家就座,刘玉凤去泡茶并把花生瓜子等端出来摆在桌上。

  可能大家都被周家的宅院内外震撼了一下,每个人的眼光都四下撒了又撒。

  “我们是来送录取通知书的,周天和周筱双双考取了都华大学——周天的分数是六百九十九,只丢了十一分;周筱更是了不起,考到了六百三十八分,只比总分少了两分!两个人不但是全省、而且还是全国的文、理科状元,为我们县一中创造了历史!你们家可真是了不得,出了一门双状元呀!”校长边说边将两份录取通知书双手交给了周海正。

  周海正接过通知书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一向遇事都表现得比较冷静的一个人,此时却用极力压制情感的颤音只会连声说着“谢谢,谢谢,谢谢你们!”

  后面跟上来的刘玉凤听了校长的话后,瞬间泪眼决堤,却是连一个字都已说不出来,只是从周海正手上拿过两页录取通知书,轻轻的抚了又抚,抚了又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