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四十一章 三人去上学
  都华大学开学的日期是八月二十五日,只剩下半个月的时间,两位妈妈开始忙碌起来。

  两人分工合作。刘玉凤主要负责衣服方面,至少要把三个孩子入冬前要穿的衣物全部配备齐全。好在刘玉凤有先见之明,早在高考前夕就已完成了大部分的准备工作,当然,样式上仍是延续使用周筱的意见来出品,如今在时间上倒也不显得那么紧张。

  程映秋主要准备的就是鞋袜,及一些简单的生活和洗漱用品。这些周筱都没让多备,一是因为带的东西太多路上不方便,另外就是帝都现在已经是开始飞速发展的模式,物质上也会丰富很多,没必要从家里面再带这些东西过去。程映秋甚至还给每个人都配备了一个小医药箱,箱内备了各种常用的药物,以备不时之需。

  剩下的几天里,周筱都粘在父母的身边,没事就跟在两个人的屁股后面,絮絮叨叨的叮嘱着父亲——要怎样的饮食搭配、要辅以什么样的中药调理、要如何的作息规律、要注意少量饮酒……还一遍又一遍的叮嘱着母亲——不要太过劳累、要注意保养、不要担心他们兄妹……

  一直都比较安静的周筱,突然这样像个老婆婆一样的整天碎碎念,可笑的样子倒是冲淡了不少周海正和刘玉凤、尤其是刘玉凤对于即将到来的离愁和别绪。

  谁也无法体会,现在的周筱是多么的害怕离别,她像珍惜生命一般的珍惜每一天与亲人相守的时光,她想要加快自己的步伐,努力修补前一世力所不能及的伤痛!所以,不去顾及过多后果的以十一岁的年龄去上大学,不光是为了圆自己上一世的大学梦,更主要的原因就在于此。

  八月二十二号,全家人要先到县城,与候家人汇合后再把所有要带的东西做重新的整理。

  毕大叔一家、红军、小华,还有一些朋友和邻居,听说后都过来给周天和周筱送行。毕大婶还煮了一大包平时只有她的大胖孙子才能享用到的鸡蛋,红着眼睛硬塞到周筱的怀里,非得让周天和周筱带上留在路上吃。

  小华这一次倒没有嚎啕大哭着依依不舍,却是拉着周筱的手“喳、喳、喳”个不停,让周筱到了帝都后多照几张照片给她寄回来,也让她知道帝都是个什么样子,最重要的是在寒假回来时要带些帝都的特产给她吃!弄得前来送行的一群人都跟着哭笑不得,使得整个送行的场面立即变得有些欢快起来。

  一大群人如众星捧月般的把周天和周筱送上候中华派来接人的车上,直到汽车驶出去了好远,周筱仍看见毕大叔一家和小华站在那里挥着手,内心顿有湿湿的感觉。

  两家的家长商量后决定,由于三个孩子可以结伴而行,通知书上也注明着会有学校的工作人员在车站迎接新生,所以,家里就不再去人把他们送到帝都。但候中华已托人买好了二十三号晚上的火车票,竟然还买的是软卧,名曰:第一次给个特殊的优待,以后除了周筱,另外两个就不会再享有此等规格的特殊待遇!另外两人只得哀叹,“唉,谁让咱们生在‘不重生男重生女的家庭了呢!”

  在仅剩的一天时间里,两家人都聚在一起,两个妈妈不停的嘱咐着三个孩子应注意的事项、安全等等。

  周筱也让刘玉凤把县城的房子暂且租出去,只留下东面自家住的主房就行,这样院内也不至于荒废。周海正和刘玉凤商量后决定听取周筱的意见,这次就会让安姨跟着一起回永兴村,因为马上又到了要挖黄芪的时节。程映秋答应会让人时不时过来照看一下这边,遇到合适的人家再把房子租出去。

  无论再有多少不舍,到了离别的时刻终是难以停留。

  二十三号的上午,除了周、候两家人外,郭玉红、刘小红和门辉都来送行了。

  程映秋早早的在“独一处”订好了午饭,上午十点半就开了餐。这一餐缺少了以往的欢声笑语,气氛显得有些沉闷不堪,以往在关键时刻总是能调节好气氛的周筱,今天实在找不到那份心情,不过三个人都很默契的为了能尽可能多的安慰一下两对父母的心,即便再没味口,也硬塞下去了不少的饭菜。

  终于到了要离别的时刻,由周海正负责陪同司机一起把三个人送到市火车站。车子停在大门外,三个大大的行李箱和另外一个装满带在路上吃食的大包,被勉强塞进了车里,周海正也已坐进副驾驶座上招呼着三个人上车。

  程映秋红着眼眶,而刘玉凤捂着嘴巴和安姨两个人眼泪早已流了下来。两个男孩子还好,只是表情有些沉闷,周筱却是难过的有些难以自抑。先走到候中华跟前,搂着他的腰抱了抱:“干爸,我走了,您多注意休息!”

  候中华点点头,揉了揉周筱的脑袋。

  又走到程映秋面前用力的抱了一下:“干妈,您也要保重身体!”

  程映秋眼泪瞬间倾泄而下,双手抚了抚周筱的脸:“好孩子,你们都要照顾好自己啊,别让我们担心!”

  最后来到刘玉凤身前,望向母亲的脸,好似往心底加厚再印上一层影像,然后搂紧了母亲的腰,把脸紧紧的贴在她的胸前,用力的闻了闻独属于自己母亲的那道独特的馨香:“妈妈,我说的那些,您都记下了吗?”

  “嗯,记下了!”刘玉凤哽咽的不能自抑。一双儿女突然要离开自己,同时要去到那么远的地方,这对于一位极其疼爱孩子的母亲来讲,真的是令人难以承受的一种痛苦。之前的高中三年虽然也是不住在自己的身边,但毕竟只是在县城,实在想念的时候随时可以抽空儿过来看上一眼。但现在却变得大大的不同,两个孩子将要去到对于刘玉凤来说是那么遥远到遥不可及的一个地方,以后不论多么想念都必需得等到放寒、暑假的时候才能见面!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孩子不论长到多么大,在自己母亲的心目中都永远是个孩子,况且刘玉凤心里上也确实认为自己的两个孩子都还太小,去到那么个眼花缭乱的大都市,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又该怎么办……种种顾虑与担心,自周筱他们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刻起,就开始日日的在折磨着刘玉凤的神经,以至又是夜不能寐,食不知味!为此周筱也是费尽了心思对母亲进行各种模式的开导,然而一个做母亲的心,并不是几番相劝就能管用的。

  “妈妈,别担心,您要相信我和哥哥的独立能立,我们都要好好的!”

  “好的,妈妈明白,记得到那儿安顿好了后就马上来信!”

  “一定会的,您千万要保重身体,我们只希望您和爸爸的身体都能健健康康的,请您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

  周筱三人转身,钻进车里。

  隔着车窗,透过汽车排气管里冒起的黑烟和轮胎滑起的飞扬尘土间,周筱看见母亲紧捂着嘴痛哭的样子,还有程映秋在一旁安慰她的情形……

  “但愿这刻短暂的别离,能够换取到以后多半生的相守!”周筱流着泪在心底深处暗暗的祈祷。

  县城到通水市之间是新铺的油漆路,只用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开到了市里。时间上安排的比较宽松,周海正又带着几个人简单的吃了顿晚饭。

  晚上六点二十分的火车,因为是软卧车厢,所以可以提前上车。周海正和司机帮助三个人一起把行李提上火车安置好。正赶上开学的高峰,加之这一列火车向来又是最为一票难求的繁忙线路,推推搡搡的人群,大呼小叫的吆喝声,让人来不及酝酿离别的感伤,送站的人就已被列车员赶下了火车。

  周海正站在站台上,直到看着火车远去。

  周筱只来得及透过熙攘的人群,看到被霞光镀上的那属于自己父亲的一道单薄的剪影……

  火车渐渐驶离了站台。车窗外,渐黄的农田、草原、村庄,消逝而去。

  车厢内,各自找到自己座位的乘客渐渐安静了下来;乘警和列车长走出来一节挨一节的在车厢内巡视;推着装满食品酒水车的工作人员开始出来叫卖……

  对于极少出过远门的周天和候双来说,尤其是第一次坐火车的周天,一切都觉得是那么的新奇,更是对人人都向往的祖国的心脏——帝都,充满了无限的期待与憧憬!

  周筱却说不出自己此时的心境,是期待、是恐惧、是迷惘、还是淡淡的忧伤?总之是一种无法言表的五味杂尘,索性拿出了一本书看,以打发自己一颗无法平静的心。

  周天和候双过了最初新鲜的一小时后,开始觉得无聊起来,于是抢下周筱手上的书籍,拉着她坐到小桌前,三个人开始打牌。

  打了一会儿牌,周筱就把带的吃食找出来摆在桌上,三个人即便不饿,这个时候也想往嘴里塞些东西。

  虽然车票紧张,但周筱他们这间包厢里的第四张铺位却一直都是空着。周筱知道,相对于这个时期的人们所具备的财力来讲,大多数人还是很难承受一张软卧车票的价格,如果买不到硬座车票,他们宁可买上一张站票咬紧牙硬撑着来渡过这段一千多公里漫长的路程。

  这倒也方便了三个人,他们可以关上包厢的门不受干扰的也不会干扰他人的又喊又叫的发疯,当然,做出这些人来疯一系列行为的这里也就当属候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