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四十二章 帝都 我又来了
  白天折腾了一整天,三个人都有些疲倦,不到十点就分别躺到自己的铺位上,不过候双仍显得有些兴奋,和周天商讨着明天到帝都后的安排。

  “哥哥,明天我们先把双哥送到他的学校,帮他办好入学手续后再去都华报到吧!”周筱对于从小有些娇惯的候双还是有些担心,而且自己前世毕竟在帝都生活了二十几年,对于那里的一切都比较熟悉。候双要上的帝都工大离都华大学也并不是太远,先把候双安顿好,心里也好踏实一些。

  “好的,其实我也是这么考虑的,不然我还真是有些不放心。”周天倒和周筱想到了一处。

  “不行,我比你们都大,我是大哥,该我先送你们才是!”候双觉得自己堂堂男子汉的形象严重受挫,坚决予以反对。

  “双哥你就听我们的吧,我们是两个人,肯定会更安全一些,而你是一个人,我们担心你一个人会顾不过来。”周筱继续劝着。

  “我说不行就不行,我先去送你们!”一向性格温吞的候双这一次怎么也不肯让步。

  “那就明天和接新生的人见了面后再说吧!”周天看到候双固执起来,只好暂时先做妥协。

  第二天早上周筱醒来时已经到了七点半钟,还以为离家的第一天自己会是从失眠开始,没想到会一觉睡到大天明!看来主要因为自己还是个正于嗜睡时期的小孩子的体质,但周筱希望这会是一个好的开端。

  周天和候双早就已起床并漱洗完毕,三个人就着开水吃了一些自己带的面包和点心。火车要下午两点半才能到站,还有近七个小时的时间,周筱盯着车窗有些发呆。

  车越往西走,绿色越加浓烈一些,帝都的气温要比m省全年的平均气温高上十度左右。

  这个现在发展水平还比较一般的都市,却在二十年后以令人不可思议的发展速度形成了一个聚集了有三千多万人口的超大型城市。人多、车多拥堵到交通时常瘫痪,乃至后来不得不需要车辆限行来缓解这一出行压力。过多外来人口导致住房需求量猛增,加之后来又解除了外地人口在帝都买房的限制,和随之催生出来的大量投机买房做为投资的一部分人群,各种因素叠加到一起,推动了帝都的房价每年、甚至夸张到每天以令人瞠目的迅猛涨势疯狂的向上攀升。那样的情况,导致了不知多少一家几代人为了一套住房,倾其所有只能付个银行贷款首付的惨状,同时也变为了负担沉重的一辈子的房奴!想想都让人觉得心悸。

  除了高额的房价,还有人口过多所造成的各种城市生活方面的压力。饮水问题、污水排放问题、用电问题、城市卫生问题等等、等等,不胜凡举。最突出的是大量的外来人口为了能在这里找到生存的空间,开始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和周边开起了无照经营的小作坊,生产出来大批含有有毒、有害物质的食品和其它商品,致使环境污染日益严重,再加上大量汽车尾汽的排放,后来开始出现了严重的空气污染——雾霾。

  但是,因着文化和科技的集中、高水平的医疗设施和条件的集中等外在的因素,每年仍有大量的年轻人不断涌入,前期过度发展的“大城市化”,让政府在后来的治理上也颇感头疼。

  周筱对自己虽然透彻的明白这个道理但仍是不惜成为这众多涌入中的一员而多少感到有些自我鄙夷,但也的确正是奔着那仅有的几项“集中”而去,尤其是“医疗”,不是为自己,为的是家人……

  周筱一直认为自己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二十年前也好,二十年后也罢,世事怎样变迁,不是自己这个小老百姓能改变得了的。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靠着自己掌握的一点点优势,把自己的家人和对自己好的人照顾好,尽量让他们能够生活得好,这就足够了!

  剩下的几个小时好像过得特别慢,候双又拉着周天和周筱开始打牌。好像捱得很不容易的才到了十一点,周筱提议早点吃午饭,然后大家再补上一觉,下午也好有精神应付接下来的报到和一系列的手续等问题。

  候双非要到火车的餐车厢去点餐,周筱是深知火车上饭菜的味道的,不过看到周天也是一副期待的神情,就不好再搅了他们的兴致,比起连县一中的食堂还不如的火车上餐厅的出品,相信他们吃过这一次后,肯定就会失去对其下一次的向往。

  “这做的是什么破菜,这么难吃,还不如我们一中的食堂做的好吃呢!”候双在餐车时倒没好意思说什么不中听的话,刚一出车厢就开始忍不住的报怨起来。周筱“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心说:“真是按照自己想的这方面来的!”

  “我们还有好多吃的,下车前再吃点儿,免得下午饿了没地方去吃饭!”周天搂着候双的肩膀说道。

  三个人回到车厢后又补了一小觉儿,醒来时已过了下午一点,再看窗外,火车已进入到了帝都的效区范围内。

  越到都市,土地越显得珍贵起来,与m省有时方圆百里都见不到人烟的草原景况相比,帝都郊区的耕地显得是那么的拥挤,甚至每个山沟沟儿里都要见缝插针的种上点什么,连满山的葱绿都显得拥挤不堪。

  周筱看窗外阳光明媚,知道气温一定不低,三个人出来时穿的都是长衫,就找出每个人的短衫分别换上。把自己身上收拾利索后,又把三个人的行李分别整理好,就开始静静等待着到站下车。

  隐约的,已能看见远处高楼的影子。周天和候双又激动起来,两个人都兴奋的趴在窗子上,互相嘀咕着,伸长了脖子使劲儿的往外看。

  随着火车的一声长鸣,终于缓缓驶向了站台。

  “帝都,我又来了!”

  八年后,重返曾让周筱穷过、累过、哭过、笑过、爱过、伤过、痛到最后绝望过的地方,此时的周筱,内心可谓百转千回。

  “曾经无论是沧海亦或桑田,一切过往就此别过吧!只愿在这一世,能盼得春花和月明!”周筱暗自劝慰着自己其实已不能继续保持平静的一颗心。

  车门开了,周天和候双两人共拖着三个笨重的行李箱下了车,周筱只需背着自己的一个双肩背包和提着一个装着只剩下一点吃的东西的袋子,三个人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往外走。

  八月末的帝都,虽然依旧烈阳当空,但已褪去了令人透不过气来的湿闷,三个人仍是有些冒汗。

  帝都火车站还是没有修缮前的陈旧样子,站台的地面已经显得有些坑洼不平。人们都急着往站外涌,一时间场面显得有些混乱不堪,并伴着时不时飘来的汗臭的味道。周筱扯住周天和候双,让他们不用着急,只是缓缓的跟在人群的最后面向前挪动。

  刚一出站口,就已看到各所高校高举着迎接新生的横幅散在各处明显的位置。只一眼,周天就发现了都华接新生的横幅,而周筱更关心的是候双的学校有没有来接站。

  还好,总算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帝都工大的接新生的位置,于是三个人商量了一番,还是先到都华那处把行李安置好,再送候双到工大那边。

  看到周筱一行三人拖着行李往这边走,都华负责接新生的几个人很有经验的远远就迎了上来。一个走在前面的二十岁左右戴着金边眼镜的男生,热情的去接拖着两只行李箱的周天手中的其中一只,并友好的说:“这几位同学,你们好!请问是到都华报到的新生吗?”

  “是的,我和妹妹是都华大一的新生,我哥哥是帝都工大的新生。”周天代表三人回答。

  “你是叫周筱吗?我是你们大二的学长,数学系的廉志勇!”眼镜男挨个儿打量了三人一下,最后把目光对准了周筱,看了好一会儿才问。

  “我是周筱,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周筱有些吃惊的问。

  “哇,我猜的没错,你们快过来,这就是我们学校今年新考来的神童周筱!”眼镜男突然像见了鬼一样的大叫其他同伴。

  当然这个“见鬼”是周筱此时对这个眼镜男夸张表情的解读。

  “神童啊,我们就盼着一睹芳容呢,总算是见着大神本尊了!”一名胖嘟嘟的女生挤上前来说道。

  “胡说八道什么,乱用词,对着这么个小妹妹怎么能说一睹芳容呢,应该是一睹风采懂不懂!”一个瘦得像竹杆一样的男生反驳道。

  “听说你只有十一岁对不对?可看你的样子好像连十岁都不到的样子,不会真是连十岁都不到吧!哇……要是那样可就成了千古一妖了,oh,mygod!”一个五短的男生抚着胸,一副垂足顿胸的样子。

  “你都不知道,现在全校的人都想见一见你到底是什么样儿呢,要是见你这么可爱,还不得被那些恶狼给拐到家去做女儿养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