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不打不相识(一更 求首订)
  周天闻声也走了出来,打断了陈双杰的话:“怎么了!怎么全站在门口不进来?杰子,你们来了,都进来说吧!”

  “哥哥,他们不进来,正要走呢!我们又不认识他们,到咱家来算怎么回事!”周筱还在气头儿上。

  “怎么说话呢小小,来,都进来吧!”周天揉了一下周筱的脑袋,把两扇门全部打开,把人都让进了院来。

  “哼!”周筱瞪了陈双杰一眼,转身气乎乎的先进了院子。

  “小小,你别生气嘛……对不起,是我的错!”陈双杰没管别人,紧跟着周筱的身后直接进来,不停的和站在院内一株开得正艳的西福海堂前的周筱道着歉。

  “告诉你,以后少在我和我们家人面前摆你那的副大爷样,要摆回你自己家摆去,我家可不缺大爷!”

  “是、是、是,我真的知道错了小小,原谅我这一次吧!好不好?”

  “还有你那兄弟,对我家的人都放尊重点儿,真要说揍人还不一定谁揍谁呢!”周筱气愤的用手指有些发狠的掐下一片发黄的海堂树的叶子。

  “好的……好的……好的……我都知道了小小,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你就别生气了啊!”陈双杰也学着周筱的样子,上前挑了一片发黄的海棠叶子掐下来。

  “就原谅你这一次,再有下次咱们连朋友都没的做!”周筱也理解,陈双杰毕竟从小生长的环境不同,一直以来养成的坏习惯很难一下子改掉。

  “没问题……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我保证是最后一次!对了,小小,那个人到底是谁呀?”陈双杰极罕见的抬起胳膊,不雅的抺了抺额头上的汗,同时还不忘记询问候双的身份。

  “那是我双哥,跟亲哥哥没两样的哥哥!”周筱没好气的回答。

  陈双杰更要抺汗了……

  “双哥……对不起双哥,刚才是个误会,您别往心里去,都是我们的错!”陈双杰脑子转得倒不慢,回过头马就来到候双面前,满脸堆笑,更是赔着一副小心。

  “你到底谁呀你?小小,他到底是谁呀?”候双还有一肚子气没消,把陈双杰从上看到下,再从下看到上,像扫描仪一样的像要把陈双杰看到骨头里去。

  然看了周筱一眼后,对着这人陌生的小子更是满脸的戒备之色,板着一张脸对着周筱喊。把陈双杰看的全身直冒凉气儿。

  “哦!我来给你们介绍。这是我在美国遇见的朋友——陈双杰!那是他的哥们儿曾帅,那位是谁……我也不知道。”周筱指着自始至终未发一言的那个同来的人说道。

  “他叫闫律,也是我发小儿!”陈双杰指着那个男孩子对周筱说,又转身看着候双,狗腿的笑了笑,换来的却是候双的又一个冷脸。

  陈双杰的笑尴尬的停靠在脸上……

  “你们好!”叫闫律的那个男子神情淡然的与大家打了个招呼。虽然表面淡然,但内心也同昨天的曾帅一样,被陈双杰今天的行为所惊到。在他们那个圈子里一直如一个小霸王般存在的陈双杰,此时却变成了连他这个发小儿都觉得陌生的另外一个人,而之所以变成这样的原因竟然是为了一个叫周筱的女孩子……

  周筱这才注意了一下这个叫闫律的人,瘦瘦高高的身材,淡眉毛、大眼睛、嘴唇略厚,架着一副金边眼镜,头发理的很短,不过却是满头的自来卷。上着一件巴宝莉特有的大格子短袖衬衫,下身穿一条米白色休闲裤子,脚穿一双普拉达的休闲鞋……

  “又是和陈双杰一路的货色!”一番打量下来,周筱已把这个叫闫律的人归为了陈双杰一类,在心里暗暗的腹诽。

  “双哥,对不住啊!帅子,过来给双哥道个歉!”看见候双还是没个好脸色,陈双杰依旧没放弃讨好的行为。

  “对不起双哥,刚才是我太冲动了,要打要骂随便您怎么处置都行!”曾帅马上走到候双跟前,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态度与在门口时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这让周筱对曾帅的印象更加的不喜起来。

  “算了、算了,以后别张嘴就骂人,我妹妹说的没错,真动起手来,还说不准谁吃亏呢!”候双脸色稍微有了些缓合,大度的挥挥手。

  “是呀……是呀!双哥说的对,以后我一定会注意的!”曾帅不停点着头。

  “好啦……大家也算不打不相识,谁都不要再计较了!杰子,你们都还没吃饭吧?今天算你们有口福,我们正要吃大餐你们就来了,那就一起吧!”从某一方面来说,周天还是挻喜欢陈双杰的,最起码觉得他是个比较真诚的人。

  “太好了!天哥,我肚子正饿着呢!”陈双杰率先往餐厅奔去。

  “哎呀!我最爱吃的水煮牛肉,嗯……真好吃!”陈双杰两眼冒光的直接上手抓了一片牛肉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满足的叹息。

  “啪!”周筱一把打在陈双杰的手上:“爪子干净吗你就直接抓,别人还怎么吃,赶紧洗洗去!”

  “哎……哎……哎!马上洗、我马上就去洗!”陈双杰立马听话的“噌”一下就蹿了出去,看的后面跟进来的曾帅和闫律目瞪口呆。

  候双望着陈双杰飞出去的背影则若有所思。

  几个男孩子都喝了些啤酒,但喝的不多。气氛也算是和谐,只有陈双杰的话最多,曾帅也会适时的补上一句巧妙的奉承话,闫律话不多,一直是副淡淡的样子。

  “小小,你明天在家还是去学校?”陈双杰边喝着啤酒边问周筱。

  “明天要去学校,再有一周就该论文答辩了,得和导师先沟通一下论文的问题,不然就来不及了!”周筱答道。

  “天哥和双哥你们俩呢?明晚兄弟们要在‘天堂夜总会’给我接风,一起去呗!”

  “恐怕不行,这几天我们都得去学校讨论论文,还真没时间。再说,小小还小,而且还是个女孩子,不适合去那种地方!”周天的话有些冷,候双也用警告的眼神儿看着陈双杰。

  陈双杰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怎么就这么欠,嘴上没个把门儿的呢!本来是好意,想带他们兄妹三人出去玩儿一玩儿,乐呵乐呵,结果好心办坏事,惹了人家两个哥哥都不高兴。

  闫律眼神中有种幸灾乐祸的意味,而曾帅的两只眼睛咕噜来咕噜去,估计是想能出个什么主意帮陈双杰补救一下吧!

  “呃……那……那我们就换……换个地方吧!”陈双杰又有些想要抬胳膊擦汗的冲动……

  “不如我们去卡拉ok吧!就去思乐迪,你们觉得怎么样?”曾帅很快就想到对策。

  “对……对……对!就思乐迪,我们到那儿去唱唱歌儿,这种地方天哥、双哥还有小小,我们都能去!”陈双杰眼睛随之一亮,感激的冲着曾帅眨了眨小眼睛。

  “好吧!不过真得过了这几天才行。”周天看陈双杰一副急切的样子,不好再拂了他的好意,只得答应下来。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我等你们的消息,你们什么时候能腾出时间就告诉我,我到时候来接你们。”

  一早,把要回工大的候双送出门,周天和周筱兄妹也收拾齐整回都华去。

  周筱带了许多从美国买回来的化妆品、榛子酱、巧克力等要送给同寝的人和其他一些关系比较要好的同学。

  兄妹俩到学校的时间还早。回到阔别了将近一年之久的都华,周筱还真是有些想念——想念美丽的都华园内那一山、一荷、一木、一草、一亭台、一楼阁,还有那落日湖边逆光而起的水鸟……

  将大背包先放在脚下,周筱扣响了六零九宿舍的房门。

  其实周筱来时是带着宿舍钥匙的,只是故意想给大家一个惊吓。

  “sei(二声,谁)呀?来了……”

  属于刘大妮特有的声音应声响起,门随即被从里面打开。

  “哎呀!小小……是小小回来了!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小小,呃(我)可是想死你了!”激动的刘大妮紧紧抱住了周筱,近四年来已练就的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在见到周筱的一瞬间又有些要回到西北味儿上面去。

  要说同寝的四人中,彼此之间感情最深厚的就属周筱和刘大妮了!在周筱不在的这一年里,刘大妮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孤单和对周筱的想念。

  “是我……我回来了妮儿!”

  “是小小……你终于舍得回来啦!”吴立丹正躲在角落整理东西,看到周筱回来也非常高兴,上来就捏了一下周筱细嫩的脸蛋儿,再用力的拍了周筱好几下肩膀后才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汉子同志还是依如继往般的豪气和匪气啊!”周筱假装夸张的揉了揉肩膀,调侃吴立丹道。

  “哦!亲爱的小小,你可算是现身了!”从卫生间里钻出来的经玉娜袅袅婷婷的走向周筱,冲着周筱抛了几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媚眼,也抱了抱周筱。

  “小林子,你的媚功真是越来越具有杀伤力了!坦白从宽,我不在的这一年时间里,你又荼毒了多少纯情的小男生?”在这个宿舍里,周筱最爱与经玉娜斗嘴。

  “啊呸!小小你个人小鬼大的小东西,从你嘴里就从没听过对我的好话!”经玉娜掐腰,横眉倒竖,娇媚气质荡然无存!

  这个寝室就是这样,只要四个人聚在一起,永远都是无尽的欢声笑语。

  四个女孩儿、四年的青春光阴,大半的时间都在一起生活,感情点点滴滴的累积成了一股汪洋的清泉,虽不多汹涌,却涓涓流淌在每一个人的心间……

  眼看用不了多久就要到了分别的时刻,欢笑过后,大家突然都有了一股同样的感伤。

  室内就在这一刻突然的静了下来……

  调整了一会儿低落的情绪,周筱把带回来的礼物一一分给大家。

  每人嘴里嚼上了一块香浓的黑巧克力,只有吴立丹一副享受的神情。

  “你们这些崇洋媚外的东西,大老美的东西苦了吧唧的有什么好!”经玉娜越嚼越皱眉。

  “这个东西我们吃着还真有些不太习惯呢!有些怪里怪气的味道。”刘大妮开始忍着没好意思说,看经玉娜开了口才说出来。

  也难怪她们会不适应,帝都虽然这个时期在大的商场里已经有黑、白巧克力在卖,但由于都是进口来的品种,价格都比较昂贵;另一方面,外地来的孩子,尤其是刘大妮这样家庭出来的农家子弟,是不会舍得花上足可以抵上两三天的饭钱,而来买一小条这种吃起来还远称不上美味的“奢侈”食品。

  “你们真不会享受,要不爱吃都给我,正好我最喜欢吃却还舍不得买呢!”吴立丹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就要把所有的巧克力扫到自己的怀里。

  “美的你!你俩别犯傻,这东西越吃才越觉得好吃,你们自己留着慢慢吃,别便宜了她一个人。”周筱睨了一眼吴立丹。

  经玉娜拿着刚刚周筱送给她的香水,迫不及待的往身上玩儿命的喷了好几下,直弄得连同她自己在内屋里的四个人连连打喷嚏!连带的四个人下楼到分开的这一小段路程里,所遇之人几乎无一幸免!

  于是,在今早的都华园内,就出现了这样一个奇观——四个人……不,确切的说应该是经玉娜女士所到之处,无不喷嚏声连连……

  周筱先去探望了辅导员佟国维,送了个小礼物,简单寒暄过后,佟国维亲自陪着周筱去找了导师,请导师帮忙指导毕业的论文……

  于是接下来的有十多天的时间,兄妹俩就各自忙碌起了自己的论文。没两天,候双愁眉苦脸的回来,把自己只写了不到五分之一的论文往周天和周筱兄妹面前一扔,一副“你们看着办”的神情。

  无奈的周筱只得认命般的多做一份苦力,毕竟关系到候双能否毕业和毕业时的成绩等问题,绝不能让其出现任何的差错。

  好在周筱自己的论文提前准备的充分,导师只是指点出了一两处极细小的问题,周筱也已修改好。让周天只管用心做好自己的论文,周筱一力承担起了这项令人很不爽的工作。

  于是乎,候双这段日子过得开始悠哉起来。碰见经常来找周筱的陈双杰时,就有了阻挡的借口,而且这借口说出来时还毫无羞愧之感,并且理直气壮:“小小在忙着给我写毕业论文,没时间陪你玩儿,你自己该去哪玩儿去哪玩儿吧!”

  开始的两次,陈双杰都是沮丧的被候双这样轻易的给打发走,第三次开始,却不知这家伙用了什么手段,让候双竟然开始跟着他厮混在了一起,而周天和周筱却并不知情。在候双不回四合院时,就以为他是留在了学校。

  当按照之前的约定,周六的晚上陈双杰开着车来接周天和周筱兄妹俩去卡拉ok时,赫然发现候双竟然是坐在陈双杰的车里一起过来。两个人坐在车里有说有笑,俨然已经一副哥俩好的架势。

  周天和周筱兄妹俱是一愣。

  陈双杰开车载着周筱等三人到达时,歌厅的包厢内除了曾帅、闫律外,还有另外的两男一女。

  烟雾缭绕间,那个女孩儿正唱着歌。由于灯光昏暗,周筱没看清那三个男女的长相。

  见陈双杰带着几个人进来,只有曾帅站起来让座,其他四人只往周筱等几人身上看了一眼,就继续先前的抽烟、喝酒和聊天儿。

  陈双杰好似有些许的尴尬,先请周筱三个人坐好,等那个女孩儿把一首歌唱完,就让服务生先停了音乐,并将包厢内的大灯打开。

  在灯光亮起的一瞬,先到的几个男子看周筱的目光都是一怔,包括之前已经见过周筱的曾帅和闫律。

  毕竟要见些外人,所以周筱今天特意的打扮了一下。

  上衣穿的是一条纯白色的领口带有两层堆叠的荷叶边、无袖的丝质上衣,下配了一件刚及膝的牛仔a字百褶伞裙,脚上穿了一双夏款纯白色帆布鞋。及腰的长发全部披散下来,只戴了一个银色带有蝴蝶结的发夹。

  青春洋溢、朝气十足的气息,与众不同的气质,再配上一张几乎无可挑剔的脸蛋儿和纤瘦合宜的身材,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令人注目的一道迷人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