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纨绔子弟党(二更 求首订)
  看到稍做打扮过后的周筱,即便这些几乎“略尽千帆”的男人们,也不禁有些怦然心动的感觉。

  不过,这都是些什么人,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没玩儿过,内心怎么想先不论,至少表面上马上就恢复了常态,刚刚瞬间的神情,也不过让人觉得眼花一下而已。

  陈双杰略显不经意的往周筱的身边站了站,开始为双方郑重的做着介绍。

  “这是我的几个发小儿,他叫赵一良,你们叫他良子就行,现在正在英国读大学。”陈双杰指着那个坐在沙发的正中间、一身英伦风的打份、长相酷似香港的那个叫黄日华的演员的男子介绍道。

  那个人看起来二十二、三岁的样子。高鼻、浓眉、大眼,不过眼神中却含有一丝傲慢和阴冷。跷着二郎腿,两指夹着烟,一副高高在上表情。

  介绍完毕,这个叫赵一良的男子只是略微点了一下头而已,这样算是打了招呼。

  周天和周筱皆是几不可察的皱了一下眉。

  “这是宋任川,在外交学院读大一。”陈双杰接下来指着坐在赵一良左边的男子介绍道。

  “你们好!”随着介绍,宋任良倒是站了起来。

  这个人足有一米八的身高,圆脸、小眼睛、嘴也显得较小,一副笑咪咪的表情。

  “她叫彭艾迪,在外语学院读大一。”陈双杰最后指着那个女孩儿介绍说。

  彭艾迪同样站都没有站起来,坐在那里瞟了周筱几个人一眼,尤其是看周筱的眼神,让周筱觉得好似有些不太友善。

  叫彭艾迪的那个女孩子,在听了陈双杰的介绍后,只是在鼻孔里“哼”了一声出来。

  这个彭艾迪长得看起来像南方人,也如经玉娜一般娇小玲珑的身材,不过长相上经玉娜倒可以甩掉她几条街那么远!

  齐耳短发,淡淡的眉毛,靠着眉笔的描绘,倒也衬出了几分秀气。眼睛不太大,鼻梁有些塌,最破坏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儿的是那张长得有些过于“粗糙”的嘴巴。不过,看着倒是很会打扮,一件香奈尔的大红色及膝公主裙,衬得她皮肤白皙,气质也大方了不少。

  介绍完自己那圈子人后,陈双杰的脸明显有些发红。

  周筱也从几个人的穿着和举止中得出了结论——这些人与陈双杰组成的是真正的一个纨绔子弟的圈子,得远离!

  陈双杰开始介绍周筱这一方的几个人。

  “这是周天,麻省理工的研究生!”

  “你们好,我是周天!”不管对方如何表现,周天仍表现出了一个男人应有的礼貌与气度,站起来不卑不亢的与大家点头示意。

  彭艾迪不经意的撇了一眼周天,刚转过头去,突的又转过来,盯着周天移不开了双眼。

  周天这几年无论是在都华或是美国,都已习惯了这样赤裸裸欣赏自己“美色”的目光,所以虽然只有周筱才能发现他仍是双耳略有发红外,倒也让人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来。

  “这位是候双,工大马上就要毕业的大四学生!”

  “大家好,我是候双!”候双也像周天一样,站起来和大家点了点头。

  “这是周筱,今年只有十五岁,已经在普林斯顿大学读完了一年的研究生!”陈双杰介绍周筱的语气里,含着满满的炫耀和自豪。

  随着陈双杰的话落,那些人有一瞬间的静默,然后从宋任川口中发出了一声惊呼:“哇……天才啊!”接着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其实之前包括见过周筱的曾帅和闫律在内,都以为周筱在美国只是读中学而已,如今听了陈双杰的介绍无不吃了一惊。

  “你们好!”周筱面色平淡的站起来点了一下头,随即便坐了下来。

  “怎么样?吓着你们了吧!天哥也足够厉害,今年才二十一岁,就开始读研了!这兄妹俩在学习上都不是我们这些人所能比的……”陈双杰继续炫耀。

  怎么看着陈双杰在像夸他自己一样的自得,周天和周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周筱发现,听完陈双杰的介绍,众人看兄妹二人的眼光似乎已有些不同。

  “停……快停下来,你就别这样夸我们了!没什么了不起的,让大家继续唱歌儿吧!”周筱适时截住了陈双杰要继续夸下去的势头。

  “好……好,那大家就继续唱歌儿吧!小小,你想唱什么歌儿我给你点!”陈双杰立即听话的停了下来,满脸堆笑的对周筱说。

  “杰子,我还要唱呢!你赶紧过来给我点歌儿。”彭艾迪听到陈双杰这样讨好周筱,立即撅起嘴喊道。

  “想唱歌儿你自己不会点呀!让服务生给你找。”陈双杰的神情里透着不耐烦,回过头来又是和颜悦色的继续对周筱说:“小小,快说,想唱什么歌儿?”

  “不——嘛……我就让你给我点……”说完几步走过来,挤在了陈双杰与周筱之间坐下,在坐下的瞬间还用胳膊肘拐了周筱一下,随后就抱住了陈双杰的一只胳膊。

  彭艾迪百转千回了几个弯儿的嗲嗔声音,让周筱不禁抱了一下手臂,想要掸落一身的鸡皮疙瘩!不过也立即被彭艾迪这拐的一下弄得全无了心情。

  这一下,除了“施为者”和“受害者”,其他人都没有看见。虽然并不疼,却让周筱觉得有些膈应!于是,马上往旁边闪开了一大块的距离。

  “你干嘛?大热天儿的别往这儿挤,再说,搂搂抱抱的像什么样子,我和小小还有话要说呢!”陈双杰边说边用另只一手掰开彭艾迪紧搂着自己的胳膊,说话的语气也很不好。

  “不行,我就要挨着你坐!这么长时间没见面,我都想你了,我也有话要对你说呢!”彭艾迪又缠了上来。

  “你行啦……事可而止啊!”陈双杰的脸色终于拉了下来。

  “你装什么清高啊陈双杰!平时你们一各个儿的别说搂抱的女人,就是睡过的女人都数不清有多少了,现在倒跑到人家这儿来装清纯了,那也得有人信才成!”彭艾迪终于翻了脸,发出的声音显得有些尖利和刺耳,还不忘扭头狠狠的瞪了周筱一眼。

  包厢内片刻一片安静,场面显得颇为尴尬。

  到这个时候周筱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还真叫白活这两世了。

  这个叫彭艾迪的一看就是对陈双杰有着极重的心思,看到陈双杰对自己的照顾,才会这样过度不爽。

  不禁心里暗叫倒霉,像是出门没看皇历一样,怎么躺着都会中枪啊!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真有想站起来就走的冲动。

  “迪子……过了啊!”一直没有作声的赵一良发了话。语气虽然不缓不急,却带着股阴恻。

  “本来就是嘛!良子哥,你也看到了,杰子对我是个什么样的态度,我能不急吗?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一回来就光顾对着别的女孩子玩儿命献殷勤,剩下的眼里就再没谁了,哼!”看来这个彭艾迪对这个叫赵一良的还有些忌惮,放缓了说话的语气。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你管我对谁献殷勤,又碍着你彭大小姐什么事儿了?”彭艾迪的话令陈双杰有些气急败坏,连忙扭头盯着周筱的脸色,接着又看了看周天和候双。不过,在看到周筱毫无波动的表情时,不禁略感失望。

  “各位,我看我们还是先走吧!就不打扰各位的雅性了。”本来那些人之间怎么吵怎么闹,还真不往周天的心里去,但把周筱也给扯进来,周天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立即拉着候双站了起来,周筱见状也马上起身,拉着周天的一只胳膊跟着往外走。

  “天哥……天哥……双哥……小小……你们别走,你们听我说啊……天哥……”陈双杰看周天说了一句话掉头就要走,急忙上前去拉周天的胳膊,哪知生气的周天使出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一下就挣开了陈双杰的拉扯。

  陈双杰急的满脸直冒汗,一边试图拦着要走的周筱等三人,一边回头用求救的目光看了一眼赵一良。

  “哥们儿,能等一下听我说句话吗?”赵一良说完这句话站了起来。

  听到这句话,周筱轻轻的拉了下周天的衣角。

  起码看在陈双杰的面子上,也得留些余地,何况周筱看出连陈双杰这个市公安局长的儿子都要敬畏几分的人,背景肯定更加不会简单。

  自己和哥哥只是毫无家世和背景的普普通通的学生,而候双家虽然在老家那里算是权贵之家,但以干爸一个小地方的小小县长之职,在他们这些身后的高官面前,根本就不值得一提,甚至在他们的眼中候家与自家基本没什么两样。

  所以,虽不至于要巴结这些人,但起码也没必要得罪他们,该给的面子还是得给。

  周天向来就是最听妹妹的劝,这次也一样,面色平静的停下来,转过身看着赵一良。

  “笛子……道歉!”赵一良的声音仍旧是不急不缓,却透着股不容质疑的命令。

  “凭什么,我又没做错什么事!”彭艾迪撅起嘴巴。

  “嗯?”赵一良的语调有些发冷。

  “对……对不起!”彭艾迪不情不愿的嘟囔,同时抬起头又飞快的瞪了一眼周筱。

  周筱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自己和一个幼稚的孩子有什么可计较的。

  “今天是我们哥儿几个有些对不住几位,看在哥们儿的面子上,就留下来一块儿玩会儿吧!”

  “没事的,我们其实也不会唱什么歌儿,你们只要尽兴就好,改天有机会我做东,请大家喝酒!”赵一良的话让周天听着心里立时舒坦了不少,于是客套的应答道。

  “好呀……好呀!良子你们都不知道,天哥和小小可都有一副超级棒的好厨艺,这几天抽个时间到他们家撮上一顿,保管你们胃口大开!”陈双杰思维跳跃的令人叹为观止,话接的让人毫无准备的快。

  周筱在内心忍不住吐槽陈双杰这个熊孩子:“你一个人没皮没脸的天天上门蹭吃蹭喝还不够,还要拉上这一大票目中无人、拽的二五八万的令人左右看不顺眼的公子哥儿们,那是我家好不好!”

  “厨艺谈不上,只是让我们三兄妹自己能勉强入口罢了,大家要是不嫌弃,有时间的时候可以都到我家来坐坐。”听了陈双杰说出这样的话,周天不得不接口。

  “好,那就下周六晚上吧!”赵一良回道。

  周天、周筱俱是一愣,本来只是一句客套的话,没想到这哥们儿竟然就这么应下来,也不问主人有没有时间,自作主张的就定了日期。

  周筱得出结论——绝不能以常人的目光来审视包括陈双杰在内的这群“纨绔子弟党”们……

  “好,就这么说定了!这个周六的晚上在场的各位都到我家去。今天我们就先回去了,我妹妹有些累,让她回去早些休息。”周天也是实在对这个闹闹嚷嚷的地方不感兴趣,趁机提出走人。

  其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放三人离去。

  陈双杰拿起车钥匙,非要送几人回去,周筱几人拦都拦不住,最后也只好随他。

  回去的一路上,陈双杰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不过,三人很默契的谁都没搭理他。

  周筱不搭理他,是因为就想看到陈双杰那一副受瘪的憋屈样,以满足自己的恶趣味……

  周天不搭理他,是因为曾经有这样一些不良品行的人,却来肖想自己的妹妹……

  候双不搭理他,呃……是因为周天和周筱都不搭理他!

  几人一路沉默不语的回到四合院。

  从驾驶室上下来的陈双杰正要跟着周筱几人一起进到院里去,却被周天拦了下来:“时候不早了,再说你的朋友们还在等你,你就先回去吧!”

  说完,拉着周筱和候双转身干脆利落的进了院子,并随手“砰”的一声把大门关上。

  陈双杰摸了摸差点儿没撞上的鼻子,在门口站了好几分钟,才讪讪的转身,开车离去……

  虽然今晚自己有些无辜受累,但并没影响到周筱太多的心情,在周筱眼中,不过是些任性的小孩子耍耍小性子罢了。

  但周天自从歌厅出来后,情绪就一直不太好,回到家后只给出了一句:“以后和陈双杰那一群人保持点距离,没事少接触!”然后就让周筱和候双各自睡去,接着一甩门进了自己的房间……

  周筱和候双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均不知周天的这句话是说给自己还是说给对方亦或是说给两个人一起听的,于是俱是一副茫茫然的神情,不过谁都识趣的没敢多问。

  周筱若有所思的盯着周天的房门看了好一会儿……

  躺在床上,周筱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儿的地方。

  稍稍捋了一下今晚所发生的一切:由彭艾迪的种种表现,到陈双杰的反应,再到周天后来对陈双杰的态度……

  好似渐有不太正常的感觉……

  再往前,从自己与陈双杰的初识,到后来相处时的点点滴滴……

  终于后知后觉的感受到了陈双杰对自己的不同之处。

  不是已活了两世的周筱仍不谙世事,毕竟上一世还经历过情感上毁灭性的重创,而是一直以来都把这具身体当做了一个小孩子来对待,也把周围同龄或是与周天一般大小的男性也都当作了比自己小很多的孩子来看待,对于陈双杰亦是如此。

  因以,面对周遭形形色色包括在国外曾追求过自己的那些各国的异性们,还从没往情感的方面去考虑过。

  又重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思路。

  对于陈双杰,若是真让周筱讲出喜欢或是不喜欢来,说实话,周筱还真没什么感觉。

  虽然陈双杰有着众多高干子弟所特有的诸如:花天酒地、肆意妄为、吊儿郎当……等等一些让人难以接受的特质,但周筱承认,从本质上来说,陈双杰还算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男孩儿。

  善良、听劝,虽然不是很会照顾人,可能以前的生活也很不检点,但毕竟那是以前,周筱能感觉到现在的陈双杰已是改变了许多,而且对人也会一心一意。

  但不论陈双杰有多么优秀还是多么不优秀,或是像彭艾迪所说的之前与多少个女人有过牵连,周筱都没想现在和他有什么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