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六十章 又是一年毕业季(三更 求首订)
  周筱想,毕竟这具身体的年龄才只有十五岁,陈双杰也不过才满二十岁而已。对于两个人来说,谈论感情的事情未免都还过早。

  况且周筱只想趁着现在的“青春年少”,抓紧时间多学些知识和多积累些丰富的经验来充实自己,同时也让家里人能过上安心舒适的好生活。

  至于感情,周筱也绝不会傻到因前世所受的伤害而拒绝去寻找今生属于自己的幸福。

  想了又想,关于与陈双杰之间的关系,周筱非常冷静的决定,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想通了这些,周筱安然睡去。

  却不知身处另一个房间的周天,气哼哼的直辗转了半夜!

  第二天是个周日,兄妹三人起的都很晚。

  周天刚把午饭做好,陈双杰就又上了门。

  “我们今天有好多事情要忙,不方便招待客人,你先回去吧!”周天打开大门看到陈双杰后,立即把脸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

  “天哥,你先让我进来,听我给你解释好不好?”陈双杰可怜巴巴的恳求周天。

  “你没必要,我们也没任何立场让你解释些什么。你有你的生活方式,有你的自由;同样的,我们也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也有我们固有的做人原则。更何况,我们和你本就是平水相逢的普通朋友,也仅此而已!”周天极少对人说话这么苛刻。

  接着又继续道:“我很感激你在美国时曾对我妹妹的照顾,现在她长大了,能足够独立的照顾好自己,所以,以后就不必再麻烦你了,你也有学业要完成,只管忙你自己的就好……”周天态度冷淡,说完就要关上大门。

  “天哥,求你就给我两分钟的时间好不好……就两分钟!”陈双杰神情迫切,甚至伸出了两根手指头,在周天面前比划着。

  “说了也没什么意义……”周天嘴上虽然这么说,却停止了要关门的动作。

  陈双杰一看周天给自己机会解释,忙道:“天哥,我承认自己以前的确有些荒唐,但那也只是以前,自从认识了小……呃……你们后,我就再没做过这些不靠谱儿的事儿了!”

  刚要说自认识了周筱后自己才有所改变,看到周天脸色立即有更黑的趋势,陈双杰立马改了话锋。

  然后接着信誓旦旦的说:“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相信我天哥,而且我可以保证,以后也不会再做这些荒唐事儿!”

  “我还是那个意思,你想怎么样是你自己的事情,只是我不希望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而把我妹妹牵扯进来。要是再有下次,我们就当从未认识过吧!”周天一脸严肃的说道。

  “好的……天哥!我向你保证,以后肯定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到小小,更不会把任何不好的事情牵扯到小小的身上。”陈双杰再次郑重的予以保证。

  周天终于绷着一张脸闪开身,让陈双杰跨进大门。

  陈双杰不禁大舒了一口气。不过,心还是没敢放松下来,因为经历了昨晚的事,尤其是听了彭艾迪的话后,不知道周筱会是如何的反应,对自己的印象又会不会大打折扣。

  只要一想到周筱离去时那一如往常般平静无波的眼神,陈双杰就忍不住泄气……

  “唉!十五岁,可能还是因为太小了,对有些事还不是太懂吧!”陈双杰只得这样安慰自己。

  不过,对于即将要面对的周筱,内心还是即有些胆怯又有些期盼的矛盾。

  “杰子,你来啦!”起床后一直窝在自己房间看书的周筱,估计着周天应该已把午饭做好,才走出房间。看到陈双杰后,如往常般的打着招呼。

  “哦……”陈双杰有些躲闪着不敢面对却又炯炯期待的眼神,在撞上周筱仍是与往常毫无二致的神态后,立即黯淡下来,充涨的情绪就像一只被拔了气芯的满气的车胎,“噗”的一声,泄了几乎所有的气儿。

  “又到我家蹭饭来了吧!赶紧洗手自己盛饭去,别当少爷!”虽然已明白陈双杰的心思,但周筱在最近这几年以及不确定自己的心意之前,并不想把事情挑明,所以仍如往常一般的来对待陈双杰。

  “啊?噢……我现在就去盛饭!”听到周筱让自己留下来吃饭,陈双杰的心情立马多云转晴,撒着欢儿的往厨房跑去。

  “起码从这一点上可以证明,小小没生自己的气,自己在小小心目中的形像依然高大……”陈双杰这孩子开始自恋的脑补。

  只听“咚”的一声,因为过份的得意忘形,陈双杰一头撞到了门板上,额头立即浮现了一个如乒乓球大小的大红包……

  听到动静的周天和候双双双走出屋来,看到的就是陈双杰手捂额头尴尬得面红耳赤的样子,俩人不禁嘴角狠狠的抽搐不已。

  看到陈双杰的表情如调色板一般红、白、蓝、绿的变幻,周筱再也忍不住,很不厚道的捂着肚子笑得蹲了下去……

  周一开始正式的论文答辩。周天、周筱准备得无比充分,所以双双得优,兄妹俩还被评为本届的优秀毕业生。

  都华的毕业典礼将在六月的三十号举行。周天和周筱接到通知,将做为优秀毕业生的代表进行发言。

  而在此期间,都华校办的领导与兄妹俩均有沟通,希望二人毕业后能留校工作。

  周天的答复是要在麻省理工读完研后再做打算;而周筱的回答也和周天大同小异,那就是要在国外多读几年书,多充实自己一些后再说。

  兄妹二人均对校方予以自己的重视而万分的感谢,并表示有机会定会回报自己的母校。

  虽然没能挽留住这两兄妹,不过校办领导却表示了对周天和周筱随时归来的期待和欢迎。

  其实能留在都华,也是周筱自踏入都华以来一直的梦想。现在将这难得的机会推掉,周筱也是权衡了很久,下了很大的决心后才做下的决定。

  周天其实也很中意这次机会,不过最后两兄妹经过反复的商议后还是选择了放弃。

  因为两人都非常的清楚,都华无论是在校读书的学生还是任课的老师和教授们,无不出类拔萃。以兄妹二人的资历和学历,现在留到都华毫无优势和前途可言。

  不论学校是否真的愿意为两兄妹随时敞开大门,俩人现在在国外的大好机会都不能错过,等在国外完成学业,到时可选择的机会相应的就会更多。

  所以,适当的放弃,也是为了将来更好的发展。

  二人的决定也打电话告诉给了周海正知道,周海正虽为兄妹俩不能留在都华也有一定的遗憾,不过对于二人自己所做的决定却也予以尊重。

  刘玉凤当然对此更加没有任何的异议。包括候中华和程映秋在内,对兄妹俩的计划也表示了完全的赞同。

  接下来的几日,周天的那几个好兄弟——王子友、吴长峰、张祥;周筱的好姐妹——刘大妮、经玉娜、吴立丹这六人,再加上一个候双,这些原班人马几乎每日都聚在周筱家的四合院里。

  马上就要到了分别的时日,大家都抓紧更多能够相聚的时光……

  在这个周六到来之前,陈双杰特意跑来四合院这边又絮絮叨叨的强调了一番,生怕周天、周筱兄妹二人忘了这个周六赵一良等一行人要上门做客的这件事。

  尽管周天和周筱兄妹对于赵一良等人主动的要来做客这件事,在心里上极为的不情愿,甚至有着某种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感受,但上门即是客,也不得不提前两天就开始做着一切的准备。

  蒙古牛肉干、拌海蜇头、酸辣厥根粉,清脂小菜;酸菜鱼、豉油皇煎虾、台式三杯鸡、红烩牛腩、手把肉、脆皮猪手、萝卜丝肉丸、咸蛋黄焗南瓜、金银蒜蒸丝瓜,清炒芦笋;羊肉馅煎饺;酸笋老鸭汤。

  四凉、十热、一主食、外加一道汤,这就是周家兄妹为周六要到来的一行人所准备的丰盛午餐。

  囊括了海鲜、牛、羊、猪、鸡、鸭……等各类食材的菜肴,着实令准备的人费了不少的心力,主要还是在心不甘情不愿的状况下。

  周筱祈祷那个“姑奶奶”彭艾迪千万别来,话说自家兄妹的涵养再好,也没义务帮人家哄那么大的孩子。

  若是彭大小姐不识趣儿,再冲自己无故耍脾气,周筱不认为能忍住不把她给轰出门去。

  为了能让时间不至于过于紧张,兄妹三人仍是在前一天就把大部分食材加工成半成品。

  周六的上午才刚过十点,陈双杰就陪着赵一良、闫律、曾帅、宋任川一行五人叩响了周筱家的广亮大门。

  还好,那位彭大小姐没跟着一起来。周筱还真是暗舒了一口气。

  不是怕了她,而是觉得有这么个任性、难缠的孩子在身边,实在是件令人很不爽的事情。

  三兄妹客气的将一众客人迎进堂屋,沏茶倒水、简单的寒喧几句后,由候双暂时负责招待几位大爷,周天和周筱兄妹二人就又进了厨房。

  本着早吃完早把几位爷打发走的想法,兄妹二人手脚麻利的仅半小时左右的时间,就让所有的饭菜全部上了桌。

  因是中午,大家倒都没要求喝酒,周天和周筱也顺势没有多让。

  本以为吃惯了山珍海味的这些少爷、公子们会对这些家常便饭嗤之以鼻,没想到第一次登门却不知何为客气的的几人,各个吃得豪气云天。

  看的出来,每个人的基本教养都很好,虽然夹菜的频率都不慢,但吃相却不难看。尤其是赵一良,举手投足间,竟还带着几分优雅。

  周筱只觉得自己刚夹了那么三两口的青菜,每个盘子几乎就见了底,还是自家亲爱的哥哥周天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动声色的为自己抢到了一碗“硬货”。

  吃饱了,也喝足了,本以为几位爷也该识趣的起身告辞了,谁知竟无一人有这个意向。

  周筱能看出,一行人好似无形中的都以赵一良为主。而这位大爷竟然毫不客气的、四平八稳的,从饭厅踱到了堂屋,往正中间的太师椅上一坐,还跷起个二郎腿,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

  周筱这个气呀!一个小人儿在心里开始问候此人及此一行人的大爷:“我和你熟吗?我和你们很熟吗……”却仍不得不扬着一张笑脸,再重新沏茶倒水当个小丫鬟。

  在几人进门到现在,陈双杰一直都以好似另一个主人的身份在招待众人,不过表现得倒也比较勤快。

  周筱本就因陈双杰的关系招来这些人而在心里碎碎念,所以使唤起人来也就毫不客气。

  “杰子,水应该差不多开了,去厨房看一下,要是开了就把水灌上!”周筱自己坐着不动,也不去叫一旁同样坐着的周天和候双,偏偏叫着陈双杰的名字。

  “哎……马上就去!”陈双杰答应的倒痛快。

  “杰子,水果不多了,你再去厨房洗一些拿过来!”

  “好的……没问题!”

  “杰子,把茶壶里的茶倒掉,再重新沏一壶!”

  “得嘞!”

  “杰子……”

  ……

  候双收到周筱递过来警告的眼神,再扫了一眼周天,见其平静的脸上对此没有任何异议,于是立即憋回了已经要冲到嗓子眼儿的话和收回了自己要起身的动作,也当没事人一样,不过,却向另一侧扭过脸去……

  赵一良略扫了一眼满脸殷勤的陈双杰,嘴角勾起了一丝颇俱玩味的笑意。

  而闫律等另外三人,则是一副惊掉下巴的样子盯着陈双杰,看其在周筱的支使下,屁颠儿屁颠儿的忙来忙去,还扬着一副傻笑的样子,不由两腮抽搐到麻木。

  不管周筱心里怎么不高兴、不情愿,几个人还是耗到了晚饭后才走。

  由于没想到几个人会连晚饭也要留下来。面对所剩无几的食材,周筱只得提意做麻辣凉面吃。

  “你们家的美味真是不少,看来我们以后有口福了!”赵一良在咽下最后一口面后,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

  一口面差点没让周筱呛到:“我们三十号进行毕业典礼,在这之前我和哥哥做为毕业生代表发言,得要准备发言稿。而且毕业典礼一结束我们就要回老家去,在老家停留几天后就得飞美国了!”

  言外之意是我们真的是没时间。

  其实直到现在为止,周家兄妹都不了解除陈双杰外其他几个人的身份以及背景,但从他们与陈双杰的互动上可以看出,应该都不比陈双杰这个市公安局长儿子的背景差。尤其是赵一良,应该来头更大一些。

  虽然不能得罪这些有权势和背景的大爷们,但周天和周筱却从没有过什么巴结之心。

  不得罪你,不代表不能避开你。所以周筱马上代表自己和周天做了回答。

  听到周筱满含拒绝的说辞,赵一良没再说话,只是神情莫测的笑了笑。

  “你们回老家我也要跟着去!”陈双杰听到周筱的话后立即回应。

  “我们回老家你跟着瞎凑什么热闹,老老实实的在帝都陪你父母吧!”周筱那日听了周天的话后觉得有道理,于是马上拒绝道。

  “你说过有机会让我去的,怎么就不行啦!”陈双杰带着一副受伤害的神情说道。

  “我说过有机会但不是这次机会,我们回去也待不了几天,你去的话我父母还得忙着招待你,到时哪里会顾的过来!想去的话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好吗?”看到陈双杰的这副表情,周筱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等下次吧杰子,下次回来肯定会请你去我们老家做客。这次停留的时间比较短,小小已经离家一年了,我爸爸、妈妈肯定恨不得二十四小的想和小小在一起呢!”周天在一旁补充道。

  “那好吧!我就在帝都等你们一起回美国好了。不过要说好,下次我可是一定要去的!”陈双杰做了妥协。

  “有机会我们也去你们老家看看!”三个人的话刚一落,赵一良的话就在一边不紧不慢的飘过来。

  “又有他,最不想接触的人就是他。”周筱心里说。

  这个赵一良,虽然看起来年龄并不是很大,但总给人一种有些深不可测而且带有危险的感觉。

  况且他们这个所谓权贵的复杂圈子,周筱认为还真不是自家这三兄妹可以趟的一滩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