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各自离去(四更 求首订)
  周筱总是会忽略,其实银行帐户上那印着自己名字的九位数的存款,在这个时代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个超级的大富翁了!

  所以说,虽然“权”没有,但“财”绝对是在坐的任何一位所不能比拟的。

  “是呀!我们也特想去你们老家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宋任川在一旁咋咋呼呼的附和。

  再看闫律和曾帅也是一脸期待……

  周筱无语望天。

  “非常欢迎,等下次回来我请大家都到我们老家去做客。”周天爽快的回应。

  打发走这些瘟神,虽然收尾工作大部分都被疼爱妹妹的周天和候双两个人分担了去,周筱仍是觉得很累,草草漱洗一下就早早的上了床。

  都华每年一次的毕业典礼,在六月二十号这个云淡风轻的日子,如期的举行。

  入学近四年,身处都华学习了整整三年,而一直都处于众人皆知的明星式的风云人物的周天和周筱兄妹,再一次带着熠熠的光辉站在了万人大礼堂的舞台上——作为优秀毕业生的代表发言。

  近一年国外的学习和历练,周天一举手一投足间,显得更加沉稳和帅气。

  在发言中,对于母校给予自己的培养表示了万分的感谢,并表示定不会辜负母校的培养,以后还会加倍努力,争取回报母校与社会……

  周天的发言刚一结束,台下就是一阵长时间响雷般的掌声,还夹杂着许多女生显得分外尖锐的叫喊声,周筱甚至发现有好几个女孩子流着泪喊着周天的名字……

  “看来无论在哪一个年代,偶像似的人物一直都是存在的呀!”周筱感慨。

  轮到周筱上台的发言时间。

  今天发言的同学座位都被安排了相对比较靠前的位置。

  从座位上起身,穿过前面不到十排座椅距离的过道,周筱缓步向台上走去,其实已经紧张的手心有些出汗。

  尽管今天所有参加毕业典礼的同学身着清一色的学士服和学士帽,周筱也不例外,但走上台转身的霎那,却听到台下传来一阵阵的抽气声。

  如今的周筱,的确已与四年前初入学时判若两人。

  那时的周筱,在任何人的眼中还只是一个不到一米三高,瘦瘦弱弱的令人不自觉就想要怜惜的小女娃,定义的范畴大多还停留在“可爱”二字之上。

  转眼四年过去,从前可爱的小娃娃,好似不经意间竟出落得貌若翩仙、不染纤尘一般。

  尤其在国外的这一年,身材的发育更像是以眼见般的速度发生着变化。虽然才只有十五岁,已拥有一米六七的身高和一副日趋向成熟发展的好身材(尽管此刻这副好身材被宽大的学士服给遮掩了去)。

  一身黑色的学士服更是衬得皮肤白皙清透。由于一直没有放弃过坚持练习舞蹈的原因,使得周筱在任何时候都保持着身板挺直的状态,这样更增加了一股如天鹅般的高贵气质。

  “哇!我们的神童什么时候变为女神了!”

  “好漂亮呀!不知道现在追还能不能追的上……”

  “哼!你要不怕被她那两个哥哥给卸了,就大可以去试试看,人家可还是未成年呢!”

  “未成年更好呀!可以先放在家里养着。”

  “就你……啧啧……也不去照照镜子,人家现在就能甩你一条街那么远了!”

  “哎吆!不要这么打击人好不好,人家只是幻想一下而已。”

  “唉!可叹呀……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啊!”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

  不去留意台下那一片议论的声音,站在台上,周筱心头突然涌现出无尽的感慨。

  四年的大学时光如梦一般的转瞬而过,在这四年里,就在这个舞台上,自己不记得曾有过多少次的表演和领奖……

  而今马上就要告别这所四年都不曾厌倦,有着深厚底蕴和秀美景致的大学校园,连那最初一丝的紧张,也变成了这一刻的不舍。

  周筱在发言中同样对母校表达了深深的感激之情,并声含哽咽的表示出了对其的不舍,承诺若有机会定会重回母校,敬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经久不息的掌声和叫好声,令周筱含在眼中多时的泪花终于滑落……

  典礼过后,就是众位毕业生合影留念和相互道别的时间。

  拥抱、道别、哭泣……这种画面充斥着每一颗感性的心。

  刘大妮、吴立丹、经玉娜分别与周筱合影拥抱。

  “小小,在都华渡过的这四年里,给予我最多的就是你!虽然你永远表现的都是那么的不露痕迹,但我心里全都明白。”近四年来,刘大妮第一次对周筱这么说。

  “我们省的省委办公室已给我发来了邀请,聘我回省委部门工作,这次离别后,天南海北,再见面还不知何年何月,最最舍不得的就是你。小小,在我心里,你永远都会是那个最特殊的存在!”刘大妮紧紧抱着周筱,已是泪流满面。

  “妮儿,我和你有同样的感受,四年的相处,我早已把你当成最好的姐妹。我喜欢你的质朴、喜欢你的坚强、喜欢你的真诚……”周筱停下来,声音哽的有些说不出话。

  “嘿嘿……还喜欢你的好嗓子……不要难过,只要我们之间这份情感能够一生长存,那么即使不见面,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会一直想着你的,我的妮儿!希望你的真诚与质朴永远不要泯掉,至少面对我的时候要一直保留,好吗?”周筱强笑着说完,也泪湿了双眼。

  “好的,我答应你小小,在你面前,永远是那个周筱初识时的刘大妮!”刘大妮眼神中的真挚,满满的似要溢出来。

  “小神童,我们以后见面的机率应该会更多一些,至少你每次回国或是出国都得先到帝都才行。本来我的泪腺就不太发达,所以对上你就免了吧!好节约一些留给那二位。别的我就不多说了,经过时记得帝都还有这么一号人想知道你的消息就成。”这就是吴立丹的性格,恣意洒脱、毫不造作。

  吴立丹毕业后的去处是帝都市教育局。

  虽然在身高特别是直径上还有着那么一定的差距,周筱仍是用力的抱了抱吴立丹。

  “汉子,怎么说也是个长久的别离,你能不能柔情似水一次,临别送我几颗金豆豆,也能让我帮你未来的男人多一些温柔的想像。唉!看来真是没救了……放心吧!以后只要到帝都,肯定会召你前来见驾,只管随时候着就好!”面对这样的吴立丹,周筱的眼泪也莫名的消失了踪影。

  “切,真是个不可爱的小娃娃!”吴立丹一脸嫌弃的模样。

  “轮到我了!想不到离别来的这么快,想想我们刚入学时的场景,好像就在昨天一样。如今说分开就要……”

  “停!您还是非正常一点吧小林子,这个调调儿怎么倒让我觉得怪怪的呢!”经玉娜的话刚一开头,就被周筱打断。

  “小——小……我好舍不得你呦!这四年,我们是看着你长大的,虽然如今你投身美帝国主义怀抱,但心一直都是与我们相连的呀!记住谁才是你的妈,往后一定得回到妈的身边来,听到了没有……”经玉娜语调变化的极快,瞬间秒变林妹子,语调那叫一个柔媚销魂。

  “妈不妈的先不说,还是认真给你妈找个意志坚韧的女婿是正经,否则被你媚的整天酥个半边身子,连妈都找不到在哪儿就麻烦了!”周筱永远以打击经玉娜为乐,这个时刻仍是如此。

  “周筱,你的嘴也太损了!呸、呸、呸……你个乌鸦嘴!”经玉娜又恢复了原生态。

  “说真的小林子,一定要保重,不要忘了我们这些朋友!”笑闹过后,周筱依然抱紧经玉娜,有些感伤的说。

  “小小,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更不会忘记你这个优秀、善良、乖巧的小女孩儿,不要断了联系,有时间就到h省去看看我。”经玉娜拍着周筱的后背,有泪珠落到了手背上。

  经玉娜毕业后也不再读研,会回她的老家省电视台工作。

  互道珍重后各自离去……

  依如以往般的,周天和周筱以及候双把所有的人都一一送走后,才提起自己的行李要往家赶。

  陈双杰一路开车把三人送到火车站,一路报怨;“你们那儿是个什么鬼地方,怎么连个飞机都不通,坐火车得要熬上十多个小时的时间,真是要人命……”

  “这么个鬼地方你还说要去,以后别再说要去的话让我听见!”对着陈双杰的碎碎念,周筱语气不善的呛道。

  “我就是说说而已,大不了到时我们自己开车去!”

  “鬼地方不欢迎你!”周筱最看不惯陈双杰那副少爷的娇惯样。

  “小小,怎么说话呢!”周天有些看不过去。

  “你别生气嘛!我知道你们那边有草原,肯定会非常美,我一直都很向往呢!”陈双杰一向以周筱的喜好为准则,周筱不喜欢的自己绝不越雷池半步。

  不顾周天和候双的劝阻,陈双杰坚持帮助把行李提到火车上周筱他们所在的软卧车箱,直到列车要开动了才在列车广播的几番通告后下了车。

  “小小,别忘了给我打电话,等你们回来我再来车站接你们……”火车已经开动起来,陈双杰还跟着火车边跑边喊不知已重复几遍的叮嘱。

  周筱只觉黑线满头……

  周天皱了皱眉……

  候双欲言又止……

  ……

  候中华派的车又早早的等在了通水市的火车站。考虑到三个人行李数量和车内是否能坐得下的问题,这次来接站的只有司机一个人。

  汽车渐渐开出通水市区。七月初的通水地区应正是绿肥红瘦的季节,但公路两边目及所到之处,总有大片的牛羊群分散在草地上,肆无忌惮的啃食着青草,不经意间,却已经有些草场显现出沙化的趋向。

  蓝天、白云、青草、羊群,以及远处传来的放牧者悠扬婉转的长调……此刻已不能唤起周筱享受其中的兴奋与快乐。

  周筱的内心只觉有些揪痛。

  上一世通水地区由于有关部门管理不到位,过度的放牧及农田的开垦,使得到了九十年代的后期,这一地区的草场基本已全部沙化。等到有关部门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而开始采取相应措施的时候,为时已晚,大片的草场变成了沙漠。

  每遇到刮风的天气便会黄沙满天,连好多肥沃的农田都跟着遭了殃,风把沙子刮到农田里,致使大量的农田最后不得不被弃了耕。

  恶性的循环最终害苦的还是老百姓。

  要想把已经变为沙漠的草原再养回来,可并不是三年五年的功夫可以做到的。

  并不认为自己有多悲天悯人的周筱,再一次有了要把这件事和候中华谈谈的冲动。

  虽然周筱也知道,作为一个一县之长的候中华,至多也就能够保证到自己所管辖的范围之内。

  与以往所不同的是,这次留下安姨一人在家看家,周海正和刘玉凤夫妇俩提早就来到了县城候双家,迫不及待的等候着一双儿女的归来。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周筱,远远就看见了等候在候家大门口处的父母与干妈。

  车还未停稳,周筱就一步蹿了出来,与迎上来的三人一一紧紧相抱。

  “妈妈、妈妈……”一头扎在刘玉凤的胸前,周筱用着一惯的动作用力的蹭着。

  “乖女儿,快让妈妈看看……瘦了!”刘玉凤抚着女儿的脸,眼泪顷刻涌出。

  “我没瘦,您才是真正的瘦了呢!”周筱仔细端详了一下自己母亲的脸,强忍住泪意。

  “干妈,您还是这么的年轻漂亮!”周筱放开刘玉凤,抱住程映秋的腰,撒娇道。

  “还是我们的小小说话让人听了就舒服,嗯……小小长成漂亮的大姑娘了!”对着周筱,程映秋总有着疼宠不够的热烈。

  “爸爸!”对于自己揪心了近十二年,以至无数次噩梦连连、夜不能寐,但最后终于能健健康康、安然无恙的微笑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父亲,周筱此时的心里是对上苍万分的感激和对命运无限的满足。

  没用太多的语言,只是走上前去,把头枕上父亲的肩胛,双臂揽上他的脖子……

  “小竹子!”周海正对于女儿更为深沉的疼爱与宠溺,同样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只是满目溢着温情的用一只手臂搂着女儿的后背,一手在其肩膀处轻轻的拍抚着。

  那一温馨的时刻,在父女相依的一抺夕阳镀辉的缠缠剪影中,似有几只色彩斑斓的飞鸟,清脆的鸣叫着掠过天际……

  周天和候双两个大男孩儿情绪并不外露,和三个大人打过招呼后,就只是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周筱与几位长辈的亲昵与互动。

  候中华是从单位直接赶到的“独一处”,见到周筱后也是搂着周筱的肩膀就不松开,还是程映秋硬生生的把两人给分开,两家人才算安心的坐下来开始享用晚餐。

  周海正和刘玉凤也体谅候中华夫妇对于周筱的不舍之心,在刚要提出回永兴村的要求被拒后,也就不再勉强。

  两家人在一起聊到了很晚。周筱与候中华谈起了草原沙化的问题。

  其实曾经居住在通水地区的原始游牧民族非常懂得生态平衡和休生养息的道理,只是由于后来牧民们开始逐渐定居下来,又加上其他民族人口的进驻,形成了一个多民族混居的状态,又有不懂维护草原生态发展的领导干部人员的无序管理,才导致了今天的日趋恶劣的生态状况。

  自从周筱给候中华提过二锅头酒厂的事,让候中华为自己的政绩增添了光辉的一笔后,候中华就越发爱与周筱探讨时下政治尤其是经济方面的问题。

  因为经常会在这个过程中,被周筱不经意的一个观点或一句话启发到,有时甚至有醍醐灌顶之感。

  候中华甚至还曾几番试图想要引导周筱以后能够走上政途,但却在几次的规劝中都被给予了否掉,周筱每次都会干净利落的给出作案,那就是——自己无意于政途。

  这个结果虽每次都会让当时的候中华感到些许的遗憾甚至落寞,但到了最后一想也便释然。

  “这样也好,女孩子嘛!但求个一世安稳就好,别让这个复杂的官场,影响了女儿快乐的生活才是最最重要的。”候中华最终这样对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