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蹭吃蹭喝的这些人(五更 求首订)
  这次周筱提的这个关于保护草原的问题,候中华以前也不是没关注过,只不过是没有足够的重视而已。

  现在仔细一想,还真是一件刻不容缓的严肃问题。虽然自己的能力有限,政策一旦实施起来,可能只惠及到这个县的可控范围之内,但终归是一件为国为民的长远的好事。

  再一次揉了揉周筱柔顺的发顶,候中华眸色认真的对着周海正及刘玉凤夫妇说道:“我没说错,这个女儿,就是上天、是你们一家送给我的福星!我候中华何其有幸,能遇见你们一家……”

  “大哥,千万不要这么说,这么一说就生分了。你们对小小这孩子怎么样,我们心里清楚,我想小小心里更清楚。再说,她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过多的能力,大多是凑巧罢了。”周海正真诚的说道。

  “就是、就是,还真就是凑巧,干爸不要说我是个狗头军师就好!”周筱嘻嘻哈哈的抱住候中华的一只胳膊。

  一家人在候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吃过早饭后,便乘坐候中华调派的车回了永兴村。

  山还是那座山,田野还是那片田野,农田还是那片农田……不,农田相较于过去的农田,庄稼的长势要好了许多,问过父母后,周筱有了一段时间的沉默……

  是的,庄稼的长势,固然有种子改良的一部分原因在其中,但还有更多的,却是现在越来越名目繁多的各种尿素、碳氨等一系列催长的肥料。

  老百姓们只知道这些肥料能让庄稼的长势更好,收成更多,却不知吃了用它施过肥的粮食会对人的身体造成多少的危害,这就是今后人们一步步走向“自相残害”的序幕……

  周筱自知今时今日的自己对此无能为力,即使有干爸这个县长的存在。

  因为,还有许多吃不饱饭的农民在盼着能多收上几颗粮食!

  回到自己的家里,一切就是随意又舒服。安姨比以前也稍显白胖了些,她的大嫂自受到上次的深刻教训后,倒长了记性,没敢再来挑衅。

  由于周筱他们这次回来停留的时间短暂,两兄妹也想多陪陪父母家人,所以就没有召集高中的那些同学过来相聚。

  令周筱最为意外似乎还有些难过的事,却是从刘玉凤的口中得知小华在春天的时候已经结了婚。

  据说结婚的对像是来自外县——云汉县做装修的一个男孩子,竟比小华还要小上一岁。

  两个人结婚后就回了云汉县,至今很少回来。据小华的妈妈说,两个人现在生活的很好。

  虽不了解这个现在已经成为小华丈夫的男孩儿(十七岁的年龄,周筱不认为用“男人”两个字来称呼他能够恰当),但所幸终于避开了前世的那个渣男。可是,才刚刚十七岁和一个十八岁年龄的两个“孩子”组成的一个家庭……

  周筱不禁有些感慨,这个儿时最好的玩伴,就这样成为了人妻,也许不久的将来就会成为人母。小小年纪,就要承担起一个家庭的责任,而与自己相见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少……

  闭目躺在葡萄架下摇椅中的周筱,脑海中不经意间浮现出那个皮肤黝黑、动作稍显粗鲁的小华,拖着干枯瘦小的自己,磕磕绊绊奔跑在田野的画面……

  莫名的,有一滴泪,滑落于眼角……

  周筱祈祷上苍,这世,能给小华一个一世安稳!

  周天和周筱终日宅在家里,毕大叔一家每日里都会有人带着某一个或某几个栓子过来坐坐,聊聊天。

  他们最喜欢的,就是能从周天或周筱的口中听到有关地球的另一端,那些金发碧眼的“妖怪”们的趣事。

  周天和周筱总会很有耐心的满足他们的愿望。

  而每每有某个小栓子要调皮捣蛋时,毕大婶或栓子妈等人就会板起脸来说:“再不听话就让小小姑姑叫个红毛鬼来,把你给抓走……”

  这是这一年代人教育孩子比较惯用的方式,周筱却觉得暴汗。

  这一星期里,刘玉凤在安姨的帮助下,费尽心思的为一双儿女做各种各样他们所爱吃的一切食物。

  而在忙完所有家务后,两个人也总是眼巴巴的跟在周天和周筱的身后,然后拉着他们聊着村里的家长里短,询问着周筱他们在国外生活的乃至小到细枝末节的一些琐事……

  周海正每天下班后也会尽早的赶回来。饭后一家人坐在葡萄架下,温馨的喝茶聊天。

  期间,候家三口也在这个周末聚拢到了周家。

  两家人难得的又团聚在一起,直至周一的早晨,三口人才一早赶回了县城。

  候双在程映秋的强烈要求下才没有留下来,因为这次周天和周筱走时他也要跟着一起回到帝都,是要回之前实习的帝都海林区法院正式去上班。

  程映秋也想和自己的儿子能够多待上那么几天,尽管这个不可爱的儿子有些不情不愿。

  坚决没让父母送两个人到县城。

  依旧是候中华派来接人的车子;依然是哭肿了双眼追着汽车走了很远的母亲和安姨;还有黯然神伤、满目不舍却又不得不强行拉着几要跌倒的母亲的父亲;还有毕大叔一大家老少集体前来的相送……

  周筱坐在车后排座椅上,低头默默的流泪。周天大手揽过妹妹,让其靠在自己的怀中,只是轻轻拍着她稍显瘦削的肩膀,没有说话……

  这一时刻,周筱需要一个人静静的平复又一次离别的感伤。

  程映秋也是送的泪眼迷蒙,抱着周筱好久不肯松手,直到候双一句话打破这种沉闷的气氛。

  “老妈,大热天儿的,您就别老是死命的抱着小小不松手了,还一个劲儿的往小小身上蹭,您看您脸上那些花红撩绿的东西都蹭了小小一衣服!”

  一番话,让程映秋立马破了功:“你这个臭小了、不孝子……我……我抽你我……”并作势举起了手。

  候双赶紧抱着头远远的跑开,并嚷嚷着:“君子动口不动手,再说我都要走了,您还要对我动粗,太爆力了,以后可别再报怨我老是不想您的话……”

  周筱忍不住破涕为笑,周天也配合的拦着假装要打人的程映秋……

  能三个人一起乘坐火车,时间上总能觉得过的快上一些。

  为了照顾周筱不愿和一大群人拥挤,直到一车厢的人都走了差不多,三兄妹才不紧不慢的下了火车。

  陈双杰不知在站台上已经等了多久,终于盼到周筱的身影,顿时兴奋的一双小眼睛都咪了起来,不顾形象的扬起手臂大喊:“小小……这里……这里……我在这里……”边说边往这边跑来。

  “别大呼小叫的,注意点影响!”周筱斥了陈双杰一句。

  “哎!以后注意……以后一定注意!嘻嘻……”陈双杰好脾气的忙使劲儿的点头答应,并抢先接过周筱手上拎着的一个原本装吃食而已经没了什么份量的小袋子。

  “帮我哥哥拉一个箱子,没看他拉着两个吗!”三兄妹每人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候双拉了一个,周天拉了两个。

  周筱指着周天对陈双杰道。

  “好的……好的……天哥,给我一个箱子……”

  ……

  以周筱对陈双杰的了解,指望他能想到这个问题是不可能的。

  回四合院的路上,让陈双杰停了一下车,周天和周筱兄妹俩到菜市场买了晚上和明天要用到的食材,这才回去。

  有着小洁癖和非常注重饮食健康的周筱,重生后一直秉着的一条宗旨就是——只要有条件能自己做,就决不会到外面的餐馆去解决吃饭的问题。

  到了家后,周筱走到哪儿陈双杰就跟到哪儿,绕得实在让人心烦意乱,就扔给他一个扫把:“去,把院子打扫干净!”

  周筱好似已习惯性的用一个大人对小孩子的口吻对着陈双杰说话,而陈双杰也乐此不疲的愿意听从周筱好多时候近似训斥的语气。

  吃过晚饭,把还想要留下来蹭宿的陈双杰赶走,三兄妹便洗洗睡觉。

  按照计划,第二天休整一天,候双也要去单位做个报道,后天两兄妹就飞回美国。

  依周筱的本意,是让候双住到四合院这里,上下班先骑上一段时间的自行车,等过上一两年再给候双买一辆汽车来代步。

  只所以现在不买,主要因为即便是在帝都,一九九二年这个时代,个人购车的还是少之又少。候双刚到单位上班,根基尚浅,不好做的让人觉得太扎眼(当然这个主意周筱还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

  没想到候双的单位竟然能够提供给新员工每人一居室的宿舍,单位食堂的伙食也非常的好,候双索性就决定住到单位的宿舍里去。

  周筱一想倒也合适,以候双那个有些懒散又不太够独立的特性,这些条件对他来说是再合适不过。

  第二天上午,周天和周筱帮候双整理好两个大大的行李箱,打了一个出租车运到他的单位——海林区法院。候双报完道后,再帮他把行李拖到宿舍。

  周筱看了一下,虽然被称为宿舍,其实就是所属于这个法院的一个独立的家属楼。

  虽然分给候双的是顶楼六楼的一个还不到五十平米的小独居,但楼房一看就是这两年才新建起来的新楼,胜在环境干净整洁,住的人也相对的比较单一。

  屋内还配有简单的床、柜、桌、椅等,周天和周筱都表示满意。

  又帮候双把衣服等物分类整理好,在周筱的精心布置下,也算称得上是个温馨的小家了。

  候双可以下周一再开始正式上班,便和两兄妹又回了四合院。却不想,陈双杰、赵一良、严律、宋任川、曾帅一行五人竟然已等在了门口。

  周筱忍不住皱眉。这一群爷怎么又来了?

  时值今日为止,周家兄妹还一直不知道这些人的来路背景。

  其实原本在两兄妹的心里,就没有过想要和这些人交往的心思,所以也就没有关心过这些对自己来说毫无意义的东西,更没有问过陈双杰。

  却不想这些人,你不想和他交往,他倒自己往上贴。

  无论心里怎么腹诽,还得把这些人请进屋中,沏茶倒水。

  马上就到了午饭的时间,看着摆明了是来蹭吃蹭喝的这些人,周筱不禁狠狠的瞪了一眼陈双杰,让一双眼睛完全粘在周筱身上的陈双杰立马接收到,却不禁莫名其妙的挠挠头。

  这一幕都被正不露声色的观察着周筱的赵一良尽收眼底,见了此景露出一股意味深长的笑意……

  留下陈双杰招呼客人,周筱认命的与周天和陈双杰进了厨房。

  “双哥,你还得买点食材去!”周天对候双说。

  “不去,家里有什么就吃什么!”周筱板着脸,说的斩钉截铁。

  两个哥哥扭不过周筱的坚持,只得照办。

  把昨天买的所有存货拿出来,没用一个小时,红烧带鱼、梅菜扣肉、肉沬酸豆角、葱爆羊肉、酸菜汆白肉、香椿摊鸡蛋、酿豆腐、豆豉鲮鱼油麦菜,外加一个紫菜蛋花汤,也算丰盛的八菜一汤就上了桌。

  “不知道你们要来,我们明天就走了,所以家里也没储备太多的食材,大家就凑合着吃点吧!”周天客套的请大家入座。

  从餐后每个盘里就只剩下点汤水来看,这些人一直以来确实不知道什么叫客气。

  饭后依然是悠哉的坐在堂屋里喝茶聊天儿。

  周筱索性不再管这些,一个人气哼哼的回自己的房间去补眠。

  开始睡不着,但毕竟这两天来实在太过于忙碌,还有一丝的疲惫没有完全缓解,看着看着书,不知不觉倒也睡了过去。

  醒来一看已是下午的四点多钟,走到堂屋一看,那群没眼色的大爷竟然还没走!一看就是又想连晚饭一起蹭的节奏呀……

  看见周筱走了出来,正坐在一边打蔫儿的陈双杰立马眼睛一亮的从椅子上弹起来,几步走上前来;“小小你醒了!良子说他们晚上还想吃麻辣凉面,刚才我和双哥已经把面条和其它缺的东西都买了回来!”

  周筱:“……”

  只得在心里暗叹;“这个更没眼色的东西!”

  终于送走了这些不受欢迎的非我族类,周筱还好,毕竟下午还补过一觉,周天和候双却觉得满身疲惫,仍像昨天一般,没多聊什么就上床睡去。

  第二天三人早早的起床,全都神采奕奕,一身的疲惫俱已消失殆尽。

  兄妹几人要把宅子内外再仔细整理和检查一番,周筱又交待了候双一些琐碎的事情。

  候双那里也有四合院的钥匙,周筱还让他每周未都回来看看,毕竟后罩房的那间屋里还一直藏着那么多的宝贝。

  周天和周筱的两个大大的行李箱已经整理好,就放在了堂屋的地上。

  下午一点半的飞机到芝加哥,到芝加哥后周天再转机飞波士顿,而周筱和陈双杰要一起转飞费城。

  陈双杰伙同赵一良等一行五人才九点多一点就敲响了周筱家的大门。打开门一看是这几人,周筱忍住要扶额叹息的冲动。

  家里已没什么能做饭的食材。曾帅要做东,为几个人践行。

  没有拒绝的理由,周筱更不想让自己和两个哥哥临走前还要为这么一大群人忙碌。

  八个人,开了三辆在这个时代里极具拉风的汽车——三菱吉普、雅阁和一辆现代。

  车停在新建不久的全帝都最高档的“帝都大饭店”的门口,赵一良一行人轻车熟路的走在前面,直接上到顶层——二十八层的旋转餐厅。

  心里暗暗鄙视这些靠着老子的本事,整天酒池肉林的官、富二代们。周筱承认,虽然经历了两世,自己仍改不了有些忿青儿的性格。

  一到餐厅,脚下铺的全是金黄色厚厚的纯羊毛的高级地毯;所有的桌椅摆设全部都是实木打造;丝制印花的桌布和口布、银质的餐具在高档水晶吊灯的照射下,能晃花了人的眼。

  金壁辉煌的中、西相结合的装饰风格,彰显着身处其中的大多数人的来历不平凡。当然,周筱却不认为自己这三兄妹有什么特别。

  虽然周筱前世极少接触过这种高档场所,但这一世周天和周筱两兄妹在国外偶尔有时会参加一些公益或是表演的活动,所以也算见过几次大场面,毕竟九十年代初的美国还是要比中国在各方面都先进和繁华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