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重返美国(六更 求首订)
  这几人里,只有候双稍显得有些畏缩。

  周筱故意拖后了几步,趴到候双跟前悄悄耳语:“双哥,不用紧张,这里的一切只不过看起来花哨唬人一些,单独拿出来的话,还没有哪一件有我们家那些最普通的一件古董值钱!”

  “哇!真的呀?切……还真把我给唬住了!”候双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这个实在的孩子呀!再说也没这样的比法好吗……

  周筱扭脸望天!

  赵一良有意的回头望了三兄妹一眼,但见几人俱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不禁神情中又多了一份意味深长……

  山珍海味、鱼翅、鲍鱼的点了一大桌,说真话,周筱并不觉得有多可口,还不如自己做的清粥小菜吃起来更让人舒服。

  一顿饭吃得倒也安静。由于时间比较紧张,用餐结束后三辆车就直奔向机场。

  礼貌的致谢、道别,只是走到候双跟前的周筱,拥抱住这个哥哥;“双哥,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刚到一个新的单位要多做事少说话,和同事们处好关系,经常给干妈打着点电话……”

  “小小说的话我都记着呢!不用担心哥哥,你们也要照顾好自己……”候双殷切的不停点头答应。

  “双哥,保重!”周天拍了下候双的肩膀。

  “周天保重,照顾好妹妹!”候双也拍了拍周天的肩膀。

  滑行、起飞……飞机脱离跑道,终于滑向天际,飞往大洋的彼案的另一个世界。

  这次回国,没想到会接触到如赵一良等这一批令自己莫名的发自内心就不想相交的人,周筱觉得有必要从陈双杰那里打听一下这些人的底细,以便确定日后是避免相交还是如何保持距离。

  与周天和周筱坐在同一排座椅的陈双杰,给出的答案在周筱的意料之内,所以听后几人的身世背景后,也大概了解了这些太子爷的一些为人。

  兄妹二人默契的对视一眼后,同时在心里有了一个选择,那就是——以后要避而远之……

  几人中,家中地位最高的一个要属赵一良。今年二十一岁,帝都市委书记之子,现在英国一家大学读书。

  从陈双杰的描述中,周筱可以自动攒起这个高官子弟的性格特点,那就是——阴狠毒辣。

  众人向来都是以他为中心,只要是招惹到他、他看不顺眼的人、或是让他看上的女人,基本上没人能逃得过他的手掌心,而且整治起人来也是不择手段、心狠手辣。

  闫律,帝都市政法委书记之子,二十岁,在政法学院读大学,也是这些人中学习成绩最好的一个,起码大学是凭自己实打实的能力考上的。平时话虽不多,但并不是一个善茬儿,据说下手极黑。

  宋任川,帝都市委组织部部长之子,十九岁,外交学院大一的学生。是个十足的笑面虎,按陈双杰的原话说:“别看川子平时一副笑咪咪的样子,可是一肚子坏水儿,平时好多坏主意都是他出……”

  曾帅,富商之子,今年二十岁,花了钱在帝都市联合大学混文凭。只所以和这些官二代们走的如此之近,是因为曾父的生意主要要依附于这些拥有实权的高官们,所以自然连带着曾帅也整天混在了这些太子爷们的圈儿里,充当跑腿儿及打手等角色,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为这些爷们的吃喝玩儿乐买单。

  彭艾迪,帝都市市长之女,十九岁,一直以来学习成绩一塌糊涂,靠着老子的关系混到外语学院去读书。不知是大人的有意撮合还是她自己的春心萌动,反正就看上了陈双杰,一副非卿不嫁的态势。当然,这一点肯定不是陈双杰告诉的周筱,而是周筱一步步从他那套出来的结论。

  “杰子,有些话我就直接跟你讲了,你和赵一良他们这些人之间的交往是你自己的事,我管不着,但就不要再往我家里领或是把我们再凑到一起了。”

  看了看陈双杰懵住的表情,周筱继续:“我们和他们不是一路人,也不想和这些人有什么过多的交集,再说这些人也不是我们这种小老百姓能够招惹的起的!”

  听完陈双杰对几个人的介绍后,周筱严肃的说道。

  “为什么?和他们在一起又怎么了,良子他们对你们不是挻客气的吗!”陈双杰挠挠头,满脸都是不解。

  “小小说的对,杰子,我们很乐意和你交往,因为你有他们所没有的真诚,但是赵一良那几个人就免了罢!我们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每个人所生活的圈子不同,不同圈子的人硬凑到一起谁都不自在。”周天接着解释道。

  “好……好吧……我知道了天哥!”陈双杰虽嘴上这么说着,但脸上还是一脸的迷糊。

  “知道?知不知道也要把我们今天说的话记到心里头去,听到没有!”周筱看到陈双杰那副迷瞪样,就忍不住呵斥了一句。

  “是,我一定会把这些话记在心里的!”周筱的一声呵斥令陈双杰好似瞬间就清醒过来,立即应声答道。

  周天不禁一旁闷笑得肩都跟着有些一耸一耸的抖动。

  重回到美国,回到校园,又开始了同原来基本一致的轨迹——周一至周五,每天都穿梭在教室与图书馆之间;周末除去参加必要的公益活动和西洋乐器及其它艺术的学习,便是由陈双杰驾车陪同到处去淘宝,或是到比较有底蕴的名胜古迹去考查;若遇到超过三天的假期,两个人就会驾车到麻省去找周天……

  如今以周筱手中的资产,完全没必要再去打零工。之所以参加一些诸如俱有中国传统特色的有报酬的演出,也是因为受艺术团中的一些艺术家老师们的邀请。

  周筱更想尽快的修完学分,好能够提前回国。

  陈双杰对待自己的学业仍是吊儿郎当的态度,只求堪堪能凑够学分就算万事大吉。

  对此周筱也曾多次予以劝诫,但往往都收效甚微。从小就养成的这种学习习惯,不是轻易就能改变得了的,周筱最后也就不再对此事多费口舌。

  陈双杰经常在每个周四的下午就驾车来找周筱,仍是会带来恨不得可以吃上两周的食材。而每到这时,贝拉和凯丝都会不请自来,尽管认为被打扰到能和周筱单独相处的陈双杰很不高兴。

  但周筱却没任何的不满,像个资本家一样的分别用娴熟的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把贝拉和凯丝两个人支使的团团转,而这两个大妞儿却也乐的屁颠儿屁颠儿的享受其中。

  摘菜、洗菜、切菜,包圆儿了餐前的大部分准备工作,周筱基本上只需负责一下烹炒的工作就可以,有时甚至会在一旁插腰指点,由她们中的一人兴奋不已的来完成炒制。

  而饭后的收尾和清扫的工作,也是由这两个性格开朗洒脱的姑娘来完成。

  有时陈双杰也会流露出想要留宿的意愿,毕竟周筱所住的公寓有两个卧室,但都被周筱坚决的予以了回绝。

  不论陈双杰怎么想亦或是有着已让周筱明了的心思,周筱绝不会将自己早早置于一种被动的局面。

  谈感情,太早!

  时值今日,周筱也没对陈双杰产生出那种所谓“爱情”的感觉,更没对陈双杰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暗示,只是让自己的心顺其自然的走下去。

  陈双杰并不傻,不是看不出来目前的周筱只把自己当作比一般朋友要好上些的朋友而已,但他自认为这只是因为周筱还小,还不懂什么是感情,他想只要他有耐心等到周筱再长大一些,自然就会对自己产生不一样的感情。

  但是,后来残酷的事实告诉他,一切都只不过是他的想当然而已,他也为了他当初很多个想当然付出了为之痛悔终生的代价,当然,这些还都只是后话。

  圣诞节来临前,周天和周筱兄妹俩已经商量好并同家里通了电话,由于七月份才回到美国,所以决定圣诞节就不再回国,要趁着这个假期在图书馆多查些资料,以为开学后尽可能多的赶学分做准备。

  尽管大洋彼岸的家人们听到两兄妹的这个决定有多失落,但为了将来能够尽早的回国,也不得不如此。

  陈双杰得知周家兄妹的决定后,也取消了自己回国的行程,周筱劝过也没改变他的决定,也就随了他去。

  周天所在的麻省理工大学放假的日期是从十二月十二日开始,来年的一月十号开学;而普林斯顿放假的时间定在了十二月十五号,开学的时间是一月十二号。两个学校差不多的假期时间。

  陈双杰所在的大学放假最早,十号就已全校关闭。

  陈双杰九号上午就驾车跑到了周筱家。在吃午饭的时候,突然说道:“良子说十八号要从英国那边过来看我,到时我直接把他接到普林斯顿这边来吧!”

  “他要来……他不回帝都吗?”周筱问道。

  “他听我说今年不回去了,就决定过来找我!”

  “那我先声明,他来找你你就陪他去别处玩儿,千万别往我这里带,更不要让他知道我住在哪儿!”周筱一脸郑重的对陈双杰说道。

  “那怎么行!他一来我肯定得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的陪着他,不让他来,那我怎么办?”陈双杰一脸的不情愿。

  “怎么办?凉拌!在飞机上我特别郑重的和你说过的话你不是说都记在心里了吗?是忘了还是没当回事!”周筱有些生气,不觉就已板起了脸。

  “你别生气嘛……那如果是他想要来我怎么说?”看着周筱极少有过的变脸,陈双杰变得小心翼翼。

  “就说我和哥哥去意大利了、去班牙了、或是去旅游去了,总之任何地方都好!”

  “那……那好吧!”陈双杰显得有些垂头丧气。

  “他跟你和我们不一样,你们是哥们儿,陪他也是理所应当。我们和他不熟,而且最主要的是我们也不想和他有什么过多的交集,不是和你说过吗!我们和他不是一路人,也招惹不起他。所以,你也要理解一下我们兄妹的苦衷,好吗?”

  周筱看到陈双杰那可怜巴巴的失落表情,一时有些心软,只得放缓了语气再和他解释一遍。不过,看着对方那还是迷茫的眼神,就知道解释的是白费力气……

  周天在十一号的下午到的周筱这儿,来时还带着一大堆要在这个假期看完的资料。

  加上陈双杰、贝拉、凯丝,五个人使周筱这个小公寓立刻显得热闹起来。

  周筱她们还有三天的课程,贝拉和凯丝会在放假的当天回国,曾热情的邀请周筱到她们的家里去做客,无奈周筱实在脱不开身,只得等到研究生的课程全部结束后再做打算。

  有周天在,周筱的日子过得尤其的滋润。每天下课回来后,周天都已按照周筱的口味把饭菜做好,绝不需要周筱再费任何的心思。

  自从和周筱有了比较亲密的交往,再受到陈双杰言传身教的影响,尤其跟着周筱开始学习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后,贝拉和凯丝也深谙所谓的“蹭饭”之道。

  这不,自从周天来了后,两人知道每天肯定会有更加丰盛的美食摆在桌上,所以每天来蹭饭蹭的愈加起劲儿和心安理得。

  周筱可不想自己的哥哥每天为这些馋虫们这么的做牛做马,所以在每顿饭后都会看到这样的情景——周天和周筱两兄妹双双倚靠在宽大的沙发上,悠闲自得的喝着从中国带来的上好的绿茶,而剩余的那三个人则小媳妇一样的洗碗的洗碗、擦桌子的擦桌子、扫地的扫地……

  不时的还会有周筱如女王般吆喝的声音传来,用汉语说的是:“杰子,桌上有一点没擦干净……”

  用意大利语说的是:“贝拉,地上那还有一处没扫到……”

  用西班牙语说的是:“凯丝,记住!洗好的碗不要用布擦,控好水直接放进消毒柜里……”

  普林斯顿也放了假,校园内立即变得好像寂静无声起来。

  贝拉和凯丝回国后,白天公寓里剩下周天、周筱和陈双杰三人,也显得安静了不少。

  但这却苦了陈双杰,兄妹二人都准备利用这个假期多储备些资料,所以大部分的时间不是在公寓内看书,就是去图书馆内查阅资料。

  剩下陈双杰无所事事,只得拿着一个游戏机,跟在周筱的屁股后面。

  每当一不小心让游戏机发出声音的时候,就会招致周筱一个冷眼,于是立马会吐吐舌头,赶忙把声音关掉。

  中间还是周天觉得过意不去,让陈双杰驾车,三个人到五月岬州立公园(capemaypointstatepark)和六旗游乐园xflagsgreatadventure)玩儿了两天,又陪周筱跑去纽约各个拍卖行淘了两天的宝,这才让陈双杰免去好似无聊得就差去挠墙的状态。

  十八号,吃过午饭,到了陈双杰必须得动身去机场接赵一良的时间,无论其显得有多么的别扭和不情愿,周天和周筱在态度上都没表现出任何一丝的松动。

  其实自周天一到,周筱就和他提了赵一良的事,也说了自己对陈双杰表明的态度,兄妹两人的想法不约而同的达成了完全的一致。

  自从对赵一良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后,周天的内心更加不想和这样的人以后有什么样的来往和交集。尤其是曾经在不经意间撇到赵一良看自己妹妹时略带深意的眼神,更让周天心生不喜。

  没有了陈双杰这个能缠磨人的家伙的存在,公寓里变得分外的清静,兄妹二人可以更加心无旁骛的耗在图书馆里学习和翻阅各种资料。

  累了,就到白雪皑皑的外面走上一走,听一听脚上厚厚的棉靴踩在积雪上面所发出的咯吱……咯吱的让人舒服的脆响;或者堆起一个戴着用彩纸折叠成的高帽并且还做着鬼脸的雪人……

  兄妹俩还在公寓内尝试做些以前都没曾试做过的独属于中国的美食,当然也会自创一些令人前所未见的用周筱的话说就是所谓的“周氏美食”出来,想不到大部分的成果倒也可以入口!

  这时的周筱总会得意的夸耀自己是个全面的天才,却忘记了其实大半的制作过程全部是由周天来完成的,而这时的周天却也半点不与自己的妹妹争,还会特诚挚的附和着说:“那是当然,我妹妹绝对是这世上绝无仅有的天才!”

  周筱相信,周天所说的话绝对发自于肺腑,不禁老脸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