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还没谁这么不给我面子
  对于田黄石,周筱一直以来都有一种固执的偏爱。很久以来都遗憾着不能淘到令自己心仪的对象,之前淘到的一些也都不是极品,偏巧今天就让自己碰到,而且一下就得了两块。

  强按镇定完成交易的周筱,十万分小心翼翼的将两件宝贝厚厚的包裹好,装进双肩背包里,再把背包挎抱在自己的胸前。小脸儿由于过度兴奋而染上了一片的粉红,更加粉嫩得恨不得想让人咬上一口。

  市场里有很多小伙子,已忘记了此时的交易,也顾不得关心周筱所买的是什么商品,只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周筱一张清纯又不失娇艳嫩如新生一般的脸蛋儿上。

  周天和侯双好似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正有许多虎视眈眈的色眼扫视在自己妹妹的身上,不由双双皱眉,并很默契的一前一后,将周筱给挡了个严实。

  从周筱开始淘宝,到与商家刀光剑影的讨价还价,再到看周筱豪爽的让周天拿出一沓沓崭新的人民币……整个过程,令蒋玉新目瞪口呆的同时,又开始要重新审视和定义周筱及周家。

  之前从侯双那儿得来的消息只是知道其有这么个聪明、早慧、贴心又懂事的妹妹,却不知看起来周家并不是像侯双所说的那般,只是个普通的农村人家而已。

  蒋玉新倒没有什么门第观念,更不是一个势力的女孩子,否则也不会选择侯双做为自己恋爱的对象了,只不过周筱的行为引起了她强烈的好奇心而已,而这,也仅仅只是好奇而已。

  不过从周天和侯双两个人对周筱一致的维护上就足可以看出,这个小女孩儿在周、侯两个家庭中的受宠程度。

  “也难怪,这么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孩儿,没有人会不喜欢吧!”蒋玉新在心里说道。

  自从昨天见面后,蒋玉新也是对周筱的印象好的不得了。自己家没有兄弟姐妹,只有自己一个孩子,如今见了这么招人喜欢的一个女孩子,而且又是男朋友的妹妹,蒋玉新已经开始也把周筱当做了自己的妹妹来看待。

  周天也淘到了一幅黄宾虹的《松雪诗意图》,和一幅刘海粟的《黄山人字瀑》,志得意满的被其抱在了怀里。

  两兄妹倒是满足的不得了,蒋玉新还处在一路的新鲜和对周筱的暗赞无比中,却是苦了侯双一个人,耗到散市已是下午的两点,又冷、又累、又饿的情况下,早就已经开始发起了蔫儿。

  若是搁在几年前恐怕早就嚷嚷开来,如今周天和周筱刚从国外回来,再加上有女朋友在一旁,侯双强忍着没有出声。

  光顾着淘宝淘的尽兴,周筱哪会再去注意这些。等到自己的肚子也开始咕咕的响起,方抬腕看了一眼手表,一看时间才发现侯双那一脸的菜色,再看一眼蒋玉新,更加深觉不安。赶忙陪笑说好话,并小手儿一挥,豪爽的请大家去吃帝都一家颇具盛名的川菜火锅。

  大家真是饿得狠了,等到吃完,桌上已堆起了厚厚一摞的盘子。大冬天里,吃上一顿麻麻辣辣、热气腾腾的火锅,浑身上下,顿觉舒畅无比。

  一路说说笑笑开车回到四合院,一辆牛气轰轰的奔驰车正停在周筱家的门口。

  “这谁的车,怎么停在我们家门口了!”侯双报怨了一句,也只得把车停在这辆车的后面。

  周天抱着一堆战利品先开门进了院子,侯双和蒋玉新也随后跟了进去。周筱经过这辆奔驰时透过车窗往里面看了一眼。

  “嗯?”已经走过去的周筱,又退了回来。

  “杰子……杰子……”周筱看喊了几声没反应,就用力的拍了拍车窗。

  开着车内暖风睡的正香的陈双杰终于被唤醒,看见车外的周筱赶紧睡意朦胧的把车门打开:“啊……小小,你们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

  “我们去鬼市了,你什么时候来的,这是睡的什么时候的觉啊!”

  “我三点多过来的,看你们没在家,就坐在车里等,不知怎么就睡了过去。”

  “是昨晚玩儿的太晚了吧!”

  “还真被你给猜着了,良子我们一大群人都凌晨快四点了才散。”

  “那你不在家好好补觉,还跑过来干嘛!”

  “良子今晚要请大伙儿坐坐,让我过来接你们。”

  “不去!”周筱果断的回绝。

  “小小,不要这样好不好!良子特意要请天哥、双哥和我们,还说感谢以前在你们家吃了那么次的饭,如今趁着你们回来,怎么着也得给他个面子。”陈双杰一听周筱那没得商量的语气,立即满脸的为难之色。

  “和你说过多次,你是不是就没往心里去过?我说过,我们和赵一良他们不是一类人,以后也不想和他们有什么样的交集,你是怎样答应我的?我说不去就是不去,至于怎样解释,你自己想去!”周筱真是有些怒了。

  “怎么了小小,在嚷嚷什么呢?杰子是你呀!”周天找了出来。紧接着侯双和蒋玉新两个人也跟了出来。

  “天哥,是这样的……嗯……那个什么……良子让我过来接你们,他晚上想要请你们吃顿饭,你看……”陈双杰又看了看周筱的脸色,说话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我们不去了,你回去和赵一良解释一下吧!我们昨晚才回来,时差还没倒过来,本来就累,今天又逛了差不多一天的鬼市,还得准备明天回老家的一些东西。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周天疏离的眼光里透着那么一丝的不快。

  陈双杰也捕捉到了这一点,又看了看周筱,周筱一脸毫无松动之意,再看看侯双和蒋玉新二人,二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周家兄妹身上。

  陈双杰彻底失望下来,只得一个人开车离去。

  晚上四个人只做了些简单的清粥小菜吃了一顿。候双明天一早还要上班,就让他搭了蒋玉新的车一起回宿舍去,省得明早还要挤公交车。

  把候双和蒋玉新送出门去,临走前两人表示一定要明天下午过来送周天和周筱上火车。劝阻不了,兄妹两只得应下来。

  两兄妹实在是疲惫的很,回屋后早早的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在国际大饭店的一个豪华的包间里,超大的圆形餐桌前围坐了有十几个人,但此刻的气氛却十分的压抑。

  坐在主位的赵一良,一张脸十分阴沉难看,说话的语气也是冰冷刺骨:“杰子,你不是自诩周天他们和你铁瓷的吗,怎么你亲自出马人家也没肯赏你这个脸呀!”

  “良子,天哥和小小他们真的还有事情要处理,而且这两天下来太累了,明天还要坐火车赶回老家去,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看着自己的哥们儿十分不爽的拿话挖苦着自己,陈双杰夹在中间有些尴尬。

  “哼……还没谁这么不给我赵一良面子,好……真好……”赵一良的脸色更加的晦暗不明起来,眼里快速闪过一丝的阴狠。

  陈双杰;“……”

  外面发生的任何事都与周筱无关。睡了一夜踏实无梦的美觉,第二天直到太阳高挂才懒懒的起床,起床后少不得又是一番的收拾和整理。

  刚吃过午饭没多久,陈双杰又开着那辆不知是从哪儿弄来的骚包儿的奔驰上门了。

  “昨天良子特意请的是你们,结果你们没去,良子很不高兴,怪我办事不利,害得他没面子,后来灌了我好多酒,把我吐得差点儿连胆汁儿都出来,直到凌晨四点多才回家。”一进门,陈双杰就与周筱嘟嘟囔囔的报怨。

  “他越是这样我们还就越是不去呢!你也是,傻不拉几的就让人灌?是哥们儿就更不应该干这种事!”

  若不是担着破坏人家哥们儿情意之嫌,再者说他们这些少爷、公子的当官的老爹们之间或许还有着某种不可言说的共同利益在里面等一些问题,周筱还想说的更多,而最想说的其实是让陈双杰远离赵一良。

  “也不知道良子到底是哪里惹到了你们,让你们这么不待见他。”陈双杰又在小声的嘀咕。

  周筱理都没有理他。

  “天哥,我能不能和你们一起回老家玩玩儿?”陈双杰突然跳脱的用一双乞求的目光先是看了看周筱,最后却很识时务的对着周天问道。

  “家里没有事先做什么准备,就连我们回去还没有告诉父母。而且我们老家的条件不像帝都,我怕你适应不了!”周天宛转的回绝。

  “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我能适应,肯定能适应,天哥,就让我跟你们一起去吧!”陈双杰哪里不明白周天的拒绝之意,但为了达到目的,只装做听不懂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