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七十章 看来这次倒没犯糊涂
  “既然这样……那等我们回去后准备一下,也给我父母一些准备的时间,然后我给你打电话,你看这样可以吗?”其实内心里周天真的是不愿意让陈双杰到自己的家里去,可人家从去年就开始惦记着这件事,如今又这样的恳求,再不让他去实在是说不过去。

  “什么都不用准备,我绝对一点问题都没有,就让我和你们一起走吧!”陈双杰看到周天已经答应下来,就高兴的厚着脸皮继续要求。

  “杰子,你就别跟着起哄了,稍等几天吧!就连我们兄妹俩回去,我爸爸、妈妈还不知忙乱成什么样呢!你这少爷要再跟着一起去,家里就更乱的不成样儿了!”周筱知道周天不好意思说的太过,于是就皱着眉头开口道。

  “那……好吧……不过你们千万不要忘记给我打电话啊!我可是等着了。”周筱一发话,陈双杰乖乖就范。

  “放心吧!安心的在家等我们的电话就好,把你的电话号码写给我。”周筱像一个大人对着一个小孩子样的方式对陈双杰说。

  侯双和蒋玉新还没下班就赶了过来,几个人又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麻辣火锅,再一起赶往火车站。

  坐了这么多年的这辆横穿了中国东西几乎一半路线长度的绿皮火车,到现在仍没有提速的迹象。

  周筱知道,这还得等上十年以上的时间,而且所谓的提速也不过是提上那么四五个小时而已,而且后来的高铁、动车一类的即便到了周筱离开那世之时,也没有要修建的规划。

  火车越往北开,气温就越发低了起来。每停到一站,在列车员打开车门的瞬间,便立即会有一股刺骨的冷气飞扑进来,从每一个人的裤腿、袖口、衣领等各个有缝隙的地方钻进来,让人禁不住直打冷颤。

  周筱和哥哥周天好的是让候双提前买了软卧车票,可以少受冷风入骨的痛苦。

  前面讲过,其实周筱自从经济上自己能够独立后开始,虽不会骄燥奢靡,但在生活的很多方面也绝不会亏了自己和身边的亲人,虽不要求大牌加身的感觉,但起码都会让自己和别人看了舒舒服服。

  没想到列车才到通水市的境内,天空就飘起了片叶大得惊人的雪花。等到停靠到通水火车站的站台时,地面都已积了薄薄的一层积雪。

  不过气温并不会让人觉得太低,再说周天和周筱两兄妹已顾不得这些,只管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往汽车站跑,生怕晚一会儿再因为大雪的原因会停发通往县城的大巴车。

  幸好火车站和汽车站只是一条马路之隔,更幸运的是汽车站通往各处去的客车此刻还没有停运。

  两兄妹直到所乘坐的暖气十足的大巴车开动,才算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不被困在路上,否则又得麻烦侯中华派车来接,要知道,这次回来可是事先没和家里的任何人打过招呼,就怕弄得两家人又搞出兴师动众的场面。

  汽车开出市区后,雪变得越来越大。虽然路上还不至于结冰,但司机也是将车开得小心冀冀。原本两个多小时的车程,由于大雪,直开了四个多小时才到县城,这时已是晚上的八点多钟。

  县城各处已是灯火通明。自从侯中华当上一县的正县长之后,这个县的经济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飞速发展,而侯中华也因为为百姓办了不少的实事,而获得了大多数老百姓一致的良好口碑。

  如今,这个曾经贫困的县城正一天天开始变得富裕起来,街上也逐渐比以往变得繁华。

  虽然县城发展的较以往有了很大改观,但毕竟太小,生活水准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出租车或是像样点儿的出租交通工具,更没有开通公共汽车。

  周天和周筱只得别无选择的雇佣了一辆现有的唯一的交通用车——脚登的三轮车(这时的人们都习惯的称呼其为——倒骑驴,只是改装版的平板三轮车而已,更不会有什么车棚一类的附属物)。

  站在侯双家的门前时,两兄妹都已成了雪人。让出来开门的程映秋张了好半天的嘴巴才喊出声来:“我的那个天呀……是……是小小他们啊!老侯……老侯快出来,小小……小小他们回来了……”

  “干妈,见到我意外吧!”

  “程姨好!”

  周天和周筱与程映秋亲热的打着招呼。

  “小小、周天?你们回来了!这么大的雪怎么都站在门口不进屋,快进屋来!”侯中华听到程映秋的惊叫声走出屋来时,就看到程映秋正惊喜又慌乱的拉着周筱的手,兴奋的把两个孩子堵在门口,连让进屋都被忘在脑后。

  虽被程映秋紧紧的拉着,两兄妹仍不忘抖落身上的积雪后再进到屋里。

  “你们怎么也不事先打个电话,我好派车去接你们!这么突然的回来,还赶上这样的一个大雪天,该多不方便!”侯中华边走边嗔怪着。

  “干爸,总算见着您了,您还是这么的帅!”进到屋来,周筱先上前拥抱了一下侯中华,然后搂着他的一支胳膊,亲密的说道。

  其实自从周筱年龄一天天渐大,尤其是身高越来越长后,与侯中华之间已经很少再有这样亲密的举动。如今一年多没见,周筱对这个一直以来视自己为亲生的干爸也实实在在是想念,亲情因时间的推移变得越发浓烈。不再有过多顾虑,此时完全的释放出了自己的感情。

  侯中华乐的咧着嘴,一副找不到北的神态。早忘了周天和周筱没有提前打电话这一茬儿,只知道像以往一般,宠溺的用手揉了揉周筱的发顶。

  “看看,我说过什么来着,小小这个小没良心的,眼里只有干爸,就没有我这个做干妈的什么事儿!”对于周筱过于亲近侯中华的表现,程映秋永远吃不完的醋。

  “嘻嘻……干妈,怎么会!重要人物都是放在压轴的位置上才行,我还给您带礼物了呢!保证您会喜欢。”周筱又腻在了程映秋的身上,没办法,对于这些长辈也得用些怀柔政策才行!周筱调皮的像每次那样,又和侯中华眨了眨眼。

  “我要猜的没错,是不是你们回来连你们的父母都没有告诉?”落座后,侯中华问一直安静在一旁的周天道。

  “是的,您说的没错。怕提前告诉了你们,你们又是一大通的准备,这样太麻烦。本来想着我们静悄悄的回来就好,没想到赶上了大雪,耽误了不少时间,不然还能早两个小时到家!这下估计回永兴村的路都没办法走了!”周天望着窗外飘飞的大雪,企盼回家的念头更加迫切起来。

  “我刚给‘独一处’打了电话,让他们送些饭菜来,家里没什么吃的了,等吃完饭后我们看看情况再说,好不好!”程映秋虽然舍不得周筱走,但也能理解两个孩子此时思家心切的心情。

  吃过饭已是晚上九点多的时间,雪虽然已经有了小的迹象,但这种情况下开车上路肯定会很不安全,两兄妹也不想为难侯中华,只得在侯家住下,等到明早起床后再做打算。

  兄妹俩仍没敢给父母打电话告知两个人此时已身在县城,否则那两人即便不顶着大雪来县城,也定会失眠这一整晚。

  和侯中华夫妇聊到了很晚,其中自然聊到了侯双及其现在的正牌女友。

  “小小,你见到了侯双现在的女朋友,和干妈说实话,你对她的印象怎么样?”侯中华和程映秋到现在为止还没见过蒋玉新,甚至连张照片侯双都没往家里寄过,所以程映秋现在迫切的想要多了解一些这个未来准儿媳的情况。

  “新姐姐挺好的,爽朗、大方、没有门第之见,关键是对双哥不错,我挻喜欢她的!”周筱很中肯的对蒋玉新予以了评价。

  “那还好,听小小这么一说我也就放了心。我还一直担心你双哥迷了眼,光看姑娘的漂亮长相,而不知道看人品,看来这次倒没犯糊涂。”以程映秋对周筱的了解,知道她不会在这件事上有所敷衍,所以真的就安心了许多。

  大雪在周筱他们临睡时终于停了下来。从屋外偶然间传进来树枝被压断的咔嚓声里,就能判断出这场雪的厚度可见一斑。

  急切盼望归家的周天和周筱,虽然一路劳累,却并没有踏实的睡上一个好觉。

  第二天天不亮就起了床,但又怕吵到侯中华和程映秋的休息,只能强捺住一颗焦躁不安的心,坐在房间的床上,直到听见程映秋他们那边的房间有了动静,才推门出去。

  气温开始低了起来,哈气沾到睫毛上都能瞬间凝结成冰霜,厚厚的积雪得以有更多的时间以固体的形态存留于这世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