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种屈辱
  尽管知道这种天气公路上很不适宜开车,但看着两个孩子眼巴巴的盯着自己的神情,候中华不得不在吃过早饭后调来了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司机,开着一驾性能相对好些的吉普车送周天和周筱回永兴村去。

  跟着县环卫往路上撒盐的重型汽车后面出了县城。不过出了县城后却已是没了这种待遇,路面的积雪足有半尺厚,好在在这种天气里,若没有太过紧急的事,也没什么人开车出行,所以路面还没有因为车辆碾压过多而结冰,倒也不怎么滑溜。

  冬天夜长,农民们闲下来没事干,所以起的较以往会晚上一些。载着周筱他们的车进村时,有的人家正在晨烟袅袅中,路上几乎没遇到一个人。

  周家因为周海正还要上班,所以除了寒暑假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准时准点的起床。

  周天用急促的拍门声唤出了正在院子里清扫着积雪的周海正。打开大门的瞬间,一只手上还拿着扫把的人一阵的呆怔。

  “爸爸!”周筱扑上前去,紧紧搂住周海正的脖子,趴在其胸前还沾着些许雪沬、又稍显冰凉的怀中。

  “啪嗒……”扫把落在了雪地上,周海正激动的好似做梦一般的抱紧日思夜想的女儿。

  “你们怎么这么突然的就回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这两个孩子……”

  “爸爸,我们回来了!”周天站在周筱的身后,恭敬的对着海正说道。

  “好……好……好……”一连说了几个好字,周海正很少有这么激动的时刻。

  司机师傅帮着从车上拿下两兄妹的行李,无论怎样劝说都没有进屋,直接开着车向县城返去。

  刘玉凤正在打扫客厅的卫生,听到一片说话声和脚步声转过头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双儿女已经站到了自己的眼前。

  “小小……周天……”刘玉凤的声音中透着一股不敢置信的惊喜。

  “妈妈……妈妈……我们回来了!”周筱用一惯的方式抱住刘玉凤。

  眼泪瞬间如开了闸的阀门一般被引爆,刘玉凤摸摸女儿的脸,再捏捏儿子的手,仿佛要再次确认两个孩子是真的回了家一般。

  安姨不知什么时候已进到屋来,正站在一旁也跟着默默的抺泪,两兄妹都分别与她抱了抱。

  ……

  回来的第二日,周天和周筱到毕大叔家看了看,给一众小栓子送去了一大堆的吃食和礼物。

  这次又没见到小华,据说已经有了孩子,现在更是很少回来。十九岁的年轻妈妈……周筱想想心里总会有一丝丝的莫名。

  周家因为周天和周筱两兄妹的归来,真的又是一番的人仰马翻。这不,已经确定了一个周日要提前将年猪宰杀掉。

  这已经成为了周家的常态,无论两兄妹回家的时间是在哪一个季节,杀猪,已经成为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

  其实自从不能再挖黄芪起,闲不住的刘玉凤和安姨就在周筱的建议下开始搞起了小规模的养殖。

  如今后园新建的比较现代化的宽大猪舍里,已养起了四十多头的大肥猪;后园里还散养着近两百只的鸡和五十多只大白鹅。

  这一大堆的家畜养起来,可是丝毫不比挖黄芪轻省多少,光是每天打扫清理猪舍,就是一项大工程。

  不过,这项工作倒也有人会帮忙分担去一大部分。那就是为了这大量的农家肥,毕大叔一家在不忙的时节里,会每天轮流着有一个人过来帮忙清理和打扫。

  而周家只要留够种菜用的肥料后,其余的就都会让毕大叔家拉去种田用,要知道,猪和鸡的粪料可是肥田的最好东西。

  过了最初回来的那几日的喧闹后,周家终于渐渐安静下来。

  这一日,周天和周筱商量着要给陈双杰打个电话,毕竟已经情真意切的要求了这么多次,即便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朋友,也不好再拂了人家的意。

  而在周筱自己都没去探究过的内心深处,好似也算就这样的认下了这个虽然浑身都是缺点,但却对自己以满腔真诚的这么一个“大男孩儿”。

  周筱似乎可以确信,在今后漫长的人生当中,自己能对其予以更多的引导和改变。虽然现在仍不想就此挑明这事,毕竟从表面上来讲,双方的年龄都还太小,而且,以后的变数也不是没有。当然,这个所谓的变数并不是周筱认为自身会产生的。

  两兄妹坐在电话旁,拿着陈双杰写给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并按下免提键。

  电话直响到快要自动挂断才有人接起。

  “喂……你找谁呀!”接电话的是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您好,我找陈双杰!”周天回答道。

  “找杰子!你是谁呀?”

  “我是他朋友,我叫周天!”

  “周天……你是哪儿的人呀?”

  “我是m省的。”

  “m省……姓周……周天……周筱?”电话那端的人不知怎么突然说出了周筱的名字。

  “周筱是我妹妹!”周天有些莫名其妙,于是顺口回道。

  周筱却听出了有些不同的意味。

  “杰子不在!别老想着攀附权贵的一些乡巴佬总找我儿子,人要有自知之明才好!”那个女人一听到是周筱的哥哥打来的电话,之前还稍显缓和些的语气,立即变得凌厉刻薄起来。说完立即挂断了电话。

  周天脸色发白,气的连手都有些发抖:“这……这什么人呀这是……”

  周筱的脸色也极其的难看,没想到一个电话竟招来如此一番的侮辱。说什么“攀附权贵”——要说“权”,自家现在还真的差人家十万八千里;但要说“贵”,就凭那句“乡巴佬”的话一出口,这个人离“贵”之一字却也是相去十万八千里了!

  “以后和陈双杰断绝来往,不许再有任何的接触,听到没有!”周天用极少见的严厉语气对着周筱低喝道。

  此时的周筱,心里也是五味杂尘。从未想到会有这么一幕出现,前世今生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狗血的事情,有气愤,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屈辱。

  心中刚建立起的某种含有特殊情感类的东西,在这一瞬好似坍塌了一角。

  好半晌,兄妹两人就这么沉默不语的坐在客厅的靠椅上……

  接下来的假期里,兄妹俩默契的没人再提到过这件事……

  周家杀猪、宰鸡……毕大叔家的小栓子们几乎每天都要来找周筱——这个总能变魔术般的给他们变出特别好吃的东西的小姑姑。即便没有大人带着,已经有六岁多的大栓子也能带着这一串儿小家伙儿们自己找上门来。

  如今毕家栓子这一辈儿已排到六的顺位上,最大的大栓子六岁多,最小的才两岁。努力并期盼了这么多年,毕家还是没有盼来一个女孩儿,用毕大叔的话说,“老毕家就是这么个风水,就连家里养的猪鸡都是公的多,母的少!”

  如今众人只有把目光齐刷刷的盯在刚刚结婚不久的五柱媳妇的肚子上,没办法,现在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抓的非常紧,生二胎已是不大可能的事情,更不要说拼上个三胎、四胎了,倾家荡产都没用。

  毕家的小栓子们一各个都长的虎头虎脑,非常可爱,而且最大的特点就是都不是爱哭的孩子,非常听话又好哄。

  喜欢小孩儿的周筱与这些小家伙儿们在一起,玩儿的几乎鸡飞狗跳,倒也刻意的忘记了一些不快。

  转眼一个月的假期即要结束。

  与以往相类似的泪水纷飞的送别场景,不同的是,周筱内心还多了一丝郁郁的不快——那是到帝都后,要以何种心情面对陈双杰的纠结。

  为了能和侯双聚上一天,周天和周筱是在订好的航班起飞的前两天到达的帝都。

  四合院那里被打扫的很干净。据侯双说自从和蒋玉新确定恋爱关系后,四全院这边的卫生几乎都是在蒋玉新的监督和帮助下,才会保持的这么好。

  周天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把暖气先烧上,周筱出去给侯双打了个电话。之前也没告诉候双是在这一天回来,现在回来了,要告诉他一声。

  “双哥,不要告诉杰子我和哥哥已经回到了帝都的这件事儿,具体的原因电话里讲起来不方便,等晚上回来我再告诉你。”临挂断电话前,周筱这样叮嘱了侯双一句。

  “什么,杰子的妈妈竟然说出这样的话,真是岂有此理。他妈妈还是一个什么处的处长呢吧!一个处长能说出这么没水准的话,真是让人开了眼了!”

  晚上和蒋玉新一起回到四合院这边的侯双,听完了周天的复述后,气的直跳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