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为了妹妹一生的幸福
  看到侯双在得知陈双杰的妈妈说过的那些话后气的直跳脚,周天看着周筱又继续道:“人家既然瞧不上我们这些‘乡巴佬’,那我们以后就离人家的宝贵儿子远一点儿!”

  “陈双杰这小子,估计还不知道他妈妈做的好事呢!这几天每天都要给我打一个电话,还有一天到单位去找过我,问我你们什么时候回来,还说说好的你们要请他到老家去,却一直没了消息。他还有些生气你们诓了他。”候双也把陈双杰最近的表现说给周筱他们听。

  “他们这些所谓的‘权贵’家庭,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其实水深的很,腌臜事儿也多着呢!真没有我们过得幸福快乐,远离他们些也好,少去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一直没发表任何意见的蒋玉新,终于发了话。

  其实在场所有人都已成年,陈双杰的那点小心思大家都能看的懂,包括蒋玉新在内。虽然与这些人才刚刚接触,但从一开始见面起,就已发现陈双杰每次看周筱时那热烈的眼神。

  从小出生于帝都,父亲现如今又是一个区法院的院长,虽然在这个高官多如牛毛的帝都城里,一个小小的区法院的院长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但蒋玉新却是多多少少也能了解一些这些高门大户内的情形。

  现在因为有着候双的这层关系,所以蒋玉新也就没再顾忌,将话几乎挑明了来说。

  “我估计陈双杰这几天没你们的消息,明天肯定会直接跑到这边来。因为你们的航班订在了后天,他知道你们最迟明天也得到帝都。”候双分析道。

  “早晚都是要见的,见个面也好,有些话还是当面讲清楚比较好。”周天发了话。

  整个过程中,周筱面容平静,却一句话都没说。

  候双说的没错,明知道周筱他们即使回帝都,也得是晚上的火车才能到达。陈双杰在第二天上午仍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来到了四合院这边。

  看到没上锁的大门,陈双杰立即就兴奋起来。因没接到周天和周筱的消息和邀请而产生的不快,瞬间便被既要见到心上人的喜悦而冲淡的无影无踪。

  近一个月没见到心心念念的人儿,以至最近连吃饭睡觉都不觉得香甜,也没了心思和赵一良他们这一群人出去灯红酒绿。这段时间以来,整个人都显得蔫儿蔫儿的。

  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急切又用力的扣门。不知门里面的人儿这一段日子来有什么变化没有,更不知是否如自己想念她一般的想念自己。

  陈双杰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的速度都加快起来,一脸都是满满的期待。

  大门很快被从里面打开,而出现在门后的,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那张娇俏的脸,却是周天看到自己后就变得冰冷的面容。

  “天……天哥,你……你们回来了!”不知什么原因,几乎天不怕地不怕的陈双杰,除去周筱外,最怕的就是周天严肃起来时的一张面孔。

  “杰子,你来了!”周天虽然有些冷着脸,但仍是平静的和陈双杰打了招呼。

  “小小去了同学家,晚上不回来住了。我一会儿也要去会同学,晚上不一定会回来,所以我们就明天飞机上见吧!”周天用身子挡着大门的敞开处,没有让陈双杰进来的意思。

  “啊……是这样呀……呃……”陈双杰觉得一头雾水,想说些反驳的话,又不知该说什么。

  “马上就要到了约好的时间,我就不请你进来了!”看着陈双杰站在门口发愣的样子,周天在心时暗叹了一口气。

  陈双杰不知自己是怎么上的车,又发动着开走的,只觉得心里一团的混乱。

  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出了问题,这是他想破了头颅也想不出的答案,但有一点陈双杰知道,就是周天对自己的态度已经是变了一个人。

  但周筱呢?周筱对自己的态度又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只要一想到这一点,陈双杰的心里就会莫名的心慌。

  其实这边周天的心里也不好受。抛开别的不说,就是与陈双杰以朋友的身份交往了这么多年,从今后若是断了往来,从情感上来讲也多了一份感伤。

  但是为了自己的妹妹一生的幸福,周天自认为做的没有错。

  “是杰子,我找了个借口,没让他进来。”回到屋后的周天对着正拿着一个清雍正青花釉里红小印泥盒把玩的周筱说道。

  “哦!”

  周天等了半天,听见周筱只给出了这么一个字。

  “小小,哥哥这么做是为你好,你……”

  “哥哥,我知道,你什么都不用说,你做的对!”周筱打断了周天接下来的话,面色平静的说。

  “你没和杰子说他妈妈的事吧!”周筱接着问。

  “没说,说实话,我还真说不出口!”善良的周天怕陈双杰知道这件事后会面子上挂不住。

  “那就好,不然以杰子那混不吝的性格,肯定会回去和他妈妈闹。这样他妈妈肯定就会认为我们在杰子那里给她告了状,那样就更坐实了我们攀附权贵的目的了!”非常了解陈双杰性格的周筱分析道。

  从这么多年来的接触中,周筱还真算是对陈双杰有了不能说全部,但也是绝大部分的了解。

  在陈双杰的那个官好几代的家族里,除了陈双杰身为帝都市公安局局长的爸爸能治住他外,好像陈家再没一个能管得了这个小霸王。

  身为这个家族第三代唯一的男丁,可以说从小真的是在蜜罐儿里被泡大的。在他们那个家里基本上就是个说一不二,要星星不敢给月亮的主。

  “但是杰子肯定不知道他妈妈做下的事儿,我们不和他说,就这样突然的疏远他,怕是对他也不太公平。”周天说的很客观。

  “回到美国后再说吧!隔的那么远,即便他想和他妈妈闹,也不是我们能管理了的事了!”周筱也只能想到这一步。

  陈双杰倒也听话,没有再来找周筱,或许想的是第二天乘坐飞机时总能见到吧!所以忍了下来。

  第天二下午登机时,三人在登机口处相遇。

  早早等在登机口处的陈双杰,远远就看到了那抺时刻牵动着自己心弦的倩影,于是快步跑向前去。

  “小小……”那双眼发红的眸光中,带着急切和一丝受伤。

  “杰子,你都到了!”看到陈双杰略显憔悴的面容,周筱的心间瞬间滑过一缕波澜。于是,语气变得柔和了几分。

  “啊……呃……是呢!早到了……呃……不是,我是说……我是说……”陈双杰因为周筱对自己与往常无二致的语气而激动得语无伦次。

  “到时间了,我们走吧!”看着陈双杰慌乱的样子,周筱的心头莫名滑过一缕似酸又似甜的意味儿,转身,率先进入了登机口。

  “哎……来喽……小小,来,我来给你拿包!”陈双杰不顾周筱的拒绝,硬是拉下她背在身后的双肩背包,挎到了自己的肩上。

  走在两人身后的周天,看着两人并行而走的背影,没有说话,却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小小……你……你……没在生我的气吧!”走在通往机舱的过道里,陈双杰小心冀冀的问周筱。

  “怎么,你认为我在生你的气吗?”周筱反过来问陈双杰。

  “不是……我就是觉得你们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儿,尤其是天哥,他……他好像……反正是不对劲儿,有那么股我说不来的一种感觉!”

  “呵呵……”周筱干笑。

  “小小,你快告诉我呀!到底是怎么了……喂……小小……”看周筱没有理自己,只是大步进入机舱,陈双杰只得快步跟了进去。

  “小小,我们之前说好的,等你们到了家安顿好后给我打电话,要我去你们老家。可后来为什么就没再理我,害我一直等、一直等……”飞机起飞后,陈双杰对着周筱问出了心里这么多天以来的疑问。

  “我还和良子他们说呢,说我过几天就去你们老家了。连要开的车和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可是最后左等右等不见你们的电话!”陈双杰说着,还带出了一股子的怨气儿。

  看了一眼在一旁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在闭目养神的周天,又接着对周筱说:“看我一直没走,良子他们都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没接到电话。害得被他们笑了我好长时间,我一气之下还把川子和帅子给揍了一顿!”

  “怎么,你还打人了?”周筱之前一直没说话,听到陈双杰打了人才开口。

  “谁让他们说我被你给涮了的,那我还不揍他!”陈双杰说起这件事来还有些愤愤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