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从此便只当是认识
  听陈双杰说他竟然把曾帅和宋任川给打了,周筱有些吃惊。知道他一直以来就是个小霸王,但没想到这一次还对哥们儿动了手。

  “他们不是你多年的哥们儿和发小吗?你还对他们动手!”周筱倒不会因宋任川和曾帅说自己什么而生气,本就是不相关的人,任他们如何议论去。

  “哥们儿发小说你的坏话也不行!”陈双杰一句话说的斩钉截铁。

  听了这话,有一丝笑意,在周筱的嘴角飘过。

  而坐在一旁闭着眼睛的周天,嘴唇抿了抿,然后松了开去。

  “小小,你还没告诉我,你们后来为什么没给我打电话!”陈双杰特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这件事说起来话长,在飞机上不方便说,等到了美国后再告诉你吧!”说完,周筱调倒了座椅,然后把眼罩戴上,将头靠在了周天的肩上。一副我现在要睡觉了,不想再说话的架势。

  陈双杰无奈,只得屁股像长了刺一般的,一个人坐在座椅那里来来去去,不停的翻动……

  距麻省理工开学还有三天的时间,而普林斯顿也还有四天才到学校的开学时间,周天决定,先到周筱的公寓往上两天再回麻省去。

  飞机降落到费城时,仍有来接陈双杰的人,早已开着车等候在机场外,所幸并不是陈家姑姑——陈娣,周筱在心里这样想。

  虽然只见过一见,而且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但周筱却是对陈双杰的那个趾高气扬的姑姑记忆深刻。

  看来这一家人的秉性还真是接近。

  自从在电话中听到陈双杰的妈妈那段浮想连篇的大论后,周筱也就联想到了曾有过一面之缘的陈双杰的姑姑陈娣女士。

  ……

  陈双杰仍要像往次一样,要求驾车把周天和周筱先送回普林斯顿去。

  周筱看了看周天,见周天没有任何要发表意见的意思,于是自己也就跟着没有反对。

  “让陈双杰去送一趟自己和哥哥也好,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事情讲开。有些事,早了早好吧!”

  想到“早了早好”这句话时,周筱心里不禁突然感到有些发堵。

  在汽车开往普林斯顿的一路上,周天和周筱两个谁都没有说话。

  陈双杰也感觉到了异样,不禁原本一颗稍稍放下的心,此刻又悬了起来。握着方向盘的手心里,渐渐的,已满是汗水……

  于是,在这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里,除了能听到汽车发动机传来的响声外,车里面有了种寂静的、有些令人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到了周筱的公寓,兄妹俩什么话都没能来得及说,不顾旅途的劳累,开始大稿起卫生来。

  空了一个月的房子,已经堆积了不少的灰尘。陈双杰也非常有眼色的挽起了衣袖,帮着打水、扫地、擦桌子……

  看卫生搞的基本差不了,周筱在家洗漱,周天和陈双杰又一起驾车到超级市场去采购食材。

  一路的舟车劳顿,还有回来后没有停歇过的劳动,弄的三个人实在是疲惫不堪。所以,晚饭只是简单的做了可乐鸡翅、跨炖黄花鱼、清炒西兰花和酸辣土豆丝这四个菜,另外还做了一个紫菜蛋花汤。

  饭后问过陈双杰今天不回费城后,就让他先回了朋友那儿,有什么事,等过了这一晚明天再说,大家都得要早些休息才行。

  几个人第二天都是临近中午才起的床。

  陈双杰来到公寓时,刚好饭菜已经摆在桌上。

  午饭过后,三个人全部围坐在沙发上。

  ……

  “……你妈妈说过这些话后,我想想也对。我们的确是两个不同世界里的人,这一点起码对于你们这样的一个权贵的家庭来说是没有错!虽然我从未觉得人和人比起来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周筱语速平缓的叙述着这件事,就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一般。

  “我妈妈她……她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来……这……这……这实在是太过份了!”听了周筱的讲述,陈双杰一副不可置信,又万分羞愧的神情,话说的又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看着陈双杰一张羞得满面通红的脸,周筱又轻声的继续道:“过去的这几年,你对我的照顾,我一直都记在了心底,感激和感谢的话我不想多讲。往后……我们之间就不要再有什么往来了……从此便只当是认识就好!”

  周筱的声音很轻,却像刺刀一般,刺进陈双杰满是一腔热血的胸膛里。

  “你说什么?小小……你……你别这样,我替我妈妈向你道歉,不……是向天哥你们两个人道歉!”陈双杰听到周筱说要和自己断绝来往,原本涨红的一张脸立即变成了惨白色。

  “你骂我吧……不……小小,你打我吧……你想怎么着都行,但绝对不能和我断绝了来往。我妈妈的话只是代表了她个人的想法,却不能代表我,她也更替我做不了主,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说了算。”陈双杰的语气急切,生怕周筱不听他的解释。

  “但那是你的妈妈,换句话说就是代表了你们一整个家庭。有些事,勉强而来对大家都不好,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没想到陈双杰的反应这么的强烈,周筱也只得耐心的劝解。

  “你说的不对,我妈妈她只能代表她自己!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我妈妈她也得听我的!从小到大,只要我想做的事,我妈妈就从来没有反对过。”陈双杰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看周筱没有阻止他的话,就继续说下去:“小小,你相信我好不好,我肯定能说服我妈妈,让她喜欢上你,让我们全家人都喜欢上你!”

  话说到这里,基本已经算是半挑明了。一直在一旁没有说过话的周天不高兴的拧了拧眉,故意的“咳”了一声,并用眼神警告了一下陈双杰。

  “哦……我的意思是说,你和双哥这么优秀,做为我的朋友,我的家人了解了你们以后,一定会喜欢你们的!”陈双杰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让周筱听了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杰子,我及我们家人都无心攀附权贵,你是个真诚的好人,这一点我永远不会否认。但有些事不是我们想像的那么简单,我们就不要勉强了好不好,相信时间能冲淡一切……”周筱说这段话的时候,心里并没像表面的那般平静。

  “不行,你绝对不可以和我断绝来往,我是死都不会答应的!”陈双杰第一次冲着周筱发起了脾气,说完这句话后,站起来摔门而去。

  周筱对着周天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周天走过来,揉了揉周筱的发顶……

  却不知满腔怒气的陈双杰离开周筱的公寓后,直接疯了一般的飙车回到姑姑陈娣那儿。

  对着陈娣一通大吼后,拿起电话就拔回了国内,也不管现在是帝都时间的深夜。

  电话响了许久才被接通:“喂!是刘婶……你叫我妈接电话!”

  “……”

  “是,我知道她已经睡了,你叫她起来,我有重要的事儿要和她说!别啰嗦了,你赶紧的吧!”

  ……

  黄桂芸在睡梦中被叫醒,一听是儿子打来的电话,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慌忙的下楼接起了电话。

  陈双杰的爸爸,市公安局的局长陈钊闻声也跟下楼来。

  “喂!儿子,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儿了吗?”拿起电话的黄桂芸急切的问道。

  “妈,我问您,前一段有个叫周天的打电话打我,是不是您把人家给羞辱了一番?”陈双杰的语气冲的很,大声的质问起黄桂芸来。

  “儿子,你深更半夜的打电话来,就是为了问妈这样一件事!”一股闷气直接从黄桂芸的心底蹿升上来。

  “对呀!我就是要问这件事,您凭什么这样羞辱我的朋友,也太过份点儿了吧!”

  “凭什么,就凭她小小的年纪就能唆使着我儿子深更半夜的给他妈打电话质问他妈;凭她一个乡下的小丫头也妄想攀龙附凤……我羞辱她怎么了,那是她自找的!”

  黄桂芸这个气呀!气这个乡下的黄毛丫头竟让儿子不顾深更半夜的和自己翻脸。

  “她什么时候唆使我了,再说您可别瞧不起人家一个乡下丫头,人家可是神童,小小年纪就考上了普林斯顿,就凭这一点,她就能把你儿子甩出八条街去。”

  “她再是神童也没用,到底也摆不脱乡巴佬的帽子和一身的土腥子气。总之我告诉你,和这个小丫头,玩儿玩儿可以,想动真格的,肯定是不行,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黄桂芸越说越气。

  “告诉您,我对她还就是动真格的了,我还就非她不娶了呢!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您反对也没用!”陈双杰大声的吼道。

  “你翅膀硬了是吧!我还管不了你啦……你要选个乡下丫头回来,我坚决不同意,咱们家所有人也坚决不会同意!”

  “不同意就不同意!我就算告诉你们一声,你们要不认小小就当不认我,那您也就当没生过我这个儿子好了,以后我也不会再回那个家啦!”

  “你……你……你这个浑小子,人家几句话就把你哄的晕了头了你呀!哎哟……我心脏受不了了……”

  就听电话落地的声音,然后就是那头的黄桂芸的哎哟声。

  “哼……”陈双杰听到这些也没管,手里握着电话,整个人还气鼓鼓的站在那儿。

  “喂……”陈钊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过来。

  “啊……爸……是您呀!”听到陈钊的声音,陈双杰的语气立马变得恭顺起来。

  “你个混账东西!学习学习不行,打架斗殴、花天酒地你倒是学了个十成十,如今竟然还为了一个一无事处的黄毛丫头来和你妈妈叫板。有本事你就一辈子别回来,要是回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对于陈双杰身上刚刚所发生的那一幕,周筱全然不知,估计她也不会想知道这一幕。

  在那天的谈话过后,陈双杰已经整整一周没有露过面了。周筱在略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又有一丝淡淡的失落涌在了心头。

  没有用去太多的时间想这些,周筱把更多的精力都放到了学习上。

  由于看到周筱超强的学习能力,在这次开学后,艾伯纳教授又加大了她的学习量。

  这也正合了周筱的意,早早的完成学分拿到学位,也可以早早的回国。

  本以为与陈双杰的纠葛就此已经结束,没想到在两周后,一个周四的下午,周筱下了课骑着单车回到公寓时,竟看到陈双杰等在了门口。

  望着清减了不少的那个人,周筱心里一阵的发软。

  “你怎么来了?”想说你怎么瘦了,话到嘴边,周筱做了改变。

  “回国了一趟,刚下了飞机就过来了。”周筱这才看到,陈双杰的双眼内还有着红血丝。

  “不是刚来吗,家里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快就又回去了!”周筱话刚说完就想打自己的嘴巴,问什么不好,偏偏问人家家里的事儿。

  “没事,就是我妈妈病了,我回去看看。”

  “啊?是这样,没什么事吧!”

  “没事,老毛病了,留医院观察了一下就回家了!”

  “没事就好!”周筱突然觉得好像没话说的感觉,只得随意应付着。

  其实陈双杰是他爷爷陈卫国给打电话叫回去的。陈卫国在电话里也只是说黄桂芸被气病了,而且病的很重,如今住在医院里。

  等陈双杰到家后一看,黄桂芸的确是病了,不过真的是老毛病,心脏有些不舒服,留院观察一下也就出了院。

  但陈双杰一进家门就被扣了护照等证件,爷爷、叔叔、大爷的一齐上阵,一通狂轰滥炸的给其做思想工作,中心都是围绕着一点——那就是不同意陈双杰与周筱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