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永恒的爱情
  全家人都软硬兼施的给陈双杰做着工作,但陈双杰这一次像是铁了心一般,谁劝都没有用。

  把陈钊给气的,若不是陈卫国拦着,就要对陈双杰动上全武行了。

  最后用了无数的方法和手段,陈双杰才得以偷出了自己的证件,又从曾帅那儿拿了一笔钱才“潜逃”回了美国。

  不过这些事陈双杰可没敢和周筱透露半个字。

  看着陈双杰的一身疲惫和一脸憔悴的神情,周筱也不忍心再说些什么,掏出钥匙打开门,将陈双杰让了进去。

  在周筱做晚饭的时间里,陈双杰就已睡了过去。

  将饭菜已经热了两遍,实在不能再一次下锅时,周筱叫醒了睡的正酣的陈双杰。

  两个人默默的吃完了晚饭。

  “杰子,你……”

  “小小……”

  两人同时开了口。

  “你先说吧小小!”陈双杰让周筱先说。

  “杰子……我觉得……你以后还是……”望着陈双杰一脸受伤的表情,周筱真的说不下去了。

  “小小,我知道你受了委屈,有些事是我没顾虑周全,这都是我的错。给我个机会,也给我些时间,等我把一切都解决好,可以吗?”陈双杰的一双眼里充满了期待与忐忑。

  事情到了这一步,周筱怎能再说出拒绝的话来。

  想了想,周筱决定给陈双杰一个机会,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机会。毕竟这具身体的年龄才只过了十六岁,没必要考虑太多的未来。

  “好!我答应你,那就这样吧!”周筱点了点头。

  “真的?小小,你真的答应我啦……谢谢……谢谢你小小,谢谢……哇!我太高兴了……”陈双杰的疲惫已被突然而来的喜悦一扫而空,高兴的手舞足蹈。

  周筱受了陈双杰那极具穿透力的兴奋的感染,而变得心里轻快起来。

  于是,日子从这天起又恢复了以往的模式。

  陈双杰仍是像从前一样,每周至少有三天的时间会赖在周筱这儿。

  而又有与以往不同的是,陈双杰似乎更爱腻在周筱身边起来。每当陈双杰在的时间里,除了上厕所,这个人几乎都跟在了周筱的身后。

  曾经跟着周筱去过一次艾伯纳教授的课堂上后,就再也不肯跟去的陈双杰,现在竟然可以忍住对自己来说不亚于听天书般的非人折磨里,每次都会坐在一旁等候着周筱。

  当然,你得忽略看他坐在座椅上,屁股扭来扭去那种难受的样子。

  在周末的日子里,两人可能会由陈双杰驾车,漫山遍野的找个风景怡人的地方去野炊;也有可能跑到某一个城市的某一家拍卖行去淘宝;还会共骑一辆单车去超级市场选购足够新鲜的食材……

  青春肆意的时光,尽管两人没有将一个“爱”字说出口,甚至连拉个小手儿的举动都不曾有过,但却成了相识以来最最快乐的记忆!

  关于两人现在的相处模式,周筱对周天没有隐瞒,大概的与之叙述了一下这番情形。

  周天听后半天不语,许久才说了那么一句:“小小,保护好自己,哥哥不希望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

  一九九四年的春节兄妹俩仍没有回家过年。

  陈双杰、艾伯纳教授和布莱兹夫妇,以及贝位和凯丝共七人,全都聚在周筱的公寓里,共同庆祝中国这个传统团圆的节日。

  周筱调了牛肉大葱和三鲜的两种馅儿来包水饺。众人齐齐动手,结果包出来的饺子能够想像,可以说是形态各异、千姿百态……看的周天和周筱头上直冒黑线。

  在众人乱哄哄的“帮忙”下,一桌丰盛的晚宴开始了。

  难得一次这么热闹的聚会,大家都喝了点小酒。酒到酣处,众人又开始了各种的表演。

  在坐的周天和周筱最是多才工艺,肯定少不得以表演主角的身份登场。

  其实整个过程中最可乐的就属艾伯纳教授,竟然用他那无比怪异的腔调,为他的太太布莱兹女士朗诵起了泰格尔所写的一首情诗。

  诗的名字叫——《永恒的爱情》,译成中文大概的意思是这样的:

  我以数不清的方式爱你,

  我的痴心永远为你编织歌之花环——

  亲爱的,接受我的奉献,

  世世代代以各种方式挂在你的胸前。

  我听过的许多古老爱情的故事,

  充满聚首的欢乐和离别的悲郁。

  纵观无始的往昔,

  我看见你像永世难忘的北斗

  穿透岁月的黑暗,

  姗姗来到我的面前。

  从洪荒时代的心源出发,

  你我泛舟顺流而下。

  你我在亿万爱侣中间嬉戏,

  分离时辛酸的眼泪和团圆时甜蜜的羞涩里,

  古老的爱情孕育了新意。

  陈腐的爱情而今化为你脚下的灰尘。

  一切心灵的爱欲、悲喜,

  一切爱情传说,历史诗人写的恋歌歌词,

  全部融合在你我新型的爱情里。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因为艾伯的怪异腔调而憋笑的快出了内伤,而这些人却是除了布莱兹夫人和周筱外。

  和艾伯纳教授夫妇相处的久了,周筱对他们之间所谓的“爱情”,已了解了很多。

  周筱知道,这一切都是发自艾伯纳教授的肺腑。光是看他在读诗时看着布莱兹夫人那满含深情的眼神,还有布莱兹夫人回以丈夫同样浓情深厚的眸光,就能看出两人间的感情有多么浓烈。

  这是周筱所一直羡慕不已的一种爱情,或者也可以称之为一种情感。

  因为看到他们,你才能知道这世间什么才叫做从一而终;看到他们,你才能理解什么是不离不弃;看到他们,你才能明白什么是相儒以沬……

  看着这温情的一幕,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的前世一些零星却刺骨的碎片,突然飞现在周筱的面前。

  于是,就在那刹那间,有湿意从心底滑过……

  周筱想,这是自己喝多了酒吧!

  ……

  春节过后,大家又开始了各自的忙碌。

  这一年直到圣诞节来临前,周筱的生活都没有过什么大的波澜。

  与陈双杰的相处,却也越来越融洽起来。而陈双杰在周筱有意识的引导下,真正的改变了许多。

  比如:他已经在吃饭时,知道顾及到让周筱坐上桌来后再一起开饭;在周筱累了时会主动帮周筱打扫一下房间(尽管打扫质量有待商榷);不再总是没有思索和计划的就胡乱花钱……

  脾气已多多少少变得不再那么急躁;说话时偶尔也会顾及一下对方的感受;再也没去过夜总会等一些声色的场所……

  这一切的改变令周筱对原本并不看好的两人之间的关系,渐渐有了一丝期待,虽没那么强烈,但已变的并不是那么的可有可无。

  已经又是一年没有回家,这个圣诞节的假期肯定是要回国的。而且这次回国,还有特别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要参加侯双和蒋玉新的婚礼。

  而侯家与蒋家之所以商量后确定下来的婚期,其实主要就是侯家为了等到周天和周筱的这个圣诞假期的到来。

  用候中华和程映秋的话说就是:候双的婚礼,自己的亲妹妹不参加怎么能行,要等!无论如何必须都得要等到我女儿回来才能办。

  飞机缓缓降落在帝都国际机场。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侯双和蒋玉新早已手牵手的等候在机场的出口。

  与以往一般甚至更胜似以往的热烈相拥及欢喜不完,候双依然会把这个疼到骨子里的妹妹高兴的扛在肩上,转上那么几大圈儿……

  不同的是,看侯双满面红光中又多了一丝叫做幸福的味道。这个样子的候双,让周筱的整颗心都跟着似乎要冒出粉色的泡泡来。

  变得有些小鸟依人的蒋玉新,满身满脸都透着甜蜜和满足。看的出来,在这一年的时光中,和侯双两个人相处的非常不错,感情升温的也相当的快速!

  结婚的日期就定在了这个月,也就公历十二月的十二号,农历的十一月初十的这一天。

  婚宴的地点是由蒋家提前预订好的“帝都大酒店”。

  由于蒋玉新的爸爸身为海林区法院的院长,多少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个时候反腐倡廉的运动风暴还没有刮起来,蒋家在帝都毕竟也算是根深蒂固,所以排场便搞得有些声势浩大。

  侯家除了侯中华在帝都有些比较要好的同学外,其他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人脉。所以婚礼的一切都是以蒋家为主。

  不过,在帝都办完后还要回m省,侯家要在县城再办上一场。

  周筱光听着就觉得累,不过人生就这么一次的大事,每个要有此经历的人大都想留下一些珍贵而美好的回忆,只是选择要留存的方式不同而已,所以也能够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