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八十章 你也算是个男人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周筱!”终于有了这么一个机会,陈双杰迫不及待的把周筱介绍给大家,虽然没敢直接说这是我的女朋友,但所有权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

  “你们好!”周筱微微点了一下头。

  ……

  场内瞬间一阵静默……

  大家都被这么一个超凡脱俗的女孩儿给惊艳到。

  “坐吧……就等你们了!”还是赵一良先打破了这种令周筱感觉像猴子一样被围观的不自在场面。

  陈双杰把在场所有的男士一一给周筱做了介绍。介绍其他人是假,目的其实是炫耀自己这么出色的女朋友是真。

  不过大多数的女性都没有被介绍,也包括赵一良所带的那个显得较为清纯,像个大学生模样的女生。周筱估计那女孩儿也不是他的什么正牌的女友,或者说根本就是来路不明吧!

  随着周筱和陈双杰的最后一个落坐,各种码放的十分精致的山珍海味,如流水一般的被漂亮的服务小姐端上了桌来。

  今晚的陈双杰显得格外的兴奋与激动,几乎来者不拒的频频与众人举杯。直到周筱在桌下踩了他好几脚,才有所收敛。

  其间也有借着敬酒的名义上来搭讪的男士,但被陈双杰几次几乎拉下脸来的阻挡后,大家就更明白了周筱对于陈双杰的意义,也都识趣的不再前来。

  可偏偏有那么个不识趣儿,也不惧怕陈双杰翻脸的人对周筱举了杯:“来,小小,我敬你一杯,感谢以前在你家曾受到的热情款待!”

  赵一良对着周筱举起了酒杯。

  “叫谁小小呢,你是谁呀你!”周筱在内心里说,但表面还得端起一个不卑不亢态度:“对不起赵一良,我真的不能喝酒,以茶代酒吧!”

  “是啊良子,小小还真的是不能喝酒,别让她喝了,这杯酒我来替她吧!”陈双杰也马上附和道。

  “只是一点红酒而已,少喝些没问题的!”赵一良淡淡的说道。

  “红酒我也不能喝,真的是不好意思!”周筱最讨厌这种逼人喝酒的行为。

  “良子,你就别劝了,小小从没喝过酒的!”陈双杰极力的阻止着。

  “怎么小小,连这点面子都不肯给吗?”赵一良说话的声音有些发冷。

  周围瞬间都安静下来,大家都停下手里的动作望着站起来的赵一良和周筱,场面开始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这不是面子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喝的问题。我觉得面子不是一杯水或是一杯酒所能代表的!”周筱的脸色已不是刚开始时的那么和煦。

  随着周筱的话音一落,屋内更是安静的过分。有多道暗含担心的目光扫过周筱,然后所有人都盯着赵一良的脸色。

  “良子,今天是怎么了嘛!”毕竟两人身后的势力多少有着悬殊,所以陈双杰对赵一良在态度上多多少少的有些个忌讳。

  “哈哈……好有个性的丫头。好……不错……不喝就不喝吧!你随意。”过了好半晌,赵一良忽然一阵大笑,然后对着周筱意味深长的来了这么几句。

  “呵呵……大家随意……都随意……”

  “来杰子,我们再干一杯!”

  “帅子,我们喝一杯吧!”

  ……

  一听到赵一良变了话锋,大家都有意识的开始打着圆场。

  “莫名其妙!”这是周筱在心里对赵一良的腹诽。

  一顿饭吃的周筱觉得自己都快要得了肠梗阻,一各个的年纪不大却端着虚伪的笑容,带着真情却能让人一眼看穿的假意互相恭维、互相吹捧……

  吃过饭,按照众人一惯的流程,自然就转移到三层的贵宾ktv包厢里。

  本来周筱特想吃过饭后就立即走人的,但由于发生了席间与赵一良那并不算愉快的一幕后,周筱也怕让陈双杰为难,毕竟赵一良的老爹是市一把手,比陈双杰的老爹要高上那么一级。

  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虽然不是众位在坐的老子们之间的直接接触,但毕竟每一个个体就是代表了一个家庭的立场。

  只得强忍住心里的不耐,周筱挑了一个角落坐下来。

  “小小,你想唱首什么歌儿,我来给你点。”陈双杰坐在周筱的身边问道。

  “我不唱歌,你唱你的吧!”既然来都来了,周筱也不想扫了陈双杰的兴。

  交往了这么多年,周筱的脾气陈双杰也能了解个大半。周筱既然说不唱,那肯定就是不肯唱了的,于是便陪着周筱老老实实的坐在角落里。

  席间的时候还好,等到了ktv包房后,再喝上一些酒,那些男人们便开始原形毕露出来。

  男男女女的逐渐越来越热,拥抱、接吻,有的女人被男人抱坐在大腿上……周筱甚至发现赵一良的手放在了今晚跟着他的那个女孩儿衣内的胸上,正在不断的揉捏,而那个貌似清纯的女孩儿竟然像是很享受其中的样子……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鬼哭狼嚎的唱歌声,混杂着这种**的画面,令周筱感到窒息和恶心。看了看陈双杰,那个人早已按捺不住被宋任川拉到了一边去拼酒。

  周筱站了起来,一个人走出包厢去透气。

  高档的装修,使得隔音效果非常的好,过道里面的声音大部分已被隔绝掉。

  按照标识,周筱往公用的洗手间走去。其实每个vip的包房里都有独立的洗手间,所以出来到公用洗手间的并没有什么人。

  处处透着奢华的场所,就连洗手间内都不例外,甚至里面的水龙头都是特制的鎏金材料。里面点着高级的陈香,一开门就有独属陈香特有的香味儿扑鼻而来。

  周筱觉得,在此时,就在此地,连这个洗手间都比那包房内干净得多。

  在里面磨蹭了许久,直到站的腿都有些发酸,也怕离开的时间太长陈双杰找不到自己,周筱才慢慢吞吞的走出了洗手间。

  “怎么,舍的出来了!”

  一出门,发现赵一良正叨着烟倚靠在女洗手间的门口,光那地上一堆的烟灰,就知道已经站在了那里不短的时间。看到周筱出来,冷冷的开口。

  周筱没有回答,只是略点了点头,想绕过赵一良回包房去。

  “别急着走哇,我们聊几句!”赵一良伸出手臂挡住了周筱的去路。

  “请让开,我觉得我们没什么好聊的!”周筱板起脸说道。

  “可是我有的聊呢!”赵一良慢条斯理的道。

  “我没兴趣!”周筱的语气变得严厉,说完后就要绕开赵一良离去。

  却被赵一良一把紧紧的抓住了手臂:“说!为什么要躲着我?”

  “放开你那脏爪子,躲着你又怎样!”周筱这下翻了脸。

  “我还就偏不放,不识抬举的小东西,我赵一良想得到的东西还没有什么能逃得过我的手掌心儿呢!”说完就拉周筱,想往自己的怀里带。

  这下可真把周筱给惹毛了,趁势一个反转的巧劲儿就把赵一良给捺在了墙上。

  因为知道自己的力气抵不过一个正值壮年的大小伙子,于是在扭转的瞬间掐住了赵一良的食指,用力的向后掰去。

  “我的抬举给的都是人类,你自问你算吗?你以为你是谁,靠着老子的权势耀武扬威,你也算是个男人?记住喽!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千万别来招惹我,哼!”周筱一脸不屑的对着赵一良说道。

  赵一良狼狈的被脸贴在墙上捺着,手指处传来钻心的疼痛使他不敢动弹分毫,头上都有冷汗冒了出来。

  从小到大从没被如此对待过的他,尤其还是被一个娇弱的小女生如此折辱,赵一良瞬间感受到了不能承受的屈辱,足可以有毁掉一个人的狠意立即袭上心头。

  “你放开我!周筱,你这样做会后悔的……”

  “后悔?真要让你满意了我才会后悔。记住我刚才说过的话,以后不要再来招惹我!”说完这些,周筱松了手。

  用一只手弹了弹刚刚被赵一良抓过的手臂,忍着小洁癖要发作的心理,像是能弹掉什么脏东西一般寻求个心里安慰。

  又看了看刚刚掐过赵一良手指的那只手,想到之前还看到赵一良的手在那个女孩儿胸上捏揉过,不禁又是一番反胃。

  “得赶快去洗洗!”周筱心里这么想,嘴里差点就说出来。

  得到释放的赵一良不停的揉着刚刚被掰得感觉快断了的手指,看着周筱的目光似乎能有毒水渗出来。

  周筱才不管这些,转身准备向包房的方向走去,她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告诉陈双杰一声,她要马上回家。

  觉得面子里子都已失光的赵一良,此时看到周筱背对着自己就要离去,觉得马上报复的机会就要来到,于是立即飞扑上去,就要从后面搂抱住周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