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还是那个男人
  毫无预警的周筱对于后面要发生的事毫无感知,等听到声音感觉不对,而回过头来的瞬间,赵一良的身影已经飞扑到眼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那一瞬间,周筱已做着被赵一良扑到后,等自己缓过来腾出手,要暴揍这个人渣一顿的念头。

  然而电光火石间,赵一良就像武侠小说内所描述的情节那样,如点了穴一般的被定住。当然,这个定住不是真的一动不动的被钉住,而是有人从后面提住了他的衣领。

  接着,刚才周筱曾做过的一幕,如镜头回放一般的被另一个高大、带有强大震慑气息的男人所重演,不同的是,那个男人只用了一只手——赵一良又脸贴着墙被捺在了那儿。

  “身为一个男人,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可不怎么绅士呢!”

  一道熟悉的声音又在自己的耳畔近距离的响起。

  周筱抬头望去,再一次被那股寒潭吸了进去而半天不能醒转。

  还是那个男人,就是侯双结婚时,被自己那个尴尬的喷嚏殃及的人、用手指轻弹自己额头的那个少将。

  不过他今天没有穿那身军装,而是穿了一套卡其色亚麻面料,一看就是出自名师之手的手工版休闲西装,浓黑的头发被打理得一丝不苟。

  想到那日那个令人尴尬的喷嚏,周筱的脸不禁又漫上了一层红晕。

  “呃……是您呀!那个……谢谢您……”周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活了两世的人了,不知为什么,一见到这个人就紧张的直结巴。

  “妈的!你是谁呀你,不要命了,快放开我!”被捺在墙上的赵一良开口大声的叫嚷,早已失了以往那丝看似沉稳的斯文。

  “这种地方不适合你,以后别来了,快回去吧!”丝毫不理会叫嚣的赵一良,男人扭了一下头,靠着周筱更近一些距离的轻声说道。

  “你快放开我!知道我是谁吗你,当心我他妈的弄死你!”赵一良的脸被捺在墙上,看不到身后人的长相,几番挣扎却被像钉在了墙上一般,而不能动纹丝。

  “那我……”周筱不知就这样一走了之,在礼貌上来说,对于刚刚出手相助自己的这个陌生的男人合不合适。

  “去吧!”说话间,男人用另外一只空闲的手,突的又是在周筱的额头轻弹了一下。

  “噢……”周筱就这样抚着额头,傻怔怔的转身向包房走去,走了几步后方似醒悟一般驻足回头观望。见赵一良还被捺在墙上,而男人看到周筱回过头来,轻挑了一下下颏,示意让周筱走。

  周筱瞬间明白了那个男人的意思,于是快步走向包房,和还在兴奋拼酒的陈双杰说了要走后,就立即拿起了自己的包包。

  陈双杰倒也听话,马上放下酒杯,不顾众人的挽留和哄笑,陪着周筱离开了“极乐人间”。

  陈双杰喝的已经略显醉态,非要闹着自己开车,被周筱一个厉眼就老实下来。“极乐人间”服务倒也周到,派了一个专职的司机代驾,会将二人送回家去。

  “小小,你今天能陪我一起参加聚会我太高兴了!真的……真的是太高兴了!”路上,极度亢奋中的陈双杰手舞足蹈的表达着自己的激动之情。

  “小小,你知道吗!良子他们看我的眼神有多羡慕,哈哈哈……我就是要让他们看看,我的小小有多么的漂亮、多么的优秀、多么的独一无二、多么的……呃……”陈双杰的醉意有些越来越重。

  “我觉得这是我活了二十二年近二十三年以来,最最开心和得意的一天了,小小,你能理解我的此时的高兴的心情吗?

  小小,我和你讲……”

  这一路上,都只有陈双杰一个人在喋喋不休中。周筱一路沉默不语,她的思绪还沉浸在过去那一刻所发生的突如其来的意外当中。

  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过着刚才的画面,以及无耻下流的赵一良。

  现在冷静下来,周筱在思虑一个问题,那就是赵一良会不会再来找自己的麻烦,虽不至于会怕他,但被这么一个阴测测的、又有着一定背景的人惦记着,实在不是件什么能令人舒坦的事情。

  而后,面前又浮现出那个冷若寒潭一般的男人——那个两次对自己有着莫名其妙举动的少将。

  那个神秘人物能够准确叫出自己的名字,他令自己每次见到他时都会心慌失措。

  这个人拥有强大的气场,还拥有一种令自己熟悉的感觉……

  “小小……小小……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也同意我说的观点吗?我就知道,小小你对我最好了,虽然你什么都不说,但我心里就是知道……”陈双杰还在一边说着些半醉半醒的话。

  “我现在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最、最幸福的人了!小小,我以后一定会对你也是最、最、最、最好,对你好上一……”

  “谢谢你师傅,我到家了!”看到汽车已停到了自己家的门口,周筱对着代驾的司机说道,同时也打断了陈双杰接下来要说的话。

  “杰子,我先进去了,你回去早点休息!”周筱下了车,叮嘱陈双杰道。

  “嗯?小小都到家了……我还有话要对你说呢!你等等,我也去你家!”陈双杰的一双小眼睛已经有了要睁不开的趋势,还非要扒着车门下车,跟着周筱一起进院儿。

  “太晚了,你喝的也有些多了,赶紧回家去,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周筱拦住了陈双杰要下车的举动。

  “不行,我一定得说出来,不说出来我今晚会睡不着觉的!”陈双杰坚持。

  “杰子,适可而止啊!艾伯纳教授夫妇还在,而且这会儿恐怕已经休息了,你进去会打扰到他们。”周筱的语气声变得加重起来。

  本来今晚就因为陈双杰所谓的面子,自己才去参加的这个聚会,结果聚会上却遇到了这么令人恶心的一件事。

  但这件事周筱又不好和陈双杰讲,若是讲出来肯定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兄弟”感情,尽管周筱足以看透能做出这样事情的赵一良,对陈双杰根本不会有什么所谓的兄弟情谊。

  而且他们这些家族之间肯定还会牵扯着某些特殊的东西,更不能因为自己的关系,使得陈双杰最后为难。

  今晚的事虽然并不应该怨在陈双杰的身上,而且也是自己亲口答应他来参加的这个聚会,但毕竟陈双杰早就知道自己对赵一良这个人印象并不好,并且不愿有什么接触,却为了什么大男人毫无意义的面子,拉着自己搅进了一滩浑水里面。

  心里的气原本就没有发泄的出口,陈双杰又在这个时候纠缠不清,周筱的火气已经开始要往外冒出来。

  “我们悄悄的进你的房间,绝对不会吵到他们的!你就让我进去吧!”陈双杰仗着酒劲儿,不知所云的说着。

  “你给我闭嘴,陈双杰!别仗着喝点酒就想学赵一良那无耻的浑蛋,你要是想像他那样,那现在就在我面前消失,以后都不要再现身了!”周筱气的全身都有些发抖,连说出来的话都带着颤音。

  “你……你怎……怎么了小小?我说错话了吗……我……我……你别生气啊!我喝多了,我有点儿喝多了,我错了,小小……”

  周筱有些颤抖的低喝声,令陈双杰瞬间酒醒了大半儿,迟钝的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连忙不停的道歉。

  看着陈双杰全身陪着一副小心的样子,周筱顿觉一拳打到了棉花上,立时有股气堵在了胸口上。

  的确对陈双杰是有些迁怒了,周筱看着陈双杰,初春依旧寒冷的夜色里,就着并不明亮的路灯的灯光,那双映着急切与懊恼的眸光,却显得那么的明亮!

  周筱的心顿时软了下来:“算了,你回去吧!我也要进去休息了!”

  “小小,你……还在生我的气?”刚要转身的周筱被陈双杰又给叫住。

  “已经没有了杰子,你别多想了,回去早点休息,你今天喝的有点多,回去后记得要喝杯蜂蜜水再睡。”周筱的语气变得轻柔。

  “哎……哎……我知道了小小……我知道了……我一定听你的话,回去喝杯蜂蜜水!”听到周筱对自己温柔软语的叮嘱,陈双杰的心情立马飞扬起来。

  “你赶快回去吧!都这么晚了。”周筱让陈双杰赶快走。

  “你先进去,我看着你进去了再走!”陈双杰满含深情的对着周筱说。

  “那好吧,你路上小心,我进去了!”

  “进去吧!我明天再来找你。”陈双杰对着周筱挥手,目不转睛的看着周筱转过身去,然后开门、再合上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