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包括所谓的爱情
  不知为什么,在周筱关上大门的那一瞬间,陈双杰突然觉得那扇门把两个人隔成了两个世界,自己心里立即有种被掏空了一般的感觉,就那么“倏”的一疼。

  后来的事实证明,陈双杰那天的预感没有错,因为当两个人再见面时,早已是物事人非,彼此间却真成了从此不再相触的两个世界……

  关于今晚与赵一良这件事的后续发展,周筱完全不知。只知道自己这一晚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会儿是赵一良那张令人阴测作呕的脸,和一双肮脏不堪的爪子,还有的就是对于赵一良将会对自己要实施什么报复行动的凝虑。

  但更多出现在自己眼幕内的,却是那个神秘少将高大挺拔的身影,以及那吸人魂魄的一双幽深的不可测底的双眸,还有对自己说不清道不明意味的举动……

  第二天起床后的周筱精神显得比较萎靡,但仍是强打精神陪着艾伯纳教授夫妇继续各处游玩儿了一番,但心里却因为赵一良的事一直有着些许的不安。

  这一天下来却也相安无事。昨晚陈双杰说要今天过来找周筱,却直到晚上休息前也没有出现,周筱全当他酒喝多了,全然记不得自己所说过的话罢了。

  接下来的几天,依然平平静静,周筱没有等来赵一良任何的报复或其它的举动,心里想可能是对方已将此事放下,倒也慢慢放了开去。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自那晚见过陈双杰后,这个人就一直没再出现过。

  一个人的时候,周筱不禁也在反省,自己是不是那晚对陈双杰说的话有些过了。那晚曾对他讲过——别仗着喝点酒就想学赵一良那无耻的浑蛋,你要是想像他那样,那现在就在我面前消失,以后都不要再现身了!

  可再一想,自己对他讲过的话比这重的时候多的是,他不也照样没皮没脸的贴上来,所以这次也应该不会多在意。“也许他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吧”,周筱这样对自己解释。

  由于周筱这次回国属于是公事,身上肩负着任务,所以除却周天外,也就没让家里人知道自己回国这件事。

  没有顾及得上回老家去,这段时间倒是把艾伯纳教授夫妇陪的心满意足。这趟中国之行,让这对老夫妇大呼过瘾,直到上了飞机才直嚷嚷,有机会还要到中国来,当然,向导还得是周筱才行。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直到到了要回美国的那一天了,陈双杰仍是没有出现。

  犹豫了再三,周筱还是决定打个电话到陈双杰家问一问。但由于有过前一次那不愉快的经历,于是周筱让侯双打的这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对方接电话的可能是保母一类的人,听说侯双找陈双杰,就像审讯犯人一般详细的查询侯双的身份。可能是由于听到侯双这个名字比较陌生,就让侯双稍等片刻,然后唤了另外一个人来接的电话。

  “喂……你叫侯双是吗!找我家杰子什么事?”电话那端传来的是一个苍老又威严的男声。

  “哦!我是叫侯双,我想问您一下杰子在家吗?”

  “我怎么没听说过你的名字,你是哪儿的人,是干什么的?”那人继续问道。

  “怎么这家人都这个毛病,不管见面还是打电话都要查一下对方的户口!”周筱默默腹诽道。

  “我是杰子的朋友,m省的人,请问他在家吗?”

  “哦……m省……我知道了,你打电话来是不是想问他今天回不回美国吧!”那个人竟然一语就道破了侯双他们打电话的目的。

  “啊?哦……是的,我想问他一下,他今天能几点到机场。”侯双这个孩子向来都很单纯和实在,于是老老实实的给予对方以肯定的答案。

  “他在家,但是不会接你们的电话,他也不会再去美国了,你们以后就不要再找他了!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希望你们以后好自为之……”对方说完这些便挂了电话。

  侯双握着电话有些发呆,然后有些担心的看看周筱。

  再一次的羞辱,这一次连带的是侯双,上一次是自己的哥哥周天……周筱满脸涨的通红,一瞬间,手脚冰凉……

  但看着侯双那望着自己满是担心的眼神,周筱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双哥,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人与人之间不论是亲情也好、友情也好,包括所谓的爱情,这些都是要看缘份的,一切强求不得。”

  “小小,你……”侯双欲言又止。

  “你真的不用担心我双哥!他们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以后,你也离他们远一些吧!”周筱淡淡的对侯双说。

  “我知道了小小,那你……你回美国后要好好的,知道了吗?”侯双的眼里闪过满满的心疼,还有一种急待发泄的气愤。

  “双哥,不要为我去找杰子,没必要。一切随缘吧!你只要和我嫂子好好过日子,再早日给我生个可爱的小侄子就够了,别的不要去管,真的没意义!”

  以周筱所了解的侯双对自己这个妹妹的疼爱程度,猜到侯双肯定会在自己走后去找陈双杰理论。陈家毕竟有权有势,侯双要有什么对陈双杰不利的举动,最后肯定会吃大亏,所以周筱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一定得让陈双杰这小了给我一个说法不可!”侯双的怒气怎么也压不住的往上窜。

  “双哥,这件事情你一定得听我的,再说我们从未挑明过什么事,至少我从未对他有过什么承诺,又谈什么找人家要说法呢!”事到如今,周筱不得不把事情摆到了明面上来说,否则真是怕劝不住侯双。

  “那……那这事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呀!”侯双的一口气被周筱的一番话一戳,“扑哧”的一声就泄了。但却像梗在心里一团棉花般,怎么也不舒服。

  “双哥,这件事就这样了,不要让我在国外也不安心,好吗?”周筱继续轻声哄着侯双。

  “唉!好吧……那哥就听你的。他妈的这叫什么事儿呀!”侯双愤愤不平道。

  ……

  “rex(雷克斯,陈双杰的英文名字)怎么还没到,他不是要我们一起走的吗?”看到马上要到了登机的时间,陈双杰还没有出现,艾伯纳教授不禁问道。

  “他家里有些事,可能不和我们一起走了!”周筱只能这样回答。

  到了登机口,周筱再次回头望去,却依然没见陈双杰的身影。在广播里最后一次响起让旅客登机的提示过后,周筱转身,大踏步的向机舱内走去……

  回到美国已有一段时日,再也没有了陈双杰的消息。

  每到周四开始,周筱一天中总会有那么一段时间站在自己公寓的窗前向外眺望,好似在期望某一个身影欢快的跑到门前,依如往昔般总是放着门铃不按,而用手掌用力的扣响门板……

  或是周末时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突然间的回头,却发现根本没有那个一直跟着自己的“小尾巴”……

  当饭菜已经摆放好在桌上时,才发现桌上大多是那人爱吃的品种,但总是坐在对面位置上的人却再没了踪影,于是剩余大部分的菜只得被倒掉……

  从超级市场出来,拎的两手满满的货物已将手指勒得泛白发木,却再没有一个人抢上来说:“你只管开车门就好,这些都由我来拿!”

  ……

  怱的一日,周筱幡然醒悟——或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习惯”吧!

  可是之于这二字带给人的后果,却是挥之不去的有些叫做“伤感”的东西。于是,一股酸意就这样突如其来的降落于许久谈不上快乐的胸头。

  周筱把自己除了睡觉的时间都放到了学习上,这样的忙碌,却是让学分以令人心惊肉跳的速度增长着。

  不过艾伯纳教授却似有些颇为明了的摇了摇头,他宁愿周筱像往常一般,会让他来的更舒服些。因为虽然回到美国后没有减少到周筱那里蹭饭的次数,但明显的感觉却是,气氛好像没有以前那般的轻松……

  这样的让自己更加忙碌的日子转眼就滑到了六月。

  这天周筱如往常一般的回到公寓后,先打开自己门前的信箱,查看有没有新的帐单或是信件,发现一个厚厚的大信封正静静的躺在信箱内。

  周筱用手指在信封的外面感受了一下,里面硬硬的,好像是像片一类的东西。先看了下地址,邮戳的显示是从帝都发过来的信件,不过上面却没有写明详细的地址,更没有署名是谁发来的信件。

  若是侯双发来的肯定会有他的地址,但除了侯双,周筱还真的想不起来还有谁会给自己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