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我的心都是疼的
  直到大门合上的那一刹那,陈双杰方才反应过来:“小小……小小……你听我说小小……我真的是有苦衷的,我是被逼的小小,你要相信我!你相信我好不好,小小……小小……”陈双杰拍着大门,一声声不停唤着周筱。

  却不知门的那面,周筱后背抵在门板上,一只手却挡在了眼睛上……

  半年来,从看到陈双杰的结婚照那天起,第一次,有眼泪,从眼角滑落……

  门外陈双杰的拍门声和叫声响了许久才停下来。

  周筱就那样背靠着门板,呆呆的站着……站着……直到侯双和蒋玉新下班过来,看见大门被从里面插上,扣了好半晌的门,又叫了好多声,才见周筱从里面把门打开。

  看到周筱的眼睛有些红肿,侯双忙问:“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小小,是课上的不顺利,还是有人欺负你了?快告诉哥哥,哥哥帮你出气!”

  “我没事双哥,不用担心!”周筱对侯双、蒋玉新两个微微的笑了笑。

  “可是……你……”侯双急的又要跳脚。

  “刚刚杰子来了!”周筱已经平复过来,低声道。

  “他来了!这小子怎么过来了……他说什么了?我都和他说过不要再来找你了,他怎么又来了!”侯双生气的说。

  “是你告诉他妹妹回来了?”蒋玉新听出了话里的不对,于是问侯双。

  “他今天给我打电话,又问起小小,说起什么他一定要和小小在一起的话,我一生气就不小心把小小回来的事给说漏了嘴……”说到这儿,侯双挠了挠后脑勺儿,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周筱。

  “你和陈双杰说这事干嘛?这不是给小小找麻烦吗!你说说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连这么一点儿事都想不明白!”蒋玉新一听这话就急了起来,训起了侯双。

  “我……我也是一听他说那话就急了,我说你都结婚了,还说什么要和我妹妹在一起,你就是离了婚也变成了一个二手货了,我妹妹也不可能再选你,何况小小回来后可是说的明白,以后和你就当谁也不认识谁了!

  没想到,我这一句说漏嘴的话竟被他听了去,非追问我小小是不是真的回来了,被逼的没办法,我也只得说了实话。但我当时就警告他了,别再来找我妹妹,他就是来我妹妹也不会见他的……”

  侯双感到十分的内疚,看着周筱,又道:“小小,对不起,哥哥不是故意的,我再去找杰子谈,让他以后不要再来骚扰你!”

  “你再去找他谈不也是晚了吗!他已经来找过小小,小小已经不开心了,你这个做哥哥的,怎么就……”

  “嫂子,你就别怪我双哥了,更别生气,没必要的。我和杰子,可能早晚都要有面对面的一天的,而今天不过是提早些罢了!这样说明白也好,从此便当是陌路了……”周筱安慰侯双和蒋玉新。

  其实从周筱内心里来说,却并不想再见陈双杰这一面。见面又能怎样,解释了又如何,只能勾起内心深处的感伤而已,已经不会再有任何故事的两个人,又何必再有纠缠。

  这样说,不过是看在蒋玉新还大着肚子,看她是真的动了气,自己担心罢了。而侯双,一直便是个相对比较单纯的人,对自己也比亲妹妹还亲,更没必要因此来责怪他。

  换上一副平静依旧的脸,晚上,周筱给侯双及蒋玉新小两口儿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看着两个人吃的开心,周筱也算舒了一口气,生怕因为自己的事影响到两个人的情绪,尤其是这个孕妇。

  第二天是周六,周筱也没有像往常一般去逛鬼市,有蒋玉新这个重点保护对象在,周筱可不敢有半点马虎。于是提议陪着两个人去逛儿童商店。

  到了儿童商店,好家伙,周筱这个做姑姑的甚至比蒋玉新这个准妈妈扫货扫的还疯狂,尽管这次从美国回来,周筱的大半行李都是为那个还未出生的婴儿购置的物品。

  看到周筱为自己还未出生的宝宝这么的舍得,侯双还好,因为他已习惯这个妹妹对家人、对朋友的这种大方的性格,但蒋玉新却是感动得无以言说。

  心中对周筱的那份亲情,跟着又上升了一个高度。后来回到娘家后还和自己的父母说起这事,令其父母都跟着对周筱的印象大大加分了不少。

  怕累着怀中带球的蒋玉新,出了儿童商店,三个人就没再去别处,直接回了四合院。

  当天晚上,周筱把侯双和蒋玉新轰回了蒋家。自己没回国时小两口儿平时下班后基本都是待在蒋家,一日的三餐也基本都是在蒋家解决,尤其是自从蒋玉新怀孕后,蒋玉新的妈妈对女儿的照顾更加细心起来。

  因为这次回国至少要二十天的时间,周筱不想因为自己回来,而让蒋玉新连家都不能回,若是平时还好,但她现正处在孕期,做母亲的肯定会担心自己的女儿。

  将小两口儿送走后,家里静静的只剩下周筱一个人。周筱却很享受这一个人的清静。这一晚,周筱早早的休息,却意外睡得安稳。

  却不知,在她正酣然而眠时,在另一处那个灯红酒绿、奢男糜女聚集的“极乐人间”豪华的包房里,陈双杰正一杯接着一杯的如同喝水一般的在往下灌着酒。

  而依偎在他旁边不停为他倒酒的,还有两个身材丰满、衣着暴露的性感陪酒女郞。

  另一边搂抱着两个妖娆女人的赵一良,正看着陈双杰拼命的喝酒,却没有半分要阻止的意思。

  “你说,良子,我他妈的怎么就连自己选个老婆的权力都没有,啊?

  我这么喜欢小小,从小到大,还从没这么喜欢过一个女人,喜欢到我的心都是疼的!

  小小这么、这么的好——温柔、善良、聪明、大方、懂事,还特漂亮……

  可为什么……为什么我家里人一个都不同意我们俩在一起……

  还说什么……说什么小小是个乡下小丫头,配不上我们家!

  哈哈……配不上……我们家有什么……有什么……要让我说,我们家还配不上人小小呢……

  小小……我舍不得你,你为什么不理我,连门都不让我进……小小……”

  陈双杰喝的已经开始意识不清起来,对着赵一良絮絮叨叨的倾诉着,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什么……你说周筱回来了是吗?”听到最后一句,赵一良推开了怀中的两个女人,坐直了身子问陈双杰。

  “是呀!小小回来了,但她不理我,她说,我们已不是当时的那个模样了……

  可是我的心没变呀!我最喜欢、最最爱的只有她一个呀!小小……小小……”

  陈双杰断断续续,不停的低语。

  “陈双杰……”包房的门突然“砰”的一声被一脚踹开,彭艾迪杀气腾腾的走了进来,冲着陈双杰大喊。

  “你们两个不要脸的狐狸精给我滚开!”说着走上前去,对着两个陪酒女一顿的拳打脚踢。

  两个女人立即躺闪着尖叫起来,包房内顿时一片混乱。

  而陈双杰却像是没看到这一切般,自顾自的接着倒着酒喝。

  “喝……喝……我让你喝……陈双杰,你有种就喝死在这儿,死在这些女人的身上,永远也不要回家!”彭艾迪边说边抢过陈双杰手上的杯子一把摔在地上,之后还似不过瘾似的,将桌子上的东西一股脑儿的全部扫到了地上。

  酒杯、酒瓶子、烟缸等,撞在地上的破碎声,加上彭艾迪刺耳的尖骂声,直刮人的耳膜。

  “迪子,别这样,杰子今天是因为那个周筱回来了,所以心情不好,你就体谅他一下,不要和他计较了!”赵一良依旧坐在一边,端着酒杯颇具意味的说道。

  “什么,那个乡巴佬又回来了,又和杰子见过面了?真是阴魂不散,我们都结婚了她还回来跟着瞎搅和,真是不要脸。哼……我不会放过她的!”彭艾迪恨得一副咬牙切齿的神情。

  而赵一良晃动着酒杯,一脸的阴狠……

  ……

  第二天,也就是周日,天不亮周筱就起了床。穿上一条包身的九分牛仔裤,上穿一件墨绿色短款连帽衫,脚穿一双白色帆布运动鞋,头上又戴了顶白色的棒球帽。

  背起双肩背包,在夜灯笼罩四暮的朦朦光线中,向着鬼市进发了。

  周筱要赶的是夜市,也就是所谓的真正的鬼市,这个时间也是鬼市人最多的时候。

  挑挑捡捡、计价还价……赶完了早市接着赶上午的集市,等到周筱淘完宝,已是下午的两点多钟。

  中间周筱只吃了自己背包里带的一个面包,和一瓶矿泉水。不过想着包里淘来的宝贝,却是让周筱昨日堆积的不郁的心里,已经舒缓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