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曾经我离你已经那么近
  “你别走,别这么轻易的就想走!”彭艾迪说完,拿起桌上的咖啡就向周筱泼去。

  周筱转身时余光发现了彭艾迪手上有动作,立即敏捷的往旁边一闪,咖啡便全洒在了地上。

  彭艾迪一看没能泼中周筱,又伸手去拿桌上黄桂芸面前的那杯。刚拿到手中,却被周筱不知怎么一个动作,一杯咖啡半点没有浪费的全部泼到自己的脸上和身上。

  “啊……周筱……你找死……你不要命了是不是……啊……妈妈……您看看……看她泼我这一身……啊……”彭艾迪失声尖叫。

  店内所有的人全部都看了过来。

  “你太过份了,怎么这么没教养!”黄桂芸冲着周筱骂道。

  “真是欠修理,我今天就教训教训你!”彭艾迪的妈妈说完就举手冲着正攥着彭艾迪手腕的周筱扇过来。

  “够了!你们不要欺人太甚……”看到彭艾迪的妈妈举手要打自己,周筱怎么会站那儿任由她打,就那么灵活的一扯一带,“啪”的一声,一巴掌扇在了自己女儿——彭艾迪的脑袋上。

  周筱的肺都要气得炸起来。没想到他们这所谓的权贵之家走出来的人,竟然也会这么极品。

  “哇……妈妈……您怎么打我?嘶哈……疼死我了……”也不知真是因为被打疼了,还是因为没占到便宜,彭艾迪竟然在这么一个公众的场合大哭了起来。

  现在再看彭艾迪,脸上、身上全是滴滴答答往下淌的黑色咖啡汁,脑袋上又挨了重重的一巴掌,再加上一大把的眼泪混合着脸上的咖啡,将原本浓重的妆容冲得面目全非,一张小脸儿活像一张抽象到任谁也看不懂的油彩画。

  两个妈妈此时已顾不上了周筱,双双围着彭艾迪,擦脸的擦脸,询问的询问:“小迪,你怎么样,很疼吗?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的,都是那个臭丫头……”

  “迪迪没事吧!乖,别哭啊!妈一定给你出了这口气……”

  周筱不再管身后的那场闹剧,背上包自顾走出了咖啡店。

  出门后,周筱仰头,对着天空大大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将背包往肩上一甩,大踏步的向家里走去。

  路口处,隐匿在一角的一辆车里的人,看见周筱一个人走过去后,立即打开车门,走进咖啡店里。

  “黄姨,事情办得怎么样?咦……迪子,你怎么了,怎么搞得这么狼狈?”

  “良子,这个臭丫头太不识抬举,不但不听劝,还动手打了迪迪,剩下的事情黄姨就交给你了,我以后不希望她再出现在帝都!”黄桂芸原本一张保养得当、略显白皙的脸,此刻显得有些扭曲。

  “是啊良子,这个乡巴佬嘴皮子还挻厉害,你要给她个彻底的教训才行!”彭艾迪的妈妈一边扶着女儿,一边恨恨的道。

  “良子哥,你不是还养了一帮混黑的人吗!到时候把这个小贱人就赏给他们,让他们好好玩儿玩儿,然后再把她扔到黑市去,让她尝尝惹到我的下场,哼……”

  彭艾迪一张口,满嘴的恶毒。任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一个也才只有二十二岁的女孩儿能说出来的话。

  “嗯哼……迪子,说话可得注意,我什么时候养什么混黑的人了,这话可不能乱说,传出去是要惹祸的!”赵一良立即阴沉下一张脸。

  “这孩子,瞎说什么呢!良子怎么会和黑道的人有什么关系,以后不许乱说话了知道吗?”彭艾迪的妈妈看到赵一良的脸色后,赶紧教训自己的女儿。

  “行了,这事就交给我,您甭管了!你们自己叫司机来接吧,我去安排一下!”赵一良的嘴角露出了一股阴冷的笑意。

  回到四合院的周筱,感觉一股闷气无处找到发泄的出口,直堵的人难受又憋闷。连饭都没吃,索性蒙上被子,呼呼大睡起来。

  一阵震耳的拍门声终于将沉睡中的周筱唤醒,半迷瞪间起来出去开了门,一看竟又是陈双杰。

  “你怎么又来了?我说过我们不要再见面了,你怎么还没完没了,你就说你到底想怎样?”看到陈双杰,下午发生的一幕立马就浮现在了周筱的眼前,满腔的怒火终于令周筱忍不住吼了出来。

  “小小,你能不能多听我说几句话?求求你……”陈双杰由于宿醉,现在还是双眼红肿,精神萎靡不堪。

  “没必要,陈双杰,请你醒醒吧!你就是说了又能怎样?你想改变什么?至少对于我来讲,是任何东西都改变不了了!所以,你还是回去吧!也省得给我找麻烦,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

  “小小,那就给我五分钟的时间好不好?”

  “没必要,把手拿开,我要关门了!”

  “那就三分钟……小小,求你……”陈双杰双手死死的把着一扇大门,怎么也不肯松手。

  “好吧!你说吧,说完就赶紧走!”到了现在,周筱仍不忍陈双杰那一双无助又乞求的眼神。

  “小小,我是真的喜欢你,有生以来第一次用心去喜欢的一个女孩子。喜欢到可以没有自我,喜欢到觉得没有你就活不下去……我知道我对不住你,这样突然的就结了婚,可我真的是有苦衷的小小。

  我们最后见面的那一天,良子把我叫到了极乐人间去玩儿,那天迪子也在。

  我们一群人当时玩儿到了很晚,虽然喝了酒,但我喝的并不多,却不知怎么就睡了过去。醒来……醒来后却是和……和迪子睡……睡到了一张床上

  迪子说是我强迫……强迫了她,可我真的不记得我做过什么,我真的是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啊!

  这件事不知怎么,当天就被我们两家的大人都知道了,然后他们没经我的同意,私下就订了婚期。

  我想逃,可是证件全被家里扣下了,就连曾帅和其他所有我熟识的人,都被我们家里打了招呼,他们一分钱也不敢再借给我,所以我……

  小小,你等我好吗?等过上一段我就和彭艾迪离婚,然后我们两个在一起!

  ……”

  “说完了吗杰子?那我也和你说说。

  你说的一切我全信,知道吗杰子,曾经,我离你已经那么近,可是……唉!算了,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

  你听着陈双杰,无论今后你与彭艾迪过不过得长久,请不要再把这件事的祸因归结到我的身上。即便你与她离了婚,我们都不会再有可能,我这辈子最最痛恨的就是做人家的小三儿。所以,即便是死,我周筱也不会去扮演这样一种角色。

  我最后再说一次,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即使见面,也只当陌路吧!

  好了,再也不见了,陈双杰……”

  周筱低下头,推开陈双杰的手臂,要将大门关上。

  “小小,我可不可以知道,这么多年下来,你是否喜欢过我?”看到周筱转身的霎那,陈双杰突然大声的喊道。

  “有……”已转过身去的周筱,过了许久,说出了这样一个字。

  “是……是什么时候?”陈双杰红了眼眶。

  “什么时候……是从那次遭遇抢劫案时开始吧……还是从你说的那句‘哥们儿发小说你的坏话也不行’时开始……我好像记不太清了……”

  背朝着陈双杰的周筱,说这句话的时候,将头稍稍扬起,好像在看着大门的上沿。

  说完,轻轻的走进院子,随之将门带上。

  门外的陈双杰,终于泪落如雨……

  ……

  第二日,周筱早早起了床。穿上一件天蓝色过膝仿公主裙款式的七分袖真丝连衣裙,脚上一双黑色小跟皮鞋,肩上背了一款hermǖ暮谏〉ゼ绨⒆懦しⅰbr />

  经过前几天的那堂公开课后,周筱在都华的人气俨然大旺。走到哪儿都会有人上前来打招呼,有时甚至会被一大群的学生给围住。

  抵挡不住大家的热情,给佟国维送完礼物出来的路上,本来想在都华园内逛逛的周筱只得做罢,乖乖的跑回谭主任的办公室是等待典礼仪式的正式开始。

  周筱拒绝了谭主任要其在典礼上发言的邀请。前世今生周筱都没改变一个特点,那就是不爱太高调。

  尽管这样,坐在主席台后排的周筱还是感觉十分不自在。好不容易熬到了典礼结束,迅速闪人。

  因为想去买些东西,都华派来送人的车在半路就被周筱打发了回去。

  自己一个人到超市买了两大袋子的日用品,周筱站在路边等候有空的出租车过来。

  正在观望间,突然一辆面包停在了周筱的面前。车门被滑开,从里面跳出了两个黑衣墨镜的大汉,二话没说,直接就奔着周筱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