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惦记了你很多年
  事情来的太突然,周筱一个愣神间,两个黑衣人已来到近前,伸手就来抓周筱的胳膊。

  在一个人的手已经抓到周筱的胳膊的瞬间,周筱立即飞起一脚,正踢中这个男人的要害部位。

  只听这个男人“嗷”的一声惨叫,立刻松开了周筱的胳膊,弯下腰捂住了自己的下/体。

  这一瞬间,另一个黑衣人也已来到近前,周筱猛的将手里装满货物的袋子向他砸去,却被这个人一闪,躲了过去。周筱想再将另一只手里的袋子也挥出去,却被这个一看就是练过的男人一把握住了手腕。

  周筱想用个巧劲儿,给对方来个过肩摔,但奈何双方无论是体态还是力气还是实战经验,都太过悬殊,周筱被对方给胳膊反剪,扣得死死的再也不能动弹。

  “救……”直到这时周筱才想起要呼救,但却被另一个刚刚差点让周筱给废了,而此时稍稍缓过一些的男人给捂住了嘴巴。

  两个人合力,将挣扎不已的周筱给塞进了面包车里。几乎在车门关上的瞬间,车就飞一般的开了出去。

  车外,只留下散落在地上的两袋各种新的没有拆封的日用品,以及周筱那个黑色的hermǖ牡ゼ缧”嘲褂惺鼍⑷幢桓詹诺囊荒痪袅说穆啡恕br />

  “刚才是拍电影吗?”

  “不太像呢!”

  “是两口子打架?”

  “也不太像!”

  “那是……”

  “哎呀妈呀!好像是抢劫……抢劫啦……不是,是抢人啦……快快来人呀!”

  “快报警啊!”

  “车牌号是多少?”

  “好像没有车牌号啊……”

  ……

  没人注意,从另外一辆车上下来一个貌不出众的男子,弯下腰捡起地上周筱遗落的黑色小皮包,然后站起身来:

  “报告首长,他们把小姐带上车拉走了。我们要不要现在出手,请指示!”

  在帝都北效一个戒备森严的大院儿里,一幢白色独立高大的楼房,耸立在一处无论是地势还是风水都上佳的位置上。

  而在这幢楼里的某一个硕大的房间内,一个气场森冷的男人正坐在一台监控器前,看着被塞进车后仍不断挣扎的周筱,微紧了紧眉道:“再等等,听我命令再行动!”

  “是,首长!”

  “小东西,总要多受点惊吓,才会懂得低头,对不对!”男子对着屏幕上还在挣扎的周筱的位置那儿,半晌,用手指轻弹了一下……

  此刻的周筱,终于知道这伙人是有备而来。

  “你们快放开我,到底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做出这么无法无天的事情来,你们就不怕进大狱!”周筱边挣扎边察看自己所处的方位,能不能找到一个一招制胜的机会。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在周筱还没有找到机会时,两个黑衣人已经取出了一团宽胶带,不由纷说就将周筱的两只手给缠了起来。

  “放开你……哼哼……放开你让你再给老子下黑手?”刚刚被周筱踢中的那个黑人衣道。

  他们绑完周筱的手后,又要上来将周筱的双脚也绑起来,周筱更是拼命的挣扎,不知混乱中怎么蹬出去的脚,一下又中在刚刚那个黑衣人的下/体。

  “喔……啊……”

  紧跟着“啪”的一声,一个大大的耳光打在周筱的脸上,令周筱白嫩的肌肤上立即显现五个红肿的指印。

  “你他妈的还有完没完……啊?有完没完……嘶哈……你他妈的真想废了老子呀!老子今天非宰了你不可……”黑衣人疼得脸都白了起来,恨不得要杀了周筱的心都有了。说着,伸手就要去掐周筱的脖子。

  “阿七,别这样,老大说不准我们动她一根手指头的,否则会剁了我们!”另一个黑衣人连忙拦住刚刚那个倒霉的家伙。

  ……

  坐在监视屏幕那端的男人,当看到周筱被扇耳光的瞬间,立即一股强大的冒着寒冰一般的气息从身上溢出。

  “听着,一会儿处理那个动手的男人时给我狠一点儿!”

  “是,首长,保证完成任务!”

  ……

  双手、双脚都被捆绑住,连眼睛也被蒙了起来。周筱已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这个时候的周筱好像才刚刚冷静下来一些。

  想了一下,自己在钱财方面一直保持的很低调,除了自家人别人不会对此有所了解,所以不可能有人打这一方面的主意。

  除去这一点,那就是得罪人喽!想到得罪的人,周筱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昨天刚对上过的彭艾迪,及她的两个妈妈。不过几个女人,应该还不至于这么狠毒吧!

  那会是谁呢!

  想了一会儿,突然赵一良的影像在周筱的眼前滑过。

  “会是他吗?应该不会吧!上次以后他也没再找过自己的麻烦啊……”

  周筱在反复的思考。越想心里便越是紧张,双眼被蒙住,周遭的一切都处在了黑暗之中,这更加剧了那份紧张和不安的窒息气氛,周筱的心脏开始狂跳不止。

  “他们的目的究竟是想干什么,是要将自己抛尸荒野吗?还是要将自己拐卖到偏远的地方去……”

  每一种可能都足以让周筱紧张得快要瘫软过去。

  想到万一自己出了什么事情,父母、哥哥知道后该怎么办,其他的亲人该怎么办……

  不禁感慨老天:“既然让我重生回来,难道让我就以这么一种可怜的方式再一次离开吗!”

  也不知汽车开了多少时候,更不知开往哪里,周筱只是凭直觉感到汽车已离开了市区,因为周围已听不到其它汽车的喇叭声,也感觉不到了自己身处的这辆汽车等红灯时的停顿。

  周筱觉得这些人正一步一步印证着自己的猜测……不觉冷汗浸透了头发、后背。

  汽车终于停了下来,周筱被人拖过来扛在肩上,然后向一个地方走去。

  “老大,人我们给您带回来了。这小妞儿还挻辣,差点废了老七的命根子!”

  说话间,周筱被人从肩上卸下,像扔货物一般扔在了沙发上。

  一双手伸过来,将躺着的周筱扶起来靠坐在沙发上,然后,眼罩被人解了下来。

  一瞬间的刺亮让好半天处在黑暗当中的周筱有些不适,于是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

  “是你……我就猜到了是你,赵一良!你还真够卑鄙,竟使出这么不入流的手段来!”适应过来的周筱看着放开了自己,坐在了对面沙发上的赵一良满脸的鄙夷。

  “不论什么手段,管用就好!这不,你现在就已被我攥在了手心儿里,一会儿,还会被移到我的大床上!

  哈哈……小小……我说过,你会后悔的。如果当初你肯乖乖的跟了我,那么一切就都好说了。是你自己不懂好歹,非要逼我使出些手段来才行。

  不过,这也挻好玩儿,只简单的几个小手段,杰子就和迪子结了婚;迪子的妈妈就找上了你,还有,你现在也即将变为我圈养的小宠物!

  哎呀……爽啊!哈哈哈……”

  装修得富丽堂皇的超大面积的房间里,响起赵一良那阴阴的让人直起鸡皮疙瘩的笑声。

  “哦!怪不得杰子说他不记得对彭艾迪做过什么,原来是你动了手脚!对了,杰子的结婚照也是你给我寄到美国去的吧!你还把你无耻的伎俩用在了陈双杰妈妈的身上……

  赵一良,杰子把你当做最好的哥们儿,你就这样对待他吗?难道你就不愧疚吗!若是有一天杰子知道了这些,你想他会原谅你吗……”

  “哈哈……哥们儿?哥们儿就是拿来彼此利用的,只有那些傻瓜蛋才会把什么哥们儿情谊放在心上!”赵一良舒适的靠在宽大的意大利进口的高档真皮沙发里,翘着二郎腿,一脸的毫不在意。

  “赵一良,我没见过比你更卑鄙无耻的人了!我警告你,你快放了我,不然有你的好看,我想上次的教训你还记忆犹深吧!”

  “放了你,怎么可能,这么不容易才逮到的你,怎么能轻易的就把你给放了呢!等爷玩儿够了再说吧……哈哈……来,和爷现在就玩儿一会儿,爷可是惦记你很多年了呢!”

  说着,赵一良就跨步到了周筱的面前,一弯腰双手将周筱抱起,往楼上的房间走去。

  “赵一良,你这个混账王八蛋,快放我下来,你就无法无天了吗?”

  “天?在帝都我就是天!”

  进了楼上的房间,赵一良同样像扔货物一般的将周筱扔在床上,然后开始先脱起自己的衣服来,直到脱到只剩一件内裤才暂时停了手。

  然后,脸上挂着贪婪的笑意一步一步向周筱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