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九十章 神秘莫测的男人
  双手双脚完全都被束缚住的周筱,翻转着身体想要翻下床去,却被赵一良揪住头发一把拖过来。

  “各单位听着,动手!”

  随着坐在监控屏幕前那人,饱含怒气的冰冷的一声令下,十几个穿着迷彩服戴着头套的身影,仿佛从天而降一般破开窗户、大门,瞬间涌入这个位于帝都郊区一幢豪华的别墅内。

  楼上,赵一良扯着周筱的头发,变态般的拍拍周筱红肿着的那半边脸:“想逃,哈哈……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说完,一张脸就向周筱压了过来

  “完了……”周筱已无暇顾及那好似头皮被扯下来一般的疼痛,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心凉了个透底。

  她知道,在这种地方,是不可能会有人来救自己的!难道就这样被这个混蛋糟蹋吗?与其这样,周筱宁愿去死!

  “砰”的一声,门被人一脚踹开。两个一身迷彩,全副武装的人闯了进来。

  赵一良被这一声巨响惊得有些呆怔,等回过神来时已经被其中一个人将脸捺在床上,手反剪到身后给制住。

  这一个像电影大片里的镜头让周筱回不过神来。

  “啊……你们……你们是……”根本就不给赵一良继续说话的机会,周筱没看出那个人用了什么手段,反正赵一良再也发不出一个字。

  二人什么话都不说,让赵一良就那么大半光裸着,同样是用胶带,把手背向身后紧紧缠住,拖到了楼下。

  而周筱则是被另外一个身着迷彩的人又扛了起来,向楼下走去。

  “报告首长,一号人员已被我们制服,楼里面其他人员也已全部收拾干净,请您指示!”

  ……

  “是,首长!”

  于是,周筱接着又被扛进了一辆彪悍的军用吉普车里。而赵一良却如刚才周筱一般的待遇,被蒙上了眼睛,甚至还被封上了嘴巴,几乎全裸的塞进了另一辆同款的车内。

  周筱不知今天是个什么倒霉日子,先不论别的,就是自己这样被人像扛麻袋一般的扛来扛去,就已经折腾的她快吐了出来。

  “金龙,你怎么不给小姐松绑?”刚才闯进屋内制住赵一良和扛出周筱的两个人,现在一个坐在副驾驶座上,一个和周筱并排坐在后座。

  “首长的东西,我们不能碰!”和周筱并排坐在后座,那个刚刚扛周筱的人闷声闷气的回答。

  “可是你刚才扛过她了!”

  “呃……那我也不能动手!”

  副驾驶座位的人:“……”

  “哎!你们是谁呀?要把我带到哪儿去?”他们的对话又让周筱一阵头皮发紧,看他们对自己的态度还好的情况下,小心的问道。

  “……”

  “是有人派你们来的吗?”

  “……”

  “你们都是军人吧!”

  “……”

  “能不能先帮我把手脚松开!”

  “……”

  无论周筱说什么,车里包括开车的另外三个人,再也没有发出一个字。

  没办法,周筱只得将注意力放在了车外,看他们究竟要把车开向哪里。

  汽车一路畅通无阻的穿过市区。周筱认出,现在他们已经到达了帝都的北郊。她知道,这里是帝都的军事禁区,一般人是不可以踏入这个范围之内的。

  端枪而立的大门前的士兵,看到载着周筱他们的汽车驶过来,远远的立正敬礼并放行。

  等汽车在一幢白色的五层楼房前停下来后,周筱又被那个刚才被称之为“金龙”的人从车里扛下,然后大踏步的向屋内走去。

  若是身后跟着的那个人没有戴着头套,一定会看见他此时望着前面那幕时抽搐的嘴角……

  “报告首长,小姐已被我们安全带回,请指示!”摘下头套,金龙的肩上此时还扛着周筱,却笔直的站在“首长”面前报告道。

  后面跟进来的另一个人也摘下头套,不过此时却做抬头望天状……

  “首长”看到金龙的样子,冰寒的表情一丝龟裂……

  “给我!”

  “首长”伸出双臂,将头朝下还做虾米状的周筱,像抱婴孩儿一般轻轻的接过来,这样周筱整个人就被公主抱的抱在了这个人的怀里。

  “是你……”还处在七晕八素中的周筱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这个人——是那个周筱见过两面的人,那个在侯双婚礼上被自己喷嚏殃及的那个人;在“极乐人间”帮自己制住赵一良的少将。

  “你们先出去!把赵一良先关到3号房去,拿一个冰袋来!”男人简短的命令中中透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是,首长!”

  屋内只剩下周筱,和被周筱觉得神秘莫测的这个男人。

  这个大到夸张的房间好像是一个办公室,室内的装修简洁中透着一股冷硬,一看就是个男性气息极强的场所。

  周筱无心仔细观察,只是略微扫视了一眼,以便揣测自己目前所处的形式。

  “你……为什么会救我……不,你……你怎么会知道我被赵一良抓了去……不是,我是说……你把我抓到这儿来想要干什么?你……你到底是谁?”半下午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又面对这这样一个令人感到万分胆寒的神秘人,周筱这个时候的思绪极度混乱。

  却没发现,此刻的自己正极其暧昧的被这个神秘人搂抱坐在大腿上,被其用双臂从后面将整个人揽在怀里,轻轻解着手上缠绕着的胶带。

  “别急,过会儿再说。”

  温热的气息伴着一股肥皂的清香,丝丝缕缕的吹进了耳蜗,同时一道湿凉就那样滑过了周筱的耳垂,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立即传遍了全身。

  周筱立时惊醒过来,才发现自己与这个陌生人之间尴尬又暧昧的姿势,于是立即挣扎着想要离开这个人的大腿。

  “别动!”依旧是简短的几个字,男人轻轻松松的制止住周筱的挣扎,同时解开了其手上的束缚。

  “报告,首长,冰袋!”金龙推门进来,手上托着一个医用的冰袋,和一条雪白的毛巾,同样是简短的几个字。

  像没看见此时两个人有些限制级的画面一般,将冰袋放到了周筱面前的茶几上,立正、敬礼,转身走出房间,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

  “让……让我坐……坐到沙发上,可不可以!”周筱的一张脸已经涨得通红,觉得这辈子的脸已经全部丢光在这一刻。

  “……”男人没有回应周筱的话,而是拿起冰袋,用毛巾包好,敷在周筱那一面红肿的脸上。

  直到这时,周筱才感觉到半边脸火辣辣的疼。冰袋一敷,立即得到有效的舒缓。

  “我……我自己来吧!”周筱继续结巴中。

  要是男人帮着敷,那一只揽着周筱腰部的手,就会跟着更加收紧。

  周筱向着男人伸出一只还有些没有知觉的手,要去接其手中的冰袋。男人倒是没有拒绝,却是抓住了周筱伸过来的那只小手儿,连冰袋一起贴到了她的脸上。

  这一动作却让周筱怎么也不觉得这个男人是在帮自己那还不太听使的手。

  看到周筱稳稳托住了手上的冰袋,男人继续使周筱横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轻轻的脱掉她的鞋子,然后再把双脚抬起来平放到沙发上。

  一只手臂仍是环着她纤细的腰肢,不急不慌的开始解着周筱双脚上的捆绑。

  被这样一个陌生的男人超近距离的搂抱在怀里,挣扎又挣扎不脱,周筱既羞又恼,恨不得钻到地缝里。

  终于感到脚上一松,束缚被除去,周筱第一个动作就是要从这个男人的大腿上跳下来。

  奈何被捆绑的时间由于过长,手脚俱已麻木的失去了知觉,而且自己又有一只手在捧着冰袋。在落地的一瞬间立即向前扑去,却被一双大手一捞,周筱又重新回到了这个陌生的怀抱。

  “谢……谢谢,您……您能不能把我放……放到沙发上!”无法形容此时此刻的尴尬,周筱面对这个总令自己紧张无措的男人,话说得好像永远都是结结巴巴。

  “你的手脚得揉开一下,不然等会儿会淤血。”说了自见面以来第一次字数较多的一句话,男人抓住周筱的一只手腕,轻轻的搓揉起来。

  这种暧昧的画面令周筱面红耳赤,努力想抽出自己的手,虽然男人握得轻柔,但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揉完了一只手,男人又换了周筱的另一只。等将两只手揉完,又抱坐着周筱,开始准备揉捏她的一双脚腕。

  要说周筱对自己全身各处的哪一个部位最满意的话,那肯定是这一双脚了。

  周筱虽然个子不矮,在女孩子里属于较高的那一类型,但一双脚却相对的显得过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