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味道
  周筱苦口婆心的一段劝,被萧再丞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给哽住了半晌。

  “你……这么说吧!你现在三十五岁,我现在还不满十八岁,十七岁的年龄差距,你都可以做我的父亲了,这怎么能合适!”

  “年龄不是问题,我不嫌你小!”

  “可是我嫌你老!”周筱大声道。

  其实以周筱的心态,当初对陈双杰之所以迟迟没有动心,主要是总感觉自己有一种老牛吃嫩草的感觉,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是希望将来能找个与自己心里的年龄相差不大的成熟些的男性做为这一生的伴侣,当然,这也并不是说就可以选择萧再丞。

  “我无论身休机能还是外表,都比较年轻。”

  “你还有两个儿子!”

  “那是我儿子,而你是我的老婆。”

  “谁是你老婆!不是……我是说我还小,才不到十八岁。”

  “我母亲嫁给我父亲时只有十五岁,生我大哥时只有十六岁!”

  ……

  “萧再丞,我是不会嫁给你的,别闹这种笑话了,现在是二十世纪,每个人都已是一个独立自由的个体了,你没有任何权利来强迫我不愿做的事。”

  “你只能嫁给我,这是命令!”说这话的时候,萧再丞那张如艺术家精心雕琢出的轮廓鲜明的脸上,更加多了一股深沉。

  “绝对不可能,我绝对不会答应!你这个土匪、恶霸、二手男……”周筱再一次炸毛,从沙发上弹跳起来就往大门处冲。

  世界再一次发生旋转,周筱的鼻端紧贴着眼前坚硬的胸膛。

  “你到底想怎样,有完没完……你有完没完!”周筱真的快要哭出来了。

  萧再丞:“……”

  “我求求你了……大爷……你快放我走吧!天马上就要黑了,我哥哥和嫂子找不到我,他们会着急的!”

  “我会派人通知他们!”萧再丞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通知他们?通知他们说我被你绑架了吗!”周筱带着满脸的讽刺之意。

  萧再丞继续:“……”

  “萧再丞,你一个堂堂的将军,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偏偏找我这样一个偏远农家出来的、没家世、没背景,而且还没长开的小萝莉?你不是有病是什么!”周筱大声的叫嚷道。

  萧再丞的表情依然平静如波:“……”

  “你快放开我……”被逼得急的实在不行,整个人还被萧再丞困在怀里,周筱只得手脚并用,开始对其连踢带打。

  不过,就周筱会的这简单的几个招式,充其量也只能称得上是花拳绣腿,在一个经过残酷如地狱般训练的由特种兵的兵王出身的萧再丞面前,那简直就如同挠痒痒一般而已。

  周筱的手脚虽然大多都没有落空,不过只觉得自己都像是踢打在了一张铁板上一样,没几下就已疼的似要断裂了一般。但最令人可气的是,那个恶魔竟然连眉毛都没有动过一下。

  “放开我的手,你抓我的手干嘛?”由于手脚疼痛不得不停下来的周筱,对着突然又抓起自己一只手来的萧再丞,挣扎着大喊。

  “你的手不是疼吗!”萧再丞边说,边抓着周筱的手又是一顿的揉捏。

  “你放……放开我……放开我呀……啊呜……”挣脱不开的周筱气得要红了双眼,照着萧再丞裸露的脖颈处就是狠狠的一口。

  死死的咬住就不肯再松口,直到嘴里传来咸咸的血腥的气味儿,萧再丞仍是抱着周筱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只是刚刚揉捏着那只小手儿的动作却停了下来,改为紧紧的攥着……

  越来越浓的血腥味儿,充斥着周筱的喉咙,胃里传来一阵阵的不舒服,迫使她不得不抬起头来。

  周筱却不知此时自己的模样,对一个男人来说有多么的诱惑——白嫩的肌肤上,那个红肿的手印虽已消去了很多,但依旧明显。

  由于刚刚剧烈的挣扎与气愤,脸上涌上的涨红还没有褪去,显得一张小脸儿更是粉粉嫩嫩,好似随时都能掐出一股仙泉的水儿来一般。

  最要命的是,刚刚咬破萧再丞脖颈上的血丝就那样的染在周筱的唇上,显得分外的妖冶红艳,又带着让人不可抗拒的魅惑……

  萧再丞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轰”的一声被胀开,自恃意志坚定,从不受任何诱惑的年轻少将,顷刻间对着那张足以摧毁自己整个世界的小嘴儿压下头去。

  嗯……味道比自己想像那般的还要美好上百倍、千倍……这是萧再丞在那一刻的第一感受。

  捏一下那细小的腰肢,迫使小人儿张开紧闭的牙床……

  凡是所掠夺之处,唇齿间无不是有花香、果香又似伴着淡淡的奶香味儿,扑鼻而来……

  泌入萧再丞的心肺……泌入五脏六腑……泌入了全身的骨血里……

  这一刻的萧再丞,多么希望时间就这么定格在这一无比美妙的世界里,永远都不要有结束的时刻。

  “呜……”周筱瞬间呆愣。望着自己面前那副放大的刚硬的眉眼,立时失去了反应的能力。直到腰间传来一痛,在下意识张嘴要喊出的瞬间,呼吸好似已被完全的堵住……

  “自己被强吻了……这一世的初吻,被这个混蛋给夺走了!”这个念头瞬间滑过周筱的脑际,于是更加拼命的抗拒与挣扎。

  可能是感觉到周筱的呼吸开始不畅,怕继续下去这个小人儿会晕厥过去,萧再丞终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那个令人回味无穷的唇瓣。

  在两唇分开的一瞬,周筱那红肿不堪的双唇还残留着一丝属于萧再丞脖子颈上的血迹。

  分外的妖惑使萧再丞的眼眸暗了暗,随即又覆了上来,似要用唇抺掉这一罪证般,又用自己的唇在周筱的唇瓣与齿间轻扫了一下……

  “轰”周筱觉得整个世界都跟着一起崩塌。

  “你……你……你这个臭……臭混蛋……大……大色狼……”

  终于能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周筱大口喘着粗气,已经话不成句。抬起手臂,用一只手用力的擦试着自己的嘴唇,仿佛要擦掉多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般。

  “这是我的……”萧再丞用一根手指轻点了一下周筱还在不停擦拭,而此时已经更加艳红的小嘴儿,严肃的说道。

  而此时萧再丞的脖颈上,被周筱咬的那个明显的牙印,还在渗着丝丝的血迹,但他却像是没有感知一般,只是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周筱那诱人可至深渊的红肿的双唇。

  周筱一手打在萧再丞的那只手上,继续刚才的擦拭动作。

  怱的,手臂又一次的被对方抓住,并且被按在了身后,嘴唇再一次被封堵……

  这一次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周筱只觉自己几近窒息的边缘,大脑由于缺氧眼前开始阵阵的发黑,全身都快瘫软成了一滩泥状,再也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看着小人儿再也顾不上其他,只是手脚无力的瘫在自己的怀中大口大口喘着气的模样,萧再丞暗恨自己意志力的薄弱。

  想着三十多年来从没有过的这种失控,还有那对于一个女人强烈的占有欲,不禁怀疑起这是否还是那个曾经经过特种训练的刀枪不入的萧再丞吗!

  但这种发自心底的特殊的感觉,是这三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好似就是人们常说的一种叫做“悸动”的东西,不过,却是种不错的感觉。

  “金龙,准备开饭!”萧再丞抱着还处于恢复当中的周筱向着另一个房间走去。

  这是一间同样宽大无比的餐厅,两个人在大到可以比拟一张会议桌的长形餐桌前坐下来。周筱仍被抱坐在萧再丞的大腿上。

  “你放我下来!”尽管全身还有些酸软,周筱终于可以均匀的调整气息,于是冷着声对萧再丞道。

  “……”萧再丞没再说话,将周筱放在了宽大柔软的餐椅上,自己则挨着周筱旁边的位置坐下来。

  “报告!”金龙的声音。

  “端进来吧!”

  一盘盘精致的菜肴放在两个超大的托盘里,被金龙一手一个的端上来,然后摆放在桌上。

  萧再丞率先端起了碗筷,用下颏示意了周筱一下,让她吃饭,然后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周筱连眼皮都没抬一下,知道自己与这个色狼在战斗力上的巨大悬殊,在他面前逃跑已然是一个笑话儿,索性就采取冷对抗的方式——不吃也不喝,不闻也不问。

  萧再丞吃了几口饭菜,看周筱丝毫没有要动筷的意思,也直接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吃饭!”

  “哼……”周筱连头都不抬。

  “我命令你,吃饭!”

  “……”

  拉动椅凳的声音,然后,重复的画面再次的上演。

  “吃饭!”萧再丞抱着周筱,夹着一颗烹炒的晶莹油亮的虾仁放到了周筱的嘴边。

  “哼……”周筱向一边扭过头去。既然吻都被这个色狼吻过两次了,抱也抱过了无数次,还在乎被多抱这一次吗!此时的周筱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想法。

  “吃!”食物跟到转过来又放到周筱的嘴边。

  “……”周筱依旧是扭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