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你筷子上有口水
  看周筱坚决不肯吃饭,萧再丞将筷子上的虾仁放进自己的口中……下一秒,周筱被捏开的嘴巴里,已被萧再丞成功的哺进了一颗虾仁。

  哺食完毕,顺便又用舌尖扫了一下那张两片令自己不舍放开的粉嫩小唇,抬手合上周筱惊得略略张开的嘴巴,萧再丞再一次发出命令:“快吃饭!”

  看到周筱准备要吐出来的动作,萧再丞:“嗯?”的一声,意思就是说,你敢吐出来个给我看看!

  周筱立即很没骨气的连嚼都没嚼的将混着这个混蛋口水的虾仁咽了下去。

  “你……你恶不恶心!”周筱忍无可忍的站了起来,指着萧再丞的鼻子,第一次用这种不礼貌的行为对萧再丞喊道。

  “那就听话,坐下来好好吃饭!”萧再丞一句话,立即把周筱打回了原形。蔫蔫儿的坐下,拿起筷子开始头也不抬的往嘴里扒饭。

  “嗯……”碗里瞬间被夹满了各种菜肴。

  “不用你夹,你筷子上有口水,我嫌不干净!”说完这话,周筱恨不得咬下自己的舌头,刚刚还吃了人家用嘴哺过来的虾仁,这会儿竟然说出了这种话……这一刻,最想将自己埋了。

  “……”看着周筱那五颜六色变化的脸,萧再丞已经猜到周筱此刻的想法。没有说话,又往周筱的碗里添了几大箸的青菜。

  碗里的饭菜还剩大半的时候,周筱放下碗筷:“我真的吃不下了!”

  萧再丞放下手里的汤碗,拉了一下身下的座椅,让自己与周筱的距离更加贴近一些。

  风到萧再丞的这个动作,周筱防备的站起,以为这个色狼又要对自己实施先前的哺食行为。

  而萧再丞用一只手臂揽住了周筱的腰往怀里那么的一带,另一只手却覆在了周筱的肚子上,用温热的大手抚了抚周筱平坦的小腹:

  “嗯……可以了!吃的太少,以后要逐渐加量。再喝些汤吧!”

  这一动作令周筱目瞪口呆,这是对一个大人该有的行为吗?要说这个人没病,会有人信吗!

  “放……放我下来……哎!我说……那个……饭也吃了,我是不是可以回家啦?”周筱终于可以离开这个今天自见面后,就没怎么放开过自己的怀抱。

  “我说过,这几天你就住在这里!”

  “不行!我必须得回去。你这叫拘禁,这样做是犯法的,快让我走!”重复着已经好几次的话题,但这次周筱却学乖了,没有再往门口跑,因为她知道,这样做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最终还得被这个色狼给搂抱在怀里。

  “你的房间在三楼最里面的那一间,里面都是按照你的喜好准备的东西,坐一会儿你就去休息吧!”萧再丞不理会周筱的叫嚣,交待道。

  “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萧再丞,我不喜欢你,一点也不!你是一个思想成熟的成年人,为什么要做这种不理智的事情出来。

  两个人在一起,讲的是你情我愿,讲的是彼此相爱!可你看,你对我也只是比我多你一些的了解而已,更不要说我对你的了解,不,根本谈不上任何的了解,哪里会有什么感情,至于爱,那简直就更成了天方夜谭。

  你这样对我强迫性的举动,只会事得其反,会令我更加的讨厌你,甚至会恨你。

  若是这样的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幸福可言,你这也是在拿你自己一生的幸福当儿戏啊!

  萧再丞……萧首长,请不要将你的肆意妄为让别人来替你买单好不好。我才将将只有十八岁,我的一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想就这样的把我给毁了吗?

  所以,请放我走吧!可以吗?”

  周筱与萧再丞面对面的站着,平心静气的与之分析、劝导,希望能改变这个想法异于常人的男人的决定。

  周筱本来是满眼期待的望着萧再丞,希望他听完自己所说的话后能痛快的答应放自己走,却没想到一拳又打在了棉花上——萧再丞一双浓黑的眉毛只是稍稍动了那么一动,只给了一句令周筱情绪瞬间崩塌的话:“说完了,说完就回你的房间休息去吧!我还有工作要忙。”

  “萧再丞……”周筱直恨得牙痒庠的。

  不管了,周筱决定,拼了命也要冲出这幢房子去。低头看了一眼,抓起桌上的杯子就朝萧再丞扔去,趁着萧再丞躲闪的间隙,迅速的再次向门口冲去。

  ……

  “你这个混蛋、王八蛋、色狼、败类……”被萧再丞抱在怀里往楼上走的周筱,觉得把这一辈子要用到的骂人的话都用了出来。

  虽然知道自己的挣扎反抗都是徒劳,周筱仍是拳打脚踢,等手脚疼的使不上力气后,干脆还是用咬的这一招。

  挣扎间,周筱已被萧再丞抱上了三楼,那间早已准备好的房间。

  周筱只觉身下一软,发现自己已被压到了床上,瞬间一系列不好的想法涌进了周筱的大脑,于是反抗更加的剧烈起来。

  没几下,双腿就被萧再丞用一条有力的大腿给死死的压住,双手也随之被其的一只大手扣在了头的上方。尽管这样,周筱仍没放弃最后的反抗,抬起头对着萧再丞的脖颈“啊呜”又是一口。

  这一口咬到的位置,就紧挨着之前周筱留下的那个已经结了血痂的印迹。

  由于姿势问题,周筱用不上如上次那一般大的力气,却也是咬住了就不肯再松口,却不知是萧再丞故意没有躲闪。

  一股异样直冲萧再丞的脑门……再从脑门向下流过心脏,经由心脏向着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冲去……

  “嘶哈……小东西,是你自己惹的火……”说完,萧再丞对着那张令自己一看就觉得血脉喷张的小嘴儿再次吻了下去……

  再一次更加剧烈的辗转痴缠,萧再丞品尝着那独有的、今后将独属于自己一个人的馨香,已经有些把控不住自己,不知不觉的,手就从周筱裙摆处伸了进去。

  手刚触及到大腿内侧那滑如羊脂一般的肌肤,舌尖却突的一疼,又有咸味从口腔内传出。

  萧再丞忽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赶紧离开那双小嘴儿抬起头来,周筱那已是满脸泪湿的娇弱模样立即闯入了自己的眼睑。

  将手从裙摆内拿出,并将其拉下整理好。萧再丞一个翻身,仰躺在周筱的身侧,说出了在他人生字典里极少用过的三个字:“对不起!”

  周筱已哭得泣不成声。刚刚那一刻,周筱一度以为自己完了。前世曾有过婚姻,经历过男女情/事的周筱,深知这个男人刚才的反应意味着什么。

  想着刚刚好不容易逃出了赵一良的魔掌,却又遭到了这么一个男人的侵犯,绝望的念头令自己恨不得死去。

  没想到关键时刻,这个男人却及时刹住了车。绝望过后,便是说不出来的屈辱夹杂着伤心,瞬间让周筱不能自抑的哭出声来。

  “那个……那个……你就不要哭了罢,我以后不会强迫你了……不许再哭了!”周筱的哭泣令萧再丞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只得坐起身来,将周筱抱在怀里,轻拍着后背,想说些哄人的话,但说出来却变了味儿,竟然还是命令的语气。

  “你们这些混蛋、王八蛋,我过我的生活,招你们还是惹你们了,一各个的和我过不去!

  萧再丞你个大色狼,你凭什么要软禁我,不让我回家,你有什么权力这样做,就因为你是个军长吗?

  呜……呜……呜……你快放我回去,我得回家去……呜……呜……呜……”

  周筱一边哭着,一边骂萧再丞,边用手不停的捶打着萧再丞的胸膛,还报复性的把自己偶尔混着鼻涕的眼泪往萧再丞胸前的衣服上抺去。

  对于周筱这孩子气的举动,萧再丞觉得十分可爱又可笑,但由于自小出生于军人家庭,而家里又是兄弟四人,没有一个女孩儿,又因着长期的军旅生活,萧再丞实在不知道怎样表达一种温柔和浪漫,更不要说怎样哄女孩子。

  只得拍着周筱的后背说:“你就在这里安心的住着,别想回去的事了!”

  哭了一会儿,听着萧再丞那冷硬不容商量的答案,周筱觉得实是哭的没什么意义。于是推了推萧再丞的胸膛:“喂,我想休息,你能不能出去了!”

  “好,那你休息吧!我就住在隔壁,有什么事就按床头那个红色的按钮,到时我会过来。”萧再丞说完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

  刚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给你准备的衣服全部放在衣柜里,卫生间内也全是你惯用的洗漱用品,缺什么你再找金龙要。”

  然后彻底的消失在周筱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