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零五章 他前一段失败的婚姻(一更 求订阅)
  看到事情发展到这种情节,还抱着小沐小家伙儿的周筱有些傻眼……

  “哎呀!这是怎么说的,有什么话你们父子俩不能好好说呀!老爷子,您别生气,千万可别气坏了身子啊!”萧老太太连忙上前顺着萧老爷子的胸脯。

  虽然夫妻几十年,萧老太太已经非常能够懂得萧老爷子一举一动的用意,但这一次竟然说出要动用起家法来,不禁也是吓了一跳。

  “小姜,磨蹭什么呢?”萧老爷子冲着好半天还没有出来的姜叔喊道。

  其实萧老爷子也不完全是在帮儿子演苦情戏。生气的成份肯定是有的,气这个儿子的不上道;气他的倔强;气他白白做到一个少将,白得了一个“军中活阎王”的称号,孙子兵法从小就读,却不懂得融会贯通的道理……

  现在的周筱只是被这阵仗搞得傻了眼,却完全不知这个家里最最“狡猾”的大家长萧老爷子,那一肚子的弯弯绕儿。

  直至过了n久以后的周筱,在了解了这整个家庭的所有成员后,才明白一个道理——只要被这个家庭惦记上,尤其是被大家长萧老爷子算计上的人,天王老子也逃不脱!

  “老……老爷子……”姜叔捧着一根藤条,眼睛同时不断看着萧老太太,一步一步的蹭到了萧老爷子的身边。

  那根藤条足有小沐小家伙儿的手腕粗细,已经被磨得油光发亮,一看就是用过了不少的年头。

  “老爷子,您还动真格的呀!有什么话您说给小四听就行了,他一定会听的,都多大的人了,你还动用什么家法!”毕竟是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萧老太太赶忙阻拦道。

  “是啊!爸,您别动气,有什么话我们坐下来好好商量,我相信小小也不是一个不通情理的孩子,对吧?小小!”王英楠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所有人的目光随着王英楠说的这句话,齐刷刷的转向了周筱……

  恍过劲儿来的周筱,此时心里还在暗自乐呵:“活该,萧再丞,你这个大色狼,今天有人治你了吧……哈哈……就应该让你好好尝尝这家法,谁让你这么混蛋呢!”

  听到王英楠突然抛过来的这一句,愣了愣,却是没有接话。

  场面竟然又出现了短暂的尴尬。

  “小四,我问你,知道错了吗?”萧老爷子一把夺过姜叔手里的藤条,点着萧再丞的鼻尖问道。

  “知道了!”萧再丞回答的倒快。

  “那放不放周筱这姑娘走!”萧老爷子差点没气出内伤来,暗自琢磨,自己和他妈妈这么精明,怎么生出这样一个蠢儿子来。

  这萧老爷子倒是忘了,这个小儿子是最像年轻时的自己的……

  “不放!”萧再丞直接的让所有人都叹为观止。

  “啪”一藤条重重的落在萧再丞的后背上。

  不用看,光听那声音就让周筱心里跟着一哆嗦,刚开始的幸灾乐祸现在也乐不出来了。

  本以为萧老爷子不过是摆摆样子而已,谁知下手竟然会这么的重。

  随着藤条接触皮肉所发出的重重的响声,趴在周筱怀中,早就睁得一双惊恐的圆溜溜的大眼睛的小沐小家伙儿,“哇”的一声吓得大哭起来。

  “哦……乖小沐……不哭啊!不怕……不怕……乖啊……”周筱方才反应这来,还有这么一个小东西在场,现在肯定是吓坏了。

  萧老太太可能也没预料到萧老爷子出手会这么的狠,赶紧上前挡在儿子的身前:“好了……好了……不要再打了……你这老头子,亏你能下得去这么重的手……”

  “哼……今天就看到孩子的面上先饶了你,起来,和我到书房来!”萧老爷子说完,率先转身向楼上走去。

  “等一下,你先上去,我得给小四上完药才行!”萧老太太有些变脸。

  “哼……”萧老爷子哼了一声,头也没回的上楼去了。

  孙婶不用吩咐,早已将药酒快速的拿了过来。

  “小四,快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擦些药酒,不然明天可有的你受的!”萧老太太扯过要上楼的儿子,就让萧再丞把上衣脱掉。

  “不用了,我没事!”萧再丞不肯听劝,也要跟着上楼去。

  “你非让妈早上跟着你着急才行吗?快点把衣服给我脱下来!”萧老太太手里抓着儿子的衣角,说什么也不肯松开。

  萧再丞看到自己的母亲真的着了急,没办法,也只得妥协,将自己的军服衬衣脱了下来。

  随着衣服的脱下,萧老太太包括周筱在内,无不大大吸了一口凉气——一条足有两指宽的红的发紫,并且肿的已经远远高离其它部分皮肤的印迹,触目惊心的呈现在大家的眼前。

  萧老太太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这个死老头子,心可是真够狠的,手下的这么重,还知不知道是自己的儿子呀!”

  看到萧老太太掉了泪,一屋子的人,顿时一阵兵慌马乱,再加上小家伙儿还没停止的哭声混杂在一起,此时的场景,怎一个“乱”字了得。

  其实周筱真想趁这个乱劲儿开溜出去,但看到紧站在自己的身边的冯三妹,也只得打消了这个看似有些不太厚道的想法。

  萧老太太一边淌泪,一边给儿子用药酒擦拭着伤处。而萧再丞表情却是半点不动,就好像伤在别人身上一般。

  小家伙儿在周筱的轻哄下,终于慢慢停止了哭泣,一会儿,两眼渐渐的迷离,小头也是一点一点的开始打起瞌睡来。

  孙婶见了,想从周筱的怀里接过来把小家伙儿抱到楼上去睡,谁知小家伙儿感觉一要离开周筱的怀抱,立即清醒过来,搂紧了周筱的脖子,开始又哭又闹。

  周筱无奈,只得又将小家伙儿搂在怀里,想等他彻底睡着再说。

  萧再丞被涂完药酒后,穿好衣服上楼上的书房去找萧老爷子。

  “小小啊!你看……这样啊……小四他做事的方式是有些激进了!

  主要是这个孩子一直当兵,从小呢性子又冷,有些不懂得男女相处之道。所以做出来的一些事情,可能会让你觉得反感。

  但这个孩子真的一点都不坏,也不是因为他是我儿子,我才这么说。

  不管你们俩今后会怎么样,能不能在一起,当然,做我为来讲,我是特别希望看到你们能在一起的,今天我就不妨和你说说他前一段失败的婚姻,也许听了这些你就多少能理解,他为什么会有如此的表现啦!

  我家有四个儿子,小四是我在三十岁,老爷子四十岁的时候生的,也算是我们的老来子了。

  小四与他大哥足足相差了十四岁,所以从小就受到全家人的宠爱,但宠归宠,老爷子对每个儿子的教育从来都没有放松过。

  因为我们家没有女儿,小四他们兄弟四个对小女孩儿也就格外的期盼。

  在小四小的时候,我们当时还住在北效军区大院儿里,我们有个连长的邻居,他家有一个叫白英的小姑娘,年龄比小四小一岁,长的非常漂亮,招人喜爱。

  自从我们两家做上邻居后,小四就经常和小英玩儿在了一起。当时两家大人看两个小孩儿玩儿的好,还开玩笑说要订个娃娃儿亲,将来两家做亲家。

  这样到了小四高中毕业并考取了军校,老爷子也一步步的职位越走越高,而小英的爸爸当时才熬到了营长的职位……

  没想到在小四入学前,白家突然提出要给两个孩子先订婚。我们谁也没想到白家会有这么一个提议,毕竟是在两个孩子小时候开的一句玩笑话,后来过了那么多年,一直也没再提过。

  于是我们当时就婉拒了下来,说两个孩子还小,还不懂什么男女感情的事,等将来他们再大些让他们自己处理这件事。

  白家因为我们的拒绝,当时很不高兴。可能是碍于老爷子的职位,倒也没说什么。不过从那以后,小英却往我们家跑的更勤快了。

  那时我们也没多想,就想着让他们这样交往着也好,将来如果两个孩子都觉得合适,水到渠成的事也未尝不可。

  谁知在小四临开学要走的前几天的一个下午,我们突然接到白英的爸爸气冲冲的打来的一个电话,让我和老爷子赶紧到他家去,说出事了。

  等我们急匆匆的赶到他家时,看到的就是小四和小英两个人都没穿衣服,睡在了一张床上……

  虽然小四被我推醒后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只得让两个孩子订了婚。

  虽然事后我们大概心里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但一想小英这孩子毕竟也算和小四是青梅竹马,以后只要他们在一起能好好过日子,也就没必要再追究下去了,毕竟这对两个孩子都不好。

  小英的爸爸借着机会,也开始一步一步的平步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