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总算回来了
  即便掩盖的再好,侯双和蒋玉新也能觉察出周筱的低落。

  两个人本来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在见到周筱有些低落的情绪后,也都咽了回去。

  做了周筱这么多年哥哥的侯双,还是非常了解自己这个妹妹的。他知道周筱自小就对小孩儿特别的喜欢,而萧家的两个缺少母爱的孩子,正是戳中了妹妹的软肋。

  知道这个善良的妹妹很快就会调整好自己,侯双在桌下用脚偷偷的碰了碰蒋玉新,示意她不要担心,然后继续低头吃饭。

  午饭过后,周筱让侯双把大着肚子的蒋玉新先送回了家,不然车站人来人往的,蒋玉新跟着去也不安全。

  又把家里该收拾的东西整理了一番,按照周筱的计划,下周四回到帝都,周五上完课后,直接坐晚上的航班就直飞美国。

  尽早离开这是非之地,心里也少去一分担心。尽管萧再丞手里的那两本结婚的证件,梗在心里让人寝食难安,但目前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之下,周筱也只好先将它放到一边。

  只是,一想到萧沛和小沐那两个孩子,周筱的心里就会心疼的难受,若不是因着萧再丞的关系,周筱真有将两个小家伙儿带回老家的冲动。

  锁紧大门,上了侯双开来的车里。

  冯三妹并没有跟着一起上侯双的车,而是上了停在门口另一侧,由那个接送过周筱的司机开的车里。

  两辆车一前一后往火车站方向开去。

  如果有可能,周筱短时间内真的不想再来帝都。这短短时日所发生的意想不到的事情,令周筱的心境早已变得混乱不堪起来。

  如每次一般,侯双提着行李箱,将周筱送到了车上。

  冯三妹也默不做声的提着周筱的另一个大包,跟着送到车上来,直到列车员最后的催促结束,才匆匆下了火车。

  列车开动,周筱虽舒了一口长长的气出来,但心情却分外的沉重……

  这一夜的火车,周筱几乎是以失眠告终。

  一下火车,周海正、刘玉凤和程映秋三个人的身影就映入了周筱的眼帘。

  “爸爸……妈妈……干妈……”将手里的行李丢在地上,周筱向着三个人飞扑过去。

  “你们怎么来了,而且还是三个人一起?”周筱大感意外的低呼。

  “小小……小小……”刘玉凤看到女儿,眼泪又开始止不住的往下淌。

  “小小……你这孩子,怎么不早点打电话告诉我们你回国的事!”程映秋也是红了眼眶,嗔怪着周筱。

  周海正默默的捡起周筱丢在地上的行李,走回到三个人的身边。

  三个人仍紧紧的抱在一起。

  “爸爸……”在刘玉凤和程映秋两个人的情绪稍稍平复后,周筱走到周海正的跟前。

  “小竹子……”

  不顾众人的观望,周筱搂住了周海正的脖子,直到站台上的人走的已所剩无几……

  “爸爸、妈妈怎么和干妈也一起来了?”周筱帮着刘玉凤擦着还在不断下滑的泪水,疑惑的问道。

  “你干妈昨晚接到侯双的电话,说你今天到通水,让你干爸派车去接你同,于是你干妈就给我打了电话。

  刚好今天是个周日,你爸爸也休息,你干妈下午把你爸爸我俩从永兴村给接上,然后就一道过来接你了。”

  刘玉凤手里紧紧握着女儿的手,不肯松开。此时情绪已稍稍平缓,就讲了如何来接周筱的原因。

  “你干爸来了,他是顺路再办点儿公事,一会儿我们出了站在外面的广场上汇合。”程映秋说道。

  “知道我们每次回来为什么不提前告诉你们了吧!每次都是让你们忙的团团转,而且还搞的兴师动众的样子。

  这次回来要不是行李太多,我还是不会让双哥告诉你们这个消息的。

  你们昨晚是不是都没睡好,看看你们的黑眼圈儿。”

  周筱心疼的望着几个人说道。

  “我们的大宝贝回来了,怎么能睡的着。你干爸更是,今早还不到四点就起来这屋那屋的串,被我说了一顿后,干脆跑到书房去练字了。

  等我后来到书房一看,嗬……一纸篓的废纸。一看就是一个字也没练进去,肯定是等你回来等的心焦呢!”

  程映秋一边笑着,一边当糗事一样的讲着侯中华从接到电话到现的一系列的可笑的行为,却令听了以后的周筱内心立时柔软的如一团棉花般。

  “干爸……干爸想我了没?”一走出出站口,周筱就已看到等候在那里的侯中华,于是大步奔向前去,一把搂住候中华的一只胳膊。

  “小小……我们的小小总算回来啦!”一贯严肃的侯中华,只要见到周筱,总会嘴角大咧。

  “要劳我们繁忙的县长大人亲自前来,小民深感五内涕零啊!”不知从何时起,这两父女在一起时,竟会时不时的打趣起对方来。

  “周大博士驾临,不要说一个小小的县长,即便是个市长,也得前来接驾呀!”侯中华揉了一下周筱的脑袋,宠溺的笑道。

  之前就考虑到周筱的行李,再加上前来接站的人数,侯中华特意让人开了两辆车来。

  现在通水市通往县城的公路已经修的非常好走。正要到了北方收获的季节,农民们已经开始要着手秋收的准备,所以公路上更是人员稀少,好久都碰不到有一辆车开过。

  车开到了县城的辖区时,已与其它管辖区域内有了明显的不同。

  放眼望去,凡是草场的区域都被铁丝网圈了起来,并在很多的显眼处立上了牌子,上面写着——“草原保护区域,禁止放牧和耕种及采挖等一系列破坏性的行为”的字样。

  而被圈起来的大部分区域,草虽已经有些发黄,但却长得非常茂盛。视线所及之处,也已见不到从前满目的羊群、牛群等。

  “干爸真是个实干家,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我们这里就会回到从前那副‘风吹草低现牛羊’的美丽景象里了!”

  周筱与刘玉凤和程映秋三个人坐在一辆车里,看到眼前的一切,不禁感慨道。

  “他是实干了,可是也得罪了不知多少人呢!因为全市现在还在以牧业为主,肉联厂、奶制品加工厂……许多企业,就是靠着这条产业链活着。

  你干爸在我们县里实施保护草原的这项政策,效果是明显了,草原的沙化的确是得到了控制,但是有些养殖户却不干了,他们甚至还联名进行上访,去告你干爸。

  市里也有些领导不支持你干爸的决议,幸好市委书记学过草原治理,懂得保护草原的重要性,有了他的支持,这项工作才得以进行下去。

  你干爸为了这事,头发都不知白了多少呢!现在的工作,唉!真是难办呢……”

  程映秋见到了周筱,在她眼里,总觉得这个女儿不但绝顶聪明,而且还是个很有主意的。想着和她说说,或许能帮侯中华出出主意。

  “都怪我,是我当初给干爸瞎出主意,说什么要保护草原,防止沙化的这些问题。不然干爸也就不会面临这些烦恼的问题了。”

  看到现在治理的这个往好的趋势发展的景象,周筱在心里是十分高兴的,但没想到却是给侯中华带来了这么大的一堆烦恼,周筱的内心不禁又有一股愧疚衍生了出来。

  “小小别多想,我没别的意思,你干爸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么多年下来,你也应该了解。

  他是个一直想干点儿实事的人,只是现在的大环境变了,人心也跟着变了。所以,好多事情做起来,就不会如想像的那般顺畅了。

  你要是有主意,就和你干爸好好的探讨探讨,现在的他啊……有时一遇到点难题,就总会说——‘要是我们小小在家,肯定会帮我出出主意。’

  你呀!现在在他的心里,比惦记你的双哥还要惦记的多呢!”

  自从周筱考进大学后,程映秋从心里也认为这个比自己儿子要小了好多岁的女儿更加的靠谱儿,有什么心里话,也想和这个女儿念叨念叨。

  ……

  回到县城,晚饭自然是侯家解决。

  由于时间的关系,加上程映秋那令人不忍直视的做菜手艺,依然把车直接开到了饭店。

  饭后,看时间还早,众人一道先回了侯家,周筱要把自己带给侯家的礼物,还有侯双让捎回来的东西给侯中华和程映秋留下。

  “干爸,我下周三就得走,所以在家也只能待上这么个三天的时间,您要是这两天有时间,就和干妈到我家去住上一晚吧!

  到时我们也好多聊聊,您看行吗?”

  临回永兴村前,周筱对侯中华说道。

  “好,我和你干妈明天晚上去你们家。”侯中华巴不得能和好不容易盼回来的女儿多待上一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