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你是不是又要跑
  萧再阁也不是个多话的人,不过是因为今天奇遇般的在自己的家里遇到了周筱,而且还是自己弟弟一心认定的女人,所以才罕见的有了一次这么长的言论。

  另一方:

  “萧再丞,你放我下来,听见了没有,我自己走,你把我弄疼了!”

  萧再丞:“……”

  “让你自己走,你是不是又要跑?”萧沛不知是怎么了,一向也是少话的他,当今天再次见到周筱后,就好似有了说不完的话一般,简直成了一个小话唠。

  萧再丞始终没有松开过搂抱着周筱的有力的大手。终于到了一扇上面贴着各种卡通贴画的门前,萧再丞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推开了房门。

  这时的周筱,也放下了一直的挣扎,将注意力全放在房间里面的那个小家伙儿的身上。顺着萧再丞的脚步,轻缓的走了进去。

  装修精巧,摆满了各种儿童玩具的房内靠里侧的儿童床上,小家伙儿头上正扎着点滴。

  而旁边还有一个护士,正坐在一旁的桌前在记录着什么。

  一点一点的走到近前,只见药液正一滴、一滴缓慢的由小家伙儿头部的血管,流向全身。而针管下,是因发烧而涨得通红的一张小脸。

  周筱不由的心一酸。短短几日没见,小家伙儿又瘦了一大圈儿下去。令本就瘦弱的小身子,如今显得更加孱弱不堪。

  用手轻轻抚了抚了小家伙儿红热的脸蛋儿,抬起头来对着萧再丞问:“小沐这么烧为什么不去医院,医生到底怎么说,这么小的孩子这样一直烧下去怎么能行,有没有想过其它的办法?”

  一连串的发问,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担忧和心疼,令萧再丞的心里一暖。

  忍不住用大手捏了捏周筱有些苍白的小脸儿:“这里有专门的医生,不比送医院差。

  医生说心病还得心药医,小沐只要看到你后,病很快就能好。”

  “你少来,什么医生说,是你说的吧!这么小的孩子,会有什么心病?”周筱一把打下放在自己脸上的那只爪子。

  四处看了看,然后问护士:“你好,我想问一下,要是给小沐全身擦一下会不会好些?”

  “可以,只要当心不要让他着了凉,会有些好处。我每天都会给他擦一到两次的。今天小少爷一直睡着,所以还没给他擦。”护士回答。

  “那我来给他擦一擦吧!这样让他也睡的舒服些。”

  周筱和护士又问了毛巾等物放置的地方,看了看萧再丞仍放在自己腰间的那只脑人的爪子,示意他放开。

  萧再丞顺从的收回大手,主动的帮周筱打水、拿毛巾。做完这一切就站在一旁,双眼满含灼热的盯着忙碌的周筱看。

  周筱先将小家伙儿的上衣解开,将用温水浸湿过的毛巾轻轻的擦试着那小小的身子。

  抚摸着那一排突显出来的肋骨,周筱的眼泪差点就落下来。

  这么小的孩子,大多都应该是胖胖嘟嘟的样子,即便不胖,也不应该瘦到这种令人心疼的程度。

  可是即便是生活在这样一个无尚权贵的家庭里,小家伙儿却不如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来的幸福、快乐。物质上的丰厚,并不能填充他那幼小心灵里缺失的那个空洞。

  不禁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他那个无良、不负责任的父亲。

  萧再丞正沉浸在周筱那散发着无限柔情母爱的耀眼光辉里,不能自拔。冷不丁的竟收到小人儿飞过来的一记幽怨的眼刀,顿觉莫名其妙。

  擦完了身子、手脚,周筱示意萧再丞换来了一块干净的毛巾。浸水拧干后,再小心冀冀的擦拭小家伙儿的小脸儿。

  全部擦完后,周筱再给他重新换了一套睡衣。整个过程下来,小家伙儿一直处在昏睡当中,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

  看着小家伙儿呼出的气息都带着烧热后的温度,周筱怜惜的低下头,连着亲吻他的额头好几下。

  在最后一下的亲吻还没抬起头来时,小家伙儿一直紧闭的眼皮突然动了动,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面前出现的周筱,动了动小嘴儿,却没有发出声来。

  然后,竟然咧开了唇色发白的小嘴儿,露出了一团虽显得孱弱却分外会心的笑容来。接着,又闭上了双眼。

  但周筱从他蠕动的口型中却看出,小家伙儿是在叫妈妈……

  没一会儿,好像又觉察到了什么一般,猛的将眼睛睁开,直直的盯着周筱看了好一会儿……

  “……”小家伙儿再一次张开了小嘴儿,虽然嘴唇一张一合上下不停的抖动,可是却发不出任何的声来。

  随后,却有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眼角快速的滑下。

  紧接着,就张开了两只瘦弱的小胳膊,迎向了周筱。

  已经瞬间红了眼眶的周筱连忙俯下身去,让小家伙儿的双臂可以攀上自己的脖子。

  “乖宝贝儿,不要起来哦!你现在头上正扎着针,不然会滚针的,听话,阿姨在这里陪着你啊!不哭……不哭……阿姨陪着你。”

  轻轻拍抚着紧紧搂着自己脖子的小家伙儿,周筱柔声的劝哄道。

  然后稍扭了扭头:“喂,孩子怎么说不出话来,是不是嗓子发炎了?”周筱问萧再丞。

  “你走后他哭的太厉害,从早到晚的要妈妈,谁都哄不住,所以嗓子才会发了炎,第二天就开始发起烧来。

  小沐从小身体就不好,特别容易感冒发烧。这次是因为想你想的才会这样。”

  萧再丞心说:“还有想你想的更厉害的人呢,却总被无视掉。”

  “那他这几天吃饭了吗?”周筱皱着眉问道。

  萧再丞:“几乎没怎么吃!”

  “那就这样靠输液怎么行,你让厨房的人给孩子熬些清淡的菜粥来,我来喂他吃。”周筱吩咐萧再丞。

  “好,等着。”萧再丞痛快的答应后,再恋恋不舍的看了周筱一眼,转身下了楼。

  “小沐,阿姨不走,你先松开阿姨的脖子,让阿姨给你擦擦眼泪,好不好?”周筱颈间传来的越来越多的湿意,让她知道小家伙儿现在还在哭着。

  便无论怎么劝,小家伙儿就是不肯松开搂在周筱脖子上的小手儿。

  可是一直俯着的身体姿势,令周筱已经感到周身开始发麻,无奈只得踢掉鞋子,抱着小家伙儿顺着他的身边躺下来。

  萧沛看到这一幕,也踢掉了自己的两只鞋子,跟着挤到床上来。

  看了看已经没有了自己能够躺下来的位置,只得蜷缩在了周筱脚下的地方,点了点周筱的大腿:

  “我跟你说啊……你以后别干动不动就跑这样的事儿啦!这可不符合军纪,是得按逃兵来处理的。再说你看弟弟现在……病的多严重!

  你要履行你应有的职责才行。记住,绝对不可以当孬兵和逃兵,这样才不会给我军掉队。”

  周筱哭笑不得的看着一脸严肃的萧沛小盆友,才发现这个小家伙儿原来还有这么碎碎念的一面。

  “萧沛大将军,几日不见,您老人家训人的本事见涨呀!”

  “我这是……我这是在给你宣扬我军的优秀传统作风,你……你得记住啊!”萧沛小盆友又在虎假虎威了。

  萧再丞很快就亲自端了一碗清香扑鼻的菜粥,推开门走了进来。

  “小沐,乖,把手松开,我们来吃些东西好不好,这样才能好的快。”周筱拍了拍小家伙儿的后背。

  哄了好一会儿,小家伙儿总算松了手,但是却用一双烧得发红的没有什么精神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周筱,好像生怕一个眨眼间,眼前的人就会离开自己。

  并且用一只小手儿紧紧的抓住周筱一边的衣角,唇又动了动。可能是想要说话,带动了发炎的嗓子,小家伙儿疼的咧了咧嘴。

  “宝贝儿乖啊!我们先不要急着说话,来,阿姨给你喂饭饭。”周筱心疼的再次亲了亲小家伙儿的额头。

  轻轻的把小家伙儿半扶起来,身后用个抱枕垫上。

  护士也跟过来,帮忙整理了一下输液管,以防针头滚掉。

  示意萧再丞把粥端过来。周筱捧在手上,用手拭了拭碗外面的温度,感觉有些烫。

  于是舀起一匙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用唇再试过温度后,放到小家伙儿的嘴边:“小沐,来张开嘴,我们吃点粥啊!”

  小家伙儿倒是很配合的张开嘴,将匙里的粥含进口中,只是往下咽时,可能是由于嗓子过于疼痛,咧了咧嘴,随之眼泪又滚了下来。

  周筱见了心疼无比,但是考虑到小家伙儿的身体,也只得狠心继续喂食下去:“小沐宝贝儿最勇敢,我们忍一忍啊!要多吃些东西才会好的快,来,我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