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就别想着走的事儿了
  周筱想着要早些哄小家伙儿入睡,这样自己就可以悄悄的回家去。

  可能是因为输完液,药物起了作用;也可能是因为见到了周筱,小家伙儿倒精神起来。虽然还是说不出话来,但已经坐在床上,抱着周筱之前给他买的那辆小汽车,非拉着周筱陪他玩儿不可。

  周筱无奈,也只得耐下心来陪着他。

  吃过饭后的萧再丞这会儿不在屋内,刚刚不知因为什么事,被人叫了出去。

  没一会儿,刚刚出去的萧沛小盆友“全副武装”的跑了进来。

  周筱一看就乐了:“小沛,你这大晚上的不睡觉,怎么还把自己给武装起来了?”

  身后背着那架“巴雷特”,头上戴着迷彩钢盔的萧沛小盆友,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回答道:“我今晚要值守夜班,防止有逃兵跑出去。”

  “我可不是你的兵,连个民兵都算不上,萧大将军,所以,你也不用看着我。”周筱被弄得简直哭笑不得。

  “哼……”萧沛小盆友不忿的一扭头,然后以立正的姿势站到了门口。

  “你……小沛,时间不早了,你也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吧!”周筱看着执着的站在门口的那个小身影,劝道。

  萧沛:“……”

  周筱只得抱着不松开自己的小沐下了床,走到门口处去拉萧沛过来。

  可萧沛小盆友却上来了拗劲儿,说什么都不肯离开那个被自己设定了的“岗位”。周筱几次把他拖走,他还会跑回去站好。

  周筱已觉束手无策。

  “你们两个人拉拉扯扯的这是在干什么呢?”萧再丞推门走了进来。

  “报告首长,我在值夜班,以防有逃兵溜走!”萧沛小盆友向萧再丞似模似样的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大声的回答。

  “好样儿的!”萧再丞弹了一下萧沛的头盔,赞扬道。

  难得的得到了首长大人的赞扬,小盆友站得更加昂首挻胸。

  “你今晚住在这儿,就别想着走的事儿了!”萧再程调侃完自己的儿子,转身对着周筱说道。

  “绝对不行,我怎么可能在你家住,我必须要回自己家去!”周筱就不明白了,这父子俩凭什么就认为自己必须得住在他们家里。

  尤其是萧沛,自己之前根本就提过要回家的事,这个孩子竟然这么敏感的感知到自己的意图。

  “……”趴在周筱怀里的小沐,听到周筱说起要回家的话,努力的张了张嘴,想要发出声音来,奈何努力了半天也没能如愿。不禁搂上周筱的脖子,又开始哭了起来。

  “小沐不要哭啊!不然嗓子又该疼了。”周筱连忙哄起了怀中的小家伙儿。

  “你看吧!又把弟弟弄哭了,你走了他今晚又得闹腾。”萧沛觉得再一次抓住了周筱的一回错处。

  “小沛的这个床小,我已帮你们换了另外的一个房间。”萧再丞根本不理会周筱的反对,就这样的做了决定。

  “萧再丞,你不要太过份,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一个姑娘家,怎么能在一个陌生人的家里留宿,请为别人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可以吗?”

  周筱气愤的想要跳起脚来骂人,但又碍于两个孩子在场,只得无力的低喝。

  “我已经让人把你的行李拿了过去,你自己走过去,还是……嗯?”萧再丞的话说的意味深长。

  现在已了解到萧再丞很多“不良习性”的周筱,深知他话里的涵意。自知反抗无用,再有看到自己怀里一直不停哭泣的小沐,只得软下头来。

  抱起小沐,没好气的对着萧再丞喊了句:“前面带路!”

  然后转过头,又和正一脸渴望的萧沛小盆友说:“小沛,今晚要不要跟我和弟弟一起睡?”

  多一个人,虽然只是个小盆友在身边,周筱感觉安全系数会更高一些。

  “好……好啊!我去帮你照顾弟弟。”萧沛立即兴奋的响应,单纯的认为是因为个人魅力问题,所以受到了周筱的召唤。

  “小沐,不要哭了,阿姨今晚不走,会一直陪着你啊!”周筱怀里抱着小家伙儿,跟在萧再丞的身后,一边走一边轻声的哄着。

  而萧沛小盆友,则端着他的那架“巴雷特”,“踢踏……踢踏……”一脸得意的迈着正步,紧紧跟在了周筱的身侧。

  “你就住这个房间,我在你的隔壁,有什么事敲一下我的房门。”萧再丞将周筱领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内。

  虽然已是到了萧家的第二次,周筱却一直没有仔细打量过这个侯门大户的房屋格式以及布局装饰。

  但因为今晚要住在这个大宅子里,尤其是听到大色狼就住在自己的隔壁后,周筱赶紧警惕的搜寻了一下房内的各处角落。

  那次在萧再丞的那个北郊军区的房子里,就已领教过他不知从哪儿蹿到自己房间的行径,这一次,周筱怕这个色狼会再次重演上次的一幕。

  这个房间与上次来时那个房间的布局大同小异,同样的低调中透着一股奢华。

  周筱看不出哪里会藏有什么可以不用经过门窗,而能进入到房间里来的机关。但心里仍是放松不下半分。

  “你出去吧!我累了,要早些休息。”周筱一脸请君出去的表情示意萧再丞。

  “……”萧再丞没有说话,走到周筱的面前,“啵儿”的一下,手指轻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儿。转身,开门离去。

  “混蛋,又弹我!”周筱抚了抚自己并没感觉到疼痛的脑门儿,低声骂了一句。

  又给小沐擦了一遍全身,小家伙儿的烧退去了好多,小脸儿已不像周筱初时看到的那般的灼红。

  伺候两个小家伙儿上床躺好,与小沐商量好让他暂时放开了自己后,周筱打开随身的行李箱,找出了睡衣。

  走到门边,检查了一番之后,看了看四周,将床尾的脚踏拖过来,顶在门上。

  “你在干嘛,怕有坏人进来吗?放心,这里非常安全,不会有坏人进来的,再说还有我来保护你们。”和小沐正趴在大床上的萧沛,看到周筱的动作后,有些不解的说道。

  “对我来说这里却是最最危险的地方。”周筱嘀嘀咕咕的说。

  “你说什么?”萧沛没有听到周筱在说什么,于是追问道。

  “没什么,小沛先陪弟弟玩儿一会儿,我洗个澡马上就出来。谁来也不要开门,听见了没有?”周筱抱起睡衣,嘱咐萧沛道。

  “为什么……哎……为什么不能开门……”今天这个小屁孩儿超多的疑问,周筱解释不清那么多问题,所性不理小盆友的追问,一扭头进了卫生间。

  超大卫生间,这个时代极少见的带按摩及超声波的先进大浴缸,还有高档的桑拿房。周筱却无心在这个对于自己来说,属于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来洗个痛痛快快的热水澡。

  快速的冲了一下,换好睡衣,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卫生间内走出来时,第一眼就发现正倚靠在床头的萧再丞。

  他可能也是刚洗完澡,高大挺拔的身材裹着一身黑色丝质的睡衣,有些凌乱的发丝上,时不时的还有水珠滚下来,落到脸上、还有大敞衣领所露出的那处健美的胸膛上。

  都说“浴美人儿”,此刻面前这个刚“出/浴”的男人也不承多让。

  浓重的男性气息,不停的散发着魅惑的味道,还夹杂着穿着军装时所没有的一丝邪魄,让周筱看了都有瞬间的呆愣。

  有一点周筱不得不承认,这个叫萧再丞的男人,从自己第一眼见到起,就已暗赞起他的外表。

  只是,再出色的处表,都被自有接触以来其种种的表现,损毁的一干二净。

  “都这么晚了,你怎么又来啦?”

  转了一下视线:“小沛,你可没尽到一名军人应有的职责,我不是告诉你,谁来也不准开门的吗,为什么把他给放进来了?”

  周筱看到门口已被移走的脚踏,在暗暗惊讶萧沛小小年纪竟有这么大力气的同时,对于萧再丞这种总是不请自入的习惯表示鄙视不已。

  同时也责怪着萧沛不听自己的话。

  “我……我问过你为什么,是你不说的。再说,我爸爸说他要看一下弟弟的烧退了些没有。”

  萧沛回答的理直气壮,竟令周筱半天无语。

  萧再丞没再说话,只是双眼直直的盯着周筱。

  虽已领教过一次沐浴后的小人儿那夺人心智的妩媚,但今天再一次见到后,仍是令自己有些不能把持。

  萧再丞强按内心涌动的要把小人儿卷到一个只有二人存在的地方的冲动,一动不动的倚在床头,半天没有说话。

  但那火热的目光却令周筱尴尬又恼怒不已,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还好,穿的是套短袖、和七分长裤的保守式睡衣。

  “看完了吧?看完回你的房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