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三十章 叫三哥
  面对萧再丞那如火的目光,令周筱又气又恼,立即轰着萧再丞,让他出去。

  看到周筱又羞又恼的神情,萧再丞暗叹一声,只得慢吞吞的站起来,向外走去,在走到周筱身边时,故意与她的身体一蹭而过。

  “你……你……你这个臭……”周筱猝不及防,只觉一个温热的身体贴了过来,最可气的是,竟然是贴在了自己的……

  冲口而出的骂人的话,在看到两个小家伙儿瞪着四只圆溜溜的大眼睛,在望着自己时,立即咽了回去,但却哽在了胸口,郁闷不已。

  周筱现在觉得自己的综合素质有些不可救药的在直线下降着。自回国以来,骂人快成了自己的日常用语,这样下去,恐怕连自己都要唾弃自己了。

  但萧再丞那个大色狼,一次又一次的触及着自己的底线,把自己弄的如今如一个精神分裂的患者一般。

  “周五那一天快快到来吧!”周筱暗暗的祈祷,过去周五这一天,就意味着马上可以远离这个混蛋了。

  而回到房间后的萧再丞,一团热火涌在胸间,好似怎么扑也扑不灭。

  自己刚刚有意识的那么一举,本来只是想一近身旁,再闻一闻小人儿身上那道令人回味的香甜气息,没想到却触及到了那处最动人的柔软部位。

  那一瞬传给大脑及周身的酥/麻,若不是自持力足够强大,若不是因为还有两个孩子待在身旁,萧再丞很难保证自己接下来会做出些什么举动来……

  气愤、懊恼之后,周筱再次锁好房门,然后用脚踏顶好,这才爬上了大床。

  虽然进到这个房间之前,护士已量完了体温,结果显示体温有所下降,但仍是不放心的用手拭了拭小家伙儿的额头,感觉温度又降下了几分,心里终于放下不少。

  两个孩子自动的一边躺了一个,将中间的位置让给周筱,在周筱也躺下来后,一人抱起了她的一只胳膊。

  尽管周身疲惫不堪,周筱仍是将两个孩子先哄的熟睡过去,再极其不放心的看了看房门及房间各处,终于抵不住倦意,沉沉睡去。

  虽然睡得很沉,但夜里周筱仍是醒来一次,摸了摸小沐的额头和身上,感觉温度只还有那么稍高一点儿,便又安心的睡了过去。

  毕竟是睡在一个陌生而且是自己极不情愿的地方,周筱醒来的很早。

  两个小家伙儿睡得香甜,再次试了一下小沐的体温,感觉已趋于正常。心下终于松了一口气,无论怎样,自己总能回家了吧!

  悄悄起来洗漱好,将顶在房门上的脚踏拖回了原位。

  无事可做的周筱,四处看了看,从柜子上取下一本书来,倚靠到床头翻看起来。

  正看得入神间……

  “妈……妈……”稚嫩却夹杂着嘶哑的叫声,有些费力的响起。

  周筱低头一看,小沐正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小嘴儿抿着一团笑容的在望着自己。

  “小沐,你醒了?已经能说出话来了是不是……太好了!嗓子还疼不疼……还有哪里不舒服……”

  此时的周筱兴奋的已经忘记,面前一个三岁的孩子还无法一次性的回答自己这么多的问题。

  “妈……妈……”小家伙虽然话说的有些费力,但仍是张开了两只小手,要周筱抱他。

  “木麻……我们小沐没事就太好了!来,我们先喝些温水啊……”周筱大大的亲了小家伙儿一口,然后轻轻的把他抱了起来,担心他刚好一些再受凉,就用薄被先将他裹了裹。

  然后端起一杯温水,慢慢的喂小家伙儿喝下去。

  小孩子恢复的速度也是神奇的,昨晚嗓子疼的还说不出话来,吃东西也异常费力的小家伙儿,一个晚上过去,看到他喝水的样子,周筱就已知道,这是大好了。

  穿衣、洗漱,等把小家伙儿一切收拾妥当后,萧沛才睡眼惺忪的自顾爬起来:“你们都起来了,也不知道叫我!”

  小盆友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抱怨着。

  “大将军不是都应该喊别人起床的吗?”周筱抱着腻在自己怀中的小沐,调侃道。

  调笑间,叩门的声音响了两声,周筱还没应答,来人就已推门而入。

  “不用问,有这种行径的人,一定是那个大色狼。”周筱立即在心里有了判定,斜睨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又想起昨晚这个大色狼对自己的所做所为,气愤又在奔流的同时,小脸儿“腾”的一下,红了起来。

  萧再丞进门后看了看周筱粉嫩的小脸儿,折磨了自己一晚的那种欲/望中夹杂着某些渴望的感觉再次涌了上来。

  忍着一亲芳泽的强烈愿望,走到周筱跟前。

  “你……你要干……干什么……”萧再丞一次又一次的偷袭,已让周筱对他再次的靠近防备不已,抱着小沐急忙向一旁躲去。

  “烧已经退了!”谁知伸过来的大手只是放在了小沐的额头上试了试。

  周筱尴尬的轻咳了一声,转身,离开萧再丞两米以上的安全距离。

  “那个……小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得回家去了。”周筱对萧再丞说。

  “下楼,吃过早饭后再说!”萧再丞说完,转身率先向外走去。

  周筱暗恨又无奈的跺跺脚,只得又抱着一个,牵着一个的跟了下去。

  “小小这么早就起了,昨晚睡的好吗?昨天累了一天,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与萧老爷子和萧再阁一同坐在楼下客厅中的萧老太太,看到周筱走下楼来,和颜悦色的说道。

  “萧老将军早上好、阿姨早上好、萧叔叔早上好!昨晚睡的挺好的阿姨。”周筱与在场的几个人礼貌的打招呼问好。

  “小婶早上好!”昨天与与萧再阁一同坐在客厅的那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孩,站起来与周筱礼貌的问好。

  “哦……忘了介绍,这是你三哥的儿子,叫萧晨。”萧老太太介绍道。然后接着说:

  “我看看,嗯……体温终于降下去了!看着精神也好了很多,多亏了小小,不然小沐还不知道得烧到什么时候呢!

  我就说呢!小小就是和我们家投缘,大人孩子的都喜欢她,就连老三都能和你有过那么一段渊源,你们说这能不叫缘份吗!”

  萧老太太一边走过来摸了摸小沐的额头,一边拍了拍周筱的手臂,显得十分高兴的样子。

  “哈哈……”对于萧老太太的话,周筱真是不知该如何接下来,只得干笑了两声。

  “小小以后就直接叫我三哥吧!不然这辈分可就乱了。”萧再阁微笑着说道。

  “不存在着辈分的问题,我还是这样称呼您吧!”周筱话里有话。

  “叫三哥!”萧再丞走过来,一手揽住周筱的小细腰,然后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和你有什么关系?放手!”周筱真的不想当着萧再阁这样一位风光霁月的男子,显露出自己有些粗鲁的一面,但这个萧再丞实在太可恶。

  “呵呵……怎么两个人还和孩子一样啊!”萧再阁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说了这么一句。

  “快,大家快过来吃饭吧!”萧老太太总有办法在最合适的时机缓解场面上的尴尬。

  这顿早饭仍是令周筱感到无比的别扭,只得把大部分的精神都集中在喂食两个小家伙儿的工作上。

  “阿姨,我今天必须得回去了,下午还得去都华上课,有些东西我得回去准备一下才行。”

  饭后,周筱连看都没有看萧再丞一眼,只将目光对准了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然后还用带有乞求的目光看了看萧再阁。

  周筱也不知为什么,自从七年前见到萧再阁的第一面起,就对他有着莫名的信赖。

  如今虽然这么多年过去,这种感觉越发的强烈起来,而且这种感觉中,还带着一种敬意,和一丝不可亵渎之感。

  “妈……妈……不肘(走)……呜……”小家伙儿一听周筱又要走,用还不太能说话的哑哑的嗓子,费力的挤出几个字来,然后就嘶哑的哭起来。

  周筱头疼不已,小家伙儿总是在这关键的时刻拖自己的后腿。

  “宝贝儿不哭啊!嗓子会疼的,小沐要乖呦……阿姨得要去工作呢!”抱着小家伙儿从座椅上站起来,周筱拍着他小小的后背,不停的走来走去,心中焦虑不已。

  “这……小沐,让阿姨先去工作好不好?”萧老太太也走过来,摸了摸小沐的小脸儿,商量道。

  “不……跟妈妈肘(走)……”搂着周筱脖子的小家伙儿,由于嗓子还没有大好,哭得声音断断续续的让人听了心疼不已。

  不过这下众人总算听明白了,小家伙儿是还要跟周筱一起走。

  “小小,你看,要不然再让小沐到你那里待几天可以吗?不然我怕他刚好上一些,看到你一走又严重了可怎么是好。”

  萧老太太也知道自己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不过再看小孙子那病弱的样子,又心疼得受不了,只好舍脸再次麻烦周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