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三十五章 这次真的是你先勾引我的
  萧再丞好不容易轻柔的摆脱了周筱的“纠缠”,急忙进到卫生间去浸湿了一块温热的毛巾出来。

  看到还在与自己的衣服做着斗争的周筱,头上开始有大颗大颗的汗珠滚下来,再一摸她的额头,温度已经滚烫的更加厉害起来。

  想了想,先将毛巾放到一边,将周筱抱起来搂进怀里,努力寻找着其身上的裙子拉链所处的位置。

  有着这么一个温香软玉在怀,而且是自己一直渴慕已久的心尖尖,最关键的是这个小人儿还在一直拼命的往自己的身上贴……

  萧再丞觉得这是有生以来,所需要投注最大的一次意志力,以用来克制自己不断膨胀的欲/望。

  终于在连自己也弄了一头的汗水时,萧再丞终于找到了位于裙子背后的拉链。

  拉链是找到了,却怎么也拉不开。做为一个从没主动做过此项活动的萧再丞来说,要拉开女人裙子上的拉链,可比自己组织枪械要难上了许多。

  看了看怀中几乎已经到了爆裂边缘的小人儿,萧再丞一个用力,只听“刺啦”一声,周筱身上的裙子,瞬间便成了两片布料。

  而眼前的美景,令萧再丞头上的血管立即一涨。只见,周筱全身雪白的肌肤在药物的作用下,由于体温的过度升高,已变成了通体的粉红色。

  周筱的身上如今只剩下一套黑色的内衣,映衬在那具凹凸有致,黄金分割的比例完美到恰到好处的莹粉嫩肤上,使得这副美景无限神秘又极致的魅惑……

  大手所触及之处,无不如最好的软缎一般丝滑、柔软……

  鼻腔内有股热流似要倾泻而下,萧再丞不由闭上双眼,扬起头……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拿过毛巾,跪坐到床上,开始擦拭着周筱的身体。

  灼热再一次得到了缓解,周筱暂停了攀附萧再丞的动作。

  萧再丞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却也不敢擦拭的太仔细,大概的擦了擦后,起身将毛巾放到了一边。

  再回到床边,拉过薄被,想给几乎光/裸的小人儿盖上被子,不料,被药效再一次强烈袭来的周筱,这一次更是炙热难耐,闻到了那丝带有熟悉气味的冷源,便闭着眼睛,不顾一切的扑上来。

  萧再丞将扑过来的小人儿抱了个满怀,再次吻了吻她的额头:“快快乖乖的躺回去,否则……唔……”

  话还没有说完,小人儿不知怎么竟精准的寻到了自己的嘴唇,一口堵了上来。

  此时的萧再丞,甚至能感觉到周身的血液在血管里奋涌奔流的汩汩声,意志在最后这一瞬间终于被摧毁,暗哑着嗓音道:“这次真的是你先勾引我的,小东西!”

  然后俯下身去,毫不犹豫的扯下周筱身上最后一丝的遮挡……

  半小时后,拎着药箱的高大英俊的许医生一脸八卦的姗姗而来,对着等在楼下的冯三妹就是一连串的提问:“萧四呢……他带回来的女人呢……他们回来了多长时间啦……”

  “他们在楼上首长的卧室,回来已经有五十七分钟的时间。”冯三妹看了一眼手表,精准的回答道。

  “哦?过了这么长时间啦……看来我是白跑一趟喽!这会儿萧四要是不能自行解决,他就不是个男人啦!

  哦……不对,也没白跑,萧四他……哈哈哈……终于破了荤戒了……”

  许医生仰天长啸,终于拿到了萧四第一手的花边儿新闻,可以在他们这群损友的圈子里炫耀上一番了!

  “去给我倒杯茶来,我坐在客厅等萧四下来。”许医生毫不客气的吩咐着冯三妹,然后像没骨头一样的瘫靠在沙发上,还跷起了二郎腿。

  “岁岁,起来,回家睡去!”许医生怀着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一人个等了又等,一直不见目标的主角出现,烈火终于渐渐熄了下去。

  不知不觉,竟窝在沙发上睡了过去,却被萧再丞用脚给踢醒。

  睁开眼,看着发梢还滴着水的萧再丞一脸酷酷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不禁看了一眼手表,再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

  “啧啧……啧啧啧……萧四,你是憋的太狠了吗?从我进门到现在都整整过了两个小时了……

  人家可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啊!以你这身板儿、这体力、这长期饥渴的程度……啧啧啧……

  还给人家还留了一口气儿在吧?唉……真替人家这小姑娘担心呀……”

  “有时间还是多担心一下你自己吧!许岁岁……

  你家老爷子还不知道你的口味呢吧?这一旦要是知道了……”萧再丞冷冷的回击。

  “萧阎王,说过八百次了,不许再叫我许岁岁!”许医生跳起脚来大喊。

  “还有,不许告诉我家老爷子我的事,否则……否则……否则你的事,我现在就让大家全知道。”许医生虎假虎威道。

  “你可以试试!”萧再丞送了许医生一个欠扁的眼神儿。

  “萧老四你别太过分啊!大晚上的你把我找来,还让我等了你这么长的时间,竟然还这么对我,也忒无良点儿了吧!”

  许医生无奈,只得向恶势力低头,但仍忍不住抱怨道。

  “她……需不需要你再上去给看看……”心里虽极不情愿,萧再丞仍是有些担心的问了句。

  “不用了,这点小事对于你一个经受过各种训练的特种兵兵王出身的人来说,不比我懂的少多少吧!

  再说,今天的一切,不也是你默许的结果?不然帝都城里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在您老人家的眼皮子底下下黑手。

  没事,睡上一晚,明天醒来就好了!”

  许医生轻松的回道。

  “但是……她有些不同,她……才十八岁。”萧再丞有些稍许尴尬的说了出来。

  “什……什么……十八岁?天啊!萧四,你……你还真下的去口啊!

  啧啧啧……看来肯定是个处……呃……你是典型的老牛吃嫩草啊!还吃的是鲜嫩多汁……啧啧……不得了……不得了啦……天要下红雨了!”

  许医生惊得一跳,围着萧再丞的身前身后转了整整的一圈儿。

  “管好你的嘴巴,否则……”萧再丞再次凉凉的威胁了许医生一句。

  “行了……行了,知道了萧阎王,呶……把这药给她上点儿,不然醒来就有的受了……啧啧……”许医生扔给萧再丞一管药膏后,继续感叹连连。

  “知道了,你走吧!”萧再丞只给了许医生这几个字,就下了逐客令。

  “切……重色轻友的家伙,啧啧……嘻嘻……老牛吃嫩草……”许医生边走边乐呵着。

  “报告,首长!刚刚有电话来说小沛和小沐两位小少爷在夫人的四合院那边不肯睡觉,说还在等着夫人回去。

  而小沐小少爷还一直在哭着找妈妈,那边的人没办法,只得将两位小少爷给送过来,看时间马上就应该到了,您看……”

  看到许医生走后,冯三妹赶紧抓住空隙做了汇报。

  “知道了,我先在这儿等会儿他们,然后你哄着他们去睡觉。”萧再丞停住了想要上楼的脚步。

  听到有汽车停在门外的声音,随之小沐被人抱着、萧沛跟在一边走了了进来。

  可能是因为知道要来找妈妈,小沐现在已经停止了大哭,只是依旧有些抽撘。

  而萧沛则背着那架“巴雷特”,头上带着迷彩的钢盔,一张小脸也紧绷的厉害。

  “爸爸,妈妈呢!要妈妈……哇……”看到了萧再丞,小沐朝着他张口手臂,再次委屈的大哭起来。

  “哼……那个女人……说话不算数,说好晚一点儿会回来,可是直到现在都没见人影儿,一定是又跑了……哼……”萧沛也愤愤的和自己的爸爸报怨着,不难看出眼里流露出的是满满的伤害。

  “她没骗你们,只是在准备回来的路上遇到些特殊的情况,我把她接来了这里。

  现在……嗯……现在有些不舒服,正在楼上睡觉。”

  萧再丞抱过小沐,帮他擦了擦眼泪,却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同自己的两个儿子解释。

  “要妈妈……”听到妈妈在楼上,小沐减小了哭声,小身子在萧再丞的怀里扭来扭去。

  “对,我也去找她问问清楚。”萧沛说完就要上楼。

  “等等,小沛、小沐,我带你们上去,但是只看一眼你们就得去睡觉,因为妈妈不舒服,已经睡了。”

  萧再丞为了安抚住自己的两个儿子,也只能妥协,不过却只允许他们在房门口看一眼而已。

  抱着一个,牵着一个,父子三人上了楼。

  轻轻推开了一个门缝儿,不大的门缝间,上、中、下的挤了三个大小不同的脑袋……

  却能清晰的看到躺在大床上,被被子盖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个小脑袋的周筱,正在沉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