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百尝不厌
  看到睡在大床上的妈妈,小沐张嘴就想喊。

  “妈唔……”正要喊妈妈的小沐,被萧再丞伸过来的大手一下捂住了嘴巴,只得扬起头来,委屈的看着自己的爸爸。

  “看见了吧!妈妈在休息,现在不要打扰她,等明天她醒了你们再来找她。现在,去睡觉吧!”萧再丞对着两个孩子命令道。

  尽管极不情愿,但是既然已经确定了“妈妈”没有逃走,两个孩子便也顺从的跟着冯三妹去了另外的房间。

  ……

  周筱仿似做了一个冗长又令人疲惫不堪的梦,梦里的画面混乱无章,能意识到的就是自己在不断的奔跑,而身后有无数个黑衣人在追着自己。

  还有一张脸,是那个史老师的。也在身后追着自己,而那张脸上的不断在一张一合咒骂着的嘴变得越来越大,到最后竟变为一张血盆大口,似要将自己一口吞了下去。

  自己越跑越没了力气,眼看就要被黑衣人给追了上来,在万分焦急间,突然前面出现了一抺高大的身影,而那抺身影,分外的熟悉。

  不知哪来的一股力气,加快了脚下的奔跑速度,向那抺身影扑去,因为潜意识里,好像知道,只要扑到那个身影的怀中,自己就一定会安全起来。

  但总是只差一步之遥,怎么也够不到那个身影,黑衣人却已经来到近前,史老师的血盆大口也已对着自己大大的张开……

  吓得满头大汗,想要极力的挣扎,却不知为何竟动弹不得。惊恐又绝望间,终于醒了过来,方觉,原来是个梦而已。

  不过,却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周筱用尽全身的力气,迷蒙的从床上爬起来……

  逐渐滑落的被子下,是雪白的肌肤上那刺眼的一块挨着一块的青紫……

  周筱头皮一炸,疯了一般地想要跳下床去,却无奈体力不支,就那样连同被子一同滚下床去。

  滚落床下的瞬间,已看到了床上那无法忽视的罪证……

  做为一个活了两世并前世有过婚姻的人,周筱在第一时间内就已明白发生了什么。

  可能是听见了室内的动静,卫生间的门在同一瞬间被推开,刚刚又冲了一个冷水澡的萧再丞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的一幕就是——周筱半裹着被子,被散乱的长发遮盖下的裸露白嫩的香肩上,是自己留下的点点痕迹……

  只一眼,萧再丞的血流“腾”的一下又涌了上来,再奔腾着向下面的某一处涌了去……

  看来这个凉水澡又是白冲了!之前因为顾及到小人儿的年纪小,又是初尝情/事,自己折腾个三次后就没敢再继续,这已是冲的第二回的凉水澡了……

  萧再丞稳了稳神,再看周筱,此时那个小人儿正呆呆的半卧在地上,对于自己的到来没有任何的反应,好似外界的一切都远离了她而去。

  不由心中一紧,萧再丞快步上前,一把抱起处在自我世界中的小人儿。

  而在这个一托一抱的过程中,原本就是松松垮垮半裹着的被子,瞬间从周筱的身上全部的脱离……

  莹白似雪的肌肤上,那青紫的痕迹从脖子一直漫延到大腿。在昏黄灯光的映衬下,是那样的夺人心魄。

  萧再丞终于忍无可忍,抱着周筱将其放到床上的瞬间,又压了下去……

  火热的吻,从额头到鼻端,一点点,再到那张早已胀涨不堪的小嘴儿上……味道总是百尝不厌、回味悠长的香甜。

  直到呼吸再次受阻,周筱才醒过来些许,想要挣扎,奈何全身无一丝的力气。想说话,却被对方趁虚而入……

  待到那张唇终于移到了自己的耳际,忍着被激起的全身的颤栗和酥/麻,无力的开了口:“放——开——我……”

  待开口后才发现,自己发出的声音不但微小的如若蚊蝇,更是如破锣一般的嘶哑。

  而这,听在此时正燃情似火的萧再丞的耳中,却是别有一番诱人又摄魂夺魄的性感。于是,更加加大了自己的动作。

  萧再丞身上的衣物已在瞬间飞出床去,身体一个下沉……

  钝钝的疼痛夹杂着说不出来的激颤,周筱无力的似一个木偶般被摆弄着,只觉世界在无数个一升一降间,重又跌入到黑暗里……

  如一个餍足的狮子般结束运动后的萧再丞,望着瘫在自己怀中已经晕厥过去的周筱,不禁暗自懊恼:“自己真的是禁/欲太久了吗?应该不是吧……好似只有对着这个小人儿自己才会屡屡失控的……”

  再次抱起这具令自己痴迷不已的绵软身体,走到了卫生间内,和其一起进到了具有恒温循环系统功能的大浴缸中。

  虽之前已为小人儿清洗过一次,但知道自己今天索求的太过于了无度,希望再次由温水的浸泡,能缓解到她明天身体上的不适。

  大手每触及到那如丝的肌肤,该死的欲/望便会无止境的不断升腾。只是在看到周筱的腰部及手臂处那几道明显不属于自己制造的暗青色淤血的掐痕时,目光便不由浸上了一层的冰冷。

  “看来……光是废了他们的手好像太过于便宜了他们……”心中暗暗又多了份思量……

  忍受着无比的煎熬,待到泡的差不多的时间,将怀里还处在晕迷中的小人儿用一条大浴巾裹好,抱到床上,盖好被子。

  去到隔壁之前为周筱准备的那个房间,打开柜子。想了想,又挑拣了一番,找出了一件比较保守的粉色睡衣,拿过来给床上的小人儿穿上。

  看了看表,已是凌晨的三点多钟,于是也躺到床上,将小人儿整个的搂进怀中,满足睡去。

  做为一名职业军人,固定的生物钟,令萧再丞在五点半钟准时醒了过来。

  看了看怀中粉嫩的人儿,依旧睡得深沉。不禁低下头去,再次由额头吻至唇角,浅尝辄止后就强迫着自己停了下来。

  轻轻的顺了顺小人儿有些凌乱的发丝,恋恋不舍的松开手臂,动作轻缓的下了床。怕吵醒她,去到隔壁的房间洗漱好后下了楼。

  虽然只是睡了短短的两个半小时的时间,萧再丞却显得精神奕奕,连面部表情都似比以往松弛了不少。

  这让跟在后面,准备陪其一起去晨炼的金龙不禁暗叹自己军长大人的好体力,直接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威武。

  “报告首长,昨晚夫人的哥哥侯双和嫂子蒋玉新曾到四合院找过夫人,我们派去的人按您之前的吩咐,告诉他们说夫人在都华还有些其它的事情要处理,要很晚才能回去。

  他们等了一会儿也就回去了,不过走之前说今天上早会再过去,因为夫人是今天下午飞美国的航班,他们得过去送行。

  您看接下来要怎样处理?”

  金龙边走边向萧再丞汇报道。

  “派人去,将他们接到这边来!”萧再丞想都没想,就下达了命令。

  偌大的饭桌上,萧再丞坐在主位。小沐还在睡眼惺忪中被冯三妹抱下楼来:“爸爸……妈妈呢?”

  一看到自己的爸爸,小家伙儿边揉着眼睛,边瘪着嘴问道。

  “她没跑吧?我刚和弟弟去您的房间敲了好一会儿的门,里面没人应声,推了推是锁着的。”跟着一起走下来楼来的萧沛,一脸期望的看着萧再丞问。

  “跑什么跑,你们妈妈还没起床,待会儿醒了你们再去找她。”萧再丞听了萧沛的话不觉感到可乐。

  “妈妈懒猪猪,羞羞脸,嘻嘻……”小沐听了萧再丞的话后,知道妈妈还在房间里睡觉,顿时高兴的挥舞着小手喊起来。

  “是够懒的,都几点了还不起床!哼……”萧沛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背起一双小手儿,慢步踱到桌前。

  萧再丞:“……”

  这一觉终于不再有噩梦缠绕,不过却是总有一张脸和一股带着皂香的熟悉气息,在眼前和鼻端挥之不去。

  慢慢张开了双眼……

  不是自己熟悉的地方……

  似乎想到了什么,周筱猛的起身,却不料身体软绵的厉害,整个人向着后面倒去。

  没有预料中的倒在松软的床上,而是落入了那个带着皂香的有些坚硬的怀抱。

  “醒了,起来吃些东西吧!”特属于萧再丞那冷硬如今却又似包涵了种什么不同的声音在头上响起。

  有些呆怔的望着眼前的刚硬的面孔,周筱的意识在渐渐的恢复中……

  从昨晚的宴席结束;到自己感到不适;再到被史老师堵在卫生间内,然后她说她是赵一良的表姨,对了,是赵一良,又是赵一良……

  再然后,两个黑衣人闯了进来,要将自己带走……

  接着呢……周筱感觉头疼的厉害……

  突然想起,在自己即要被黑衣人强行带走的瞬间,好像是看到了萧再丞……

  好像还听到他说了句——“废掉他们的手!”

  说那句话时的冰冷,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浑身一颤。

  之后……之后便失了所有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