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已经是名符其实的萧太太
  周筱回忆到这儿大脑中便只剩下了空白。

  等等……还有……还有自己……那一身的痕迹……还有床上……

  周筱瞬间感觉大脑“嗡”的一声,扬起头来看了看直直盯着自己的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萧……萧再丞……我……我这是……这是……我们……”

  声音还有些沙哑,但却带着明显的颤抖。周筱无意识的将手抚上萧再丞拥着自己的手臂,喃喃的低问。

  “是,你所想的没有错,过了昨晚,你已经成了名符其实的萧太太。”

  “为……为什么?你怎么可以这……这样做?”周筱极其不想听到的这个事实,被萧再丞一语验证,顿觉天塌了一般,一阵阵的眩晕感随即袭来。

  “你被赵家的人算计下了药!”萧同丞只用这一句话来解释周筱的疑问。

  “下……下药……哈哈……下药……”原来只是在小说中看到的情节,如今竟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周筱被刺激的苦笑连连,全身也跟着颤抖起来。

  “没事了……没事……”看到周筱情绪失控的样子,萧再丞将人一把搂紧,大手轻抚着她的发顶,一边顺着后脑一边安慰着。

  虽然经历了前一世的情感纠葛,这一世也在国外学习生活了这么多年,但周筱一直是个比较传统与保守的人。

  所以,无论如何也很难接受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被侵占了去,而且侵占自己清白的这个人,恰恰还是自己一直所抵触的那个“色狼”。

  虽然庆幸没再一次的落到赵一良的手中,但在周筱的心中,这情形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想到这儿,周筱开始剧烈的反抗萧再丞的碰触:“不要碰我,混蛋,你给我滚开,放开你的脏手……”

  越是挣扎,周筱越是感到头痛欲裂,脑仁儿像是要跳了出来似的疼痛难忍。

  “乖,听话,不要闹。”萧再丞没想到周筱会有这么剧烈的反应。却也紧紧搂住她不敢松开,生怕周筱激动之余再伤害到她自己。

  正挣扎拉扯间,发觉怀中的人儿突然安静了下来,萧再丞连忙低头看去。才发现周筱的脸上此时正泛着不正常的红晕,人已再次的晕厥了过去。

  低下头,用唇触了触额头,试了下温度,不知什么时候起,小人儿竟发起了高烧。

  萧再丞暗怪自己的粗心。将周筱放平躺好,盖上被子,就急忙按了床头的一个红色的按钮:“金龙,叫许医生马上过来!”

  这一次,许医生在金龙的催命扣下,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就赶了过来。到后被冯三妹直接带上了三楼萧再丞的房间。

  “又怎么啦?不是跟你说过没事的吗!不会是你……啧啧……”许医生敲门后看到站在门口的萧再丞时,忍不住调侃道。

  “少废话,赶紧过来看看。”若不是现在急着要他给周筱检查一下身体的状况,萧再丞早就给这个嘴碎的家伙扔出门去了。

  “咻……绝色小佳人儿啊!啧啧……怪不得萧四你看起来这么紧张,放谁身上都难过这个美人儿关呀!不过,看起来好像烧的够厉害的啊……我检查一下……”

  当看到被盖的严严实实躺在在大床上的周筱后,吊儿郎当的许医生不禁低呼出了一声的口哨,然后连连赞叹。

  不过当站到床前,戴上听诊器后,却立即像变了个人一般,神情严肃、态度认真。

  过了好一会儿,看到许医生还没有说话。一贯冷静的萧再丞开始有些沉不住气起来:“怎么这么久,到底怎么样?”

  “啧啧……萧四,你还真不懂得怜香惜玉啊!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儿,被你如此的折腾后竟还能剩下一口气,也不容易了。”

  调笑几句后,态度变得严肃起来,继续说道:“高烧三十九度,因为之前受到药物控制,对身体的机能造成了一些的损伤,再加上后来精神受到强烈的刺激,还有接下来体力上的过度透支,所以才会晕厥过去。

  我没有检查她其他的部位有没有受伤,比如……那个撕裂一类的伤,萧四……嗯……你懂得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私下里给她检查一下,要是有,把我昨天留给你的药给她涂上一些。

  其他没什么大碍,我先给她挂上点药液,等她醒来后避免再刺激到她,好好静养上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没事了。

  还有,萧四,这一个星期禁止房/事,您老就克制着点儿吧……啊?再好吃的美味,也是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品尝起来才更有味道,你说是不是,嗯?”

  许医生斜着眼睛睨着萧再丞,一脸促狭的说道。

  “少多管闲事,赶紧开你的药去吧!”萧再丞冷着一张脸斥了许医生一句。

  “妈妈……妈妈呢……”许医生兑好了药水,用药棉给周筱的手腕消毒后,正准备将针扎上去,萧沛领着小沐闯了进来。

  小沐一进门就大声的喊着妈妈,一扭头,看到正拿着输液器的针头,准备扎下去的许医生,立即嘴一瘪,就要哭起来。

  “嘘!小沐乖,妈妈生病了,不要吵到妈妈休息好不好!”跟上来的冯三妹,连忙拉住正要扑到床上去的小沐。

  “爸爸,不要给妈妈扎针,疼……”小家伙儿因为身体的原因,需要经常的打针吃药,所以对这个针头有着明显的恐惧和抵触。

  “妈妈生病了,得打了针才能好,你乖乖的和哥哥出去玩儿,等妈妈醒了,我再去叫你们。

  小沛,带着弟弟出去玩儿!妈妈这里需要安静。”

  萧再丞摸了摸小沐的小脑袋,对着萧沛说道。

  “好,我带弟弟先出去,那一会儿她要是醒了你要叫我们呦!”萧沛听话的牵起了小沐的手,不忘叮嘱着自己的爸爸。

  “不肘(走),陪妈妈,妈妈痛痛……”小沐可怜巴巴的盯着周筱,然后再看了看萧再丞,执拗着不肯离开。

  “小沐听话,和哥哥先出去,待会儿再来。”萧再丞严肃着一张脸,拒绝了儿子的要求。

  “小沐,和哥哥先走,等过一会儿哥哥再带你进来。”萧沛看到自己爸爸阴沉的面孔,很识实物的将弟弟硬带了出去。

  一到门外,小沐立即哭了出来:“呜哇……哥哥,小沐要去找妈妈……找妈妈去……哇……”

  “弟弟要听话,你要是再哭,那个许医生还在,万一再给你打一针怎么办?等一会儿那个许医生走了后,我再带你去看你妈妈,不要哭了!”

  萧沛皱着小眉头哄着自己的弟弟,不过这句话还真是管用,小沐一听到要给自己打针,立即吓的止住了哭声。

  “唉!哄小孩子什么的……真真儿是件令人头疼的事儿!”萧沛抚了抚额头,仰头叹息了一声。

  待许医生给周筱的针扎好,让所有人都出去后。萧再丞倚靠到了床头,大手轻轻抚着周筱因发烧依旧显得潮红的小脸儿,不禁低下头去,怜惜的在其的额头上再次的吻了又吻。

  尽管是在病中,这张小脸儿依旧对自己有着无法抵挡的诱惑,尤其是经过昨夜那几番的云雨之后,个中美妙的滋味,令萧再丞几乎一见到小人儿就无法把持。

  正在冥想间,轻轻的敲门声响了两下。萧再丞看了看依然在沉睡的周筱,起身走过去,将房门打开:“什么事?”

  “报告首长,夫人的哥哥和嫂子被我们的人接了过来,现在正在客厅。”冯三妹怕吵到周筱,压低了声音汇报道。

  “我知道了,你进来看着点儿夫人,我下去看看。”萧再丞又回头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周筱,转身向楼下走去。

  此时正在客厅等候的侯双和蒋玉新夫妇,有些坐立不安的四处打量着这神秘的所在。

  今天上午,在刚一到达周筱的四合院门前时,就有身着军装的两个士兵走上前来,告之他们说周筱不在这边,而是在萧军长的住处。

  他们口中的萧军长,令侯双弄了半天才搞明白,原来就是在周筱这里曾见过的那个萧再丞,但是过多的,却再也问不出半句来。

  刚开始就觉得那个人不简单,没想到竟是个一军的军长,这令侯双和蒋玉新都颇感意外。

  虽然有些不敢置信,但出于对自己妹妹的担心,小两口儿一商量,还是跟着一辆军车来到了这个传说中对外界一直有着极其神秘色彩的地方——北郊军区大院。

  通过一重重防守严密的岗哨,当汽车停在这幢白色的楼房前,小两口儿的心也随之更加的紧绷起来,尤其是侯双,更多的不是为自己,而是自己的妹妹……

  扶着自己大着肚子的妻子,一步步走进这到处都透着威严的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