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你永远不是我的对手
  侯双越想心里越是紧张起来,心里也不断的有了各种的猜测,想到一定是和这个萧再丞有关,而且妹妹今天又是躺在他家里的床上……

  想到这里,侯双已经不敢再往下想去,只是抬头,狠狠的看了一眼萧再丞。

  “……”周筱不语,只是无声的大颗大颗的淌着眼泪。

  “妹妹,到底是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呀!快急死人了……你放心大胆的说,哥哥在这里,有什么委屈和哥哥说出来,哥哥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会帮你出了这口气。”

  侯双看着周筱仍是不说话,已经急得头上冒了汗。

  “小小别哭,跟嫂子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蒋玉新看周筱就是不肯说话,只是无声的掉泪,心也不由的跟着揪紧。

  再看看周筱柔弱无助的神情,一种不好的想法突然涌了上来……

  周筱:“……”

  “别哭了,你还在烧着,医生让你多休息。”萧再丞轻轻的用手给周筱擦了擦眼泪。

  而周筱却用力的往一旁躲着,却被萧再丞用另外一只胳膊制住,动弹不得,只能任萧再丞的大手在自己的脸上抚过。

  “请您放尊重点,不要一个陌生的大男人,对我妹妹这么一个小女孩儿动手动脚!”侯双看到萧再丞的动作,立即更加不满起来,说着就要上前制止,却被萧再丞一个轻巧的动作给躲了过去。

  侯双因着练过一段时间的武术,自认身手也还可以,没想到萧再丞是这么的灵活,竟被他轻易的躲了过去。

  气愤冲头,更加不想让这个人沾到自己的妹妹。于是再次出手,势必要把这个可恶的男人给拉到一边去。

  于是,两个男人就在这个卧室中,在周筱还在输液的床前,你来我往的动起手来。

  这让一旁的蒋玉新看的目瞪口呆,心里虽然知道不会出什么大事,但仍不免为自己的丈夫担心,但碍于自己的肚子,也只得往一旁躲了躲。

  侯双不知是自己严重低估了对方的实力,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战斗力,总之没过上几招,萧再丞甚至都没怎么动过地方,就将他捺到了旁边的桌上。

  “虽然你也不错,但是,你远远不是我的对手。”说完了这句话,萧再丞就放开了侯双。

  萧再丞说的虽然是实话,但听在侯双的耳朵里却是那么的狂妄和自以为是,不禁又羞又恼。

  “我必须得接妹妹走,绝不能让她留在你这儿。”侯双拉了拉衣领,愤愤的坚持着。

  “不行!”萧再丞的态度更加的坚决。

  而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好像都没能进入到还在无声流着泪,有些神游状态的周筱的脑中,过了许久,直到萧再丞和侯双再一次的争执声响起,好似才回过神来一些:

  “双哥……接我回家!”

  回过一些清明的周筱,用嘶哑的声音对着侯双低声道。

  “好,哥哥带你走!”侯双理也不理萧再丞,再次走上前来要去抱起周筱。

  “我说过,不准走!”双方实力差距明显悬殊,萧再丞再次成功制止住了侯双。

  “姓萧的,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妹妹不想待在你这儿,你凭什么不让她走?”侯双气的青筋爆起。

  “就凭她是我太太!”萧再丞第三次的强调道。

  “我妹妹没承认,我们这些家人更不会承认。”侯双前所未有的强势的大喊。

  “人已经看完了,你们可以先回去了。冯三妹,送客!”萧再丞知道,今天再谈下去也就是这个结果,无法再应付下去,只得先下了逐客令。

  “萧军长,我妹妹她现在的情绪不太好,精神状态也很让人担忧,能不能让我们先接她回去,有什么事,等她养好了身体再说?”

  蒋玉新看到事情这样僵持了下来,只得放缓了语气,向萧再丞有些恳求的说道。

  “你们放心的回去吧!小小在这里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萧再丞连蒋玉新也一块儿的予以了拒绝。

  “萧再丞,你先出去,我和哥哥、嫂子说几句话。”已逐渐恢复清明和冷静一些的周筱,虽然这样说着,却没看萧再丞一眼。

  “……好吧!少说几句话,你要多休息。”萧再丞稍一考虑,倒是听了周筱的话,顺从的点头并走出了房间。

  以周筱对萧再丞的了解,侯双和蒋玉新根本接不走自己,他是绝不肯放自己离开这里的。

  之前没发生任何关系时,他都不放自己走,何况是现在两个人已到了这种程度。

  周筱担心的是侯双被逼急了会做些什么过激行为出来,想想自己在半昏半醒时听到的那句令人惊恐的结冰的话——废掉他们的手……

  尽管现在自己还处在痛苦的深渊中,尽管强撑着一丝的坚强,但周筱的心里非常的清楚,不能因为自己而牵连到身边任何的一位亲人。

  因为她知道,以萧再丞的家世背景,他能做出任何使人甚至到无法想像,而却令自己及家人都无力反抗的事情来。

  “双哥、嫂子,我只是昨天晚上在参加都华的招待晚餐时,差点着了赵一良他们家安排的算计,后来还是萧再丞救了我。

  而我也只是因为想起这些,所以有些后怕才会情绪失控。你们不用担心,我已经没事了,但是可能得推迟个三两天才能回美国了,你们就安心上你们的班吧!

  双哥要照顾好嫂子,都这个月份儿了,就不要再往我这儿跑了,抽空儿我会过去看你们。”

  周筱压抑着心里的痛苦,为了能安稳住侯双和蒋玉新,只得大概的说了一下昨晚的情形。

  又怕他们担心,所以也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说。

  “什么……赵一良他们家?这个王八蛋,他对你做了什么?”侯双听了后极为吃惊,然后就是大怒。

  “也没什么,不过是之前赵一良对我起了些心思,我没有答应他罢了。

  一个不良的二世祖,仗着老子手里的权势,没事就想些肮脏的勾当。得不了手,就想用些下作的手段,不过却没让他得逞。”

  想起赵一良,就让周筱觉得恶心和憎恨不已,若不是因为他,自己和萧再丞也不会……

  “这个混帐东西,我非找到他狠揍他一顿不可,竟敢把主意打到我妹妹的身上来,哼……”

  侯双握紧了拳头,一副要拼命的架势。令蒋玉新连连看了他好几眼。

  “双哥,算了,他不是也没得逞吗!以我们的家世背景,还是少惹他们这些小人为妙。尤其是你和嫂子还要上班,在帝都,人家是地头蛇,我们就躲着一些吧!”

  周筱之前一直没有和侯双说过赵一良的事,就怕他一时冲动做出些什么过激的事情来,这样不仅会影响到他自己的前程,而且有可能会连累到蒋玉新家。

  若是这样,就太得不偿失了。

  “那也不能就这么忍了吧?”侯双气愤难当。

  “不忍着怎么办,你以为我们能招惹得起人家?不要忘了,赵一良的父亲可是堂堂的市委书记!我们算什么,在人家的眼里根本就不够看。”

  蒋玉新对于侯双的这种冲动的想法也表示了异议,一脸无奈的叹息。

  “双哥,遇到这种事,你要多听听嫂子的意见,她毕竟是土生土长的帝都人,比你了解这里面的水深水浅。

  这事就算这么过了,你也躲着点赵一良他们那伙儿人。恶人有恶报,相信他们这么肆无忌惮的折腾下去,早晚会有折下去的一天。”

  周筱极力的安抚住了侯双。

  “对了,小小,刚刚萧再丞说,你已是他名正言顺的太太,所以以后要留在帝都,短期内都不会再去美国了!

  他……怎么会这么说,你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太太了?

  后来当听到我们说你不会同意时,他还说……他还说你有一天会同意的……

  他说这些话是……是什么意思……小小?”

  说完了赵一良的事情后,侯双问出了今天将他吓到心脏都加速了好多倍的问题。只是说到后面时,声音有些放小,因为他不知道这话会不会刺激到周筱。

  “别听他胡说八道。的确,他是对我有些意思,但那只是他个人的一厢情愿,我是不会答应的。

  美国我肯定是要回的,只是可能会延后几天而已。

  昨晚和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包括我生病以及萧再丞所说的一切,双哥你们都不要告诉给家里人,尤其是我哥哥知道,我怕他们知道后会引起不必要的担心。

  到时我会给他们打电话做一番解释,他们要是问起你的话,你只说我在都华的事情没处理完就行。

  你们也一样,我说过,安心上你们的班,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好。要是万一有什么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到时我会去找你们。

  你们早点回去吧!嫂子现在不比以往,她身子重,不能劳累到。

  我和萧再丞还有些话要谈,到时我会自己回去。”